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第502章 为爱无悔!

第502章 为爱无悔!(大结局①)

相反的,坐于**的新娘却很淡定,如今就算是发牢骚也没用!认定了这个悲惨的新婚之夜!

“那个欧巴桑没那么聪明!顶多就是个帮凶!”落可南双眸微敛,道出心中的想法,“真正的主谋可能是……”

云轩阳俊脸一沉,不悦地拂动着袖摆,站于他的旁边,“你的意思是说师兄?!”累

“除了他,还有谁奸诈狡猾!”落可南愤愤地呼着气,几欲到了抓狂的地步。“我看他是在记仇,肆意报复我们!”

云冷月闷哼一气,朝门靠近,伸手正想打开们,岂料被人反锁在外面,透着缝隙隐约可见外面的男女。

“该死,连门都被这群家伙封死了!”他愠怒十足。

本还有一线生机,溜回自己的寝宫在洞房!但如今被他们封死在屋内,根本就是插翅难飞!

闻言,落可南如风的速度闪到窗边,晃动了几下,骂道:“连窗户也是!我靠!”

“气煞我也!什么鬼洞房!”云轩阳咬牙,不死心地朝每个窗户走去,不漏掉任何一个逃离的机会,“你这只死狐狸,等我出去,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害我失去这么重要的洞房花烛夜!”

公主不急,却急死了皇子!

恐怕这次成就他们永生难忘的婚礼,六个人的洞房花烛!真是天下奇闻!闷

这叫他们如何洞得下去?!虽然他们早就先一步尝到彼此的滋味,但想想总是觉得不甘心,良辰美景就这样毁了!

“月……看来他们不打算放过我们了!认命吧!”紫瑶皱眉笑道。

清颜绝丽,红妆浅抹,凤冠霞帔下的新娘,全身闪亮耀眼,如绕着一圈光环,美艳绝伦,娇娇欲滴的红唇,轻轻蠕动了几下,令人想一亲芳泽!

云冷月转身坐回床中,抵制不了她的诱。惑,凑近了她的红唇,就是啄吻一记,坏笑道:“自家兄弟,我们怕啥,只要瑶儿愿意,我们照常洞房!”

新婚之夜,得利最多的仍是新郎,无论他们怎样坏,这夜都是允许的!

“讨厌啊!”紫瑶嗔骂道,双手勾住他的脖颈,被他压倒在**。

“宝贝儿,别怕,只是亲亲嘴而已,被他们看见又不会怎样……”声线从齿缝中传出。

“嗯……月,你好坏啊!别痒我了……呵呵!”

暧昧的吮。吸亲吻声打破了寂静的喜房,干站着的另外两个男人自是把持不住,受不了他们煽情的撩拨,炙热如火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各自婚**的新娘。

“要干嘛?”尹兰熙脸色愈加羞红,吞吞吐吐道。

“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咱们洞房吧!”落可南揪了揪衣领,顺手放下红色帐帘!“放下来,就没人看到,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没将床帐搞成透明的!”

“不要……太难为情了!”尹兰熙不满地嚷嚷,还没这么大胆!

“别害羞嘛,好老婆!”他快速钻入床内,压倒了她,“给你老公点面子,我们亲个嘴,解解火就行了!”

“唔……”

云轩阳光明正大地盯着没放下床纱,正深情拥吻的两人,忍不住赞道:“一个比一个还禽兽!看来我还是跟哥多学点,不怕被人看的!”

落薰研瞪了他那看得出神的表情,索性闭眼躺倒**,“折腾了一天,我要睡了!”

云轩阳猛然回过神来,即刻从身后抱住了她,温热的大掌徘徊在她的腰际,肆意摸索,“研儿,我陪你!”

“坏蛋阳!别**!”落薰研一把抓住他的贼手。

云轩阳一脸坏笑,另一手却仍然不放过她,上下摸索,直捣她的美味地带,侧身含住她的耳珠,“不让我摸儿子,那我就摸研儿,摸到你满意为止!”

“你……坏啊啊!”她嘤咛一声。

突然这时,好几个声线从门缝传来。

“各位,这个新婚之夜你们满意吗?”

“你们这些孩子,可要好好珍惜洞房花烛啊!”

“哈哈哈……恭喜你们啦!可惜我们闹不成洞房!”

他们几个男子闻言,阴沉着一张脸,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即刻朝门边走去。

“母后,儿臣被你们给毁了!还我洞房啊!”云冷月愠沉扬言,动手拍着门板。

云轩阳透着门缝,冷冷鄙了眼笑得狡俛的落黎昕,“老狐狸,你找死啊!有种打开门跟我单挑!”

“皇弟,皇妹们,这是我和善儿送你们的大礼,谁叫你们偷看我!这是惩罚,当然,这是征求过父皇母后的意见!”落黎昕懒懒一笑,接着煽风点火,“多有趣的洞房啊!良宵美景,你们可别虚度啊!”

他倒想看看,六个人的喜房,他们要怎样洞房!除非他们不怕!

好吧,他承认自己很记仇!被他们耍这玩总不甘心!

虽说这样做实在狡诈,将他们锁在房内,不过是效仿他们而已!

再说了,这群家伙很早就洞房了!不差这一时刻!

“你……臭狐狸,我恨不得将你焖煮煎炸!”落可南怒吼一叫,拧起拳头敲着门板,“你个欧巴桑,死帮凶,在不放我们出去,可别怪我骂你皮肤皱巴巴的老太婆!”

“你就尽量骂吧!好好享受!”皇后不以为然,反而笑脸盈盈,盯着缝隙里的眼睛提醒道:“你母后也有参与,骂我等于骂她!你们继续啊!”

“母后,你们真是胡闹!非得逼儿臣骂你吗?!”云冷月气结,隔着门板冲她吼道。

“哥,母后根本就是疯了,弟弟说得没错,脸皮皱巴巴的老太婆!”云轩阳干脆豁了出去,开口就直骂,“母后是个小气鬼!”

“母后你们又疯,又爱炫耀!是不正经的疯子!神经!”云冷月点头应喝,实在忍无可忍,“儿臣给你机会,若不放了我们,休想我的儿子叫你奶奶!”

他们一言一语的攻击皇后,惹得旁人不禁偷笑出声。

“孩子们,你们就体谅下婉儿的用心!”凤卿儿温和一笑。

“母后!你给我闭嘴,不关你的事!一边去!”他们齐喝道。火气十足。

凤卿儿一怔,识趣地闭紧嘴巴,无奈地伸手拍着皇后的肩头,“婉儿,你麻烦大了!孩子们不原谅你!”

皇后被他们吵得捂住了耳朵,犀利骂人的字眼传了不少在耳中,经不起儿子们的大吼大叫,更何况是在骂她!

“你们在骂下去,母后的小心肝就快承受不住了!”皇后作势抽泣了几声,抚着胸口喘息,“母后是为了你们好,才会同意太子的良策!”

“滚吧!你又装了!”

“母后,你老是用招,也不换个新鲜点的!”

“母后,你真不要脸,一把大年纪还跟个小孩似的!”

“你们……这些死孩子!你们越骂就越不放你们出来!反正锁着门,也不怕你们出来!”皇后微微拧眉,双手插着腰喝道:“母后这么用心良苦,就是希望你们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你们年轻力胜,瑶儿她们怀孕了,若是你们不小心兽性大发,伤到了我的宝贝金孙,所以呀,就算洞房很重要,你们也早就洞过啦!不管怎样都得给我忍住!要是不慎洞掉宝宝,母后也不想活了!”

“你现在可以直接去死了!”他们冷冷地丢了一句话给她。

听罢,皇后脸色刷如白纸,透过极小的缝隙恶狠狠地瞪着儿子,“你们这几个混小子,竟给我学坏的!本来母后也想放过你们,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母后,你的话不能信!”云冷月低骂道。“儿臣对你失望透顶!”

“喂……老太婆,我娘子又没怀孕,你为何将我们也囚禁!哪条筋抽风了?快点放人!”落可南咬牙嚷嚷。

皇后狡黠地挑着眉,“我怕他们无聊,只好拉你们做伴喽!看你还骂我!”

“八婆,鸡婆,老太婆!”落可南不悦地补了句。“看我拆烂这个房子!”

“来人,将这栋寝宫给本宫全部包围!若是少了一个,本宫决不轻饶!”皇后朝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道,继而靠在门板,故意拔高了音调,“我看瑶儿她们都不急,你们急啥啊!有本事你们就给我洞房!母后不会阻止的!祝你们一切顺利!哈哈哈……”

此言一出,旁边的喧哗声四起,笑声连连!

“你……”他们欲言又止。

“皇弟,皇妹们,我们整夜守着你们!要洞房就继续吧!”落黎昕朗朗一笑,“对不对啊,皇妹!”

“去死!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害惨他们了!”落芸善抱怨了几声。

“哟喝!七弟八弟!好好做事啊!”

门板的喧哗声不断,循循入耳,说者无心,听者无意!

他们越生气,外面的人就月欢呼!

落可南深深叹气,无意间摸索到腰间的东西,伸手一拿,“别理外面拿群家伙,我们做做样子,洞房给那群混蛋看,然后再来下棋!”

“好提议!”他们点点头,分别放下了各自的床帐,便带着自己的新娘走到隐匿的一边。

六个围坐着,抛掉所有不快,下起了飞行棋。还故意玩得津津乐道,扬高声线说些令人误会的话。

“哈哈哈……我扑倒你了!”

“月……你弟弟真是好讨厌,居然吃了我的!”

“没事,等下月就吃他研研的!”

“哥,你别乱来啊,不然我就将小瑶大卸八块!你看看,我就在她后面!”

“啊……我不玩了!好讨厌啊……可南!总是被他们吃到,嗯嗯!”

“没事,等等老公我帮你讨回来!你看看,小月月在你前面,小阳阳在你后面,前后夹击,我们快点飞吧!”……

门外的人听得一阵惊悚,好奇他们到底在干吗?很想开门看个究竟!

里面娇美的笑声成一片,言语撩人震撼,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不是吧?那些孩子再乱来?到底是谁搞谁啊?”皇后惊诧道,脑袋直往坏处想。他们不会是乱……?

“母后,谢谢你们准备的洞房花烛夜,我们永生难忘!呵呵呵。”他们笑了笑。

“你们这些孩子,母后怕了你们,要和睦相处,千万不要继续乱搞啊!”皇后拍着门叫唤,“来人啊,快点开门!”

“启禀娘娘,钥匙不见了!”

“啊……那快去找啊!”

“喂……皇弟,皇妹,你们别玩这种高难度的绝活了,想想办法出来吧!”

外面瞬间慌乱成一团。然,他们却安然地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