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9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9

况且他们刚才暧昧的男上女下姿势,芷瑶的衣服凌乱,香肩半露,她可是亲眼所见,仅仅第一眼,她就想歪了。

就算是玩,也玩得太火辣了!倘若他们俩没出现,房间内会不会上演活春宫啊?

萧逸凡佞笑看待安芷研的大道理,现在是多说无益,正如她所言,自己确实做得有点过火了。累

正常的玩闹是绝对不会玩像他们这样,又是光裸,又是压床。

单单那没穿衣服的芷瑶,更是引人遐想,然,他自是蠢蠢欲动,有了极大反应。

“研研美女,我没有怪瑶瑶,全是我的错好了吧?!”萧逸凡慵懒地抚了下额头。

安芷研见他诚恳认错,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那还差不多,我代替姐原谅你好了!”

“研研……其实我也有错。”芷瑶拉拉安芷研的衣角,心里的那点怒气即刻被内疚取代。

她打了青梅竹马是事实,自然不会跟他计较那些糗事,比如说,他看了她,摸了她……

虽然想努力不把它当回事,但触及到他幽深炙热的双眸时,又忍不住尴尬几分。

因为这不禁让她想起了他煽情的挑。逗,坏坏的举动……

芷瑶睁大水眸,波光粼粼地望着萧逸凡,诚心道歉,“对不起啊,一定很痛对不对!”闷

“……”萧逸凡无言,深深凝视她的眼睛,仿佛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见他沉默不语,芷瑶微微拧下眉头,纤长的手指小心翼翼触碰他额上的那个红包。有点红,有点凸。

自己曾经也撞过,所以能明白他的刺痛感。

经她一碰,感觉到她指尖传过来的冰凉,似乎就像止疼的药水,灼热的刺痛感渐渐降低了。

“嗯?!”他恍过神来。

“我弄痛你了?”芷瑶一怔,急忙收回手。

谁料,却被他紧紧扣在手中,他的手掌温热地包裹她,传递彼此间的温度,一道莫名的情愫趟过在他们心间。

芷瑶白皙的脸蛋,霎时浮现了两抹可疑的红晕,清澈如水的瞳眸熠熠发亮,娇柔萌人姿态惹人怜爱。

此刻并没有挣脱排斥他的行为,就一直让他握着,这在青梅竹马之间算是很正常吧?

更何况是在现代,握个手并不算骚扰!

旁边的两人好奇地盯着两个人看了良久,顿时缄默不语,没有破坏这片宁静。

“呃……你怎么了?”芷瑶伸出另一手在他眼前晃动了下。

“咳咳……”萧逸凡尴尬作咳几声,自己居然会看她看到出神,搞不懂脑袋里不断徘徊着刚才火爆的一幕,而自己竟莫名有了丝期待,他无奈地拍拍脑袋,邪笑道:“瑶瑶,你将我打成这样,是不是得负责下?!”

“我去拿药帮你擦!”芷瑶第一反应,马上穿起拖鞋朝安芷研的房间跑去。

不久,手拿着一盒小药箱走回房间。

“研研,麻烦你了……”芷瑶将药箱递到安芷研面前。

“大男人就那一点小伤死不了!用我特制的药膏很快就会好了!”安芷研打开药箱,往内拿出那瓶药递给芷瑶,“喏,帮他擦一下,就没事了。”

芷瑶没有伸手接过,犹豫不决道:“可是我笨手笨脚……还是你来吧,而且他身上的那些牙印怎么办?!”

闻言,还未等安芷研答复,萧逸凡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瑶瑶你那弹琴的手那么完美,怎么可能会是笨手,如果是笨手的话,不可能雕刻出如此精致的木马!”

说罢,他拿起了小桌上的小木马,赞美道:“相当有潜力啊,虽然只雕刻到一半,就足够看出它的做工精细!看来你已经很熟练了……”

“嗯……”芷瑶淡淡颌首,忽然间忆起了以前的种种事,眸色倏地黯淡下来,有了一丝浓浓的忧伤,“小木马我雕了很多年,以前雕好一只就送给他,真的很怀念那段时间……”

“送给谁?”萧逸凡疑惑问道。

一时间很想知道。心里猜测会是她的情人吗?如果不是为何一直费心送木马给他?

想到这,一丝莫名的失落感流窜进他的心房。

“一个曾经救过我的人,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我雕得木马再也送不到他手中了……”芷瑶说得很伤感。

即使当初知道她送给云莫枫的小木马,都被他无情的丢掉,但她仍是坚持送他,一直到新婚的前一天。

因为这是当初对他的执着,亦是报恩亦是喜欢他……

萧逸凡稍显沉思了片刻,问:“你一定很喜欢那个人吧……所以才会很伤心?”

“……”芷瑶抬眼望他,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即使说了他也不知道,她理了下情绪,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好了,让研研上药吧!”

“瑶老大,做错事要自己承担,我要你来,不然我就不擦了!”萧逸凡懒懒一笑,盯着恢复神色的芷瑶。

“你真是无赖啊,你不怕我弄疼你?!”芷瑶有点哭笑不得。

不容许拒绝的,萧逸凡索性将人直接凑到了她面前,拿过安芷研手中的药膏,转开了盖子,“喏,这是你应尽的义务。倘若你不履行,我只好……你懂的!”

芷瑶惊讶地瞪了他一眼,他蕴含幽深邪魅的黑眸,似在告诫她,不介意刚才的事在发生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