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1

“八皇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枉人家对你痴心一片,还是你忘了那晚留宿在我那……将我压倒在**……你简直禽。兽。不。如啊!”女子抽泣了几声,情绪不稳地指着云轩阳。微垂低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真红淡淡瞥了眼云轩阳,见他呆滞错愕,欲要抓狂的样子,不觉想笑,“孩子,做一个好男人可不能始乱终弃啊!”

“真红!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云轩阳白眼瞪着她。

这下是越描越黑,是不是嫌他八皇子生活太过平静,所以才会蹦出个桃花,闹一场?

他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以前那潇洒公子哥的形态早已收起,不沾花惹草,认真做好一个爹爹和丈夫的责任!

问题是,怎会惹到这种死皮赖脸的女人?要是他的研儿误会了,往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此刻忧心忡忡的他,根本无暇理会那女子细微的变化。

女子哽咽了几声,微微抬起头,感激地望着真红。“还是这位姑娘明事理!不像某些人,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承认……”

“你这女人,最好管好你的嘴巴,否则惹毛爷我了,要你死得很难看!”云轩阳怒喝道。

大掌温柔抚摸着怀中宝宝的脑袋,深怕他会被吓哭。

“你怎么这样无情?人家冒着危险潜进皇宫内,就只为见你一面!”女子跺了跺脚,一副要哭要闹的样子,“如果你不给我个交代,人家就不走了!”闷

闻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搭理她,只是干眼看着哭闹的女子。

这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每个人还处于疑惑中。

落薰研尽量保持淡定,若无其事的轻抱着宝宝,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到一脸淡定十足的真红,深思熟虑了一番。

“人家赖着不走,王爷你干脆娶回家算了,多省事!”

云轩阳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更进一步靠近落薰研,他担心的事情终于是发生。

最为烦恼的是自己的女人误会!最痛苦的却是怎样解释都不听!

“研儿,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这个女人在搞鬼!你知道我不可能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云轩阳忙着解释,心里更甚焦慌。“研儿!你夫君好歹也光明磊落,像是那种薄情郎吗?!”

落薰研故意转身背对他,娇润的红唇微微轻扬,无声地笑了几下,道:“你要是光明磊落了,就不用做神风了!”

盗侠能做到他这样算是绝了!

说得难听点就是小偷,亏这家伙还虚张声势,大大咧咧的盗物!

有本事就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承认,八皇子就是神风大人!估计到时,他们必会接受不了事实。而引起**!

一语击中云轩阳,他挪动着步伐站到落薰研面前,“研儿,这是两码事好不,如果没有遇到你,说不定我现在还是个神风!就不是这两个娃的爹了!你就别跟我闹了……”

“谁跟你闹了!”落薰研淡淡回道,面色平静无波,眼睛只看着怀中的小家伙,揶揄着,“阳,不能始乱终弃,我看那女子长得还不错,你就大方点收留人家,免得到时宫里又传得到处是你的流言蜚语了!”

女子眼前一亮,可怜楚楚地盯着落薰研,“公主说得极是,既然您不介意的话,那就今天……”

“你给我闭嘴!”云轩阳呵斥道,澄然的双眸闪动欲暴怒的火花,“若在敢讲一句,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连女人也一样照打!”

“啊……死没良心的你,就知道恐吓我……”女子娇声反驳,收起那副娇弱的姿态,笑道:“有本事你就来啊!我就是要缠着你,怎么着?我们的关系本来就很密切,你认了吧!”

“死不要脸的臭女人,鬼才跟你关系亲密,给我滚远点!”云轩阳气结,厚重呼着几口气。

“你好歹对女子温柔点,这可不像你神风的作风……”落薰研冷不防丢下一句话,语气十分的平静。

“研儿,我已经不是神风了!我现在是八皇子,有妇之夫!”云轩阳纠正她。

听出她语气中的淡然平静,令他有种错觉与不安,倘若他真的有女人,研儿难道不在乎他么?

“那最好,不过这位小姐你还是得处理下,交给你了!”落薰研抱牢手中的孩子,转眼看向云奕辰,“以前的未婚夫,麻烦你帮忙抱下我女儿!”

“荣幸之至,我最喜欢带孩子了,尤其是女孩!”云奕辰扬高了眉宇,一把夺过云轩阳手中的女娃娃,“哈哈……小小研,我们要去哪?”

“散步!”落薰研淡淡一笑,向前走了几步,停在了女子的身旁,闪烁着晶亮的杏眸精锐地打量她,低声笑道:“小姐的身材似乎高了点,你的喉结跑出来了!”

“……”女子稍稍一怔,淡敛的美眸内忽闪过一丝赞悦,无奈地勾起唇角。

没想到她观察如此细微,近距离就被她看穿了。

于是,落薰研还未等云轩阳反应过来,便已经踏出亭中。

“八弟,我们先走了,晚点在回来!”云奕辰朝他招着手,兴致勃勃跟上落薰研的步伐。

“该死!”云轩阳气愤得甩动下长袖,眸光冒火,醋意泛滥,想直接追上去,却被那女人死死缠住,“死女人,你到底想怎样?”

“要你负责!”女子不紧不慢道。修长的手指撩动着发丝,言行举止带着几分妩媚。

“滚!”云轩阳咬牙,散发着一身的怒气,拧起拳头重重砸向了木柱,笑得异样阴森,“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动脚,还是我送你出去?!”

真红眉一挑,红唇上的笑意轻扬,手搭着云轩阳的肩膀。“孩子,何必跟这位女子大动干戈!有失体面啊!”

“真红,她欠揍啊!”云轩阳冷哼一声,“什么桃花运,害惨我了!你看我的研儿和宝宝都跟六哥跑了……”

憋着一身怒气,实在是忍无可忍,他冰冷的寒眸瞪着眼前得意洋洋的罪魁祸首,稍稍拧起了袖下的双拳,朝女人迅速走去。

一把揪起的她的衣领时,倏然一怔,瞬间静止了手中的动作。

此时,心内油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他略微沉思了下,目测女子的身高比例。霎时恍然大悟。

“羽墨,你这混小子!竟敢玩你师兄!”云轩阳迅速撕下他的人皮面具。

清美俊逸的脸顿时呈现在他们眼前,薄凉的唇瓣微扬,笑得有些邪魅,有些不羁。

“我的完美伪装,被你识破了,真不简单呐,师兄!”羽墨用女声回道。

“少恶心了!什么不好装,居然装女人!”云轩阳不悦地撅起嘴,鄙夷地瞪视着一身女装的羽墨。

方才生气过头,是他疏忽了这点,忘记判断他有着易容之术。

羽墨面不动声色,闲暇地拨弄着那顶人皮面具,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我是神风二代,当然得挑战一下极限,女人嘛,有时比男人还要聪明!到是师兄你,碰到我装的女人,一下子就乱了分寸,要是桃花运真的来了,你如何解决,师弟我不过先帮你温习一把,我们是师兄弟嘛,不必太感谢我!”

云轩阳听闻,眼角狠狠抽蓄了几下,这师弟玩了他一把,还说得振振有词,颠倒是非,为自己完美开脱。

不得不感叹,一山皆比一山高……

“真红,你们是串通好的!可恶!”云轩阳怒骂道,将手伸向了羽墨,似要教训他们一番。

真红笑而不答,闲逸优雅地坐在一边,饶有兴致地望着这幕闹剧。

“兄弟,其实真红美女并不知情!她的预知能力,师弟我佩服得紧!”羽墨邪邪一笑,躲过云轩阳的攻击,“幸好我不是女人,不然非被是师兄折腾死,而且女人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打的!”

云轩阳俊脸暗沉不悦,愤愤不平道,“我的研儿被你气跑了,都是你这混小子闯的祸!”

“我倒不觉得,研研嫂子聪明得很,她的样子明明就很高兴!哪点像是有气!”羽墨懒懒地纵着肩,桃花眼邪俛一眯,“还是说师兄对研研嫂子不太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