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4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4

“瑶瑶你身体刚好,要多吃点水果,补充营养!知道吗?!”瑶妈宠溺地抚着女儿的脑袋吩咐.

虽然不晓得女儿到底发生什么事,忘了他们,有时连一些生活用品都不知道,每次的反应都是瞪大眼睛很惊讶。

他们也很快习惯,只要她身体安好,就算记不起以前的事也没关系。

一家人这样开心的聚在一起看电视,好好的相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老妈……”芷瑶淡淡一笑,莫名熟悉地拿起一块水果直接塞进嘴里,仿佛这些举动都习以为常,“好吃!累”

“你是我女儿嘛,谢什么?你这孩子……”瑶妈纠正着。“以后不许谢你老妈我了!”

这两天,只要稍微关心女儿一下,她就感动得热泪盈眶,说得最多还是谢谢。

她是她心头肉,母女之间,用不着多谢,否则会令她感到很生疏萌!

“我尽量……”芷瑶笑了笑。唯有恭敬从命,慢慢改变这个习惯。

“老姐,老妈对你可是费尽心思!你不能辜负她的好意啊!”安诺南塞了一个水果在口中咀嚼,细细品尝。“哇塞,老妈准备的水果拼盘真是好吃!”

“那还用说!谁叫我是你老妈呢!”瑶妈并不否认,天生一副乐观的性子。

一段时间以后,他们一家人安静地盯着电视看。客厅内除了电视传出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细微的吃薯片脆声。

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此时正在上演女人宫斗大戏,演员将角色演得活生活色,淋漓尽致。步步惊心,尔虞我诈的情节揪心扣人……

他们时而看得牙痒痒,时而看不爽指骂出声,情绪跟着它的变化而变化。

“好逼真啊……研研,那人怎么钻进电视里面的?”芷瑶低声问道,这个问题憋了她很久。

“里面没人啊,那是现代科技!呃……说了你不一定懂,等你恢复记忆就知道了!”安芷研淡启红唇,目光紧紧盯着电视。

芷瑶按捺住疑惑,继续观看电视,深深叹息了一声,“那女人好漂亮,只可惜是个坏女人……就只会算计别人……”

安诺南手搭着下颌,淡淡地瞥了眼芷瑶,“这是必然的,宫中的女人哪个不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我以前看得多了!”

如果没有用尽心机争宠,很难在后宫中立足,连平常百姓都知道,皇室的后宫有多么的凶险。

哪怕是当初纯真的女子,进去以后,还不是变成另一个女人。

“啊……你看这女人反击了……”芷瑶反应很大地指着荧屏,微微张开的嘴,扬高了音调,“每个女人都不能相信啊……”

话音刚落,周围笑成了一团,皆是因为她夸张的举动。

“哈哈哈哈……瑶瑶,你少见多怪了!”

“并完全是这样的,还是有善良的女人在!”安芷研淡定地吃着薯片,随意提起,“就像这女人,如果不反击,绝对被会欺负死的!”

“没错,如果她就一直任她欺负,而她又懦弱不敢反抗,会令那女人越来越变本加厉,欺负上瘾,以此为乐!”安诺南微微皱眉,正色凝视旁边的芷瑶,“所以要坚强些!要懂得反抗啊!凭什么就可以让她们肆无忌惮的欺负!”

一语惊醒梦中人,芷瑶怔了怔,低头陷入沉思当中,清楚明白他话里有话,明显是在提醒她自己。

正如他所说的,任人欺凌嘲笑了多少年,自己只会躲着不敢反抗,结果换来了更肆意的欺凌……

生活在那种环境,面貌丑陋的她,不自信懦弱,这点是她做错了……

甚至连娇弱的依梦蝶都来欺负她,倘若当时懂得反抗,又或许在坚强一点,会变得不同吗?

见她沉默不语,安芷研将手中的薯片递给她,“姐,那些都是过去式了,就好比这世界,有好人就一定有坏人,像电视里面的斗角的情节,现实还是会上演的,外表美丽,对你友好的女人,不一定都是好人!当然好人居多!不过,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了……”

“总而言之,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听别人说,有几个名门千金,听说你昏睡一个星期不醒,不知道有多高兴!平时啊,巴不得应承你,但是当时都被冷漠回绝,唉……那些人居心叵测啊……”安诺南拍拍她的肩膀,谈及她们之时,眼底一丝鄙夷迅速闪过,“老姐,眼睛要放亮点!”

“我知道了。”芷瑶淡淡颌首,深深屏息了一口气,跟他们在一起,总能意外长见识!

这让清楚意识到以前的错误,容貌丑陋不是她的错,懦弱无能才是她最大的错!

“瑶瑶一向都很坚强的,你可要继续保持下去啊!”瑶爸打气道,宠爱地望着三个儿女,“等瑶瑶身体完全恢复了,爸爸再带你们去夏威夷玩,然后继续玩射击!”

安诺南自信满满地挑挑眉,不断拍着手叫好,“好啊好啊!老爸,这次我又要独占鳌头了!”

“先别说大话,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有我在,你准备out吧!”安芷研不甘示弱道。

瑶爸索性参与其中,陪同他们一齐讨论。“爸爸也不会输给你们的!”

“妈妈看好瑶瑶!”瑶妈兴致勃勃。

“我……”芷瑶失笑,把要问的话如数咽回肚里。

不太理解射击是射箭,还是“射鸡”!

尽管自己很好奇,但还是忍住不问,不愿破坏这种美好,又怕笑料百出。

“我接受你们的挑战!现在老妈你下注,买谁赢!”

“谁怕谁啊,老妈买我,包你赢!”……

热烈的讨论声响遍了客厅,一家人其乐融融地闲聊着,好不热闹。

芷瑶被他们搞笑的言语逗乐,不知不觉笑得抱着枕头倒在了沙发上。

这几天,她体验最多的就是快乐,心里的痛也慢慢缓解不少。

“老妈,我先回房了!”芷瑶站起身,朝着楼梯走上去。

一回到房间,她便从衣柜拿出了衣服放在**,转身走进浴室,轻轻关上门,按照他们教的方式,在浴缸里放水,准备来个痛痛快快洗个澡.

她对现代的工具越来越感兴趣,就如这水,不用费劲叫人去挑,也不用刻意去煮热,只要很简单的按开关调节,就可以放出理想温度的水。

水迅速升高了浴缸,芷瑶伸手试了下水温,一时忘了将**的衣服拿进来,便笨拙地脱起衣服放在架子上。

天晓得她更换衣服有多么慢,毕竟和古代的衣服不同,刚来是根本不知道衣服怎么穿,怎么脱!这还是安芷研在旁教她的,才学会的。

光洁无暇的身子迈进浴缸里面坐着,拉起白色布帘遮掩着,整个人悠闲地沉浸在温水,享受其中的乐趣。

“呵呵呵……好香啊……”她倒了沐浴露,沾水打泡泡,清洗自己的身体。有时吹玩着泡沫。

很喜欢这种感觉,很是惬意。

楼下

他们仍兴奋的讨论中,这时却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铃铃……”门铃响起。

“老妈,阿姨来了!”

由于同隔壁邻居的花园相通,能直接敲门的,他们每个人都想得到是谁。

然,今天却意外猜错了。

“我去看门!”瑶妈起身朝门边走去,待她开门看清眼前高大的男子时,不禁一怔,“你不是……”

男子身姿颀长挺立,清美俊逸的脸上浅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阿姨。”

“老妈谁来了?”他们不解问道。

瑶妈闻言,即刻恍过神来,笑意盈盈地关上门,热情带着萧逸凡来到客厅,“孩子们,是逸凡来了!”

“欢迎归来啊,大帅哥!”他们鼓掌庆祝。

“好久不见,真有点想你们了!”萧逸凡勾唇一笑。

“哥们!”安诺南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最近混得怎样?!”

“还不是那样,你小子变了很多!”萧逸凡挑了挑英挺的眉宇,眯着狭长的眼睛看他,感觉他比以前更热情些。他将手中礼物递给他们,“喏,你们的见面礼!”

“够义气,果然是限量版的!”安诺南翻了翻里面的礼物,打开盒子看了眼,“等下我们PK一场吧!”

“没问题!”萧逸凡爽快答应。

安芷研转眼盯着萧逸凡看了良久,缓缓道出:“你不是要后天才回来吗?怎么提早了?!”

“正巧这两天公司没什么事,所以提早回来了!”萧逸凡轻动了下唇角,其实是真正原因是想见芷瑶,如今脑里还徘徊着她可爱萌人的声音,这是以前从未有的,强势的她不曾对别人说出这种话。他很好奇!所以想快点见到她!

还有一点令他很不解,那次他当真弄哭她了?

“上次讲电话的时候,瑶瑶她怎么?”

“被你快要弄哭了,你准备赔礼道歉吧!”安芷研坦然,冲他瞪了一记白眼,“说,你上次跟她说什么了?!”

“研研美女,冤枉大了,其实我也搞不懂瑶美女!”萧逸凡笑得有些无奈。

瑶妈浅浅叹气一声,“瑶瑶这孩子醒来就变了一个人,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不过,现在一家人挺好了!”

萧逸凡俊容一怔,狭长的眼睛内闪过一丝担忧,没有追问下去,“哦,我明白了,现在她人呢?”

“在楼上呢!”他们异口同声道。

萧逸凡会露一笑,优雅起身朝楼梯走去。“我找她聊聊!”

他们是隔壁邻居,比芷瑶年长几岁,小时时常玩在一起,两家习惯性跑来跑去。

虽说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国了,但仍然对这里记忆犹新。

见房门没有关,萧逸凡毫不犹豫走了进去,“瑶美女?!”

**除了一套睡衣之外,没有芷瑶的身影,四周干净温馨的摆设,还是一如当初。

他很喜欢这种纯美的风格,看起来很舒服爽朗。

萧逸凡慵懒坐到床边,淡瞥到小桌子上雕刻了一半的小木马,拿起它细细打量着,唇角扬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不仅会弹琴,连手工雕刻都在行,精致熟练,隐藏的才能,不愧是艺术音乐天才!”

他拿高了小木马,以自己的审美观,仔细对它做出了评价……

浴室内

芷瑶泡澡泡到一半,有些昏昏欲睡,温水渐渐变凉,她蓦然睁大眼睛,是她太会享受,居然忘了还在水中,倘若这样一觉不知,被淹死都有可能!

她倒抽一气,光洁无暇的娇躯站出了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