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39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39

芷瑶淡瞥了眼萧逸凡,便转身正想朝门的方向走去,“我去看看谁来了。”.

见状,萧逸凡赫然站起身,迈起稳健的步伐紧跟在后,伸手就攥住了她。心里有个很强烈的念头,很不喜欢他们单独见面。

或许是自己的占有欲太强,不想别人觊觎他的女人,更何况是同床共枕的青梅竹马。

“别出去了,想也知道是那个欧少!”他的语气有些清冷。

芷瑶怔住,转眼望着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他帅气俊逸的脸颊依旧有些黑,显然很是不悦累。

她没有挣脱他的钳制,反而索性让他握住,“我还是去看看吧,有可能是别人,比如我的同学……”

萧逸凡稍稍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将她包裹得更紧,丝毫不放他前行,“依我看,那也是男同学吧。”

在以前,每天都有很多男生站到她家门外等她,而他早已司空见惯了,所以现在也是一样萌!

若在当初,他是不觉得怎样,但是现在,一切免谈!

“女同学还是有的……”芷瑶尴尬笑了笑。

其实这几天围堵在家门的几乎都是男同学,就算有女的吧,也是因为安诺南!

“是么?!”萧逸凡微微皱起眉宇,精细地打量芷瑶脸上每一个不自在的表情。“我并不这么认为!”

“……”芷瑶顿时缄默了。慌忙别开眼睛。

他们静默对峙了一会儿,客厅里的大人疑惑的目光皆投向了他们。

门铃依旧响个不停,然而他们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谁也没有去搭理它。

直到安诺南隐忍不住,掀开窗帘,望着铁门外的人,低骂道:“又是那个该死的家伙,这么早就滚来,吵死人了!我去会会他!”说罢,他快速打开门,朝着外面的大铁门跑去。

萧逸凡闻言,复杂黯淡的黑眸盯着芷瑶看,淡斥:“我猜对了,你还想狡辩吗?!”

芷瑶沉默不语,无以言对,在这种僵硬的情况下,唯有闭上嘴巴,因为多说多错。

她本带着一颗愉悦豁然的心情,想和他一起出去逛街游玩,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事件,霎时让她凝结已久的好心情即刻烟消云散,这是他们所料不及的……

瞅见萧逸凡一脸黑沉,而且还是因为她的话,假设她没有抖出他的女朋友,他就不会生气吗?!

但纸终究保不住火,她只是抢先一步让别人知道而已!

她并不想因为父母的约束,而让他被迫与她结婚,从而破坏他的幸福。

青梅竹马仅仅是青梅竹马,谁说未婚夫妻就一定要结婚的?!谁都有找寻幸福的权利,这是不容许任何人干涉的!

这时,周围的气氛变得愈发僵硬凝重,愈发尴尬。

“好了,你们两个孩有话好好说,先过来坐着。凡是都好商量,不要在吵架了!”瑶妈有些头疼。

凡妈点点头,暂时先奉承他们,笑道:“对对,妈妈多少会尊重你们的意见!

听闻,萧逸凡拉着芷瑶重新坐回沙发上,准备听着父母的谈判。

“你们都睡到一起了,瑶瑶已经被我家逸凡占了便宜了。不负责好像有点对不住瑶瑶啊。”凡妈皱了皱眉,俨然没有刚才的喜悦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忧色忡忡。

儿子要是能娶到芷瑶,当然她乐得更自在,毕竟她是她理想中的最佳媳妇!

“阿姨,我没事的。”芷瑶摇了摇头,深深叹气一声,“您别担心了,瑶儿以后还嫁得出去。”

他们并没有发生关系,怎会嫁不出去?!更何况是在现代,如果爱她,就不会在乎她是否是处.女。

再说她招惹的桃花实在太多了,其中肯定有好男人,只是她还没遇到而已。

萧逸凡听罢,帅气的脸蛋再度阴霾下来,不悦道:“除了我,你还以为有人肯要你啊?!”

“有。”芷瑶答得很肯定。

萧逸凡凝视她清丽萌亮的瞳眸,如一弯湖水般清澈透明,突然间,稍稍有了一刻恍惚。

“是谁?快点告诉我!”他很想知道。

“还没遇到。”芷瑶诚实坦然,抬眼直视他的怒眸,“像那个种马,我想他改了,以后也会是一个好男人!”

虽说是难缠了点,但她知道,这是他对她的执着,堂堂名门花花公子,也按捺得住寂寞,在门外等了那么长时间。这点她很佩服。可是至今为止,对他的印象仍然很差!

“不许提他!”萧逸凡呵斥住,攥紧了她的手。坏笑凑近她的耳际,“乖乖听话,不然晚上我可要继续惩罚你,把昨晚没做的,通通做完!”

芷瑶惊愣得眨了眨眼睛,不得已闭口不提。

凡妈盯着两人之间的互动,依旧不死心,道出心中的提议,“逸凡,不然这样吧,你们在相处一段时间试试,如果真的不适合,那妈妈也不勉强了。你可以选你的女朋友。这样好不好?”

“瑶瑶,妈妈会尊重你的选择,但前提是听阿姨的话,别耍脾气了!”凡妈语重心长道,心里很是担忧。

老实说,他们这些做长辈的,的确很希望他们在一起,希望逸凡能够负责,因为两人都同床共枕了……

“好主意。”萧逸凡懒懒一笑。

芷瑶纠结得拧拧眉头,碍于父母的再三让步,唯有点头同意。

她挣开萧逸凡的手,骤然站起身朝楼梯走去,“如果没事,我先上楼了。”

“瑶瑶!”凡妈担忧唤道,见她失落上楼,于是,正想督促萧逸凡跟上去,谁料他已经站起身跟着。

“逸凡等等,这个东西给你!”凡妈将口袋里的钥匙递给他。

萧逸凡拿于手心,淡瞥了眼凡妈,笑道:“妈,你可真是煞费苦心,替儿子安排啊!不过也罢,正好派上用场!”他转身继续朝楼梯走去。

房间内

芷瑶关紧门,静静坐在**沉默了片刻,然后走到床边,稍稍撩开个小角,盯着铁门外的人。

黑色的高级轿车上,一个翩翩绅士倚在边上等人,不难看出他就是昨天的那个种马,除此之外,铁门边还聚集了一些不认识的人,大概是他的同学吧。

芷瑶微微叹了口气,想起刚才的事,渐渐地陷入了沉思当中。殊不知,正当她出神之际,某个狡猾的男人已经悄悄潜入她的房间内,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快速轻声站到她后面.

循着她的视线望去,鄙见了他自认以为极度刺眼的一幕,他不爽地蹙起眉间,双手自然而然地环在她的腰际,头搭于她的肩上,嘶喃:“就这么喜欢看他们?!”

“不是。”芷瑶淡应。待发现身后的男人时,随即恍过神来,慌张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没有挣扎,仿佛经过了昨晚,他们的这些举动是愈来愈正常,身体没有强烈排斥他,反而习以为常,喜欢他的拥抱……

但她记得明明锁上门,他又是如何进来?难不成自己关不紧?

萧逸凡并不理会她的问题,而是环住她坐到了**。追问:“不然你在想什么?!”

芷瑶心烦意乱地别过头,暂时不想看他。“还不是因为你。都有女人了,还来招惹我干嘛,我们之间明明没有那个,你怎么不解释清楚,害我被他们误会……”

“解释是多余的,况且我的确是碰了你,还亲了你。这并不假!”萧逸凡无奈笑道。

“你无赖,色狼!”芷瑶哼气出声,瞬间涨红了双颊,“晚上不准你睡在我的**了!”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和他划清界限,谁也说不准他何时会趁机占她便宜,万一真的被他给吃了,她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萧逸凡眯着眼睛看她,俨然没有刚才的怒气存在,抱怨道:“你想赶老公走啊?长辈不是要我们相处一段时间试试看,你这么快就否定我啊?!”

芷瑶撅起了嘴唇,反驳道:“他们又没有叫我们睡在一块!从今天起,不准再碰我了!”

“那可不行!我碰上瘾了!”萧逸凡笑得邪气凛然,故意将她抱得更紧,“再敢拒绝我,我不介意跟你在温习一遍,我记得昨天好像亲到这里……”

他笑得很邪魅帅气,同时也笑得痞子十足,环住她腰际上,蠢蠢欲动的手,有逐渐上升的趋向。

芷瑶耳根发红,心砰然跳快,两人过度亲密,他身上致命诱人的气息扑鼻而来,深怕自己会沉沦于他的柔情中。

他的言行举止无一丝玩笑存在,该不会当真了吧?

于是,她当即握住他的手,制止了他接下的举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好些,“逸凡,不要……”

“我是你老公!”萧逸凡坏笑冲她呼着气。

“你不要得寸进尺!”芷瑶按捺不住咬牙。“你有女人了,如果她看到我们这样,会怎样想我?!”

“你很介意?”萧逸凡挑眉反问。

芷瑶并不否认,重重地点着头,没好气道:“是女人都会介意!你不要再叫我老婆了,要是她误会了,看你怎么办!”

萧逸凡眸光稍沉,修长的手指轻捏她的下颌,淡问:“那你想要我怎么做?跟她分了?”

她轻睨了萧逸凡,察觉到他脸上的细微变化,索性跟着撅起唇,“我懒得理你,反正我也管不了!”

“那好,我也不管你!”萧逸凡甩下一句话,放松开了双手,起身正想朝房外走去。“我当真要走了!”

“去吧,我想休息了!”芷瑶含糊道,懒懒地躺回**,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快走吧!”

然,心里是有那么点希望他留下,或许是整天与他黏在一块,对他产生了依赖心,所以才会感到失落难受,一定是这样的!

萧逸凡蹙眉不悦,胸口倏然闷慌得窒息,望向惬意躺在**的女人,那副不在意的样子,直教人生气。

相处这几天,难道就对他没半点感情么?他可不信,因为她的身体最诚实!

那一刻,他油生了一股扑到她的强烈冲动,只想狠狠地教训她,但他没有直接这样做。

始终呦不过她那纯洁恬静的笑容,萌动氤氲的水眸,还有那娇柔可人的姿态。仅仅只是这些,就让人别不开眼神,连走出房的力气都被她的美给抽去了!

双脚不受他控制,不由自主重新坐到**,静静俯视**的女人。

“老婆。”萧逸凡低喃唤道。

“你怎么还不走啊!”芷瑶惊诧望着他,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闪着一丝莹光般的笑意,“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哪有走出去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