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8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8

紫瑶的尖叫声多多少少传到了楼下,他们闻言,顿时停止了讨论。

隐隐约约间只听到了“妈妈”两个字,其他的话听得不是很清楚。

“瑶瑶怎么了?咋叫成这样!”瑶妈担忧问道。

瑶爸躺靠在沙发上,闲暇地伸出了双手放松身体,“你上去看看吧!”累

“那好吧!这孩子真令人担心。”瑶妈站起身子。

见状,安诺南和安芷研相视一眼,忽然间想到什么重要事情似的,纷纷站起身,挡住了瑶妈的去路。

芷瑶叫得那么凄惨,肯定是因为萧逸凡,毕竟她从来还没见过这个人。

还没完全适应现代生活的她,鄙见一个陌生男子,十有八九把他当成采花贼了!

“你们这两个孩子别挡路啊,瑶瑶在叫妈妈呢!”瑶妈停住了脚步。

安诺南露齿一笑,笑得极为不自然,随意搪塞了句,“老妈,逸凡可能和老姐在逗着玩呢!”

安芷研点点头,拉住了瑶妈的手臂,“对啊,他们以前经常这样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他们以前经常玩?我怎么不知道?”瑶妈疑惑地看着他们,侧耳倾听芷瑶怪异的叫声,又忍不住想向前,“我还是去看看吧!玩什么玩得那么刺激!”

“我们去就行了,老妈你可别来打扰!”安诺南转身走向楼梯,溜之大吉。闷

“等等我啊,臭老弟!”安芷研紧随其后。

凝望着两个匆忙上楼的儿女,瑶妈看得一怔一愣,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行,心里仍是很不解。

他们这群孩子究竟在玩什么?这么神秘,而且非得叫得那么凄惨吗?

“老公,你说孩子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瑶爸绅士地翘着二郎腿,摊开手中的报纸看着,笑道:“不用担心了,我们的孩子各个那么聪明,他们有属于他们的小秘密,我们大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也对!”瑶妈点头赞同,重新走回沙发。

瑶爸轻抬头,似想了下才会道出:“逸凡才刚从国外回来,留点空间让那些孩子聚一聚!”

“我知道。”瑶妈深深叹息一声,“逸凡那孩子不错,要是做了女婿那该多好,只可惜两个孩子从小打打闹闹,称兄道弟,一点也没有未婚夫妻样。”

脑中还徘徊着芷瑶以前说过的话,我们的婚姻有没有法律认证,所以不用在意。

他们两个只是青梅竹马,称兄道弟的哥们,仅此而已!

她曾说,她会自己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令她真正动心的男人,不管他在哪里。

他们父母俩也不勉强,宝贝女儿如此要求,只好答应她。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挚爱,在不同空间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凡事不能强求,一切顺其自然,孩子们都有找寻爱人的权利,我们做父母的,不能干涉他们!如果她们听从大人的安排,说不定以后会过得不幸福。”瑶爸意味深长地回道,随即笑出,“娃娃亲不过是当初的一个小玩笑!不能当真!”

“嗯!”瑶妈淡淡颌首,柔和的目光朝楼梯望去。

房间内

经芷瑶不可抑止的大叫,萧逸凡有些头疼地捂住她的嘴巴,自己的手都被她咬了好几下,都快成重伤了。

好一个利齿的小野猫,明明意识到危险,还不放弃地挣扎。

“瑶瑶!”萧逸凡皱了皱眉,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收回手,“你冷静点,我不是坏人,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好歹也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啊?!”

闻言,芷瑶果真停止了挣扎,水灵灵的瞳眸萌亮地瞅着身上的萧逸凡,“如果你不是坏人,那还欺负我……”

每次碰到状况,她的第一反应只会想到哭,久而久之变成习惯,甚至被姐姐们称为爱哭鬼,以此来羞辱她。

但这次她努力隐忍住眼泪的掉出,就算是真哭了,也是出于博取这个狡猾男人的同情,然后实行她的作战计划!

无论如何,她再也不想当那个任人欺负的爱哭鬼!

“我逗你玩的,谁叫你变了个样,连我都不认得了,而且眼神还那么萌人!”萧逸凡直接坦然,无奈地挑着眉头,就保持这个方式压着她。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芷瑶一怔,美丽的娇颜尽显几分怒意,恶瞪着身上的男子良久,直言不讳,“你不觉你玩过火了?哪有人像你玩到,看了我摸了我,再把我压到**,还不让人穿好衣服……”

“这不全是我的错,你也有份,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能在男人面前光身子,你不知道这很危险!?”萧逸凡辩解道,深深凝视芷瑶,道出其中的利害。“你该庆幸我是你的青梅竹马,要是换成别的男人,老早就吃掉你这只小绵羊了!”

他自认以为他的定力很强,三年来从未对女朋友都没过这么强烈的渴望,怎么会单单对芷瑶有这种反应?

更该死是,来得不是一般的快,着实令人搞不懂。

“你才有错,不该出现我的房里!”芷瑶咬牙反驳。

如果房间没有突然多了一个人,她也不必如此慌张,被这个陌生男人占了便宜。

被吃豆腐的是她好不?还敢反过来怪她,什么男人啊……

等等?他刚才说他是青梅竹马?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芷瑶怔然反问。

有那么一点点惊讶,霎时间想起他的声音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嗯!”萧逸凡挑挑眉,手掌覆在她的额头上,细细斟酌着,“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连我都不记得了?!”

“我……”芷瑶愣怔片刻,凝视他诚挚的双眸,当即陷入沉思当中,不知该对他如何解释。

说她根本不是安芷瑶本人,人家根本不会相信她的说辞,说不定还会将她当成疯子!

兴许是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太过炙热,俯视等待她的下文,芷瑶才恍过神来,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近了些。

“你可以先起来吗?!”她瞬间通红的脸上皆是尴尬之色。

谁料,还未等他答话,便被门外略带惊讶的声线给抢先迸言了。

“喔买噶!你们两个进展也太快了吧!”

“我们需要回避吗!”

他们饶有兴致地盯着**发愣静止的两人,不知不觉笑出声来。

“我跟瑶瑶开个玩笑而已!”萧逸凡尴尬笑道,缓缓起身坐到床边。

安诺南双手抱胸,闲逸地倚在门边,调侃他们,“原来是上床玩游戏啊,难怪老姐叫得人尽皆知,差点连老妈都忍不住想过来看了!既然你们要玩,好歹也关上门啊!要是被大人撞到,有你们好受的了!”

眼尖的安芷瑶,淡睨了眼**睡衣凌乱,光洁香肩半露的芷瑶,哼道:“男人都是禽。兽!你可别欺负我姐啊!她才刚好,还没完全恢复呢!要是痊愈了,你就准备等死吧!”

芷瑶羞得无地自容,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门外那两家伙传递过来的狡黠眼神,令她不得不遮起眼睛。

见芷瑶一副可爱萌人的模样,像小孩做错事一般,萧逸凡性感的唇瓣抿动了几下,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修长的手指触碰额上的红包,轻微的刺痛感袭至。

“研研美女,你不用期待了,因为我早就被瑶瑶揍得浑身是伤,这老大下手比以前还要狠啊……我现在总算领教到了!”

话音刚落,他们两人稍稍震惊,不敢窒息芷瑶会有此举动,快步朝他们走进,诧异地打量萧逸凡的伤口。

不仅仅是额上的肿包,手臂手背肩膀都浮现了好几个牙齿印,有的还是渗出血来,下手的确狠了点。

“瑶老大的杰作。”

听他的话还像好在抱怨她的不是,芷瑶气嘟嘟地鼓着脸,一下子坐起身来,以最快的速度拉好衣服,不悦地撅起嘴唇,“明明就是你不对,跟个色狼一样,调戏良家妇女!迫不得已,我才会打你的!”

安芷研淡淡一笑,不断地拍拍手鼓励她。“原来啊,这种人该打!姐,你干得好,就是要比以前还要狠,还要强大!”

要是她早点拿出这种气势,别人欺负不了她,相反会被她欺负!

男诺南爽朗地拍着萧逸凡的肩膀,鄙见他额上的伤口,有点想笑,“太帅了,这样才有性格,哥们这下委屈你了!让你头上顶个红包。”

“你们就别笑话我了,算我今天倒霉!”萧逸凡说得很无辜,其实真正倒霉是芷瑶,收获最大的是自己。

芷瑶抿紧了双唇,愤愤不平道:“研研,官府在哪里?”

“咳咳咳……瑶瑶你说话的方式,有点奇怪!”萧逸凡笑了笑。

“咳咳……”他们两个也轻咳几声,意在提醒芷瑶。

“啊哦……”芷瑶即刻捂住了嘴巴。

萧逸凡略带探究的眸光来回游移于他们之间,问:“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瑶瑶一觉醒来怎么会忘了我?连话的都有点古味……”

“这个不好说,呃……可能是姐古装剧看太多了!”安诺南随意扯了句。

“萧逸凡,我觉得姐这样挺好的!你有意见吗?”安芷研撞了撞他的胳膊。

此言一出,芷瑶惊愣得睁大眼睛,指着他吞吞吐吐道:“研研,你说他是逸凡哥哥?”

“没错!”安芷研点点头。

“啊……怎么会这样。”芷瑶惊呼,莫怪他的声音有些熟悉,原来他就是安芷研要她叫得“逸凡哥哥”!

而且他还是她的青梅竹马,现在还把一个大男人打成这样,这下糗大了……

“怎么?你该明白我不是你口中的采花贼了吧!”萧逸凡邪笑起来。

芷瑶尴尬地凝眸望他,“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就是逸凡哥哥……所以下手重了点,你会不会痛啊?”

“你说呢?!”萧逸凡笑问。

“……”芷瑶无言以对,深知自己的力道有多大,都砸出个红包,牙印处稍微出血来,她看着都替他感到疼。看来是她太鲁莽了,要是早点知道他的身份,或许就不会打他。

安芷研坐到芷瑶旁边,瞪了几眼萧逸凡,“萧逸凡,我姐这样做纯属是正当防卫!谁叫你给她的第一印象就好像性。骚。扰!她才会有这种反应!所以你活该!”

况且他们刚才暧昧的男上女下姿势,芷瑶的衣服凌乱,香肩半露,她可是亲眼所见,仅仅第一眼,她就想歪了。

就算是玩,也玩得太火辣了!倘若他们俩没出现,房间内会不会上演活春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