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43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43

“确实有点禽.兽不如了!不过,你老公除外。”萧逸凡摸了摸下巴,细细斟酌了一番,“你说他们的下一步举动会是什么?!”.

芷瑶闻言,目光瞥了瞥萧逸凡,然后又转向了前方的树荫下,“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能做什么坏事啊!”

她不太相信他刚才说过的话,这现代的人再大胆也不会在烈日炎炎的情况下,当众上演活春宫吧?再说藏起来,难道不怕被别人看到吗?

坐在另几个角落的情侣顶多就亲亲嘴,相互拥抱,在正常不过的,就聊聊天而已。

然,这些都看似很平常,没人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累。

萧逸凡忽然笑了笑,大掌揽紧了她的肩头,半眯起邪魅的桃花眼,捕捉到前方有异样的动向,“那倒未必,现在什么样的人都有,你看看他们躲起来了!”

“那又能怎样?!”芷瑶嘀咕一声,目光还是忍不住望了过去。很好奇他们当真如此大胆?

萧逸凡唇角蠕动了下,极力隐忍住笑,那小女人虽说不太相信,但眼神仍是瞟了又瞟,做贼似的盯着微动的树丛看萌。

“老婆,有没有兴趣上前去看啊?”

发现自己的失态后,芷瑶当即恍过神来,抬眼不偏不斜地撞上萧逸凡那张帅气的笑脸时,白皙娇美的脸蛋瞬间浮现了两抹可疑的红晕。猛然摇了瑶头否认。

“不要,要去你自己去……”

萧逸凡爱煞了她此刻的表情,明白这是她窘羞的娇态,越看越讨人喜欢,令人百看不厌,他扬起修长的手指轻捏着她发烫的脸蛋,清楚感觉到指尖处传递过来的热量,倏地唇角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你的脸好红!”他故意逗她。

很满意她的身体反应,毕竟那是因为他的存在而发红,从这点足以看出,她对自己肯定留有感情。

女人会因男人而娇羞,一种是花痴,另一种是出糗,还有一种是喜欢!

至于她是属于那一种呢?他心里也很想知道!

芷瑶怔了怔,男人低沉磁性的声线带着蛊惑,在她的耳际边骤然响起,如清风细雨拂过她悸动的心。使她沉沦于他柔情的陷阱中。

心,砰然加快跳动,呼吸,越来越急促。无法按捺住她的心悸。

“还不是你害的!你靠得太近了。”她随意搪塞。

脸愈发红润,红得无地可藏,只得尴尬地袒露在他面前。她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将头别到了一边,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糗态。

这才,重重地深嗅了几口气,来平静自己慌乱的心。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挑了几下,凝眸望着她那红得发烫的耳根,缕缕乌黑芳香的秀发顺着微风轻扬,吹撩到他敏感的脸颊,挠得他心痒难耐。

情不自禁之下,双手习以为常地环在她纤柔的腰际上,埋首于她的发丝中,独享她全身散发的芳香。

“老婆,你口是心非!”

“……”芷瑶顿时哑口无言,转眼对上他炙热如火的双眸,那深不见底的眼底闪烁着情韵的幽光,似乎在期待什么似的。

她渐渐恍惚了片刻,待察觉到周围投来的多数目光,被来往走过的男女盯得很不自在,她窘窘地垂下头来。突然有种想躲起来的冲动。

“逸凡,正经点儿……”芷瑶轻喃,任由他随意揽住,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

因为她知道,无论怎样挣扎都是徒劳,萧逸凡总会用一句话来堵她:这是青梅竹马的正常行为!

更可况他们现在还顶着一个未婚夫妻的头衔,这种举动是正常得不能在正常了。

但有一点很纠结,他可是有女人的男人了!

萧逸凡不以为然,染着邪魅的黑眸凝视着芷瑶的侧脸,嘶喃道:“嗯?老公哪点惹你不满意了?是不是我不够热情,不够温柔,还是不够坏……”他的尾音拉得很长,磁性的声线惑人不改。

芷瑶睁大氤氲萌动的水眸,瞪视着萧逸凡,对于他的言辞,颇感几分无奈。因为全都说反了。

从他身上压根看不出有任何害臊的神色,相反,他就是太热情,太温柔,太坏了!

但是,她承认自己很喜欢,并不排斥他!

芷瑶不搭理他的话,而是稍微扭动着身体,问:“那个梦娜什么时候回来?!”

她记得上次听到她说过,她要给萧逸凡一个惊喜,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一想到这,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压抑,她的到来是好是坏?总觉得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或许是从电话中听出她的敌意,才会油生这种思想吧。

“还不知道。”萧逸凡有了一刻的愣怔,蕴含着情韵幽深的黑眸,闪烁着一丝复杂,沉思了半饷,唇角微微扬起一抹邪侫的弧度,“你很担心她回来,嗯?”

“才……没有呢!”芷瑶摇头反驳,清澈如水的瞳眸瞬间黯淡下来,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其实她还很介意。

自己想要什么,她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几天的生活的确是无忧无虑,有他陪着真的很快乐,这不禁令她慢慢忘却了那心里曾经的痛。让她不再停留在那时的阴影里。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

连她也不敢置信,在短短的时日内,能恢复得那么快,这都归功于家人的关怀,和他特别的宠爱与呵护。

她不想太依赖他,深怕沉迷于他的柔情,到最后无可自拔,那时又会是怎样一个情况?

“她来了最好,好管管你这只色狼,省得每次都来欺负我。”她低声喃道。瞟了他一眼,“还有啊,免得我遭到她的白眼,人家很不喜欢我呢!”

“嗯,她的确不喜欢你!”萧逸凡并不否认。

“我还不喜欢她呢!”芷瑶不满地嘀咕,拿开他环在腰际上手,提醒:“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所以你要正经点儿!”

光听那电话就是一腔火药味儿,万一哪天被某女撞见了他们的亲密举动,非与她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好了,别闹脾气!”萧逸凡揉按住她的肩头,讨好似的轻摇了几下,实在很不懂女人的内心想法,为何芷瑶没有见到梦娜,仅凭着一个电话,就对她极为敏感。

“我才懒得跟你生气。”芷瑶赌气回道,不悦地撅起唇角,生气的姿态尽显几分可爱萧逸凡无奈拧拧眉,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凝视她额头上渗出的细汗。于是,拿起面纸替她体贴擦拭掉.

“口渴了没,想不想喝点东西?”

经他提起,芷瑶揉了下嗓子,才发觉同他说话之久,确实有点口干,便毫不客气地点头,“想。”

萧逸凡站起身,淡扫了四周一圈,望见前边十几米处有个冷饮专卖店,“那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就在前面,我去下就来!别跟陌生人说话,小心被骗了!知道了没有?”

“我又不是小孩。”芷瑶嚷了一句。眼睛望向了别处。

萧逸凡笑了笑,将她的脸上的每个表情皆纳入眼底,再度瞥了眼她,才朝冷饮店跑去。

见状,芷瑶即刻将目光转向了他,望着他那颀长的背影,不知不觉唇角微微勾起,洋溢着缕缕甜美的笑意。

一直盯着他看,然而萧逸凡有时转过头看她,她却有迅速别开视线,似在跟他捉迷藏一般。

“小姐,我能坐到你旁边吗?”旁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芷瑶轻抬起头,随意望了眼一脸笑意的男人,想起了萧逸凡的提醒,丝毫不理会旁边的男人。

见她缄默不语,男人索性坐了下去,“美女,就你一个人吗?”

然,芷瑶没有作答,带着戒备挪动了下身体。

“你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实在可惜了,你一个多寂寞啊,不如我做你男朋友,一起去约会吧。”男人死皮赖脸地凑近她,对于她的置之不理,越发感到有兴趣,“我保证会让你快乐舒服的。”

芷瑶闻言,骤然站起身来,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龌龊男,唇角轻轻**了几下。

出门头次遇流氓,还满口恶心的话,听得她一阵反胃,原来萧逸凡的提醒,并不是没有道理,大千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

突然间,很希望青梅竹马能在身边……

“别害羞啊,跟我去玩玩吧。”男人紧跟着站起身。伸手就像抓住她。

“滚!”芷瑶气结,退后了一步,正好撞到了一睹肉墙。

“谁惹老婆你生气了?”萧逸凡双手敞开,两手都拿着饮料,方才的一幕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他并不急于赶来,而是很期待芷瑶的反应,看她知否听话!结果表明,确实如此!

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芷瑶一头扎进了萧逸凡的怀中,双手更是抱紧了他的腰际,享受他传递过来的安全感。“一个流氓。”

“那想老公怎样帮你解决?!”萧逸凡冷漠的黑眸瞬间变得暗淡无光,阴霾地看着男人,只把他看得发毛。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她是你老婆,这是个误会!”男人解释着,冷不防打了几个寒颤,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气质看来,并不是一般人。只是这么年轻就结婚,有点可惜了。

但是,这种有钱人可惹不起,改日被弄死了都不知道,冥想之际,他话不多说,赶紧撒腿就跑。

“这么胆小,还敢泡女人!老婆,他滚蛋了。”萧逸凡低头笑望,将自己缠得紧紧的芷瑶。“现在你该知道,除了老公之外,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了吧。”

芷瑶埋首于他温热的胸膛前,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否认,只想安逸地窝在他怀中。

“喝点冷饮吧。”萧逸凡懒懒一笑,苦于两手拿着饮料,没有多余的手来安抚小女人。“等喝完了,再让你抱个够!”

芷瑶脸蛋微微泛红,恋恋不舍地离开他的胸膛,伸手接过他手中的冷饮,含着吸管品尝,“嗯,好喝!”

萧逸凡揽住她重新坐回石椅上,树荫下,微风轻轻拂过,丝丝凉爽扑脸而来。他放下冷饮,眼神饶有兴致地锁着芷瑶清美娇柔的脸蛋。

“你看我干嘛?”芷瑶笑问。

“我又帮你了你一次,为了以表谢意,晚上继续睡你床。”萧逸凡佞笑坦然,很期待她的下文。

芷瑶水眸一怔,波光粼粼地瞅着他,“不要,我不要跟你睡一块,是你丢我一个人在这,所以你帮我,这是你应该的!”

跟危险色狼睡在一块,每每吃亏的都是她自己,第一次被他抱着,第二次被他扒光衣服,吃尽了所有豆腐,第三次还没,她连想都不敢想!

萧逸凡伸指点点她的额头,性感的薄唇浅扬一抹笑意。“你想让老公睡门口啊,那不被阿南笑死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