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8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8

紫瑶眯着眼睛,淡瞥了下云奕辰,“找个女人不就得了,以前你玩女人的功夫哪去了?反正你辰王爷有姿色,有地位。啥的啥的都有,准迷死一大堆女人!”

上次乐会就是一个例子,他们曾经坐在一起,这个男人是不知道,后面有多少女人正用妒忌的眼神在瞪她,势必要将她直接杀掉泄恨!

“我也知道我有魅力啊!”云奕辰邪魅一笑,冲她暧昧地眨了眨桃花眼,“可是本王呢,已经彻底收山,很久以前就不会玩女人了!”

“嘁……”紫瑶白了他一眼,逗着怀中的宝宝玩,“其实啊,我有一个疑问,云奕辰你到底以前当了多少回种马?”

“咳咳……”云奕辰差点被呛到,他伸手拍抚了下胸口,有点想躲避这个问题,“这个嘛?说不清,呵呵……”

心爱之人问起他以前的窘事,简直是难以启齿嘛!

他承认以前是贪玩了些,经常相伴兄弟出去找女人,府上的宠姬也是兄弟中,最多且最有姿色的!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风流王,整天流连于繁花中,尝尽了各种各样的美味。

女人嘛!暖床的工具罢了!又不是王妃人选,何必如此认真!

况且他也不想娶个王妃,女人玩玩就行!

再说,男人也有生理需求,找女人解火,并不为过?!这些可以原谅。

直到有了这个女人的存在,自己才为她而改变。

如果,自己在努力一点,说不定就能博得她的心,只可惜晚了。

“说不清那就是很多咯,我想你的王府应该有侍妾宠姬才对!这些女人都是你的,你怎么还上妓院啊?你们男人真的很花心!”紫瑶皱了皱眉,嚷嚷了几句。

虽然知道他风流的”子改了,但仍有些搞不懂男人!

面对紫瑶的盘问,云奕辰打从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他可以将她视为是另一种关心他的举动,即使这是自欺欺人的想法,也算了!

“人家当时不懂事嘛,只知道玩女人,你看这不是改了!”

闻言,紫瑶冷不防打了个哆嗦,被他那副撒娇的模样给雷到,不由得抱着女儿退后了几步,“我明白了,你辰王爷现在是变得有点那个……呃……”

“七嫂,我看你就放过六哥,你不知道他当时变化有多大,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就把府内的所有宠姬,全部遣散了!数数现在多久没玩女人了?这么痴情的男人啊!世间难找啊!”云飞扬有意无意地答了句话。“六哥,已经有做和尚的本钱了!”

“什么?”他们惊讶一怔,皆用狐疑的眼光打量云奕辰。

这个消息出其意料的惊人,只有他们兄弟两个,谁也不知道云奕辰当年的壮举!

“切,九弟,我那是改邪归正!弟妹啊,你不知道九弟那时有多喜欢我府上的那些宠姬,还三番两次来我府上玩女人!”云奕辰尴尬纵了纵肩,毫不客气地指着云飞扬反驳,“弟妹,你该教训教训九弟,叫他别这么风流了!最好府上彻底收查一遍,看不看有没有金屋藏娇!”

“六哥,你是存心想拉我下水?!”云飞扬站起身走向他。

“彼此彼此!”云奕辰无所谓地露出一个百侵无害的笑脸,抱怨云飞扬将他当年的糗事抖出来了。

“我想揍你啊!”云飞扬来势汹汹,正想伸手攥住云奕辰,岂料,却被尹千容拉住了。

“相公!”尹千容娇容一沉,一双美眸黯淡地盯着云飞扬,将手中的女儿抱给他,一手拧着他的耳朵走到一边,这一举动,不禁令云奕辰看得连连发笑。

这才知道,云飞扬也是一个怕夫人发飙的料!

云飞扬惊悚地望着尹千容,双手被抱着乖巧的女儿,很识相地移动脚步,耳根上发热发疼,很显然她用了很大的力道,头一次看到温柔贤淑的妻子发火,这下祸闯大了!

女人不好惹,发火起来各个是母老虎,泼妇!尤其是自己的娘子,唯恐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娘子,有话好好说……为夫好怕怕……”

“相公啊,你以前真是厉害!玩女人,上妓院!现在那些宠姬侍妾,你有没有偷偷藏起来?”尹千容扬声质问道。

“为夫哪敢啊,自从有了你,我早就效仿六哥遣散那些女人了……天地为证,我如今都做了爹爹,哪有时间去找女人啊!”云飞扬解释着,还不忘朝云奕辰投了好几记瞪眼。“娘子,我的身心只属于你一个人!”

“咳咳……弟妹啊,男人最擅长的就是花言巧语一张嘴!”云奕辰玩大了,继续煽风点火。“他经常跟我讨论,哪个宠姬的姿色最美,身材最丰盈,上哪个的滋味最舒服!哦,前段时间还找我问问那个宠姬被遣散到哪?!”

“六哥!我真想扒了你的皮,居然陷害我!”云飞扬几欲抓狂,苦于双手抱着女儿,耳朵又被夫人揪住,根本封不上云奕辰的嘴,“娘子,都是六哥一派胡言!切勿听信!”

“那好,

宠姬?”尹千容凑近他的耳旁喝道,再次拧紧他的耳朵。“是不是嫌我烦了,想出去找女人了?”

“呃痛……娘子,那些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我心里只要你,只有你才能满足我……别我跟生气了,身体要紧了!”云飞扬含情脉脉地贪看她郁怒的娇颜,心不禁痒痒一动。

这样的娘子是越看越有”格,让他越来越爱了!

见她稍微动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云飞扬挑着眉说道:“娘子你也知道,我身为王爷,府邸肯定有人安排侍妾宠姬的嘛,你看看哪个皇子没有,就连七哥也有!八哥说不定也有准备!”

经他一提,他们的目光便纷纷投向了云冷月云轩阳。这兄弟是一个接着一个拉下水!

“七哥哪像你这样风流!”尹千容松开了他,带着几分歉意望向了云冷月,“我和七哥从小一起长大,怎会不了解他!”

紫瑶闻言一怔,仍然没有太大的反应,调侃旁边逗着儿子玩的云冷月,“月……原来你也有宠姬啊!我还没见过呢,什么时候引见一下?”

云冷月英挺俊逸的眉宇皱了起来,凑近她的耳畔嘶喃,“呃,瑶儿你又来了,再拿我寻开心,晚上就要你好看!”

“才不怕你呢!那些宠姬还在你王府吗?难道你以前当真没有碰过?”紫瑶推了推云冷月的手臂,“这样将她们晾在王府里,不是委屈了她们!”

说实在的,她除了呆在皇宫,就是去音乐阁,却从来没有去过他皇宫外的王府和郡主府。

那个大房子,有了等于没,连云冷月都很少回去,更别说有闲空看里面的女人。

“那是因为月的定力强!不动心的女人入不了眼,第一次都被瑶儿你夺走了!哪还敢沾花惹草。”云冷月夭唇轻挑,唇角洋溢着一抹清雅的笑意,空出一手揽住紫瑶的肩膀,暧昧地凑近他。

“少来了,那时还没成亲,你就多次占我便宜,是你吃了我才对!”紫瑶嗔瞪了他一眼,极力隐忍住到嘴的笑意。

当初没成亲,但做了很多成亲以后才做的事,这家伙没碰她以前,不知定力有多强。

除了拥抱,亲吻着睡觉,都没有过下一步举动。咋一破戒就变得如此疯狂,男人啊,不好懂!

“如果瑶儿不主动,我怎么会吃了你,而且我们睡在一起,我一个大男人不做点什么,似乎太对不起你了,上次你梦中强吻我的那幕,我还记得很清楚,晚上要不要温习一下?”云冷月凝眸望她,那勾人的眼神极致暧昧。

“讨厌……那是失误!是你先吻我,我才会……”紫瑶抿唇反驳,坦然回视他。

娇羞?他们两个亲密无间,不可能!宝宝都生出来了,还害羞干嘛?

云冷月幽深的潭眸荡过一丝丝涟漪,将她脸上的表情都尽收眼底,有些懊恼,“早知道当时不用顾虑那么多,应该直接就要了你,这两个小家伙就会长得更大点!”

“月,你怎么那么坏啊!”紫瑶嚷了一句,捧起了女儿,“你看看你儿子,长大了肯定和你一个德”!还是我的女儿乖乖!”

她轻睨了眼云冷月怀中好动的儿子,小手手时不时揪着他的衣服,有时还温顺靠在他的怀中紧抱着,好一个父子情深啊!

“儿子再坏,也是我和瑶儿生的,你可不许偏心啊,冷落我们父子俩!”云冷月笑了笑,挪动宝宝的小身体,同他一起看紫瑶。

“坏小子!”紫瑶望着他们父子俩可怜的眼神,不禁伸出手指,宠溺地点了点他的小脑袋,

“哇……”那小家伙一下兴奋起来,在父亲脚上乱动着。

“宝宝乖!”云冷月捧高他晃了晃,惹得他长大口直笑。然后拿出放于腰间的那对琉璃月,索”递给乖儿子玩。另一把给了女儿,一点也不怕被他们玩坏。

宝宝好奇地把玩那把青萧,不是拿在手中乱晃,就是用嘴舔着它,甚至还咬住它的小口。

然,小小瑶却握住小手中,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睁大水水的眼睛,盯着哥哥看了良久。

紫瑶俯低头往女儿的脸颊上亲了下,抚摸着她没长多少头发的小脑袋,怜爱地笑出声。

“我们也要!”父子俩眼巴巴的看着她们。

云冷月干脆直接凑了过去,反倒是儿子不断地点着自己的脸蛋。

“大坏蛋,小坏蛋!”紫瑶嗔骂一声,往儿子的脸蛋上亲吻一记,才转到了云冷月的耳边。“我们晚上再来……”

“那好,我要更多……”云冷月坏笑道。趁她不注意之时,偷香成功。

紫瑶尽量无视四周投来的目光,空出一手往他的手臂就是一捏,以示警告,在那么多人面前,这家伙还不收敛下……

“……”云冷月微微拧眉,瞬间缄默了。装作若无其事地逗着宝宝。

“七弟,你儿子还太小,你就不怕你的宝贝琉璃月被小小月弄坏了?”云奕辰趴在桌上,望着舔琉璃月的小家伙看。“呐,小小瑶就不用了,多乖巧啊!”

云冷月扬高了眉宇,淡敛的眸子中泛着一丝柔柔的精光,对自己的儿子颇有自信,“不会,没准我儿子还懂得吹箫呢!”

琉璃月是宝贝,但他的儿子是宝贝中的珍宝!爱他们,在宝贝的东西都会给供出。

“月说得没错,我们生的宝宝很聪明!”紫瑶淡淡颌首,将头靠在了云冷月肩膀上。

云奕辰闻言,即刻捧腹大笑,“小宝宝会吹箫,我就不信……小小月明明把萧当糖了!哈哈哈……”

殊不知话音刚落,一个刺耳的箫声传入他们的耳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