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35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35

作答他的却是一片空气。

“再不理我,我可要使坏,脱你衣服了!”

然而芷瑶仍然无动于衷,索性睡在那边一动不动,一点儿也不想搭理萧逸凡。

虽然相处不是很久,但她认为,他是在逗她玩,所以丝毫不畏惧他的行为。累

毕竟他玩归玩,坏归坏,至今还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萧逸凡无奈皱起了眉宇,凑近她的耳际低喃,询问:“当真不理我?!”

逗她的招数用太多,结果导致小女人都不上当的,看来以后并不好骗了……

其实,这不仅仅是玩笑话,而是心里所想来着,见她没有任何动静,突然有种挫败的感觉。

如今只好做做样子吓吓她,因为被她爱理不理的滋味儿,不是很舒服!

芷瑶缄默,渐渐地有了困意……

“老婆……”萧逸凡轻喃一声。

“……”

夜很静,室内更静,静得可以听清楚她的呼吸频率。

萧逸凡健硕的身子紧紧贴在芷瑶的身后,独自享受她的甜美芳香,似要和她融为一体般。

老实说,自从刚才听到她的那番话后,心里实在很不舒服,不喜欢她和他撇清关系……

更不想她嫁给别人,那一刻,他确实是纠结复杂了……闷

“老婆……瑶瑶……瑶儿?!”

芷瑶安逸地躺在他怀中,昏昏欲睡的她,并没有排斥他的行为,相反很喜欢被他拥抱着呵护,很温馨安全……

身体自然而然放松,不用害怕做恶梦。取而代之的是好梦连连……

萧逸凡屏息一声,身体愈发紧绷,欲。火因碰触而再次挑起,蠢蠢欲动的大掌不受控制的往上游移,直到覆到她胸前的柔软。

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抗拒他,这一点,足以令他兴奋,从而肆无忌惮地享尽她的柔美。

灵活的大掌畅通无阻地滑进她的睡衣内,满满地握住她的一侧丰盈,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浑身颤栗。

手指之间岔开,将那个嫣红豆子夹于其中,挑。逗着,揉。捏着,轻。扯着。

红豆在他的触摸下,即刻变得坚硬挺立。

“嗯……别……”芷瑶下意识地发出轻喃声,酥麻炙热的感觉袭来,不知不觉伸出手按住他乱动的大掌。

“老婆,你好美味儿……别拒绝我,乖!”萧逸凡坏笑道,发出满足的闷哼声,小女人的抗拒,无非是多余的。

她的身体最诚实,感应得出它很满意他的爱抚。

自己也乐得自在,她的身体因他而反应,那娇美的颤声,循循入耳,刺激他感官知觉。

“你好坏……”芷瑶喃喃启言,眼睛半眯着,眼前迷迷糊糊一片。

起先,萧逸凡对于她的转变感到有些奇怪,但美味当前,心里也不做多想,只想好好地爱抚她。

一股灼烫的燥热再度袭身而至,直到蔓延至全身,浑厚的气息愈发急促,另一手迅速地扯开她缠于腰上的睡衣系带。

衣裳大敞,洁白无暇的肌肤袒露在空气中,虽然她背对着他,但仍然吃得津津有味……

温热的大掌四处游移,顺着小腹直滑而下,直捣她的羞。

隔着小裤裤轻轻揉。捏住,如火地挑。逗她的幽兰地带,引得她嘤咛了几声。

“嗯啊……不要……”莫名的快感刺激她的神经,半睡中的她只感下身燥热。有种渴望,想得到更多……

“老婆……你要的。”萧逸凡沙哑道,明显触摸到她溢出的湿润,叫嚣的欲。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简单的抚摸已然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从后面褪去她的衣服,扯掉她的最后屏障,同时剥除自己的衣物,随意甩在了一边,一手扳正了她的身体,让她平躺在**。

他俯身压向了她,用温热的胸膛去蹭蹭她的丰盈,下身灼热地抵着她的羞,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着……

“嗯呃……”芷瑶呻。吟几声,莫名的燥热席卷全身,热潮一波接着一波来,有点承受不住。“别别……”

清美的脸蛋溢满爱欲的绯色,白皙如玉的肌肤闪着诱人的光泽,让人想一亲芳泽。

萧逸凡贪看身下的人儿,那标准傲人的身材,冲击他的视觉,不禁令人看得痴迷。

“小东西。”他吻上了她娇娇欲滴的红唇,充满激。情欲望不断索要她的甘甜。

唇瓣相贴,如遇甘泉,他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

舌尖侵入她的檀口,在内翻搅着,缠着她的嫩舌,与之共舞。带着三分挑。逗,七分柔情。

他不能左右自己的思想,强烈的情欲迫使他占有她!

“唔唔唔……”面对突然其来的热情,芷瑶微微蹙眉,招架不住热吻,胸腔闷得差点窒息。

萧逸凡这才别开,如蜻蜓点水般的细吻,缓缓地落到她的脸颊上,每一个角落都受到他的青睐光顾。

“老婆……你真香……”他埋于她的玉脖,轻轻的吻顺着落下去,尽量不去吮。吸她的肌肤,从而印下一颗颗草莓。

芷瑶嘤咛几声,没有作答。

四周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更是一片旖旎春色……

萧逸凡呼着浑厚的气,张口含住了那一侧丰盈,细细圈咬住那颗挺立的红豆,吮吸着它的美味。

“嗯啊……”

突然这时,下身那抹灼热的昂长被芷瑶的双腿骤然一夹,将它紧紧的固定住,使它无法挣脱。

“老婆……你干嘛夹我兄弟?!”萧逸凡闷哼一声,不得已停住了所有动作。

蕴含情韵的黑眸,凝视她的脸庞,萌动的眼睛闭着,轻轻喘息。但缄默不语。

他这么坏对她,她都这么温顺不反抗,难不成……

坚硬肿大的昂长被她夹于双腿之间,想抽出来都有点困难,况且包裹得太紧,他还有点难受。

“老婆,你想掰断老公的命根啊?!”萧逸凡蹙眉问道。

岂料,芷瑶似听到他的话一般,红唇上倏然绽放出一抹笑意来。

“色狼,你要是敢当种马,欺负我,小心我剪断你的兄弟!”

“呵呵……怕不怕!”

果然,是在做梦!萧逸凡顿时错愕,跟她亲密了那么久,她怎么就睡着了,就连做梦也不望恐吓他。

有点哭笑不得,方才累积已久的情。欲正想爆发,只因她的举动而即刻烟消云散。

她睡得那么香甜,他也无心做下去!况且他可不想在她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占有她!

反正来日方长,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有点是时间,但问题是现在……

“怕你了,老婆!乖……快点把脚松开……”萧逸凡诱。哄道,往她的唇上浅啄一记,“老公明天带你玩久点。”

“好……”她喃了一声,缓缓松开腿,继续进入梦想。

萧逸凡深深叹息一声,翻身躺在她的身边,将赤。裸的她拥入怀中,拉起被子盖在他们身上,一睡到天明。

殊不知,天还未亮的时候,凡妈打了通电话给瑶妈后,便拉着凡爸走到隔壁。

“啊婉,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家逸凡跟我家瑶瑶睡在一起。”瑶妈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千真万确,我昨晚听洛轩说的……”凡妈掩嘴笑道,贼亮地拉住瑶妈的手臂,“啊卿,这下我们亲家是做定了,哈哈哈……”

“有理啊,难怪瑶瑶昨晚和逸凡那么亲密,原来是这等关系啊。”瑶妈恍然,喜笑颜开。

凡妈拉着瑶妈上楼,狡黠笑道:“你有钥匙不?我们现在去抓床,看他们以后怎么赖!”

“有,我找找。”

“记得等下,我们要装得严肃些!惊讶点!”

“我知道。”

良久,她们静悄悄地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两个相拥睡觉的男女,虽然盖着被子看不到他们的赤。裸,但看到一地乱丢的睡衣,足以看出他们的确是疯狂做了……

瑶妈惊喜之余,又太过震惊地望着他们,伸手轻扯了下凡妈的衣服。“啊婉,这两个孩子好有爱啊……”

凡妈没有开灯,忽然掐了掐嗓子,“咳咳……逸凡。”

听闻,萧逸凡微微睁开了眼睛,待看清楚眼前的来人时,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他愣怔了片刻,吃惊地盯着他们,有点意外,“老妈,阿姨,你们怎么来了?!”

经他一唤,芷瑶蹭了蹭他的胸膛,缓缓打开朦胧的睡眼,隐隐约约看到两抹人影时,不禁重新窝回怀中。

“啊……”

这下糗大了,被父母发现他们睡在一起,惊慌失措的她,竟没察觉到自己的一丝不挂,第一反应是直接闭上眼睛,保持了抱住他的动作,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解决。

如果不是他死赖在她**,也不会被父母尴尬撞见,突然间,油生了一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

“妈,你们要兴师问罪先出去等等,瑶儿都被你们给吓着了!”萧逸凡低骂道,微眯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复杂,揽紧了芷瑶的腰肢安抚她。

对于老妈的破门而入,起先有些意外,但也迅速恢复淡定,让他们知道了也好,以后调。戏芷瑶才可以光明正大。

“好商量!容你们再睡一会儿,再下来!”凡妈严肃地皱起眉头,极力忍住到嘴的笑意。

话落,连忙拉着瑶妈走出去,还不忘替他们反锁上门!

听见她们渐去的脚步声,芷瑶才小心翼翼伸出头,睁开眼睛瞪着萧逸凡,“都怪你,现在怎么办?我妈一定以为我和你发生那事了……都是你害的,非得像色狼一样,死赖在我**……”

“呃,这并不全怪我!你还不是一样缠着我!”萧逸凡邪魅提醒。

芷瑶闻言一怔,双开了环抱住他的手,却挣扎不住他的怀抱,“放开我。”

见状,萧逸凡顺势将她揽得更紧,让她娇柔的丰盈贴着自己的胸膛,“你不觉我老妈突然出现,很奇怪吗?!”

“我只知道她有点眼熟。”芷瑶放弃挣扎,想起那抹人影。

“一定是欧少那家伙说的,结果弄巧成拙。”萧逸凡挑了挑英挺的眉宇,肯定道:“房门都锁上了,她们还用钥匙开,明显是故意要抓我们。”

“死种马……”芷瑶咬牙骂道。

“没事,老公改日替你报仇!”萧逸凡宠溺一笑,蕴含幽深炙热的黑眸,染上了一丝邪魅,环住她腰上的手掌坏坏往下,托起她的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