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28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28

芷瑶干眼瞪着眼前的花花公子,没形象地作吐,“我呸!”

花花公子除了有权有势外,还有一张利嘴,它能说出动听的话迷惑女人,从而达到得到她的目的。

玩过了,就厌倦了,直接甩了换下一个。

当然,不排除有的女人为了钱,而主动接近他,这的确占了大部分!

萧逸凡勾唇一笑,俯视芷瑶的怒容,继而转眼盯着更加错愕傻眼的欧洛轩,唇角的笑意倏然更加抖盛。

那人想到心目中的优雅公主,突然变得泼辣毫无形象可言,以他对他的了解,肯定大受打击了!

那换女人如换衣服的花花公子,会不会知难而退?

“瑶瑶你变得好凶啊……”欧洛轩蹙眉回道,从一开始就明显察觉到了。

以前的芷瑶根本怎样都不搭理他,冷淡得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讲,害得他每次只有单相思!

而现在当面骂他还不算,还一直瞪着他看,她清澈如水的眼睛,晶亮萌动,波光粼粼,每一个表情都娇柔可爱到极致,就连生气的样子,都是那样好看。

萧逸凡轻挑起眉宇,淡瞥了眼挡在前面的欧洛轩,笑道:“其实这就是她的真正本性,知道她凶,那就别来骚扰她,让路吧!兄弟。”

芷瑶挣扎了一下,不悦地凑近他的耳边嚷嚷,“我哪有很凶!”闷

“安静,乖!”萧逸凡低喃,显然他是故意这样说,意在让他知难而退!

岂料,欧洛轩没有因他的话而动容,灼热的目光一直盯着芷瑶看,帅气的俊脸上洋溢着一丝阳光笑意。

“瑶瑶凶是凶,不过好有性格!我喜欢!有空我一定要亲自登门,就这么说定了!”

此言一出,他们足足愣怔了一分钟。

“呸呸呸……种马,你真不要脸啊!”芷瑶咬牙骂道,她都还没同意呢。

实在难以置信,她最近的桃花运太过旺盛,撇开上次堆积在她家门口的那些人不算,刚摊上了一个坏蛋萧逸凡,现在又多了一个死缠烂打的欧洛轩。

这些男人脸皮太厚,越是骂他,越是变态!

欧洛轩不以为难,她犀利言辞听到他耳里,却是那样的娇媚细柔,愈听愈舒服,兴许很少听过她讲话,所以感触特别深!

“瑶瑶,你生气的时候,真美!”他赞叹着,柔和的眸光痴迷地盯着她。

“你你你……”芷瑶被他炙热的目光盯得发毛不自在,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不知不觉依偎在萧逸凡怀中。

萧逸凡俯视她清丽的瞳眸,恍惚之际,感受到她的颤抖,于是双手直接揽住了她。“欧少,别用那种色。迷。迷的眼神看我老婆,她都被你吓着了!”

“兄弟,你别耍我了,瑶瑶才不是你老婆!青梅竹马而已,我那是情不自禁,用我充满爱意的眼神去看她,哪有什么不对?先讲好,公平竞争!”欧洛轩伸手拍着萧逸凡的肩膀。

看着芷瑶窝在他怀中,心里很是不悦,突然有股冲动想拉开他们的距离。但却怕芷瑶生气,只好作罢!

“二少,别老是占着瑶瑶不放,你还有女朋友呢,看你到时怎样交代?”欧洛轩皱起提醒,自信满满地指着芷瑶,“她,我要定了,也追定了!”

“去死!”萧逸凡低骂道,出于他的言辞,而感到莫名烦躁。

抬眼见萧逸凡若有所思,沉默不语的样子,不禁伸手扯扯他的衣服,“逸凡,我们走吧!”

“嗯。”萧逸凡恍过神来,揽着芷瑶经过欧洛轩的身边,朝车的方向走去。

期间,芷瑶还不忘向他做了个鬼脸,才甘心走开。

“呀……我忘记拿鞋了……”芷瑶惊呼一声,正转身想回去找。

谁料,却被萧逸凡一把拉住,“算了,重新买双新的,你没看到那家伙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吗?”

“对哦……我差点忘了,可是我……”芷瑶点点头,低头望着自己的脚,走了一段沙路,沾了满脚沙子不说,还有点刺刺的。

“傻瓜!”萧逸凡随着她的视线望去,清楚发现她的不自然,伸指轻敲她的小脑袋,便迅速将她懒腰抱起,继续前行,“有事就说出来,又不会死!”

芷瑶怔住,一丝电流流窜过身体,心砰然跳快,宛若汹涌澎湃的浪潮般,莫名的情愫蔓延至心底,瞄了眼四处投来的目光,不禁红着脸说道:“啊……放我下来,这样好怪啊……”

她没有挣扎,因为被他抱着竟感到温馨幸福,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或许是从来没有享受过,才会油生这种情愫吧。

“明明很喜欢,还口是心非,小东西,你太不诚实了!”萧逸凡邪气一笑,似看穿她的心思般,继续对她灌输不良见识,“我们什么事没做过?都亲密无间了,还怕什么!况且这是青梅竹马的正常行为!”

“色狼!”芷瑶冷哼一声,拧起拳头捶了他几下。

见状,萧逸凡唇角的笑意更浓,不痛不痒地抱着她加快了脚步。

欧洛轩目送他们,直到开车离开,才缓缓收回视线。很不喜欢看到他们亲密的举动,但实在很难不看那女人。

“欧少,我们还要不要玩?”女人小心翼翼地问,讨好的意味颇明。

“没空,我要回去了。”欧洛轩冷淡道。

闻言,那女人直接凑了过来,柔笑着,“那要不要人家去找你,然后……”

“没兴致。”他拒绝。

那女人脸色霎时一白,静默在原地,都因为那狼狈女,搞得欧少魂不守舍……

突然这时,一个男人拿着一颗球和一双鞋走来。

“少爷,我找到球了,你们继续玩吧,呃……我还捡到一双鞋,估计是刚才那位小姐的。”

女人嫌恶地瞄了眼,哼道:“捡鞋干嘛啊,都进水进沙了,快点扔掉!”

“谁准你扔瑶瑶的东西了!”欧洛轩低吼,冰冷的眸光怒瞪着那女人后,转眼看向男人,“把它带回家,放到我的珍藏柜里。我要好好保存!”

话落,周围的人皆震惊的看着他的背影,名门的花花公子哥竟会在意一个女人,甚至将她不要的东西拿来收藏……

还是一双湿透进沙的鞋,他都不介意……这世界果真乱了……

车上

因为海边偏离市区有点远,萧逸凡加速行驶了一段时间,专心开车之余,还不望瞄着芷瑶看。

“难受就脱了,穿外套就行了,反正车上有没有外人。”

芷瑶摇了摇头,瞪着萧逸凡,“不要……”

叫女人脱衣服,说得倒轻松,更可恶的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萧逸凡皱起眉头,还真担心她会感冒,于是诱惑道:“等会发烧着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就没时间到处玩了!乖,快点换下,等下带你去吃大餐!”

芷瑶眼前一亮,觉得他的话颇有几分道理,“那好,你闭上眼睛,别偷看!”

“行,给你一分钟!”萧逸凡停下车子,由于是在郊外,所以没有过路人。他替她拉好特别定做的车窗帘。

“哦。”芷瑶淡应,以为一分钟很长。见他闭上眼睛,转身迈到后座上,借着前座的遮掩,背对着它,动作缓慢地脱起外衣来。

突然间,一双温热的手掌碰触她的后背,轻声解开内衣上的挂钩。

“啊……色狼,你怎么可以偷看。”芷瑶一惊,迅速拿起衣服遮住前胸,微微转头正好对上他的笑脸。

“一分钟时间到了!”萧逸凡说得理所当然,修长的手指轻敲她的小脑袋,“我是在帮你,听我的话,里面这个也脱了!不然……咳咳……”

“……”芷瑶气得脸色绯红,待他转头没再看她,才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

之后,萧逸凡便带她去逛商场,两人重新整装形象,期间还不忘带她去做个头发。

人潮东来东往,络绎不绝,起先,她很怕生,一直抱着他的手臂东张西望,但渐渐感觉到热闹,也慢慢习惯了。

芷瑶穿着一身纯白的雪纺真纱裙,脚穿一双简单而不失优雅的高跟鞋,再配上那头一次性的大波浪的发型,就仿佛童话般走出来的优雅公主,美丽可爱迷人,引得许多旁人纷纷投来目光。

萧逸凡深深凝视旁边的芷瑶,很满意她的打扮,“美丽的瑶儿公主,觉得怎样?逛街好玩吗!?”

“嗯。”芷瑶抱着他的手臂晃动了下,“那是什么?!”

“想吃啊?过去看看!”萧逸凡宠溺笑着,拉着她朝前走去。

时间悄悄流逝,他们不知不觉玩到了晚上十点多,玩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美食,大包小包的领上车,这才满载而归。

车在他家门口停住,芷瑶下车正想帮他开门,方便他开进去。

突然间,却发现几米处的自家大门,同样停靠着一辆高级轿车,车前还倚着一个绅士男人。

芷瑶还没看清那人时,他便已经发现她,而且用最快的速度走过来。

“瑶瑶,我从中午等到现在,你们去哪玩得这么晚,也不叫上我!”欧洛轩有点吃味。

他从海边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就马上开车到家门前,而且一直等到了晚上,独自等待她的出现,其毅力无人能敌!

芷瑶稍稍一怔,略带惊讶地盯着他,他说过有空来拜访她家,怎么才隔多久就杀到了……

“等我干嘛!?”她没好气道。

“我想见你!”欧洛轩坦然,没有拐弯抹角,爱慕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意外发现她的变好,赞美:“瑶瑶,你美呆了!”

“……”芷瑶眼角**了几下,退后了一步。

他站到她面前,暧昧直视她的萌亮的双眼,很绅士地将手伸向她,笑道:“怎么,有没有被我诚意感动?跟我约会如何?!”

“我呸!”芷瑶骂道,再次挪动了一步,“种马的男人都是坏蛋!”

“我可以改!”欧洛轩笑了。

“我不想看到你的脸!”芷瑶咬牙。

“那我去整容!”他无所谓地挑挑眉。

“厚脸皮!”

“我承认!”……

芷瑶无语地对他翻了几个白眼,索性沉默了。

“瑶瑶没话说了?那什么时候跟我去约会?!”欧洛轩笑问。

“她没空!”萧逸凡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芷瑶的旁边。

欧洛轩不爽地抱胸,“兄弟,别那么扫兴,好歹我们是同学外加死党啊。我那么喜欢瑶瑶,约个会不需要经过你同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