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22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22

萧逸凡微眯的黑眸内,染上了一丝邪魅,“我承认我很坏,但我说得是事实,除非……”

芷瑶挪动了下身子,刻意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除非什么?”

对现代的事还迷迷糊糊,不是很了解,只是有点奇怪,男女之间不结婚就洞房,还很正常?累

若是在古代,失贞的女子肯定被人唾弃,无人会娶一个残花败柳,除非那个男子不介意……

但是这种好男子实在少之又少,谁不想自己的女人是个完璧之身。

“除非前提是,你情我愿!所以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不犯法!”萧逸凡慵懒启言,睨见她离得愈来愈远,稍稍有点不悦。

那样子就好像他这只大灰狼要吃掉她这只小绵羊似的,她就那么怕他?防他?

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他还不至于饥渴到去吃掉自己的青梅竹马。

除非她真的愿意,在后者,自己把持不住……

芷瑶闻言一怔,抱怨地喃了一句,“真不公平,女人只有吃亏的份了……以后她会怎么办,还有人会娶她吗?”

萧逸凡微微侧首,凝眸直视她清丽的双眼,纠正道:“错了,不一定只有女人会吃亏,男人也是一样,有些女人反倒会找男人玩乐,虽然说男人大部分都有处女情结,但我想,只要他够爱那个女人,是不会介意的!照样结婚。”闷

“这还差不多。算是个好男人了……”芷瑶点点头,同意他的想法。

萧逸凡懒懒地伸出手,隔着一段距离点着她俏挺的鼻尖,“小处女,你懂得还不是很多,以后要多学点!所以除了我这个青梅竹马外,可别让别人占到便宜啊!”

芷瑶拍下他好动的手,转首对他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白皙的脸色皆是一片绯色。

他怎么可以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她是处女,这令她很娇羞,很不自在……

“不用你提醒,研研会教我的……她曾说过,很多男人都是种马……逸凡,你肯定也是!”

萧逸凡不怒反笑,无所谓地纵了纵肩,失笑道:“瑶老大,男人会当种马,那是因为他有生理需求,**,各得所需,倘若他遇到了心爱的女人,自是不会沾花惹草。至于我是不是,你猜猜?!”

“像你这么坏,还用得猜吗!”芷瑶冷哼一声。

倏地,脑袋中又浮现那激。情的一幕,那么煽情,那么会挑。逗,那么熟稔,对她又摸又看有亲昵,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种马。

“原来我在你心里的印象这么坏啊,不过无妨!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萧逸凡邪气笑道,没有跟她辩驳种马问题。

“你你你……”芷瑶欲言又止,萌亮的水眸瞪了他几眼,“我要睡觉了,不许乱碰我……一人一半,不可以超过这条线!”说罢,不再理会他,转身背对他,即刻裹紧了被子。

萧逸凡似没有听到她的话般,凝视她的后背看了良久,才闲暇躺下身子若有所思,“瑶瑶,明天弹琴给我听。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崇拜者,记得当做赔礼送给我。”

“我那个……”芷瑶一惊,这两天她还没碰到琴那种东西,叫她怎么弹啊?

“就这么说定了。晚安!”萧逸凡直接闭上了眼睛。

“可是我……算了。”芷瑶浅叹一气,唯有明天找芷研看看有什么办法。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兴许是真的累了,她轻轻闭上眼睛,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直到凌晨四点

渐渐地,她不再保持这个睡姿,而是平躺着,不知不觉超过了预定的那条线。平稳的呼吸很顺畅,看得出她睡得很沉。

萧逸凡蓦然睁开眼睛,仍然没有一丝困意,他侧身打量着睡在旁边的芷瑶,有那么一刻看得痴迷,有点想笑她自己定的距离。

他自己都没逾距,反而是她,亲自投怀送抱向他靠近。

幽深的眸子带着几分柔色,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宠溺,凝视她美丽的脸庞,娇润饱满的红唇……

突然间,油生一股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温热的手掌不受控制地抚上她的脸颊,柔嫩的感觉令他爱不释手。一丝莫名的电流再次流窜而过……

他不懂,为何会对她有这种感觉,想好好呵护她,保护她,甚至还想……

沉睡中的芷瑶似感受到这种温柔,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掌,紧紧地,一直抚按在脸上享受着。

“瑶?!”萧逸凡倒抽一气,呼吸瞬间变得浑厚,抵制不了她突如其来的诱。惑,这感觉实在太致命了。

“嗯……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她喃喃自语。

萧逸凡眸色一怔,不解地凑近她,却意外地发现她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瑶瑶?!”

“枫哥哥……瑶儿什么也不懂,但我知道我们缘分已尽,瑶儿以后不能跟你说这句话了……”芷瑶哽咽说道。

“我知道你以前讨厌我,甚是将我送给你的小木马都丢掉,但我同样也知道你变了,你很内疚……但我不怪你,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过得好……”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却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你不用担心我。我过得很好,这个世界有疼爱我的爸爸妈妈,还遇到我亲生的弟弟妹妹,虽然我还不明白研研说的穿越,但现在真的很幸福……瑶儿不会像以前一样,不是任人唾弃的丑女,有家人的保护,不会被人欺负……”

芷瑶深深嗅了几口气,笑着哽咽道:“紫瑶,是你救了我,认回了父皇母后,你放心……我们会替你们照顾爸爸妈妈……”

听闻,萧逸凡稍稍有些震惊,胸口闷闷的,从她的口中吐出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从悲伤的言语中,听得出她对那个枫哥哥很喜欢。不然不至于那么伤心,还对他许下那种承诺。

等等,她刚才说穿越?真的假的?真有这么扯吗?

如果不是,芷瑶为什么会突然一觉醒来就变了个样,变得那么萌人娇柔,还满口古话,什么都不是很懂,电视剧看太多原来真的只是说辞,如她所言,她不是芷瑶,又会是哪个瑶呢?

这三个家伙果然有事瞒着他。

望见她满脸流淌的泪痕,一会又哭又笑,自言自语说着梦话,萧逸凡心不禁顿疼,怜惜温柔地伸手替她擦拭着脸上咸涩的泪水。

“瑶儿,告诉逸凡,你是不是安芷瑶?”

她摇了摇头,带着哭腔,“我是若紫瑶……但我现在已经是安芷瑶了……以后也是……回不去,也不能回去,研研说了,不能破坏紫瑶的幸福……”

“若紫瑶……那就是穿越咯?!”萧逸凡蹙眉问道,脑袋无法消化这种怪异的事,不太敢相这事实。

想说这是她的梦话吧,可又该死的那么真实……

萧逸凡略带复杂的眸光,静静凝视她沉睡哭泣的脸庞,娇柔脆弱得让人揪心,他抽回手拿起桌边雕刻到一半的小木马,想起刚才她说的话,那个枫哥哥想必就是救她的那个男人吧。

像她这么萌人的女孩,他怎会将她亲手做的小木马都扔掉,的确很可恶!那里面包含着她浓浓的心意,雕刻一只木马花了不少时间,只为送给他,却换到这种结果,如果换成是他自己,早就被她感动了!

“你真是个傻女人,还傻得那么可爱,傻得让人心疼……笨蛋瑶!”声线中带着一丝宠溺。

芷瑶抿了抿唇瓣,感觉到手中一阵空虚感袭来,再次挪动下身子朝他靠了过来,窝在他的怀中,伸手搂住他直抚上他的劲感后背,而脸蛋紧紧贴着他温热健硕的胸膛,柔嫩的唇瓣时不时触碰他的肌肤,引得他一阵痉。挛,体内有股跃跃欲试的热量在节节攀升。

“瑶老大,都是你惹得祸,是你自己靠过来的……明天醒来可别怪我!”萧逸凡在她的耳际嘶喃。

“嗯?别离开瑶儿……”她轻轻一笑。红唇往他的胸膛浅吻一记,“呵呵……好好玩……”

“好吧,不离开你!”萧逸凡挑挑眉,心微微颤动,知道她又开始做另一个美梦,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宽大的手掌揽上她的腰肢,两人想拥着睡觉……

直到早晨

明媚和煦的阳光透着窗帘的缝隙照射到室内,晨早的鸟叫声,声声悦耳。

萧逸凡睁开眼睛,懒懒地朝着墙上的大钟看了一眼,便轻轻摇醒了芷瑶,“小懒虫,已经九点了,我们该起床了!”

“哦……”芷瑶喃了一声,缓缓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第一眼看萧逸凡没反应,然而第二眼即刻反应过来,便惊叫出声。

“啊……色狼!”

见状,萧逸凡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巴,“小色女,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态啊?明明就是你自己靠过来的。”

“哪有,是你缠着我不放!”芷瑶恼怒反驳,羞红了双颊,还没发现自己的窘态,因为她坚信自己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萧逸凡无奈地扬高了眉宇,似笑非笑的眸光紧盯着她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谁三更半夜缠上我,叫我别离开她,还趁机亲我占便宜,还有啊……不知道哪位睡相那么差,那脚现在还压在我的腿上。”说罢,他的手一直往下,攥住她冰肌修长的脚。

他坏坏地讲着,芷瑶愈发红了脸蛋,发现确实像他说的那样,自己规定的距离反倒是她越过了,有点懊恼,赶忙收自己的手离开他,却苦于脚被他扣住。

“喂……快点放开啊!”她掀开被子,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挣扎着踢他,无暇理会美腿外露。

“当心春光外泄,我记得你昨天好像没穿那个……”萧逸凡好意提醒,饶有兴致地打量她。

“啊……你!”芷瑶欲要抓狂,低头望着岔开的睡衣,那腿差点完全露出,她急忙盖住,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坏的男人,她会这样还不是拜他所赐……

“你不必害羞,男女同睡一张床,不穿衣服很正常啊,好方便做事!”萧逸凡答得理所当然。总喜欢逗着她玩。

忽然间,一个敲门的声线传来,“砰砰!”

“瑶瑶啊,快点起床,该下楼吃早餐了!”

“好……我马上下去。”芷瑶慌张回道,待瑶妈下楼之后,才缓了口气来,“懒得跟你玩,我得快点换衣服了。”

话落,萧逸凡很识趣地松开她,芷瑶瞪视了他几眼,尴尬下床,朝着衣柜走去,挑了几件衣服丢到了**,由于想着换衣,而忽略**男人的存在,她转身动手扯开长睡衣上的绑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