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24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24

“萧逸凡,不会弹琴有什么奇怪的?你就当我姐失忆了!ok?!”安芷研双手掐腰,站到他们旁边。

此时的她颇有大姐大的气势,凛然直瞪着萧逸凡,企图用眼神封住他的嘴巴。

而安诺南则靠在另一边,没有参与其中,反而仔细观察着他们。累

萧逸凡淡瞥了眼安芷研,笑着问她,“失忆哦,就算把人忘了,她总不能把弹琴忘了吧?!”

“我还是那句话,全部失忆了!”安芷研反驳道。

“研研小姐,你似乎变得泼辣了点,你以前很文静的!”萧逸凡有意无意的提醒。

不仅仅是文静,还极度冷淡,让男人一点也没有靠近的机会,除了他们这些熟人。

况且长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研究,哪像她现在如此悠闲,跟他斗嘴!

“本小姐就是这个性子,要你多事!”安芷研气势凌然地回道,其实算不上生气,相反却跟他逗着玩,轻轻抬眼看向安诺南。“弟弟,快点帮我揍这男人!”

“你们的事,我没兴趣!”安诺南喃了一声。

安芷研睨着倚在墙壁边的安诺南,连靠着都得摆一个poss,她对他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又在装酷了!把美眉你就有兴趣了,是吧!”

“一般般啦!”安诺南没有否认。闷

“臭弟弟,你姐姐被欺负了,都不会来管的!”安芷研咬咬牙……

结果本是和萧逸凡的骂战,却突然转向了安诺南,两人叽叽喳喳对峙了一阵。

萧逸凡稍稍一怔,惊讶得看到了奇景一般,但一想到芷瑶昨天的梦话,渐渐也觉得不奇怪了。

芷瑶见惯不怪,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真正吵起来,目光依旧停留在他们身上,红唇一抹笑意,乐呵呵笑开。“呵呵呵……”

闻言,他们顿时停止挣扎,静望着芷瑶良久,便融入她的笑声中。

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凝视着旁边笑意柔柔的芷瑶,有了一刻的痴迷,她的笑很甜,很纯真,令人百看不厌。

清澈如水的萌眼半眯着,眼底闪动着晶莹亮丽的莹光,一颦一笑皆有惑人的本钱。

好一个迷人的小东西,不得不惹人怜爱。

他的手掌不知不觉搭放在她的肩头,细细磨着,女子娇柔的触感使他沉溺其中,无法割舍掉,真想一直握着不放开。

“笑什么?!”声线低沉磁性惑人。

“他们呀……我喜欢我的家人,觉得现在很幸福!”芷瑶坦然,唇角的笑意不该,丝毫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

“那喜不喜欢青梅竹马?!”萧逸凡挑眉反问,很期待她的下文。

听闻,芷瑶笑意敛住,稍微愣怔了半刻,虽然他对她做了很多坏坏的事。奇怪的是,自己不会怪他!

是因为他说这种事很正常,还是另有其他,她实在傻傻分不清了。

喜欢,她是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讨厌这个男人。

毕竟他懂得欣赏她做的木马,她没有理由排斥他,更何况他们是青梅竹马!

“有谁会去喜欢一个色狼?!”

萧逸凡幽深的黑眸,迅速染上了一丝邪魅,凑近她的耳际嘶喃了声,“据我所知,世界上有百分之八十以前的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如果男人不坏,怎么给你们女人幸福?!”

“你你你……欲求不满啊!”芷瑶红着脸,忿忿地瞪着他,“你已经有女人了,还这么花心!对你那女人好点吧!”

此言一出,她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那个叫梦娜的女人对她充满敌意,她居然笨到帮她说话……失策!

“你不能对她太好,你最好管住你的女人,别来惹到我,你也知道,我不会弹琴了……叫她别来找我麻烦了。”她即刻改口。“呃……我不是喜欢你啊,你别误会了,我只是好意提醒你……因为这种女人我以前见多了……”

话音刚落,萧逸凡英挺的俊眉微微皱起,蕴含柔色的眸子瞬间变得暗淡无光,胸口闷得差点窒息,对她的言辞深感不悦。

不是因为她抱怨梦娜的不满,而是因为她那句不喜欢,别误会!

他知道她还念念不忘那个叫枫哥哥的人,既然情缘已断,何不彻底放掉。

这女人总能左右他的情绪!是喜是怒皆源于她!

“喂……你生气了?!”芷瑶观察他帅气俊逸的脸庞,发现他紧绷的表情,若有若无有了丝火气,“我不是故意要说你女人的,你就别跟我计较了!”

“我没那么小气!”萧逸凡淡淡回道,语气明显冷淡了许多。

听出他的冷意,芷瑶撇了撇嘴,睁大水水萌动的瞳眸凝视着他,低声道:“逸凡,对不起嘛……”

鄙见她那副娇美的撒娇样,纵使有再大的怒气,也即刻烟消云散,萧逸凡将头埋于她的发间,深深闻嗅着属于她的芳香,“小处女,不简单呐,知道我很吃你这套美人计!”

“……”芷瑶缄默,听到那个敏感的字眼时,双颊又是一阵热烫。

他们保持了这个姿势坐了半饷,谁也没有在开口说话。这一举动倒让旁边的两人看得莫名。

“咳咳……你们两个在干嘛呢!”

“我和瑶儿,在培养青梅竹马的感情!”萧逸凡懒懒启言。

安芷研淡扫了一眼他们的姿势,还青梅竹马的呢,那暧昧程度根本就是男女朋友!而芷瑶又那么配合,铁定是昨晚被他灌输了什么不良的见识!

“瑶儿,叫得那么亲昵,有问题哦!”

萧逸凡微眯着眼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仍然保持这个动作,“她初来乍到,我想这个称呼会亲切点,毕竟她很喜欢!”

安诺南抬眼,与他四目相接,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哦!你蛮了解的嘛!”

“还好!”萧逸凡淡应。轻抚着芷瑶的秀发。

“别这样!”芷瑶低喃,挣扎着推开他,却发现他像牛皮糖一样,紧紧地黏在她的身上,无论怎样使劲都无济于事!

“怎么办呢?你还欠我一份赔礼呢!”萧逸凡抿动下性感的薄唇,温热的气息吹扑到她敏感的耳边,引得她一片酥麻。

“我怎么知道,我现在又弹不了琴。”芷瑶嘀咕了句,没有继续挣扎。

“不然这样,我们去约会吧!”萧逸凡拉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

芷瑶怔住,不习惯被他牵着手,倘若被父母看到了,会觉得很尴尬!“约会……不要拉我,不然等下爸妈……”

“我们是青梅竹马,这很正常,还怕什么!”他随意搪塞,不容拒绝钳住她,“虽说是赔礼,但也不能赖账啊,我开车带你去兜风逛街,好适应下先新环境,第一次坐车,你会喜欢的!既然是女人就要一些女人喜欢做的事!”

“啊……研研……南南……”芷瑶唤道。

谁料,他们两个竟狡黠地向她招了招手,目送她被萧逸凡拽上了车。

“老姐,去见见世面吧,记得玩开心点啊!”

“你们……”芷瑶欲哭无泪,自己居然坐到了的车里,想到电视上那飚得如风的神速,惊愣得遮住眼睛,窝紧了在座位上。

殊不知,在她没任何感觉的时候,车已然开启。

望着那辆渐去的车影,安诺南关上了大门,回想起萧逸凡刚说的话,唇角倏然勾起了一抹精锐的弧度,“逸凡这家伙,越来越有趣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有所发现喽?那么刚才是在试探我们,对么!”安芷研淡淡一笑。

安诺南淡淡颌首,闲逸地耸了耸肩,“十有八九,不过这样也好!显然他也觉得没什么!你有没发现他和老姐的关系有点那个!”

“依我看是老姐自己说漏嘴了,前几天我跟她一起睡的时候,她都讲梦话!”安芷研皱眉回道,“还好是被他听到了,要是被老爸老妈听到,就完蛋了!”

“有理!”安诺南点头淡应。

车上

萧逸凡开了足足有一段距离,然而芷瑶仍然闭着眼睛蜷缩在座位上,心里有些害怕。这也难怪,谁叫她第一次坐车呢。

“大小姐,我的开车技术那么好,你好歹也给个面子,睁开眼睛看看!”

芷瑶闻言,小心翼翼地睁开半眼,瞄了下透明玻璃外的景色,这才完全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你说你开了?!”

“嗯!”萧逸凡侧眸看了她一眼。

“跟电视上的速度不一样!”芷瑶望着外面的风景,连连发出了几声赞叹,双手伏在玻璃上。不是那种狂然刺激的速度,而是稳当的速度,不快但也不慢!

这种初体验的感觉还蛮不错的,至少她能很快适应,慢慢地,她好像上瘾般,四处打量着车内,以及正在开车的萧逸凡。

“好厉害啊……”芷瑶凑上前去,好奇地摸着他双手转动的方向盘,“让我试试看!”

“这可不能随便开玩笑,等下要是出车祸,怎么办!乖乖坐好!”萧逸凡空出一手,将她好动的身子按回座位。“我们要先去兜风去海边,还是先逛街?!”

“海边,逛街……我两样都没见过。”芷瑶纠结着拧紧眉头,此刻的情绪有些兴奋,本以为家里已经够好玩了,没想到外面更是不同,看来大千世界还等着她去探索,她冥想了一下,抿唇启言,“海边!”

“那坐好!”萧逸凡踩着油门,霎时加快了速度,朝目的地奔去。

不久之后,他将车停靠在一边,便带着芷瑶朝海边走去。

一阵阵海风扑面而来,空气中都弥漫着层层海味,芷瑶往地上抓了一把细沙把玩着,美丽的脸庞上洋溢着甜美的笑意,玩乐是一种放松身心的方法,她很享受这种飘逸的感觉。

海很大,来海边的人大多都是情侣。当然也有人在游泳。

萧逸凡俯视蹲下身玩沙的芷瑶,那可爱的萌眼再次落露他眼底,他跟着蹲下身来,“瑶老大,前面更好玩,要不要过去!”

“好啊好啊!”芷瑶兴奋地点点头,骤然站起身来,却感到了脚上的不自在。

“怎么了?!”萧逸凡疑惑问道。

芷瑶双颊绯色如樱花,尴尬笑道:“鞋里进沙了……”

“要不要我帮你!”萧逸凡邪气一笑,仿佛看懂她眼底的那丝顾忌,“没什么好害羞的,你看看那些不是都光着脚丫!”

“哦……我自己来。”芷瑶顿时蹲下。

要这大男人帮她一个女人拖鞋,他是无所谓,但她却羞窘死了……

她拿着鞋,踩着细沙,另一手被萧逸凡拉着走向前,期间,她环望了四周一圈。

“啊……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