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30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30[VIP]

萧逸凡将袋子放到一边,颀长的身姿倒躺在软软的**,双手环于脑后,一双邪魅的桃花眼盯着整理东西的芷瑶。性感地薄唇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老婆,你想不想要?……”

“要什么?!”芷瑶随意应道,无心搭理他的话,爱不释手拿起购物袋里面的东西,有衣服和鞋,有首饰精品,还有电视上看过的东西,只要芷瑶想要,萧逸凡都买给他。

萧逸凡扬高了眉宇,故意对她说得暧昧,“夜深了,该睡觉了。所以我们……”

然,芷瑶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般,拿起一件裙子比在身上,照照镜子累。

“逸凡,好不好看!?”她转身面对**的男人。

“好看!”萧逸凡眯着桃花眼,上下细细地打量她,煽情笑着,“其实你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好看……”

芷瑶闻言一怔,白皙脸蛋上的笑意顿时僵硬下来,萌动柔柔的眼睛瞪着他,手上的衣服也随之掉落下来,“萧逸凡……你真是坏透了!比那种马还要更坏……萌”

种马是难缠了点,但至少没对她讲出那么露骨的话,唯有这家伙,老是欺负她,逗她玩着……

害她每次都脸红,尴尬如何面对他。

“不要拿我和他相提并论!”萧逸凡蹙眉回道,声线带着丝丝清冷,心里莫名烦躁,当然原因很多……

自己对青梅竹马的占有欲很强,当他得知那人喜欢芷瑶时,的确很不爽。

再来就是欧洛轩的提醒,有了女朋友,还来招惹芷瑶干嘛?这点连他也搞不清楚。

但一看到这女人的娇憨可爱之态,就忍不住想逗她玩,而且一沾便上瘾,跟她相处在一起,很轻松温馨……

可和梦娜却是另一种感觉,很压抑,有时还令人透不过气……

“为何不行?她不是你同学吗?”芷瑶小声嘀咕,身体轻轻一颤,被他的气势给吓到,他第一次这么冷淡对她说话。

萧逸凡微微拧眉,眼角的余光撇到芷瑶的细微反应,有点懊恼自己的失态,他降低语调道:“他是我同学没错,正如你所说,他是种马,你老公我可是良民,怎么会一样!?”

“我不信,你也是一个种马……”芷瑶摇了摇头。

“那是你没看到他风流的一面!他玩女人的功夫那叫勤,甚至可以一下玩几个,改天带你去见识见识!”萧逸凡直接抹黑他,冲芷瑶狡黠一笑。

“不要,我不想要看种马!”芷瑶果断拒绝。

萧逸凡突然坐起身子,对她的反应感到很满意,“很好,以后最好也别搭理那花花公子,知道么?!不然老公可会吃醋的!”

芷瑶朝他瞪了一眼,脸蛋变得红扑扑,即刻转身佯装整理,来掩盖自己的失态,“懒得理你!”

左一句右一句老婆,叫得那么顺口。听在耳里既温馨又甜蜜。

但她知道这只是逗她的玩笑话,那男人怎么可能会吃醋呢?!

萧逸凡笑开,笑得如玉春风般,磁性惑人的声线缕缕环绕着房间,窜进了芷瑶的心田,搅乱她的思维,心慌意乱的她油生了那道熟悉的情愫……

她忙忙碌碌整理好那些东西,这才将加长睡衣丢到了**,准备洗澡睡觉。

却发现萧逸凡依旧慵懒地躺在**,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该不会又想赖在她的**吧?!

“逸凡,这么晚了,你还不去弟弟那么?”芷瑶小心翼翼地问道。

萧逸凡双手枕着头,懒懒启言:“我是正常男人,又没有断袖之癖,干嘛要去阿南那里过夜啊?!况且我跟阿姨说的话,只是个幌子而已,阿南蛮配合的!”

“啊……原来你们串通好的,哼!”芷瑶冷哼一声,呆站到原地。

萧逸凡邪气凛然当着她的面,懒懒地退下衣服裤子,笑了笑,“这是你的责任义务!我的伤口还没好呢!”他还故意指着身上的几个牙印。

不似于昨天的血红,而是很暗,齿印仍然很深。

她顺着齿印一路往下看,性感的小麦色肌肤,劲感健硕的胸膛,遒劲修长的腿,还有那……

“啊……暴露狂,你干嘛脱衣服啊……”芷瑶惊呼一声,待看待他身上只剩下一条裤子时,害羞地转身背对他,耳根灼烫发红,感觉到心砰然跳快。

“洗澡!”萧逸凡坦然,有点无奈地盯着芷瑶的背影。从袋子里翻出今天买的睡衣。

今天见海边上的男人,都光明正大的看,怎么见他脱衣服,竟害羞成这样。

这小女人真是越来越惹人怜爱了!

“……”芷瑶缓了口气,无言以对。

明明可以进去再脱,为何非得在她面前解决,就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很正常?

见她沉默不语,萧逸凡迈起稳健的步伐,三两步就站到她的身后,凑近她的耳际嘶喃,“还是你想跟我洗鸳鸯浴,嗯?!”

“我呸!”芷瑶骂道。

“那还不快点洗白白,然后上床等我!”萧逸凡揶揄道,温热的气息皆吹扑到她的脸颊上。

芷瑶压根不理会他的话,深怕他会抢先一步洗澡,于是顾不得拿上睡衣,快速跑往浴室,重重地关上门。

不久,放好热水,便动手脱下衣服,丢进衣篮中。

踏入浴缸中静坐着,闭目养神,放松身体时,昨天火辣的一幕再次徘徊在她眼前……

周围冒着热气,光洁柔嫩的肌肤迅速染上了一层绯色,身上的水珠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诱人的光泽。

芷瑶恍过神来,伸手拍拍自己的脸颊,不允许自己在胡思乱想。

良久之后,她走出浴缸,拿浴巾擦干自己的身体,正想拿起睡衣时,却发现上面空空如也。

“糟了,我又忘记拿了。”

想裹着浴巾出去,又怕像昨晚一样出糗,被他占尽便宜。

于是,她稍稍敞开门,露出了小脑袋,轻唤:“逸凡……”

萧逸凡饶有兴致地盯着芷瑶的模样,淡瞥了眼**的睡衣,明知故问:“什么事?!”

芷瑶羞红了脸,伸出手指着**的睡衣,“帮我拿一下衣服……”“哦,我帮你有什么好处吗?”萧逸凡邪气笑道.

“你……不要脸啊……”芷瑶气结,就那几步远,轻轻的一个动作,就问她要奖励,什么男人嘛!

萧逸凡无所谓地挑挑眉,凝眸望着火气十足的芷瑶,那怒瞪娇柔的瞪眼,更近一步勾起他的玩心!

“不想我帮啊?那就算喽!你可以像昨天一样裹着浴巾出来,没事的!”

“逸凡……好不好嘛!?”芷瑶柔声道,拼命抑制住心中的火气,表面先讨好他。

他曾说过,他很吃这套美人计!不妨试试看,以他厚脸皮的方式,不知又会有什么无理的要求。

为了身心着想,还是不要跟他强辩……

萧逸凡稍稍愣怔了一刻,差点被她的柔情所蛊惑,很中意她说话的语调,虽然听着很舒服,但实在很诡异,倏地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拿起衣服走向她,“好!”

正当芷瑶要伸手拿它之际,却怎样都够不着,她暗自咬咬牙,却笑得柔媚,“逸凡,别玩了……快把衣服给我……”

萧逸凡蕴含邪魅的桃花眼,染了一丝狡黠,“给你也行,马上亲我一下!”

“……”芷瑶缄默不语,娇丽的脸色顿时冷却下来,水眸萌萌地看着他,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不得不为止心动。

看到她这样,萧逸凡怔住,实在也不好在逗她玩,深深叹气一声,便将衣服递给她。“好了,算我败给你了,快点穿上衣服,小心着凉了!”

“谢谢。”芷瑶惊喜道,接过自己的睡衣,然后关上门,动作迅速地穿好衣服,这才轻声开门走出去。

而萧逸凡深深闻嗅着她芳香,凝眸望着芷瑶,才拿起衣服走往浴室。

芷瑶呼吸愈发急促,侧耳倾听浴室内传来的洗澡水声,发烫的脸颊再次红润起来,无法按捺住砰然跳快的心跳声,她坐在**,拿起今天买的手晶球把玩了些许时间,好动的萌眼却时不时盯着浴室门看,一看就是出神。

她放下精品,轻轻拍了下脑袋,起身打开玻璃门,走向阳台处。

偌大的露天阳台,可以清楚地看到满天繁星,狡黠的月色,还有街道上的一切景象。

阳台上摆放着简单贵雅的白色桌椅,细栏边还放着一台望远镜,以便观望。

芷瑶闻着清爽的空气,抬头仰望夜空,看着繁星荟萃的夜空。

突然间,自己铁门外的一辆车,引起了她的注意。

欧洛轩打开车窗,绅士帅气地向她招着手。“瑶瑶!”

大门和房子有一段距离,由于夜间很静,静得可以听到他说的话。

“种马,你怎么还没回去啊!”芷瑶有点惊讶,路灯上的光线洒到了他精致的五官上,将他的轮廓映衬得更加立体唯美。

“我迷上你了,还想再看你一眼!没想到瑶瑶真的会出来,还这么的……性感。”欧洛轩痴迷地望着她,只感有喷鼻血的预兆。

不似于刚才的清纯优雅,身着睡衣的她,长发懒散,性感且又迷人,好一个多变的美人儿,高贵典雅得纯洁,浑身散发的特别艺术气息,是那些庸脂俗粉所没有的……

他醉了,迷了,呆了,就一直炙热地看着他,久久移不开眼神。

芷瑶被盯得毛骨悚然,忍不住抱手打了个寒颤,不习惯他这样赤.裸.裸地看她,因为他眼里有着和萧逸凡一样的情.欲,即使他们离得很远,仍然感觉得到,她随即回以一记瞪眼,“种马,你能不能别缠着我,你不累啊?!而且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不是你要玩的对象!”

“你误会我了,喜欢你都来不及,我哪敢玩你骗你!”欧洛轩急忙解释,笑得有些无奈,“瑶瑶,你的心真硬,我第一次等女人等那么久,你都不被我的诚意感动下,伤心死我了……你好歹也跟人家约个会,算是安慰也好啊!”

“呸呸呸!我讨厌种马!”芷瑶被他的言辞给雷到,大男人一个,还学小女子说“人家”,这名门少爷也不怕羞。

至今为止,对那种马的印象还是很差,虽说他也诚恳等了她很久,但始终无法抹去他那花花公子的形象!

欧洛轩神色瞬间变得严肃正经,认真地保证,“我说了,我愿意改!明天起不再玩女人!”

“鬼才信你!”芷瑶嚷了一句。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蓦地,刚从浴室出来的萧逸凡,听到些许风声后,轻迈步伐走到阳台,站到了芷瑶旁边,淡淡瞥了眼底下的欧洛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