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45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45

萧逸凡淡瞥了眼落荒而逃的假鬼,笑了笑,“咳咳,老婆,其实他是被你吓跑的!”.

至今为止,能做到像她如此大胆的女人看来只有安芷瑶一人了。居然将扮鬼的工作人员也吓跑了!

他就是喜欢她的娇憨可爱!什么都好奇,什么都好动!以至于逗逗她,皆会当成真,倘若要是告诉她是真人,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芷瑶怔了怔,借着微弱的光线,迎上他的邪魅幽深的黑眸,“我不过就是揪了他一下,那玩具还会跑啊……真奇怪……”

“那是因为老婆厉害嘛,等下要是有玩具鬼靠近你,不用太客气了,直接折磨他,我想他们绝对不敢靠近你的!”萧逸凡邪邪一笑,故意拔高了音调累。

此言一出,不禁让隐匿在角落的鬼倒捏几把冷汗。刚要出来的身子,都识趣的缩了回去,谁也不想被怪异的女人折磨。

“逸凡,有道理耶!”芷瑶扑哧笑开,兴致勃勃地环住萧逸凡的腰际,继续往前走了一段。

结果正如他所料,那一段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障碍物来阻扰他们萌!

然而后面却连连传出女人的尖叫声,凄厉哭嚎的声线循循入耳,听着十分刺耳。

“啊……妈咪啊!我腿软了……”

“好恐怖啊,我怕啊……呜呜……”

“逸凡……为什么那些叫得那么惨啊,我都不觉得恐怖啊。”芷瑶捂住了耳朵,很不理解她们为何叫得如此凄惨。像是看到厉鬼一般。

他们也是一路走来,怎么就没看到恐怖的鬼东西,即使是有,都被她吓跑了。

不过是玩具而已,难道真的有这么恐怖吗?

萧逸凡一手揽住芷瑶,另一手优雅地揉了揉耳朵,低声道:“她们胆小,老婆胆大!”

“嗯!”芷瑶重重地点着头。

忽然间,旁边的不知者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于是,故意发出诡异的笑声,恶作剧的接近芷瑶,然后往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啊哦,有玩具摸我的腿……”芷瑶轻喃一声,那冰凉阴森的触感令人发毛。

闻言,萧逸凡微微蹙起眉头,将芷瑶拉到一边,沉沉骂道:“那东西在哪里?我去跺了他!”

那小东西只能让他自己摸,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来摸她!一想到这幕,心里满是不爽,浑身憋着怒气。

隐隐可见萧逸凡的火气,扮鬼的那人差点栽倒在地,深怕他会真的跺了她。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夫妻,只得赔笑道歉:“sorry,sorry!”

“幸好是女的!”萧逸凡舒缓了下情绪,既然是女人,被摸了一下也没事。所以没有与她多做计较,便拉着芷瑶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仍然畅通无阻!

芷瑶睁开晶亮的萌眸,静静凝视他的后背,有了一刻的痴迷恍惚,心里泛起一丝甜蜜的涟漪,红唇倏然扬起一抹甜美的笑意,双手情不自禁地环住他的腰际,柔柔地唤道:“逸凡!”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事,出于感动,才会对他这般温柔!

她喜欢他带来的安全感,那样完美的将她保护着,就算是她吃亏了,也会替她出头!

“嗯?”萧逸凡勾唇一笑,面对她突如其来的转变,很是喜欢。

芷瑶萌动地瞅着他,突然想说什么,却有开不了口。

蓦然这时,那几个女人的哭喊声再次传来。

“妈呀……早知道不跟踪安芷瑶进来了,刚拍好照的手机,又丢了……”

“诗雅,怎么办啊,我好怕啊……我们碰到安芷瑶就只有倒霉的份。”

“啊……可馨,气死人了,我刚才打给梦娜的时候,你应该阻止我进来的!”

“我拉不住你……呜呜……”……

两个女人又哭又闹,搞得措手不及,还时不时指责对方几句。

“诗雅,可馨,这两个谁呀?干嘛跟踪我啊?”芷瑶听得一阵莫名,稍稍沉思了片刻。

等等,她们刚才提起了梦娜,难道她们认识吗?

萧逸凡略微一怔,帅气俊逸的脸顿沉,闪着莹光般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拉着芷瑶快速往出口走去,“我不认识她们,但是听得出来,那些是找茬的女人,平时肯定看不惯你,才会嫉妒想抓你把柄!”

至于她们是不是梦娜的朋友,这点他倒不知道,毕竟他长期在国外,对于这边的事不是很清楚!

依她们刚才说的话,估计是想打小报告吧!

“学校的同学。”这是芷瑶的第一个反应。

回想起安诺南她们的提醒,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有很多看不顺眼的千金小姐幸灾乐祸得很,想必她们就是其中的两位吧?

她不过想过得清静点,但看来现实生活,并非那样宁静,还遭来这多人嫉妒,存心想跟她作对。

她不想与人争斗,但她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

漫漫长路会有坎坷,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知道,让它顺其自然吗?

随后,他们并不多理会,继续玩了好几项目。

转眼间,时光悄悄流逝,他们走到大道上。

“逸凡,你的情况有点像枫哥哥……”芷瑶低喃一句。

柔情似水的眸子溢满了浓浓的哀伤,轻轻抬头望着繁星点缀的夜空,狡黠的月光映洒在她清美的容颜上,勾勒出精致的五官,将她映衬得更加凄美。

萧逸凡深深凝视她绝美的脸庞,一丝惊艳闪过眼底,痴迷地望着她半饷,忽然耳际边再度响起她的话,英挺的俊眉皱了皱,阴沉的脸色袒露了他的不悦,“我跟他不一样!”

见她如此伤感悲哀,难道她的心里还有那个枫哥哥的存在?一点也没有他的位置?

更令他生气的是,居然把他们两个混为一谈了!他萧逸凡可做不到像他那么绝情!

“你和他一样有女人了!”芷瑶坦然。微微垂低了头。

不敢想象以后会变得如何,方才的那两个女人一定会告诉那个梦娜,然后会接二连三来找茬。

“是又如何?”萧逸凡怔然反问,骤然扳过她的身体,逼迫她直视自己,心里莫名急切,“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那你告诉我,你那枫哥哥是个怎样的人!”“他相信他女人的话,却不相信我,就是因为我太懦弱,被她诬陷还不会反驳,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因为他只喜欢那女人,我做什么都是错,甚至为了她而打我……”芷瑶不知不觉缓缓道出,眼角闪烁着一滴晶莹的泪光,“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枫哥哥已经知道错了,其实我从来都不怪他。因为我也有错……”.

她水眸颤颤,溢满了泪水,继而望向了宁静的夜空,“虽然分隔两地,从今往后不再相见,但我仍然记得他,他也一定记得我,在另一个地方看着我。”

“傻瓜!你居然当着你老公的面,为别的男人而哭!”萧逸凡伸指轻拭她脸上的泪水,玩了那么多刺激游戏,都没有哭,只提起一个男人,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

他终是敌不过芷瑶的泪水,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老婆,我跟他不同,我可是很心疼你呢,你在担心我会像他一样误会你吗?!”

听闻,芷瑶索性将泪水都抹到了他的衬衫上,那衣服瞬间濡湿一片,她没想到,他竟然猜懂她的心思。

她正是担心这件事,被人误会陷害的滋味儿,实在很不好受……即使他们只是青梅竹马!

芷瑶没有作答,只回以哽咽声。

“乖,放心吧!老公不是脑残白痴。我保证不会平白无故误会你的!”萧逸凡笑了笑,轻轻捧起她精致的,“但是,不许在想其他男人了!不然我可要……”

“我想什么,不用你管!”芷瑶不满地嚷嚷。

萧逸凡认真凝视着芷瑶,蕴满情韵的黑眸皆是肯定与认真,“老婆听话,你已经有老公了,快点忘掉你那个枫哥哥!”

“不听,你是色狼,才不是我老公!”芷瑶撇了撇嘴,赌气地别过头去,“别在叫我老婆了,等你女人来了,我看你怎么收场!女人善于妒忌,我可不想被她……我有名字,所以不再这样叫我……”

她不知是多少次提醒他了,直觉告诉她,未来的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即使没见过那女人,但也总是莫名担忧起来。

“说够了没有?!”萧逸凡沉沉说道,隐散着些许怒气,很不重听她的话。就那么急于撇清他们的关系吗?

芷瑶摇了摇头,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没呢,你必须跟我保持距离,不许**我,亲我,偷看我,我管你睡到哪里,反正不准睡在我**。”

萧逸凡无所谓地笑了笑,根本没听进去半个字眼,索性替她补了句话,“老公除外,其他男人一概不行!对吗?”

“你无赖!你坏透了!”芷瑶咬牙,气得拧起粉拳捶向他。

“让我告诉你,更坏的是,什么都摸透,看透,也亲透!”萧逸凡懒懒一笑,她的捶打在他眼里,顶多就是撒撒娇,既不痛也不痒,好一个萌人的小东西。“早知道种几个草莓,留下当证据!看你怎么赖!”

芷瑶涨红了脸颊,前面煽情暧昧的言语一字不漏传入她的耳膜,但后面的话倒有些不理解了,于是,她睁大水灵灵的美眸,很萌人的问了一句,“什么是种草莓?”

萧逸凡瞥了眼娇憨可爱的芷瑶,萌得他心痒难耐,差点大声笑开,他故作认真道:“呃……就是长在你身上的东西,看你要种在哪里!”

“身上真的可以长出草莓吗?”芷瑶有点狐疑。

“你一个人长不了,咳咳……老公可以帮你!”萧逸凡忍笑继续逗她,伸指点了点她的脖子,“要种脖子,还是别的地方,很快就能长出草莓。”

“我要草莓。”芷瑶好奇地点点头,“就脖子吧,但是你要怎么种?”

“亲一下,产一颗!”萧逸凡坏笑道,待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迅速凑近她的脖子,重重吮.吸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

“好啊你,又吃我豆腐,哪里有草莓,你个大色狼……骗人!”芷瑶窘羞地捂住了脖子,娇嗔地连瞪他几眼。

口头上虽这么讲,但还不忘摸了几下,看看有没有真的长出东西来。

萧逸凡宠溺一笑,不理会她的抱怨,将她塞进了车里,自己也坐上了车,“笨蛋,你有看到草莓长那么快的吗?再等会就长出来了,很新鲜的呢!”

“真的?一颗太孤单了,那我要多种几颗。”芷瑶半信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