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6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6

“呃……”萧逸凡闷哼一声,吃痛得望着手上的牙印,并没有因此生气,反倒觉得有趣,轻抬头一看,眼前的女人不似于刚才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瑶老大,你下手真狠啊。”

他扬起手,小麦色手臂上的牙印泛红,伤口灼热发疼,倘若她在多咬一下,肯定会流出血来。累

“你活该!”芷瑶咬牙,羞红了双颊。

“哦?是因为我要抱你上床吗?!”萧逸凡凝眸看着面色潮红的芷瑶,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越生气越发勾起他的玩意。

要在以前,如果芷瑶生气,他二话不说,肯定躲得远远的,因为他惹不起!

这会就不同了,瞥到她一副娇弱的样子,虽然油生了一股让人想保护她的心理,但欺负她一下,又何尝不可?!

想到这,萧逸凡慵懒地纵了纵肩,再次向她靠近了几步,修长的手臂撑着墙壁,将她禁锢在墙壁与他之间,令她无处可逃。

狭长的眼睛狡俛地盯着白皙诱。人的娇躯看,就这样一直肆无忌惮地看着,压根无心注意芷瑶手中的攻击物。

无视她愤怒的瞪眼,他故意靠近她的脖间,深深闻嗅了一口气,还故作闻得津津有味,在她面前袒露了坏男人的一面。

“你好香啊……”他低沉道。闷

她洗澡后的芳香四溢,那迷人的女人体香冲击他的知觉感观,使他差点沉溺其中。

不能再闻了,对方是青梅竹马,他自然不可能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可是一看到她那萌人可爱的眼神,闲散的黑发披肩,性感的裹布袭身,就像天使那般纯洁,禁不住让人想靠近她。真是个惹人怜爱的公主啊!

紫瑶被他盯得浑身发毛不自在,从来没有男人这样赤。裸。裸看她,暧昧大胆的言语,简直就是羞辱她的行为。

光洁无暇的脸蛋,顿时更进一步绯红,白眼瞪着眼前正调戏她的男子,忽感鼓足了勇气,一手紧紧握住棒球棍,准备抓紧时机攻击他。

弟弟说得对,就是因为自己太懦弱,所以人人都来欺负她。

如果不改变这点,她永远都只有被别人欺负的命,永远这个德行。

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芷瑶微微闭着眼睛,稍显沉思了一番,蓦然睁大水水的萌眸看他,伸出手指勾了勾,“你过来一点。”

萧逸凡自然抗拒不了她的邀请,也不容许他拒绝,此时的情况实在少见,更何况是个迷人可爱的青梅竹马。

他没有多想,再次向她靠了过去,此时两人的距离只要几厘米之隔。

他俯视她清亮的瞳眸,殊不知却有了一刻恍惚,男女之间靠得如此之近,虽然她很纯洁,他也避免做到不想歪!

可砰然跳动的心里,竟对她有了似期待,好奇她接下来的举动。

天,又是这种让他无法招架的眼神,他承认自己很喜欢看!

“咳咳……瑶瑶?!”他嘶哑出声。

芷瑶晶亮的眸光下移,锁定他的肩膀上,趁他不注意之时,攥住他的肩膀直接狠狠地咬下去。力道明显加大。

“嗷……”萧逸凡皱紧了眉头,低头望着埋在自己脖间的小女人,不知不觉无声浅笑,那一瞬间,一点也没感觉肩膀上的痛楚。

俊逸的脸庞时不时蹭着她柔顺的发丝,丝滑柔痒的感觉使人沉迷。

“瑶老大,你耍阴的……”萧逸凡有点想笑,这女人一开始就算计他!咬人咬到出血,多狠啊,一点也不给他点情面。

以至于咬上瘾,几分钟以后还舍不得离开,难道他的肉有这么诱。人吗?!

其实,他此刻有一个不正常的心理,就是希望这女人能多咬久一点,这样的姿势多暧昧亲密……

“看来,这次床,我们是上定了!”萧逸凡邪笑恐吓道,仍是逗着她玩,宽大的双手顺势要搂住她柔嫩的身体。

“你想得美!”芷瑶气结,怒气冲冲地松开他,迅速拿起手中的棒球棍打向他。

很不幸的,他猝不及防,被她一举击到了额头,不会太痛,但还是有点痛。

娇弱的女人发飙起来,比以前还要凶狠,就这样狠狠打了下来……

“你来真的啊?!瑶美女!”萧逸凡揉了揉泛红的额头,刺疼感渐渐袭至,如果所料不错,肿个红包是免不了的!

“你这个登徒子,谁准许你私闯女子的闺房!”芷瑶举起棒球棍朝他走来。

萧逸凡身姿敏捷的躲闪过,饶有兴致地玩起来,裹着一块浴巾的女人,还敢这般大幅度动作,世界上唯有安芷瑶一人吧!

真替她担心那块浴巾会不会掉下来,他是很邪恶,这并不能怪他。

“瑶老大?”被她的言语给震到。他哪有私闯,好歹也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来!

芷瑶气得火冒三丈,管他伤得重不重,只想教训教训他,“采花贼!我要打死你,怎么可以偷窥女子的身体!怎么欺负弱质女流,调戏民女!”

她若是不发飙,那还是安芷瑶吗?!

“……”萧逸凡瞬间缄默了,被她满口古话给雷到,真怀疑她是不是古装剧看太多了!

“别跑……你个坏人,叫什么名字!”芷瑶气喘吁吁地追着他。

闻言,萧逸凡停住了脚步,这才发现芷瑶一觉醒来,真正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你不认识我?”

“鬼才认识你这种登徒子!”芷瑶怒气反驳。

“这下玩大了,瑶老大!”萧逸凡皱眉,心里有太大的疑惑,前几天还在电话叫他“逸凡哥哥”!

怎就一见面,就不认识他了?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芷瑶缓了缓气,眯着萌亮的眼眸瞪着萧逸凡,憋着一身怒气的她,根本没闲空注意她的言行。如果能用眼神杀死这个坏男人,她求之不得!

“色狼,关你什么事!”

“纯粹关心!”萧逸凡简单的回答,莫怪她的话这么奇怪,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影响,才会变成这样!

“调戏良家妇女,我要把你抓起来,去见官府!”芷瑶冷哼道。

“你……大概不行吧,除非我主动投降,跟你走!呵呵……”萧逸凡爽朗一笑,瞥了眼她弱不经风的娇样,别说想抓他,连搬动他都是一个问题!

“呃……还有……我们这里没有官府,只要警局!”他笑着提醒,打量欲要抓狂的女子。

“你……”芷瑶脸红得跟个红苹果似的,恼羞成怒的姿态,更显露几分性感的女人味。“色狼,你别跑!”

她光着脚丫跑向他,岂料一时脚滑,重心不稳地向前倾了下去。“啊……”

“瑶瑶!”萧逸凡一惊,迅速收起玩意之心,敏捷地身速闪到她面前,伸手直接搂住她,让她安全无恙地撞进他的怀中。

殊不知,不经意间扯到她裹于胸前的浴巾,在他们未发现的情况下,无声掉落在地。

“呃……”芷瑶吃痛着撞到他健硕温热的胸膛,这一举动,让他们的身体紧紧相贴,突然地,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暧昧的气息。

两个人如被电流击中一般,静止了这个动作。

“小心点!”他嘶哑低喃道,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这抵在他的胸膛,浑厚的气息即刻变得凌乱,心跳砰然跳快,一丝蠢蠢欲动的欲火在体内,慢慢窜烧燃起……愈发灼热的双掌仍搂住她光。裸的玉背。

他怎么会对芷瑶有反应呢?!未免也来得太快了吧。

“噢……谢谢……”芷瑶抬眸看他,经他一撞,还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自然也忘了挣扎。

萧逸凡英挺地俊眉轻挑了下,故作平静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深深吸了一口气,蓦然垂下眼帘看她的眼睛。

倏地,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略带些惊讶的目光不安分直下,贪看她甜美的身体。

女人皮肤柔嫩,尤其是胸前的丰盈,毫不遮掩地贴紧他的胸膛,柔软地蹭蹭他,性感又丰满,看得他是欲。火高涨,下身燥热不止……

愈看愈想一亲芳泽,男人的定力有限,面对此等诱。惑,他还该死的忍耐。

如果她不是他的青梅竹马,早就将她扑倒压在**,独自享受美味了!

“瑶瑶,你该不会……”他轻喘着粗气,火热的双掌抚摸她的后背,慢慢游移而下,光滑的柔感令他爱不释手。

“我怎么了?!”芷瑶狐疑地望着他,没有发现他不规矩的举动。

“你没发现那个……你……”萧逸凡想提醒她,她春光外泄,但到嘴的话很快被他咽了回去。“咳咳……”

他不收敛,视线一直看着她的美好,不禁赞美道:“瑶瑶,其实你蛮有……料的!”

芷瑶一怔,顺着他炙热的双眸下移,猛然发现自己胸前的两团雪乳,在他胸前挤压出一个沟来,可想而知他们贴的有多近。

正当她惊讶之际,明显感觉两只火手在摸她……

“啊……”芷瑶气得满脸通红,没有快速拿起浴巾遮住自己,情急之下,拧起拳头砸向萧逸凡,接着对他又捶又打,“色狼,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轻薄我!”

“谁要你碰我了!谁要你脱……”她哽咽道。

萧逸凡不痛不痒地扣住她的手腕,笑得有些无奈,“瑶瑶,你冤枉我了,明明就是它自己掉的!”

“放开我,伪君子!”芷瑶眼眶泛红,双眸燃起了层层怒火,怒骂:“你还敢摸我,这又怎么解释!”

“我不是好男人,ok!”萧逸凡不怒反笑,男人嘛,想摸就摸,还用得着解释吗?!

谁叫她不穿好衣服?他还算是自制力蛮强的了,要是换成别人,老早就抱她上床了!

“坏男人,臭男人,占我便宜……你要我以后怎么见人啊!”芷瑶微微颤抖。捶打的动作没有消停。

保守的教育仍然存在,自己的身体只能让未来的夫君看的,可是却被来历不明的男人看个正着。

“看都看了,能怎么办?是我不好,可以了吧!”萧逸凡安抚道,放于她背上的手没有要收回的意思。打趣道:“如果你以身相许,我还能勉为其难娶你!”

“你……我要挖掉你的眼珠子!”芷瑶咬牙,用力推开他,却无济于事,双眼恶瞪着萧逸凡,都做错事了还笑得出来。

“是么?依我看,你还是先穿衣服吧,不然我等下……说不定把你吃干抹尽!”萧逸凡不以为然,口头上是这么说,其实现实还真有想过,因为刚才自己的身体居然对她有了极大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