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37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37

“啊……”芷瑶捂住了嘴唇,不敢置信他们之间的亲密变化,从亲脸到亲嘴。这举动太暧昧了。

想阻止他吧,却无济于事,自己还沉迷于他的柔情中……她变坏了,那以后会如何?她连想都不敢想……

“你怎么……”累

芷瑶怔了怔,静静呆坐在**,清澈如水的萌眸盯着萧逸凡看,脑袋里徘徊着他亲吻的那刻,那薄润性感的唇瓣,带着清新的淡香,浅浅地碰触,就足以使人沉迷,流连其中。

打从心里,自己并不排斥他,甚至还有点儿甜蜜。

见她沉默不语,俨然没有下床的意思,尤其是那双眼睛,竟迷恋地瞅着他看,好一个萌人的尤物,单单那个眼神,就已经令人舍不得别开眼神。

萧逸凡毫不遮掩地起身,拿起放置于桌上的衣服,慵懒地穿在身上,笑道:“老婆,你在色。迷迷的看我,老公可会脸红了!”

然,芷瑶没有作答,依旧盯着他看。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有种是夫妻的温馨感觉。

丈夫每天早起,都给妻子一个早安吻,整装吃饭上班,而妻子打理家务,做好饭等待丈夫回来,然后相拥而眠。

有空两夫妻还可以出去逛街,吃烛光晚餐。这种平淡温馨的生活,是她的向往!

她微微失神,脑子里充满了幻想,清美的脸蛋上溢满了幸福的滋味,不知不觉唇角微扬,洋溢着缕缕如阳光般的笑意。闷

萧逸凡幽深的黑眸,染着一丝邪魅,深深凝视笑意盈盈的芷瑶,她的笑很甜美,很安逸。

瞅见那副幸福的小脸庞,肯定是幻想到什么好事了,那她的好事里会不会有他的存在?!

虽然他不想也舍不得打破这种美好,但父母正在楼下兴师问罪,实在逃不得……

“老婆,虽然你老公身材很棒,但现在不是看得时候,快点**衣服,晚上再让你看得够!”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跟电视童话里面不同。因而某人的话,当即泼了一盆冷水给她,不得已将她拉回现实。

芷瑶缓缓气,即刻恍过神来,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下来,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萧逸凡,刚刚幻想好的崇敬向往,一下子被他打散了。

萧逸凡整装完毕,优雅地坐到芷瑶旁边,搭上她光。裸的肩头,笑了笑,“一起床就做白日梦,老婆你真是欲求不满,不然这样吧,老公改日一定满足你!”

“滚开!”芷瑶气结,瞬间涨红了双颊。抖抖肩头,欲想甩开他的手掌,“别碰我。”

“你哪里我没摸过,不许拒绝?!”萧逸凡蹙眉回道。

准确来讲,早已摸透她的全身,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甚至还知道她的敏感点,就只差最后一道程序,没有直接吃了她!

“不想理你!”芷瑶冷哼一声,气嘟嘟地别过头。

萧逸凡坏笑,凑近她的耳际嘶喃,“长辈还在下面等着,难道你想裹着被单下去啊?要不要我现在抱你下楼?!”

见他有抱人的动向,芷瑶缩了缩身体,慌张道:“你敢?!”

“我哪敢啊?逗你玩的!”萧逸凡扬起手指,点了点她挺俏的鼻尖,宠溺一笑,“你还想不想逛街?想的话,快点穿衣服。”

“哦。”芷瑶淡应,沉颜舒展,唇上一丝笑意淡化开来,想直接起床换衣服,但碍于男人在场,芷瑶作罢。

她伸出手,扯扯萧逸凡的衣服,撒娇笑道:“逸凡,帮我拿衣服好不?”

“可以!”萧逸凡爽朗点头,凝眸直视芷瑶的笑脸,不似于刚才的怒容,皆因他的一句话,转变着实很大。

女人果然很善变,老实说,她笑也美,生气也美,实在让人找不出有难看的地方。

正当她高兴之时,萧逸凡又忍不住逗她,随即抛下一句话给她。

“要不要老公顺便帮你穿衣服?”

“……”芷瑶顿时缄默,无语地瞅着他。

见状,萧逸凡也不好在逗她,优雅站起身子,熟悉打开衣柜,替她拿出昨天刚买的新衣,如数递给了她。

芷瑶伸手就接,整个人钻进被子里,在里面穿好衣服。

看着那高凸的被子,萧逸凡无奈笑开,待他们整装清洗完后,才一同下楼。

客厅里

四个长辈齐坐到长沙发上,各个满脸严肃,直直瞅着对面的两人看。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不易察觉挑了几下,即使是细微的小举动,都看得出他的沉稳淡定。无所谓地倒靠在沙发上,姿势慵懒却性感迷人,俨然没有做错事的样子,一双手握住了紧张的芷瑶,似在安抚她。

他没有开口讲话,而是在等待父母的训言!

芷瑶水眸轻轻颤动,从一下楼到现在,连一眼也不敢看长辈,她时而垂低头,时而瞄着萧逸凡的反应。最新章节请登陆

他温热的手掌紧紧地包裹着她,仿佛一道温暖的热流般,渐渐滋润她的心田,稍稍降低了她紧张的情绪。

不可置否,她的确做不到向他那样平静,只得向做错事一样,无辜低着头,不敢面对父母,而且还得等候他们的发落!

他们对峙了一会儿,画面有些僵硬,意外的是,他们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先开口讲话。似乎都在等待对方。

父母想听他们的解释,然而他们也想听父母的训言和解决,只是没人率先动口。

这时,安芷研和安诺南准备下楼吃早饭,刚一入眼就撞见了这幕场景,只感气氛的怪异,有种要爆发的倾向。

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凡爸凡妈这么早居然就在自家里,以他们的形势看来,大致也猜到一二了!

肯定是被眼尖的凡妈,发现他们睡到一块,接下来会如何解决,他们心中有数了。

“欧巴桑,你早啊!”

“叔叔,阿姨早!”

他们两个随意打了下招呼,缓缓走下楼。

“是阿南,研研啊!”凡妈抬头望他。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都给我过来坐好!”瑶妈淡斥道,端出父母该有的架势。

安诺南无奈地耸耸肩,“关我们什么事啊!老妈!”

“别废话了,走吧!”安芷研浅叹,拧着安诺南的衣服坐到了芷瑶旁边。

蓦然,四个长辈严肃地盯着对面的孩子看,周围的气氛愈发凝重。

“研研……”芷瑶低喃。握住了安芷研的手。有他们在,胆子也大了点。

安芷研反握住她,低声道:“没事的!”

听闻,芷瑶缓了缓气,轻轻抬起头,淡扫了眼父母,继而熟悉的眼神停留在旁边的长辈上。有点陌生,但又很熟悉。

从她的脸庞轮廓,言行举止,还有那双眼睛,只能说很相似,可又不完全像。

见芷瑶盯着她看,凡妈乐得冲她眨了眨眼睛。很喜欢她的反应。

“欧巴桑,速战速决吧,我的肚子空空如也。等下还得办事呢!”安诺南嘀咕了一声。

“儿子,你给妈妈安静点!”瑶妈嗔骂道,皱眉看着安诺南,开始兴师问罪,“阿南,你干嘛跟妈妈撒谎,说逸凡要跟你通宵的?!”

“这有什么关系的?!”安诺南不以为然,“本来就是要通宵的,可是你儿子我累了,因为没有断袖之癖,实在不好意思跟个大男人一起睡,所以将他赶出房间了,然后他就跟老姐彻夜畅谈了!”

“坏孩子,你还敢说!”瑶妈故作生气。

安诺南挠着鼻尖,不在意回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男女共处一室,那才叫做正常!何况他们是青梅竹马。”

撇开青梅竹马不说,他们还是未婚夫妻呢,虽说只是娃娃亲,那也勉强算呀!

此言一出,凡妈喜笑颜开,拍手应喝,“阿南说得对,睡在一起很正常啊!他们是未婚夫妻呢。”

芷瑶怔住,疑惑的目光瞄了眼萧逸凡,“未婚夫妻……”

“没错!”萧逸凡淡淡颌首,没有否认。

难道他是因为他们的关系,所以才会如此大胆对她?但是,如果他们是未婚夫妻,为何他又有女人了?

这点实在令她匪夷所思!

“啊婉,正常个头,你刚没看见他们两是光。溜溜抱在一起吗!?”瑶妈拔高了音调。

话音刚落,客厅顿时寂静一片,不知道的人皆处于惊愣状态。

萧逸凡面不改色,很平静淡定。

芷瑶羞红了双颊,既慌张又尴尬。

“妈妈,我和逸凡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抱着睡而已!”她极力为自己辩驳。

瑶妈压根不相信,驳回:“瑶瑶,你不能说谎!妈妈全都看见了!”

凡妈点点头,眼睛贼亮地打量着芷瑶。“阿姨也看见了,再说了,你们抱着睡,不可能把衣服都脱了吧,瑶瑶,狡辩无效!”

芷瑶欲哭无泪,无论怎样解释,他们都不信,如果换成是她自己,或许反应会跟他们一样。

倘若不是做坏事,用得脱光衣服吗?

倏地,凡妈站起身,速度朝他们走来,骤然站到芷瑶面前,“瑶瑶,你告诉阿姨,是不是逸凡逼你就范?”

芷瑶沉默不语,稍稍抬起头,近距离凝望眼前的来人,触及她温柔的眼神,有了一刻恍惚,“你有点像姨……”

若是以前她的姨娘也是这样看她,宠她,还关心问她,有没有被人欺负……

“姨娘……呃不,阿姨!”芷瑶赶忙站起身,惊喜地抱住凡妈。即使她并不是本人。

对于芷瑶突如其来的熊抱,在场的人除了安芷研和安诺南之外,其余都怔住了。

毕竟芷瑶从来没有这么热情地抱过凡妈,而且她很久才偶尔见过一眼,自然很少搭上话。

“瑶瑶,你难得那么开心,告诉阿姨,逸凡有欺负你没。”凡妈宠溺地拍着她的后背。

“有是有,但我们昨天真的没做什么……”芷瑶不死心在言。

“我知道了,你是不好意思,阿姨懂的!”凡妈皱了皱眉,芷瑶的极力辩驳,就好像真的没做,但不管有没有,她这个媳妇可是认定了。误会就误会呗!

芷瑶大概不清楚凡妈的个性,就算是拼命解释都是多余,她一旦认定你,你就马上被冠上这个罪名。做为她的儿子,了解实在太多了。

所以他不想解释,也不愿解释!似乎有意要让人知道,他们的确做了坏事!

萧逸凡迅速恍过神来,瞅见她们和乐相处的样子,还时不时凡妈投过来的眼神,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妈,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