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9

殊不知话音刚落,一个刺耳的箫声传入他们的耳朵中。

“小小月……”他们惊讶地看着宝宝吹嘘了一声的。尤其云奕辰最为傻眼惊愣。

显然宝宝玩了上瘾,对着琉璃月上的几个圆孔,又咬又吹又舔。却出其意料的发出尖锐的箫声。累

见状,他们纷纷拍着手掌似在鼓励他,小家伙一下子就得瑟了。即刻笑得合不拢嘴。

“哇……小小月好厉害啊!”

“那是当然,我的儿子肯定遗传我的!”

“长大后一定跟小月月一样很会吹箫!”……

紫瑶摸了下儿子的脑袋,朝着他的小脸蛋猛亲了好几下,“宝贝,好聪明啊,来,妈咪亲一下!”

“哇……”他乐得有些不好意思,竟然躲进了云冷月的怀中。

“你这小子,刚才不过是碰巧给你蒙对了!”云奕辰故意针对小家伙,三两步走到云冷月面前,一下子将宝宝抱在怀中,“小子,你是个小坏蛋!”

谁料,小家伙没有搭理他的话,把玩着手中的琉璃月,萧的长度对婴儿来讲很长,有好几次握着都不慎砸到云奕辰的头。

每当云奕辰要恐吓他时,总是被他无辜的眼神给震住,不由得心软下来。

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被小鬼欺负玩耍,而且还不能反手!闷

“我怕你了,小小月,别再敲你伯伯了!”云奕辰边走边哄,想把他交给云冷月。谁知宝宝却耍赖了,紧紧粘着在身上,压根不放过他,“宝宝!”

“哇……”小家伙乐得愈发兴奋,继续舔咬着琉璃月。

突然间,对着萧孔又是一吹,那尖锐的箫声就像要刺穿云奕辰的耳膜般,再次很悲剧地传入他的耳中。

云奕辰揉了揉耳朵,作势把小家伙的身子向亭子外伸了下,恐吓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在玩伯伯的话,就将你扔到了湖里去喂鱼!”

意外的,小宝宝没有被云奕辰吓哭,反而握着琉璃月往他身上乱敲,看似在撒娇,又像在欺负他。

“哈哈哈……”他们大笑出声,并不担心小小月的状况,毕竟大家都知道是闹着玩的。

只是没想到,堂堂辰王爷竟被他吃得死死的,斗不过一个小家伙!

“你真是个怪物!”云奕辰欲哭无泪,谁家的小孩好吓唬,就他们这几个人的宝宝最不好骗。

谁能告诉他,为何现在的小孩都这么聪明?

“臭小子,有本事你在吹!如果做到了,以后伯伯带你上妓院,玩宠姬!”云奕辰捧高他,故意说着他不易听懂的话来诱惑他。

他承认自己很坏,但他敢肯定这小子比他还要坏。

紫瑶稍稍拧眉,把女儿抱给了云冷月,起身走到云奕辰旁边,“云奕辰,你可别教坏我儿子啊!他可是纯良宝宝……”

此言一出,亭子周围又响起了好几个箫声。

“哈哈……你儿子自己吹的……”云奕辰忍不住笑出声来。“你是个坏家伙,这么小就想过要玩女人!”

紫瑶眼疾手快从他身上夺下了儿子,转身坐回椅子中,拿起他的小手手很轻地拍了几下,“凌儿,要你学坏,要你不乖!另一手伸出来!”

见到紫瑶发飙教训他的样子,小家伙即刻安静起来,水灵灵的眸子睁大,可怜楚楚地盯着紫瑶看,然后又委屈地看向云冷月,无辜地伸出另一手。

“瑶儿,你该不会当真了!不能打小小月啊!”云奕辰倒抽一气,望着那小身躯静静颤抖的样子,心紧跟着揪起来了。

下一秒,紫瑶执起他的小手,爱溺地亲了它几下,痒得得他乐呵呵直笑。

“宝贝儿!”

云冷月揽住了紫瑶,凝眸望着趴在她身上的小小月,方才看到儿子那求救的眼神,有多么的可怜!

“瑶儿,儿子都被你吓死了!虽然很调皮……呃……但还会吹箫呢!”

“不给点惩罚,儿子学坏得更快。”紫瑶淡淡启言,拍抚着小家伙的后背。

话落,四周想起了一个温和的声线。

“会**的孩子,隐藏的才能啊!”真红拍了拍手,朝他们走来。“等他们大点,我干脆就教他们吹催眠曲吧!”

“还有这等玩意啊?真红姐姐,我的慧根已经长了,您看看吧啊!”云奕辰大迈步伐,灵敏的身速闪到了真红旁边,邪气地挑着眉头。“教我如何?”

真红不闪不躲,星眸熠熠发亮,纤长的手指指着云奕辰的脑袋,“孩子,你的思想仍然不纯洁!”

“切……不如你把你那块宝贝送给我做礼物!”云奕辰嚷了一声,毫不忌讳地攥住她胸前的宝石,把玩了好几下,好奇问道:“如果你没有了它,会怎样?”

真红半敛起眼帘,微微勾起唇角,扬起一抹神秘的笑意,“摸了它,小心倒霉一辈子!”

“啊……”云奕辰一惊,本来很不相信,待看到她那诡异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地收回手,显然被她的话给恐吓到了。“我已经摸了,那怎么办?”

真红稍稍微垂低了头,深深叹息了一声,带着三分打趣,七分真实。

云奕辰半信半疑地打量她,“真红美女,真红大姐……老大您别折腾我了,这小心肝都快承受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