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49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49[VIP]

“要你多嘴!”安芷研气结,毫不客气地拧起安诺南的耳朵,“姐姐说话,做弟弟的,就不要插嘴,不过,你也蛮有本事的,不如将逸凡的女朋友给泡到手!省得以后惹事生非!”.

“我还未成年呢,对老女人才没有兴趣!”安诺南痛呼一声,“老姐这么凶悍,小心以后没人要!”

“胡说八道,喜欢本小姐的男生一大堆,随便哪里都有!”安芷研咬牙反驳。稍微加重了力道,直到他吃痛叫喊才松手放开。

安诺南瞪了她一眼,轻轻地揉着耳朵,冷哼一声,“那好,如果你厉害的话,外面的欧少换你去搞定!”

萧逸凡把此事交给他,其实他实在很不愿意去管,毕竟对方不是女生,好话说几句就闪人了,但他没这么好摆平!压根不吃这套累。

花花公子能够如此痴情,整天呆在门外一直等,的确很难得很有耐性!这点执着令他佩服。而且方才有出去跟他交谈了几句,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所以不再搭理劝告他。

因为怎样沟通,他仍然不为所动,似要一副不见到芷瑶,誓不罢休的样子。

唯有等他自行放弃,才是上上策萌!

安芷研对他翻了个白眼,双手环抱于胸,“你搞不定的家伙,才扔给我的吧!那种花花公子,本小姐可没兴趣。”

“我看你是不敢吧?!”安诺南故意刺激,伸出手肘撞了下安芷研,“花花公子不一定都是坏的,有的就够痴情,比如大门外的那个欧少,等了十几个小时了,还不死心。我对他没辙了,如果我是女的话,一定将他泡到手!哈哈……可惜我是男的,所以老姐你出马吧!”

“他那叫白痴,既然这么难缠的话?我去会会他!”安芷研疑惑问道,颇有几分兴趣,于是,迈步朝门的方向走去。

正在电话的凡妈见状,一边看着向外走的安芷研,一边向儿子报告,“儿子啊,你快点回来吧,你老婆都快跟别人跑了,我刚刚看看研研自信满满,走出去泡男生了,是个大帅哥哦。”

“哦,有这等事?!”电话那边有点吃惊,但依旧很平静。

“当真啊,就是你哥哥的同学,洛轩啊!”凡妈扬高了音调。

“原来是花花公子,白痴女人怎么就看上他了?”震惊的声线从电话那头传来,“老妈,你马上出去给我监视研研,怎样在向儿子报告,公司的事我尽量早点处理完,然后就回去。”

“好啊好啊!”凡妈笑意盈盈。

“想送我大礼,那儿子我也送她一份!”他笑得狡黠。

凡妈闻言,笑得合不拢嘴,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攥住瑶妈的手臂晃了几下,跟儿子交谈了几句,便挂上了电话。

瑶妈面带温笑,透过玻璃窗望了眼外面帅气的男子,见他等了一整天,不由得轻叹,“啊婉,其实我觉得洛轩那孩子也不错,蛮有诚心的!真是难为他了……”

“我知道啊,可是你的女儿已经注定是我的媳妇了!”凡妈点点头,接着提醒,“我们现在啊,必须得先解决那两个孩子的事,他们睡到一块,我家逸凡肯定得负责!”

瑶妈微微拧眉,心里很是担忧,“可是那两个孩子时好时坏,好像都很不愿意。”

“他们是口是心非,害羞不敢承认罢了!”凡妈摇了摇头否认,深思熟虑了一番,“我们得商量一下,再导演个捉床。要在他们重点的时刻,然后破门而入,当场抓个正着,看他们还怎么赖!”

此言一出,安诺南淡瞥了眼凡妈,只感自己很幸运,不用被大人们“设计”,反而有点同情芷瑶他们。

“啧啧啧,欧巴桑,你真是一肚子鬼点!设计儿子你也想得出来!”

“先下手为强嘛!”凡妈挑了挑眉。“阿南,你脑子灵活,快给我想个办法,对付那女人!”

安诺南懒懒地耸了耸肩,不想跟她瞎搅和,于是即刻撇开话题,“你的媳妇都跑了,还不快点去跟踪!不然怎样像你小三儿交代呢!”

经他提醒,凡妈这才想起要事,也不再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便加紧脚步,蹑手蹑脚地朝门走去。视线紧紧盯着门外的安芷研,观察她的每一个反应。

安芷研独占在一边,细微观察倚在车边的男人,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绅士优雅高贵!

只是手里拿着根烟,将他的形象败坏了几分。

稍稍琢磨了一会儿,她轻声朝铁门走去。然而凡妈也跟紧在后。

“喂!欧洛轩是吧?!”

“瑶瑶?你终于肯见我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声线带着丝丝喜悦。

欧洛轩兴奋抬起头来,望着前边几近相似的身影,天色已晚,纵使有路灯照亮,也避免不了会看错人,更何况身材差不多的双胞胎姐妹。

安芷研走到铁门边,双手抱胸,颇有一副女王的气势,沉冷启言:“认错人了!”

欧洛轩听闻,迅速恍过神来,待看清眼前的清美脸蛋时,熠熠发亮的眸中忽闪过一丝失落。“原来是研研美女啊,我真有荣幸!”

安芷研半敛起眼帘,精锐地捕捉到他眼底的那丝含义,那爽朗温和的笑意渐渐敛起,很清楚他此时的感受。

等喜欢的人足足等了一天,结果却等到另一个人的到来,心里铁定烦闷失落!这是外人无法体会的!

“我跟你不熟,别叫得那么亲热!”

谁料,他接下来的话,着实令安芷研对他的印象大大改变。

“你是瑶瑶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没准以后还是你姐夫呢!”欧洛轩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笑脸,眯着桃花眼,向安芷研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研研,瑶瑶在家吗?二少呢?”

他等了那么多久,始终没有看到那抹朝思暮想的身影,也不曾出来过,他们该不会一整天窝在房间里,这大门是必经路,知道他守在此地,所以翻墙偷跑出去?

安芷研眼角狠狠抽蓄一下,只感他自恋过头,便没好气道:“不告诉你!”

欧洛轩带着蛊惑莹光的眸子直瞅着安芷研,似要用眼神征服她,“别这样嘛,研研美女,告诉洛轩哥哥,好不好?”“朝我放电没用,本小姐可不吃你这套!”安芷研嘴角狠得抽蓄,抽蓄,再抽蓄.

“咳咳……”欧洛轩稍微低头,作势轻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未想自己的心思竟被女人看穿,果然聪明的女人不是乱盖的。

玩遍女人的他,通常只露一个笑容,那女人还不是乖乖主动粘来,这是头一次小看女人!

凡妈站到树旁,侧耳倾听他们之间的谈话,不禁捂嘴偷笑,听得出安芷研对他没好感,而且印象极差!越是这般她越是放心。

见他沉默不语,安芷研轻睨了他一眼,清冷启言:“老实告诉你吧,他们在某个地方逍遥快活呢!所以你不用等了,快点回家吧!”

欧洛轩抬眼望着安芷研,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并未因她的话而急于离开,“可以,不过你得请我进屋坐坐,至少看看瑶瑶,我才肯走!”

“那你就继续等吧!”安芷研不紧不慢道,有的是时间跟他磨蹭,“现在啊,我爸妈和阿姨叔叔都在讨论他们以后的婚事,去哪里度蜜月,这多亏你昨天报信,好让阿姨他们去捉床,不然事情进展不可能这么快!当然,你想进来听他们讨论,有本事就爬门进来,我不会阻止的!”

“该死。”欧洛轩不悦地抿紧唇瓣,有种想自打嘴巴的冲动,如果昨晚没有告诉凡妈,就不会发生捉床事件,失策啊啊啊……

安芷研无所谓地靠在门边,有意无意地提起,故意说得夸张点,“你打算滴水未沾,一直站着等啊?小心血液不循环!影响身体健康,以至于你某某方面出了问题,看你年轻血气方刚,又是名门公子,一定很不想吧?!”

话音刚落,欧洛轩惊愣地眨着眼睛,对于安芷研的说辞深信不疑,更何况是出至天才的口中,说不担忧那是假的,有哪个男人想要不举啊?正常男人都想要快活……

“研研,我都还没看到瑶瑶,那怎么办啊?”

“回去吧。等没用的。”安芷研低低一笑,盯着欧洛轩愈发凝重的神色,看得出来他很纠结。

欧洛轩猛然抬头,似想了想,随即笑开,“那好,我去吃个饭,然后在过来!”说完,赶紧钻进车里,踩着油门迅速开走。

“喂,欧洛轩……你赶着去投胎啊。”安芷研想叫住他,却已经来不及了,本想叫他不用再来,哪知跑得那么快。一溜烟就从眼前消失了。

虽然人是自恋点,花心点,但确实够执着痴情的!她轻轻一叹,转身正想走开。

忽然,凡妈家的大铁门门铃顿时响了起来,“铃铃铃……”

安芷研没有进去告诉他们,反而带着疑惑独自穿过两家相连的花园,殊不知,凡妈已经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后面。

好奇凝望着门外的身影,单看那纤柔的身材,像是个女人!该不会是?

她稍微沉思了片刻,略带几分猜疑走向大门,近距离打量眼前的女人,然而她也同样用狐疑的目光看她。

她着装高贵的名牌紧身连衣裙,上等的衣料材质,将她身材衬托得更加玲珑有致,修长柔美。双手优雅拿着包包,给人一副温雅大小姐姿态。

棕色的长卷发披肩,条理有型又性感迷人,漂亮精致的五官上,脂粉淡扫,黛眉横簇,清眸宛转,樱唇娇润,肌肤吹弹可破,好一个漂亮的大美人,她的确有迷人的本钱!甚至从她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她一定是位名媛千金。

凭她自身准确的判断能力,这个女人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傲慢不好相处,且占有欲很强,兴许别人会看不出来,但可逃不过她的法眼,因为方才从她的眼里看到了许多错综复杂的情绪,有惊讶,有挑衅,有妒忌……等等。

明显是赤.裸.裸的敌意啊!即使只有一瞬间的变化,就稍纵即逝了。但不得不承认她隐藏得极好!

“你认识逸凡对吗?!”安芷研故意叫得热情些,暧昧些。心里很肯定她就是萧逸凡的女朋友。

姚梦娜怔了怔,不敢置信地盯着安芷研,不似于平常的庸脂俗粉,而是纯洁优雅的美,那气质宛如高贵的女王,就算不用脂粉的掩盖,也足以美得动人,而且丝毫不逊色于淡妆打扮的她,从她自身散发出的天然气质,可以感觉得她的确很不平凡!

言情赛第二季投票开始啦~

请支持“暴王”的亲们,只需抽出一分钟投个票,每个IP可以投十次,投票页面在网站公告那~

希望亲亲支持~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