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51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51

“是么,那要多多休息!你回去吧,我们不送了!”安芷瑶挑了挑眉,握住凡妈的手臂转身准备离开.

见状,姚梦娜微微蹙眉,突然感到有些挫败,连忙叫住凡妈,“伯母,等等……我想……”

凡妈转身,向她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什么事?”

姚梦娜缓了缓气,依旧保持一副温雅大小姐的姿态,让人看起来很温柔,很好相处。

“请你告诉我逸凡在哪里?!我想见见他……累”

凡妈半敛起的眼帘,一丝狡黠忽然闪过,笑了笑,“我家的逸凡有点儿忙,这几天都不在家,所以姚小姐不用等了!回去吧。”

逸凡和芷瑶在外面玩,打死她都不会告诉她去快活了!因为她的存在是个威胁,夹在两人之间,将会导致他们不好相聚。

尽管对方再怎么漂亮有气质,温柔又懂得讨好人,她都不会轻易接受她萌。

所以现在做的无非是替他们争取时间,能解决掉她固然是好,但从她的表情看出,好像不会这么快放弃。

看来相当的棘手啊……

姚梦娜怔住,睁大的美眸内闪过一丝错愕,很清楚凡妈话中的含义,明显是在赶她走,难道她很讨厌她么?

她自认是够温柔美丽,谁能不动心被她蛊惑,是因为初次见面?还是因为对面的青梅竹马?

虽然初来此地,受到了不平等待遇,她仍然将好的形象呈现给她们,礼貌回笑,“好,那请你有空帮我转告给逸凡,梦娜改日再来拜访伯父伯母!再见。”

话音刚落,姚梦娜即刻转身离开,溢满温柔笑意的漂亮脸蛋,也在那一瞬间销声匿迹。取而代之变得有些狰狞阴霾。

宁静的夜路上,静得可以听出她高跟鞋碰地的声音,每走一步都很沉重,不断地回想刚才的事,还有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走了一段路,她依旧不做声,却以沉默发泄全身的怒气。

娇润的红唇紧咬着,隐约可见唇瓣上的牙印,燃烧的怒火袭身而至,水灵的美眸内窜烧出两道火苗,加大力道攥紧了包包,发出“咯吱”的指节作响声。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从包包里面传来,打破了这片宁静。

逸凡?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姚梦娜整理了下情绪,然后惊喜地从包包内翻出了手机,待看到了上面的来电显示,心顿时凉成一片。

太过想他,结果失望太大,任由铃声响了又响,结果她选择关机!

电话是林诗雅打来的,肯定想闲话家常,但问题是现在没闲功夫也没有心情!只想快点见到逸凡将事情问清楚!要她拱手让掉他,绝对不可能。

即使她是他的未婚妻!

瑶家

安芷瑶和凡妈一路笑着,得意洋洋地走进家门。这倒让厅内的人看得一阵莫名。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异口同声道。

凡妈笑得合不拢嘴,马上坐到瑶妈旁边,“我和研研刚刚打发走逸凡的女朋友!”

闻言,他们稍稍一怔,皆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安诺南躺靠在沙发上,没有过大的反应,“这么快就杀来了,人长得怎么样!?”

安芷研凑近安诺南,低声回道:“的确是好看,不过从你老姐的这双法眼看来,她跟学校的那些千金有点儿不同,我刚刚冒充姐试探了下,结果确实如此,我看等等要告诉姐!以防万一!”

“老姐看人一向很准,光听你的意思,好像这女人很会装?”安诺南挑了挑眉。

安芷研微眯着眼睛,一丝精光闪过,“没错!以姐现在的状态,最好是不好碰面,不然会吃亏!”

这时,凡妈拉住瑶妈的手,饶有兴致地提起,“姚小姐挺美的,不过跟瑶瑶比起来,还差了点儿。所以逸凡跟瑶瑶最配!”

瑶妈皱了皱眉,“啊婉,你直接打发她,这样做有点过头了,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逸凡,人家好歹也刚刚回来!”

凡妈猛然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不要,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才不要破小两口的甜蜜!”

突然间,后门顿时被人打开,话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近。

很配合的是,他们各个闭口不提姚梦娜,而是一直盯着他们的身影看。

“老爸老妈,我们回来晚了!”芷瑶上前一步。

眼尖的凡妈最先观察到芷瑶的变化,连忙迎上前去,近距离打量她的脖子,狡黠一笑,“你们刚刚去哪玩了?瑶瑶你告诉阿姨,这些东西哪来的?”

说完,还不忘伸手指着她的脖子,贼亮的眼神时不时瞅着萧逸凡,自然而然知道是谁搞得鬼,除了儿子哪有谁会靠近她?!

听闻,芷瑶无辜摸了摸脖子,清美的脸蛋瞬间涨红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这是萧逸凡种草莓的方式。

“我……”她难以启齿,求救的眼神投向了萧逸凡,倘落他随意抖出,无地自容的会是她自己。

蓦地,安芷研和安诺南即刻站起身来,拉着芷瑶往楼上走出。

凡妈捂嘴掩笑,重新坐回位子,跟他们叽叽喳喳谈论起来,萧逸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迈起沉稳的步伐走上楼。

他们将芷瑶拉到房间内的浴室,让她照照镜子,看看脖子上那些明显的吻痕。

安芷研扬指点着那些吻痕,轻叹一声,“姐,这是逸凡做的吧!你也太大意了,怎么就亲在这里呢?那也太过明显了,想遮起来都难,我想阿姨那张大嘴巴,肯定向老妈他们说了。”

“逸凡说亲一下,就是长出一颗草莓,所以我才多要几颗的!”芷瑶不解,萌动的水眸内都是无辜之色,“可是好奇怪,草莓怎么还没有长出来啊?都是一些红印……”

此言一出,安诺南再也隐忍不住,随即笑出声来,“哈哈哈……”

她盯着大镜子看了良久,顿了顿,瞥了眼安诺南,不解道:“刚才我们去吃冰淇凌的时候,店里的人都在偷笑……逸凡这个大坏蛋,竟然骗我!连个草莓的踪影都没看见。”

安诺南笑着拍拍芷瑶的肩头,另一手捂住了肚子,深感萧逸凡不是一般的幽默,姐姐咋能萌得那样可爱。被折腾了都不知晓。“他没有骗你,是老姐你笨蛋,你脖子上那些就是草莓了!他还有没有说过什么?”.

闻言,芷瑶皱眉想了想,才启言:“他还说要几天才可以摘下来。”

“哈哈哈哈……”安诺南捧腹大笑,即刻冲出了浴室,倒躺在**,望了眼旁边的萧逸凡,“哥们,真有你的!”

萧逸凡慵懒一笑,不再理会旁边的安诺南,蕴含情韵幽深的黑眸,静静凝视浴室内的芷瑶,很期待她知道真相后的反应。

“研研……这下怎么办?”芷瑶无奈地摸了下脖子。

“姐,老实告诉你吧,你脖子上的那些是吻痕,称作草莓印,不会真的长出草莓,一般得几天后才会消失,所以逸凡不算骗你……”安芷研敛住笑意,凑近她的耳朵嘀咕了一番,“别人会笑你,是因为你身上的吻痕,想也知道你们刚才做了什么事,不过也算疼你的表现……”

闻言,芷瑶满脸瞬间通红,懊恼之际,一丝细微的怒火油然而生,从安芷研的解释中听出了几分。

是自己太笨结果才会上当,在不懂种草莓的情况下,甚至还像他多讨要了几个,如果没有这项程序,自己也不会被他吃了那么多豆腐!

“大色狼!”芷瑶冲出了浴室,再也按捺不住往萧逸凡的身上捶打,“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就只会占我便宜,害我被人笑,你个大坏蛋!”

“老婆,息怒啊!不就是种你几颗草莓吗?如果你硬要讨回,那没办法了!”萧逸凡任由她随意折腾,作势要脱掉身上的衣服。

“不许脱!”芷瑶咬牙制止,脸颊愈发红润,双手攥住了他欲动的大掌,将他推倒在**,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直接灭了他。

他所做的事并不是仅仅几颗草莓而已,而是更多……但一想到晚上亲热的那幕,头脑又是一阵发热,耳根烫得发红。

殊不知,正当她冥想之时,却忘记了他们此刻暧昧的举动,**呈现了一副女扑男的状态。

“老姐,你霸王硬上弓啊?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快快快……”安诺南侧身卧床,单手倚着脑袋,狡黠地盯着萧逸凡,“逸凡,这下有你受的了!哈哈。”

芷瑶淡瞥了眼安诺南,瞅见他满脸笑意,也丝毫不动怒,何必跟自己的弟弟过不去,索性将气都撒在萧逸凡身上。

“都怪你,哼!”她冷哼道,目光停留在旁边的棒球棍上,恐吓道:“你种我几颗草莓,我就是送你几个大红包!弟弟,帮姐姐拿棍子来!”

话落,安诺南仍然无动于衷,没有要起身的意思,然而却是安芷研拿起了棍子,还故意轻拍打着手步步紧逼。

“姐,要不要我帮你,我不会手下留情的,顶多打伤后,我帮他治疗!”

萧逸凡帅气的俊脸平静无波,没有被姐妹俩的恐吓所吓到,反而将怒气冲冲的芷瑶拉近些,凑近她的耳际低喃,“老婆,当心老公等下痛得把刚才亲你的事都抖了出来……”

芷瑶怔住,震惊地眨了眨眼睛,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赶忙捂上他的嘴巴,“算了,我不打你了……”

对于他,她根本没辙,注定只有被他玩的份……

“真乖!”萧逸凡英挺的俊眉轻挑了挑,宽大的手掌宠溺地碰触她白皙的脸颊。

“今天不许睡我床!”芷瑶气结,打掉他的手。

“那好!”萧逸凡很好商量地点点头,慵懒站起身来,朝着安诺南的房间走去,“阿南,我们PK几场!”

芷瑶愣住了一刻,呆在原地不说话,她还以为他会死赖着不走,没想到竟是如此好说话。

随后,他们皆离开了房间,室内顿时只剩下她们姐妹俩。

“姐,我觉得你挺喜欢他的,不然给他占了便,也没见你有多生气,是害羞吧!”安芷研将门关紧,便坐到芷瑶旁边。

“别乱说,我才不会喜欢色狼呢!”芷瑶红着脸反驳。

“口是心非了吧!”安芷研浅浅一笑,芷瑶的所有表情变化,她都看在眼里,或许是同胞姐妹,所以能体会得出来,“你和逸凡昨晚有没有?!”

“没有。”芷瑶轻摇了摇头,待安芷研提及他时,即刻变得心烦意乱。

她们感情很好,安芷研又是她的双胞胎姐妹,不像以前的姐姐,现在有什么事都可以像妹妹倾诉,于是,她就鼓起勇气,将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最新章节,请登入红袖添香~~~~~~~~~~

言情赛第二季投票开始啦,请支持“暴王”的亲们,到投票页面投下票(作者的公告上有链接)每个IP可投十次。

请亲们多多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