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33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33

这小女人,只是带她去玩玩,就高兴成这样,还主动亲他.

“不够,再来一下。”

萧逸凡深深凝眸望着她娇美害羞的脸蛋,那水水清澈的眸子,萌得人春.心荡漾,颇有一副小女人的姿态,令人别不开目光。

然,他不过是随口逗她,却令当真的她,紧张得要命!

意外的,芷瑶并没有因此生气,微微颤动的瞳眸,时而心慌意乱地看着他,时而垂低别开他的注视,不可置否,她并不讨厌亲他累。

心,跳动很快,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它的频率,脸稍稍绯红,耳根更是发烫如火。

兴许是越来越受现代感染,电视也看了不少,所以胆子自然大了,正如萧逸凡所讲,这是青梅竹马的正常行为。

“好……”芷瑶轻喃一声,再次缓缓地凑近他,娇润的红唇正想贴上去时,却因他煽情的话而停住了所有举动萌。

“记得亲久一点,不许偷工减料!”萧逸凡坏笑道,看着近在咫尺的芷瑶时,足足愣怔了一分钟。

小妮子的确令他大开眼界,如果她变成坏女人,也是拜他所赐,毕竟是自己向她灌输了不良见识。

不过,这样的芷瑶才迷人!

芷瑶仍然保持了这个举动,面对他的无礼要求,竟没有半点生气,或许是因为他要带她去玩吧……

她静静盯着他看,柔情如水,萌动可爱,一直看到他失神……

萧逸凡侧身,与她面对面躺着,性感的薄唇微勾,用自己的鼻尖碰触她挺俏的鼻子,意在将她拉回神来。

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得芷瑶靠近一点,便可以碰触到对方。

“这么喜欢看我,告诉老公,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爱上我了?!”

“去你的!”芷瑶嗔骂道,来不及目测他们之间的距离,唇就自然而然地贴上他的薄唇。

对方的唇瓣如豆腐般柔软滑嫩,仅仅只是相贴,却如被电流击中,浑身颤栗。

轻轻的一个吻,就足矣令他着迷万分,身体内一股莫名的热量急速上升,下身越发紧绷,如火一般灼烧着他的理智。

心里有股冲动,迫使他加深这个吻,虽然这并不是初吻了,但是第一次让他如此迷恋。

而且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见状,芷瑶面色涨红,清楚感觉到他的举动,连忙推开他,即刻惊慌地捂着自己的红唇。

惊讶自己又在他面前出糗,明明不会招惹到他,然自己怎么就主动送上门去……

亲脸倒是没什么,而亲嘴问题大了,意义有些不同……

此时,室内徘徊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萧逸凡眸色一怔,对那匆匆结束的亲吻感到可惜,体内的热量也还没散去,有点哭笑不得。

他本想好好享受她的美味,同时也让她尝到初吻的滋味,却被她突然推开,实在很扫兴。

“老婆,你很怕我吃了你?!”

“不是。”芷瑶淡回。

“那怎么不让我继续亲嘴?”萧逸凡怔然反问。

芷瑶转身背对他,借以掩盖自己的窘态,红着耳根嚅嗫道:“我又不是你的女人,干嘛要让你亲……再说我……”

老实说,不介意那是假的,有哪个女人愿意被人耍着玩,明知道他有其他女人,还被他欺负……

但,此时的心竟对他有了丝渴望。有点喜欢他的坏。甚至期待他接下来的举动,可是心里总有矜持顾忌!

不过,的确应验了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安芷瑶啊安芷瑶……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真是完蛋了……

“我们是青梅竹马,这就够了!”萧逸凡挑了挑英挺的俊眉,轻轻挪动下身子靠近她,温热的手掌从后环上她的腰际,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吻她,尝到属于她的甜美。

“逸凡,你好热啊,别抱得那么紧,我快透不过气来了……”芷瑶推拒道,伸手欲要拿开缠在腰上的铁臂。

这样的姿势好怪异,男人的整个身子都抵在她后面,而且可以明显感受到后面有一股坚硬肿大的热度正隔着衣料碰触她的……

男女的力道悬殊,任由芷瑶如何动都拿不掉,相反的是越缠越紧。

“额……因为你,所以我上火了……”萧逸凡尴尬笑了笑。

亲密的肢体接触,使得这次的反应比昨晚来得更快,更猛烈。

仅仅只对芷瑶而已……从来没想过自己对她有着这么浓浓的渴望……

“那赶快去喝水,我们明天还要早起呢,快点睡觉吧……”芷瑶动了动身子。

“不要!水解不了渴,我的问题大了点……”萧逸凡失笑道,索性将头埋于她的发丝间,“抱一下又不会死,如果你能主动亲嘴下,说不定就灭火了!”

“……”芷瑶缄默,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后面的那股灼热抵着她,似要燃烧般,有点难受。

深思熟虑了一番,纤柔的手直接往下移,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昂长。

突然间,满脸羞涩的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那股坚硬灼烫的昂长握于手,好奇地把玩着,又捏又摸又握又抓。

萧逸凡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怔住,不敢置信小女人的胆大,因她的举动,引得身体一阵痉.挛,自己的命根被她随意摆弄,从而伴随着许多快感,想达到宣泄……

笨丫头根本是在挑.逗,虽然她很无辜无知,但不得不承认,被她握着的感觉是舒服的。

“老婆……”萧逸凡闷哼一声,声线极度低沉沙哑。

芷瑶玩得上瘾,经她一阵蹂.躏,那东西更变得坚硬粗大,不由得惊呼道:“好奇怪啊,这是什么东西?虽然热了点,但是很好玩……居然肿得好大……”

她继续把玩着,不似于刚才的力道,而是紧紧地抓了一把。

“嗷……”萧逸凡痛呼一声,差点败给芷瑶,哪有人向她这样玩他的**,最好笑的是,居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真是傻得可爱,还玩得自在,一点也发现气氛怪异。听闻,芷瑶松开了手,疑惑问道:“怎么啦?!”.

“老婆,手下留情……你可不要虐待我啊……”萧逸凡拧紧了眉宇,气息瞬间变得浑浊。

芷瑶一脸无辜,淡淡启言:“我哪有?抓抓而已……会痛啊?”

萧逸凡眯着桃花眼,邪气凛然向她索要,“呃……当然啊,不管了,反正你弄疼我了,就必须负责!”

“那该怎么办?!”芷瑶担忧道。

“帮我灭火如何?!”萧逸凡勾唇一笑。

芷瑶没有在意他的话,灵动的萌眼瞄到了桌上的那瓶膏药。于是,挣开他的铁臂,迅速拿起它递给萧逸凡。

“我找到了,抹点膏药就不痛了,也可以消肿!你昨天有用过哦!”

“傻瓜……这东西没用……”萧逸凡顿时错愕,凝眸瞪着她。

他的兄弟会肿大,还不是她的杰作,现在却用那个药膏要他自行解决,明摆是折磨他嘛!

芷瑶有些不解,握住他的手撒娇道:“不试试怎么行呢,快点上药吧,不然肿成这样,明天怎么带我去玩?!”

萧逸凡邪魅的挑花眼微眯着,一丝狡黠的笑意忽划而过,“你不知道那个东西是男人的兄弟吗?”

“兄弟?!”芷瑶疑惑问着。

萧逸凡突然凑近她的耳际,沙哑地嘶喃,“男人的**,传宗接代的工具,给你们女人带来快乐的东西……你摸它抓它,当然会肿起来,因为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

“啊……”芷瑶惊呼出声,浑身热烫一片,霎时涨红了双颊,满脸溢满了尴尬之色,不敢对上他的双眼。

低头凝视自己的贼手,很懊恼自己的举动,笨到不知道那是男人最重要的东西,还把它当做玩物,玩得那么兴奋……

如果可以,真想找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对不起……”芷瑶慌张道,抬眼触及他那炙热的黑眸时,忽感暴风雨欲要来临,赶忙抓紧被子盖着,将头都缩进了被窝中,迅速闭上眼睛,没脸继续看他,“呃……晚安!”

“老婆,做错事还想赖账啊?难道你忍心看我这么难受?”萧逸凡无奈地皱皱眉。故意想惩罚她一下。

“不知者无罪!逸凡,你就不要跟我计较了,好不好……”芷瑶轻轻喃了一声,抓紧了被子。

萧逸凡重缓了口气,沙哑道:“不好,你想我死于非命吗?!不然这样吧,你在亲我一下……”

“……”芷瑶没有搭理他,依旧窝在被里不出来。

殊不知,纵使她包裹得在完美,只需男人稍微使下力道,那被子很快就被掀开了。

在她惊愣转身之际,颀长的身姿随之压在她的身上,两人之间的亲密,难掩一丝暧昧。

“逸凡……别……”芷瑶双手抵在他温热的胸膛上,尽量拉开彼此间的距离。

“男人玩不起的,你知道吗?老婆……”萧逸凡低沉道,沙哑磁性的声线似在蛊惑她为之沉迷。

芷瑶氤氲萌动的眸子轻颤,可怜楚楚地盯着他,“现在我懂了,不会在玩你那个了……”

萧逸凡一手按住她的肩膀,另一手不自觉在她身上四处游移,佞笑:“嗯?!我被你吃了那么多豆腐,你说,我这下得摸你哪里?!”

“色狼!不要**啊……”芷瑶下意识挣扎着。

“这是青梅竹马的正常行为。”萧逸凡答得理所当然。

芷瑶顿了顿,撒娇央求道:“对不起嘛,是我错了,你快点起来,好不?”

“别动。”萧逸凡轻笑摇了摇头,染上一丝喘息,静静凝视身下的人儿,性感薄润的唇瓣微挑,慢慢向她靠近。

越来越近,只剩下一厘米之时。却被突来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萧逸凡闷哼一声,扫兴地停止了所有动作,到手的猎物就这样飞了,只因为一个电话,心里甚感不悦。

见萧逸凡没有接电话的举动,芷瑶低声提醒,“逸凡,你的手机响了,快点接电话……别让你女人等久了。”

“你知道她?!”萧逸凡深深叹息一声,骤然坐起身来,执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确实如此!

看来芷瑶对她相当敏感!

“喂,梦娜。”他按键接听。

“逸凡,你今天去哪了,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怎么都没人接呢?”姚梦娜兴师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