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5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5??安诺南把玩着那本书,眼神盯着埋头哭鼻子的芷瑶,“老姐,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我很丑,我叫若紫瑶,不是你的姐姐……”芷瑶身体微微一颤,伤心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下来,“我想回家,我要回到枫哥哥身边。?

“这都是命中注定,让我们三人在这个世界相聚团圆,不是很好吗?姐!”安芷研坐到她旁边,拿过桌旁的小镜子递给芷瑶,“姐,其实你一点也不丑,水当当的美女一个!”?

“我?”芷瑶稍稍抬起头,接过那面小镜子,待看到倒映在上面的人儿时,不禁吓了一跳,“这个漂亮的小姐,是我吗?”?

镜中的她有着和他们一样另内的打扮,白皙如玉的肌肤,有着绝美之色,是一张很干净纯美的脸蛋,没有脂粉的掩盖,没有任何痕迹破坏它的美,跟以前的她简直天差地别,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美过……?

“这不是我……”芷瑶忍不住捏着自己的脸蛋,结果痛呼一记。“我真的是若紫瑶,我们真的不是姐弟……这不是命中注定……你们带我我回去好不好!”?

“老姐,你冷静点!”安诺南微微拧眉,睨了眼手中的那本书,淡道:“我们知道你肯定接受不了,但老姐说的没错,不管在哪个世界,我们都是亲生姐弟,只是有点不同,我们到这里才知道……”?

芷瑶自然听不懂他们到底再说什么,她突然握住安芷研的手臂,“你们相信我是若紫瑶吗?”?

“相信!”他们异口同声道,纷纷浅笑出声。?

“因为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安诺南挑了眉头,凝眸望着芷瑶,“我本来叫落可南,这里挺好的,我和老姐刚来的时候,还不跟你一样,被吓了一跳,尤其长相一样是父皇和母后,也就是老爸老妈!能做他们的孩子,还是蛮幸福的!”?

“我还是个刁蛮公主呢!和这家伙以前经常吵架,到这里却什么都变了!”安芷研大方伸出手,拍了下安诺南的后背。“所以你别害怕,当年想起所有的事,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小姐,公子……可是我还是不太理解你们说的话……”芷瑶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使自己更平静些。?

闻言,他们反应极大的笑出声来,这姐姐跟他们犯了同样一个错误,那时他们也是“本太子,本公主”的闹着,直到他们梦见了那名神秘女子之后,身体主人的记忆便徘徊在他们脑中,所有事情都一清二楚,自然有些事便收敛些了。?

但这”子还是改不了!姐弟俩经常斗着玩,但感情越来越好!?

所以只要等到记忆恢复,她走出了阴影,就会完全蜕变!?

“我有说错吗?”芷瑶小心翼翼地问道。对他们感到莫名亲切。?

见状,他们摇头叹息一声,停顿了一会儿,便把事情告诉给她。?

“你们说我不是宰相之女,而是公主?和你们是亲生姐弟,爸爸妈妈的长相正是父皇母后的样子?”芷瑶惊讶得瞪大眼睛,“真的假的?”?

“你看看这本书,里面记载得清清楚楚!”安诺南将手中的书递给她,“我想这就是他们记载的点点滴滴,你认真看看……里面也有另一个世界的我,看到他过得幸福,我也觉得很高兴!”?

“可是,枫哥哥……”芷瑶颤抖地翻了好几页,细细读者上面的内容。眼泪再次掉了下来。“我是传闻中的丑女,枫哥哥肯娶我……而我却在这……而让这么美得女子代替我受苦,会不会委屈她……”?

安芷研笑了笑,陪伴在她的身边,“你很喜欢他,我知道!至于她会不会受苦,你继续看下去,会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芷瑶点了点头,认真地翻着每一页的内容,里面记载得很详细,看得出她过得很幸福……?

突然间,一副古图从书里掉了出来。?

芷瑶抿了抿唇瓣,打开那张古图,疑惑的目光盯着上面幸福的人物。?

安诺南兴奋地扬起手指,指着上面的人物。“呐,这就是我,这是老姐,呐呐,这个就是你了,还有父皇母后……看看。”?

“她变美了,还有了最爱的夫君,和自己的孩子,很快乐对不对?!”安芷研羡慕地望着上面的人,不知不觉道。?

“那是我……不,是她……”芷瑶手轻颤。?

世界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事,而且还发生在她身上。?

她本准备欲要拜堂,结果却糊里糊涂睡了一觉,就跑到这个地方了……?

“枫哥哥最后怎么办?”芷瑶呢喃了一声,重新折回那张纸,却发现了后面的几行字:请代替我们,好好照顾老爸老妈!?

“姐,我知道你很难忘掉他,但你回不去,也不能回去!”安芷研半敛起眼帘,神色变得凝重,“我们不能破坏他们的幸福!时间一久,你会慢慢淡忘的……放手吧……”?

“这只能说你们缘分已尽,说不定是他当时不珍惜,所以上天才会将你派回到这个世界!”安诺南浅笑道,“毕竟他以前眼里只要那个女人,而对你不好。命运弄人啊!”?

“我的那些誓言对他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他曾经救过我,让我铭记于心,而钟情于他……”芷瑶缓缓道出,复杂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只是心如刀割,无法结果的恋情,令她痛到无法窒息……?

尽管知道他很讨厌自己,甚是怒骂自己,她都无怨无悔,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她很丑,努力打扮装扮自己,就是为了能让他看上一眼。?

即使他不喜欢她,还同时娶了另一个陷害她的女子,她都不介意,因为他愿意娶她这个丑女。这就足够了!?

“不是我的,永远都不是我的……你们说得对,我不能破坏他们的幸福。”芷瑶将那张古图紧紧地握于胸前,眼眶内溢满了热泪,“我不回去,我是安芷瑶……”?

她忘不了那个曾经救过她的俊美男子。那是第一个让她动情的男子……?

虽然很想回去,但一想到画中那女子和男子幸福的笑容,心慢慢动容了……?

“姐,你很懂事!”安芷研感动地抱着芷瑶,“你也会找到你的幸福,一定……”?

“嗯……”芷瑶哭了,将隐忍已久的落寞发泄出来。?

安诺南凝视眼前姐妹相拥的温馨一幕,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老姐,既然有缘来到这里,就不能让老爸老妈担心!我们是最好的儿女!”?

“老爸老妈……呵呵……刚才的夫人……”芷瑶终于破涕为笑。?

对于称呼,还很生疏,但对于他们的热情,却感到温暖十足。?

或许她要学得事,还有很多呢!?

“老姐,注意你的言行!这里是现代,没有古代啥的啥的规矩,人人平等啊!自然也没有皇帝皇后!”安诺南提醒道,亲切地摇着她的肩膀,“不然你快点恢复记忆吧?!”?

芷瑶有些闪躲,在古代就算是亲姐弟,也不曾过这样亲密的举动。?

然,身处异地,在听安诺南之言,知晓这个世界的和平,没有繁杂的规矩缠身,索”就放弃了闪躲。?

“你说的是,她的记忆?”芷瑶指着自己。?

此言一出,他们纷纷点着头。?

“当你梦到红衣女子的时候,也就是你恢复记忆之时!”?

“谢谢弟弟,我知道……”芷瑶笑道。?

“老姐,你不必回得那么拘谨吧!”安诺南微微皱眉,非常不习惯她如此唤他。“你可以说,亲爱的弟弟,谢谢你!这样亲切些!”?

芷瑶无辜地撇了撇嘴,“你们得给我点时间……”?

“八嘎!臭弟弟,你没看到老姐才刚来吗?当然不适应啦!”安芷研站起身,双手掐着腰,“等她想起来,就有你好受的了!”?

安诺南故意做出一副拽拽的样子,不满地嚷嚷,“想打架的话,老姐你是斗不过我的!啦啦啦……”?

“难听死了,五音不全!”安芷研随手拿起一样东西,就直接砸向他。?

芷瑶有点好笑地看着他们两个开战。“呵呵呵……”?

突然间,一个男子的声音从窗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