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20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20

芷瑶惊讶地瞪了他一眼,他蕴含幽深邪魅的黑眸,似在告诫她,不介意刚才的事在发生一遍?

“你你你……”她欲言又止,想骂他却难以启齿。

就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他跟挤在门口的那些男人差别很大,对她自然亲近些。累

不过这暧昧的程度,让她有种是男女朋友的感觉,而不是纯粹的青梅竹马之情。

“嗯?!”萧逸凡轻喃一声,目光一直停留在芷瑶身上,正等待她的下一步反应。

“你别动。”芷瑶淡淡启言,伸手接过他手上的药膏,扬起手指轻沾了下,便小心翼翼地涂抹在他的额头上。

经她一碰触,额上传来阵阵冰冰凉凉的感觉,很是舒爽。特别是经过她的手,那滋味不同于一般。

期间萧逸凡还有意无意地耍赖,仗着自己被她伤,而刻意要求芷瑶要服务周到。

很享受被她照顾的时间,哪怕是一分一秒。

当然,芷瑶也只好乖乖照做了,因为她有这个责任义务……

“瑶老大,手臂这边,多抹点,还有这边。”

“哦……”

“你再温柔一点。”

“你别乱动。”

这时,萧逸凡若无其事地脱掉上衣,顿时间,小麦色的健硕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他浑身散发着迷人的男性气息,性感慵懒的姿势,邪魅又优雅……闷

“啊……你怎么脱衣服啊!”芷瑶惊呼道,伸手遮住了眼睛,脸颊两边的红晕更加绯色了。

那娇羞程度就好像没看过男人的身体似的,其实她真的是没看见过!

是她太小题大做了?还是现代的男人都这么随便?衣服就当着他们的面,随性地脱掉……

“咳咳咳……老姐没事的,这很正常啊……”安诺南解释着。

古代不比现代开放,这是必然的,难怪她会这么大的反应。

“嗯?!瑶瑶,用不着娇羞,况且你刚才还不是……”萧逸凡邪气提醒,有意提醒她。“你不是要公平吗?”

虽然对于她古装剧看太多,这一说辞有点不太相信,但也不需要再去追究。

事到如今却觉得她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她娇羞萌人的样子,的确令人赏心悦目。

“你……”芷瑶松开了双手,半眯着眼睛瞪他,待望到他光。裸的胸膛时,眸光中一丝娇羞闪过。

这次,她没有躲闪别开目光,而是细细打量男子的身体,观察男人与女人的与众不同。

萧逸凡凝眸直视她好奇的表情,那神色就好像从来没有看到男人的身体一样,忽然心中荡过一丝涟漪,不由得伸起手掌抚上她墨黑柔顺的秀发,唇角微勾,“你在发呆看下去啊,我会以为你在暗恋我,甚至将你当成色女。”

芷瑶仿佛没有听见他的侃言,一直盯着他的胸膛看,那可爱娇柔的姿态,甚是讨人喜欢……

“瑶瑶!”

“咳咳……姐!”

芷瑶没搭理他们的话,出于好奇心中,不知不觉伸出手指点了点他坚实温热的胸膛,尽管她自认以为思想很纯洁。

但在个别人看来,无非是在挑。逗男人。看来她还不了解,男人玩不起。

“好硬哦,跟我们女人不一样!”她惊喜吐出一句话。

话音刚落,他们皆是一阵错愕,反应最大的莫过于萧逸凡。一时间有种被她打败的感觉。

她的天才之名可不是盖的,有点怀疑这女人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还是说一觉醒来之后,开始复古了?

芷瑶在他身上又捏又摸,引得他闷哼一声,酥麻异样的情潮蓦然袭来,体内有股燥热在蠢蠢欲动,但他极力隐忍,令人看不出他的窘态。

“好了,摸够了,就快点擦药吧!”他嘶哑道,攥住芷瑶的手,倘若在让她继续摸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啊?!”芷瑶恍过神来,无暇顾虑自己的失态,略带探究的视线顺着他的胸膛上移,最后停留在肩膀那块出血的牙印上,眨了眨萌亮的眸子,不敢相信这是她的杰作,确实是狠了点。“对不起啊,我马上帮你。”

于是,她拿起棉花先擦干上面的血渍后,抹了下膏药,轻柔替他上药。

萧逸凡唇扬一笑,蕴含邪魅幽深的黑眸,划过一丝柔光,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美丽面容。

倏地,发现前方投来的两道意味深长的视线,似在看好戏般,紧锁着他们的每一个互动。

“对了,我这般糗样,肯定回不了家了!不然逃不过我妈的法眼!”

两家的花园本是隔着,由于小时候常玩到一块,出入不太方便,所以两家的大人就将花园的铁栏给拆了,以便于他们随时相聚,其实两家只隔了只有几米远而已。

“那你就呆下来喽,反正你家也在隔壁。”安诺南无所谓的耸耸肩。

“那打扰了!”萧逸凡邪俛笑道,慵懒地躺在芷瑶的**,“瑶瑶,今晚请多指教!”

“什么?!你要呆在我的房间?”芷瑶吞吞吐吐道。

萧逸凡挑挑眉,故意反问:“方便你照顾我,有问题吗?”

“你睡我的床,那我睡哪里啊……”芷瑶急道,不习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可以去弟弟那啊……”

“我喜欢这里!”萧逸凡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紧不慢道:“这是你的责任!”

“你耍流氓!”芷瑶咬牙,瞪了他一眼,继而看向安芷研,“研研……你看看他。”

安芷研无奈地皱起眉头,有必要锻炼她的胆量,以后看见男人也不必那么惊讶害怕,似想了想才道:“真拿你没办法,姐你就勉为其难照顾他吧,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

安诺南闲逸地哈了口气,提醒道:“老姐你要淡定,不要在鲁莽揍逸凡,不然他真没脸见人了!晚安,祝你们做个好梦!”

说罢,他们便转身走出去,还不忘帮他们把门关上。

“啊……你们……”芷瑶轻唤道,却已经来不及了。

事到如今唯有照顾这死皮赖脸的青梅竹马,但问题是她晚上要怎么水啊?该不会要和他同床共枕吧……

“喂……逸凡哥哥。”芷瑶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好些。

“什么事啊?!”萧逸凡明知故问,睁开眼睛看她,纠正道:“叫我逸凡就可以了!”

不知道为何?不喜欢她叫他哥哥,是因为这样的称呼太见外了吗?

芷瑶缓了口气,想起安芷研提醒她要变坚强,只好抛掉古人的矜持,大胆言道:“逸凡,你一个大男人,占了小女子的床,你该不会要让我睡地板,睡沙发吧?!”

“我可没这样说过,小女子!”萧逸凡失笑道,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空位,“顶多我吃亏点,让你睡在我旁边。”

“不要……男女授受不亲!”芷瑶果断拒接。

“那是古人的说辞,我们现代人这种行为算是正常了,睡不睡,讲究你情我愿!”萧逸凡故意逗她,笑了笑,“怎么?你怕我碰你啊?!其实啊,这很正常!”

“……”芷瑶一怔,瞬间羞红了脸蛋,对于他说得话,半信半疑。

但安芷研也曾告诉过她,现代人比古代人来得还要开放,莫非是指这吗?

见她仍然没有任何举动,萧逸凡接着好意提醒,“要睡不睡随便你了,要是等下着凉了,可有你受的了!”

“我睡,但是你可别乱来啊……”芷瑶抓紧了衣领,迅速摊开被子钻进了床内,转身蜷缩到最床边背对他,“晚安……”

岂料,腰身环上了一双铁臂,将她的身体拉近床内,耳际边上传来一个嘶喃的声线,“小心摔下去。”

“谢谢……”芷瑶轻轻一颤,干脆闭上了眼睛,仍然不习惯与男人亲密接触,尤其是**上半身的男子,即使他觉得很正常。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各睡各的,谁也没有搭理谁,意外的两人都难以入眠。

萧逸凡张开半眼睨了眼背对他的芷瑶,邪魅的黑眸更加深沉,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静静地凝视她。

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这般萌人的女人同床过,这种温馨的感觉倒有点像夫妻。

她的呼吸频率稳定,懒懒的侧卧方式,闲散的乌黑秀发,迷人的芳香扑鼻而来,撩。拨他的神经,这正是为何睡不着的原因之一。

他承认对于柔媚的女子,他有着浓浓的渴望。

他的气息变得愈发浑厚,全身灼热到额上渗出汗水,炙热的眸光盯着睡美人看,忽略了男女同睡一张床的危险。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萧逸凡即刻收回视线,伸手拿起桌边的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接通。

“喂,梦娜。”声线很平静。

“亲爱的,你还没睡觉啊?!”

闻言,芷瑶好奇地转过身,侧耳倾听手机里传来的女子声音,便赶忙凑到他旁边听着。

殊不知,她此时又超乎了安全距离,压根忘了自己靠在了男人身上。

“嗯。”

“逸凡你真的好讨厌,明明不是说后天才会回国,怎么不告诉我,就提前回国了?”姚梦娜柔声抱怨着。

萧逸凡望了眼靠在身上偷听的芷瑶,晶亮的眸光倏然变得很柔,却对电话那边含糊道:“抱歉,临时改变主意!”

“哼……我想你了!”姚梦娜娇嗔道。

然,还未等萧逸凡作答,芷瑶就先敏感的问道。

“她是谁呀?”她的第一直觉,就是觉得这女人撒娇得有点假,有点阴谋。

或许是曾经接触过很多表里不一的女人,遭受陷害的她,对这种女人有些敏感。

此言一出,萧逸凡忙凑到她的耳边,低喃道:“乖,先别出声!”声线磁性慵懒。

“哦……”芷瑶点点头,闭上嘴静止了一切动作,娇憨的模样惹人怜爱。萧逸凡心痒痒地伸手抚弄她的发丝。

“逸凡,是谁在你旁边?我怎么好像听到女人的声音……”姚梦娜急切追问。怀疑是不是有女人在他身边。

“那是我妈!”萧逸凡很淡定的回道。

话落,芷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二话不说朝他劲感健硕的胸膛上拍了几下。似在惩戒他。

好歹她是一个妙龄女子,怎就被他叫成老妈?!实在可恶!

“是么?!原来是伯母,你这么晚了在做什么?!”姚梦娜不死心再问,心里仍有顾忌。

“做睡前运动!”萧逸凡回得自然,令人听不出有丝毫破绽,然而视线却一直看着芷瑶,扣住她捶打的手,按住在他温热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