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40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40

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闪着一丝莹光般的笑意,“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哪有走出去的道理。”

芷瑶怔住,波光粼粼的水眸,萌亮地瞪着他,不满地嚷嚷,“你还跟我生气,我不是有意要抖出你女朋友的!”

“我知道。”萧逸凡无所谓地点点头,扬起手指宠溺地捏着她的鼻尖,“我气量大得很,才不会跟你计较!”累

“既然不生气,那你还要找我算账,我可没得罪你了!”芷瑶缓了缓气,方才悬浮的心总算卸下。

但有一点,她实在想不通,如果不是因为抖出他的女朋友而生气,那是因为什么?

“你有!”萧逸凡很肯定地回答,慵懒地躺在她的旁边,微微侧首,“有老公了,还妄想着嫁人!你说,我该不该找你算账?你老公论长相,论风度,论人品,真的有这么差?!用得着出去找男人吗?”

“自恋狂,我说的事实,谁是你老婆!哼!”芷瑶瞪大眼睛,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有风度的男人会像他这样自夸?虽然长相很帅,很有男人味。外表看起来很绅士优雅。

或许很少人才知道,他其实表里不一,夜晚马上化身成狡猾的狐狸,干起色狼该干的勾当。

她这个青梅竹马,不知受到他多少次的轻薄了。

不过,现在总算知道他的气归根到底还是源于她,听他的语气好像很介意其他男人的存在!闷

想到这,烦闷的心情稍微有了丝舒缓,甚至还有点小喜悦。

萧逸凡邪魅地扬高眉宇,很自然地抚弄她的发丝,“好了,别跟我怄气了,既然你也没老公,凑合着叫吧!没准以后我们还真结婚呢。”

“不想理你!”芷瑶抿了抿唇瓣,撒娇的意味颇明。

“我也不想理你,可是说着,总做不到。”萧逸凡朗朗笑道。

芷瑶轻睨了眼他,娇美的脸蛋上洋溢着一丝得逞的笑意,“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都是你害的,被你萌得心痒痒!少看你一眼都不成!”萧逸凡佞笑坦然。

想起第一次跟她讲电话的时候,那样楚楚可怜地叫他,“逸凡哥哥”,

还有初次见面,那副脆弱可怜的模样,短短才几日,就很难从她身上看到,转变确实大了点。

然而现在,高兴时,就叫逸凡!发飙时,干脆就叫色狼!甚至还没形象地打他骂他!男人的尊严皆败在此女的手上了。

“老婆,被我欺负了,你怎么都不哭啊?!”萧逸凡怔然反问。

“我再也不是爱哭鬼了,干嘛要哭啊!”芷瑶撇了撇嘴,瞪着他。

以前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只会一直哭,而且还不能解决问题,结果越哭越容易让人欺负!

经过安芷研的一番教导,她彻底明白,也已经看开,眼泪的确能博取人的同情,但同时也是懦弱的表现,只能说因人而异!

“你不哭,老公哪有机会安慰你啊?”萧逸凡玩心大起,恐吓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强了你!?”

“怕啊……”芷瑶凝眸瞪他,拧起粉拳做做样子,“就怕没工具治你这只调。戏青梅竹马的色狼!”

对于青梅竹马的男人,虽然相处不是很久,但根本不是怕他。

坏是坏了点,可人还是不错,喜欢逗她玩着,有时候还让着她,迁就她,体贴她。所以她对他也就变得肆无忌惮了!

萧逸凡邪邪一笑,宽大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拳头,放于自己的胸膛上,“你要是剪了我兄弟,以后谁跟你玩啊!”

“你不要脸啊啊啊……”芷瑶红着脸骂道,睁开他的手掌,转身背对他躺着。辩驳:“昨天那是失误,要是我知道那是你兄弟的话,打死我都不会抓它……”

“我又不怪你!老婆摸老公,正常!”萧逸凡说得理所当然,握住她的手臂晃了晃,“别生气了,快点起床吧,我带你出去玩。”

芷瑶缩了缩身子,看似无动于衷,实则心已然动摇,却又赌气回道:“不要。”

萧逸凡将身体挪动到她背后,手肘搭着床,倚着头看她,“大早晨的,你还想做猪啊?起来活动下,不然以后胖了,我可抱不动你!”说罢,手掌还不忘在她光滑的腿上轻拍了一把。

“不要你管!”芷瑶冷哼道。

萧逸凡勾唇一笑,就喜欢看她萌人的模样,情不自禁地俯下头,朝她白皙的脸颊上啄吻一下,诱哄:“乖了,香吻一个,快点起来。”

话音刚落,即刻收到了芷瑶一记恶狠狠的瞪眼。

“谁要你亲我了!”她伸脚就想踹他。

萧逸凡轻而易举地躲过,瞥了眼身着雪纺衣裙的芷瑶,那盖及半个大腿的短裙,差点因她的动作而掀飞。

“老婆,你尽量淑女点儿,都走光了!幸好只有被老公看见而已。”他皱了皱眉,抬眼望着轻轻飘起的窗帘,“今天风有点大,等下出去,万一飘起来了,就被人看光光了。”

顿了顿,他马上打开衣柜,“不行,换衣服吧。”

“这衣服还不是你拿给我的!”芷瑶咬牙嘀咕,脸颊越发绯色。“我才不想跟你出去呢!”

“我记得有家冰淇凌店很好吃,就你电视上看到的那种!你说很想试试的,想不想去?”萧逸凡诱。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