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2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2

“我倒不觉得,研研嫂子聪明得很,她的样子明明就很高兴!哪点像是有气!”羽墨懒懒地纵着肩,桃花眼邪侫一眯,“还是说师兄对研研嫂子不太自信!”

云轩阳怔住,即刻回避他的问题,“懒得跟你说……”

丢下那句话以后,落荒而逃似的跑出了亭子。

难道他真的对研儿不自信了吗?自己有何有这种该死的心理?

坎坷之路漫长凶险,那个女人一路陪他走来,与他共结连理,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

他到底在害怕什么?就因为她刚才的不在乎吗?

羽墨望着他跑远的身影,深深叹息一声,“师兄紧张了!”

“那孩子看得很开,没事的!”真红稳重回道,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我家研研也不例外!”紫瑶浅含笑意,抱着儿子来回走动,“我们是孪生姐妹,自是知道她心理的想法!所以刚才她才会跟跟悄悄话来着。”

“你知道?”羽墨无奈地摸了下脖子上明显的男”喉结,不禁笑了笑。“的确,聪明的女人更细心。师兄没发现的,竟给她发现了!看来我不适合挑战女人啊!”

落可南半眯着眼睛,精锐的眸光停留在羽墨身上。“应该说,即使伪装很完美,还是有破绽的。毕竟是男人嘛!”

男人不比女人娇小,虽说身材很好!但身高比例还是看得出来。

如果伪装成别的男人,变了个声音,没准还没人认得出来!

“神风二代,你这次又想干什么勾当!?”落可南打趣问道。

“保密!”羽墨笑得邪侫,凝眸望了眼落可南,“怎么?你想抓我,对吗?”

以前他跟神风斗的那事,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都是两个有本事的人,至今无法分出胜负。

最终死对头还不是握手言和,他成了他的姐夫……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缘分!

“我现在可没那闲工夫,你没看到我在带孩子么?!”落可南惬意含笑。

尽管是曾经大名鼎鼎的人物,如今唯有陪伴在妻子身边,乖乖带孩子。

这才是他们已婚男人该做的事,如果在没经过女人同意,私自去干“大事”,比如说好胜心强跟人比试……

很悲催地被女人知道,那就准备玩完了,免不了一顿“家法伺候”!

“我想我以后该不会像你们这样吧?!”羽墨笑着反问。

“待你真正遇到你命中注定的人,就跟他们差不多了!”真红有意无意的提起,优雅端起茶杯低吟,“一个人的美丑不能单看外表来判断,心灵纯美,那才是真的美!就像瑶儿一样。明明是一块丑陋的玉石,只有真正看得懂的人,才看得出来它其实是一块无价的珍宝!所以啊……得珍惜!”

“真正的人?!”羽墨一怔,细细斟酌真红的暗示,是在提醒他么?

“你这小子还是多学习几年吧!别那么急着找媳妇!”落可南浅叹一声,大掌豪迈地拍着他的肩膀,“女人不好惹,你不久就知道了!”

“是么?我倒是想试试看,究竟有多不好惹!”羽墨薄唇淡抿,扬高了眉宇,唇角绽放出一丝桀骜不羁的笑意。

“看你一副薄情桃花样……实在难以想象未来……”落可南撇了撇嘴,低头怜爱地望着宝宝。

“人嘛,不能单看外表!”羽墨笑开,若有所思地走向一边。

夜幕慢慢降临,繁星荟萃的夜空,一轮明月当空照,狡黠的月光扫满各地。

寝宫

落薰研哄睡了两个孩子,静静地看着他们熟睡萌人的模样,不禁宠溺地往他们脸蛋印了个轻吻。

带着两个宝宝散步了好长一段时间,云奕辰自然跟着抱到了寝宫,待他们要睡时才离开。

意外的,从他们散步之后,就没有看到云轩阳的身影,直到现在还没回来过。

因为刚才的事在生气吗?

突然,“哐啷”一声被打开,只一秒,又被迅速关上了。

“回来了?!”落薰研淡启。

微微侧首,望着走进屋的云轩阳,心里踏实多了,见他终于回来,心中不由一喜。

这么晚才回来,说不担心他,那是骗人的!

云轩阳没有说话,凝望熟睡中孩子,便轻声走到一边坐着。

室内出其意料的静,静得只听到男子浑厚的呼吸声。

落薰研察觉到四周气氛的不对,起身朝云轩阳走去,突然间,闻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味。

“这么晚回来,只是去喝酒?”

然,作答她的,仍是微喘吐气的呼吸声。

落薰研稍稍拧眉,不慌不急伸出手,抚上他的额头,“我叫人准备醒酒茶。”

谁料,正当她想走出之时,却被云轩阳紧紧地扣住了手腕。

“阳?!”

四眸相对,皆是一怔一愣,从他漆黑的瞳眸中,她清楚看到他眼底的那丝害怕与不安。

落薰研没有挣扎,任他一直握着,他手掌上传来的温热似要灼烧她一般,“阳,你还跟我生气啊?”

下一秒,她被他强势地拉坐到腿上,双手紧扣住她的腰肢,将她纳入怀中,温热的呼吸撩拨她最敏感的耳朵,闻嗅她的身上的芳香。

“我没有生气……”云轩阳凑近她的耳际嘶喃,气息浑浊温热。

落薰研酥痒地躲着,身体下意识在他身上动了几下,不经意间碰触到他腿间那抹倏然胀起的灼热。

“如果没生气,那还去喝酒!”声线中多了一丝娇嗔。

“研儿……”云轩阳火热的大掌不安分在她身上四处游移,独享她的美味,体内跃跃欲试的火苗,节节攀升,从丹田处蔓延至全身,“我只是有点怕……”

落薰研并没有阻止他坏坏的举动,这是夫妻之间正常的行为,夫君想要,做妻子的,自然会满足他。

自从这两个宝宝的出生,她的确有些冷落他了。

“我们都是夫妻了,你还怕我跑啊?”落薰研转首凝视他。

“噗……我是怕你不在乎我……”云轩阳道出心中的担忧,今天发生那幕他很是在意。

他的女人,表现出来的漠不关心,仿佛就像不在乎他似的?

落薰研扑哧一笑,伸指点着他的脑袋。“傻瓜,你多心了!”

“我承认是我多心了,今天的那个女人根本就是羽墨装的,他故意搞个神风二代来玩我……你千万别生气啊,这都是误会!”云轩阳无奈地皱起眉头,对她做出了解释。

“我一点也没生气,因为我早就发现是他装的了!呵呵呵……”落薰研转过身子,双手越发柔情地环住他的脖颈,“易容再好也有破绽!”

云轩阳闻言,虽然有些不满,但看见她一副娇柔可人的样子,纵有再大的气也会变得烟消云散。

“好啊……原来研儿你也在耍我!”

落薰研瞬间眯着眼睛瞪他,“谁叫你做神风的时候,迷了那么多个女人,我只好惩罚你喽!”

“你介意啊?!”云轩阳惊喜道。

“介意得要死,我可不是什么大方的女人,能同别人分享夫君,虽有你们可以三妻四妾,别人可以,我们管不着,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好吧……我是小气了!”落薰研揪住他的衣领,沉声放话,“以后少出去喝酒,万一酒后乱”,种大别人的肚子,我跟你没完!听懂了没有?!”

“研儿,这次是意外,再也不敢了!”云轩阳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喜欢她吃醋发飙的样子。

那柔情似水,却又勾人的眼神,三魂七魄都被她摄去,渐渐被她所蛊惑。

好动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碰触到他那道炙热。

忽然,一个股燥热再次袭身而来。云轩阳闷哼一声,呼吐着暧昧浑厚的气息。

手热的手掌隔着衣料爱抚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悄悄然扯下系带,伸手探入她的衣内,揉.捏住她一方柔嫩的丰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