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53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53

芷瑶跟着起来,走到门边,摆弄着门锁。“研研,这门是不是这样才会关紧,我要防止那只色狼潜进来……”.

安芷研顿时停下脚步,冲她摇头提醒,“姐,别做无所谓的挣扎了,没有用的!”

凡妈今早就把芷瑶房间的钥匙拿给萧逸凡,目的是要他们多多相处,所以无论是芷瑶怎样关,他都照样进得来!

“姐,祝你好运咯!”她笑得神秘,说完,便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芷瑶闻言,反复琢磨安芷研留下的话,继而盯着安诺南通亮的房间瞥了一眼,侧耳倾听他们传出来的声音累。

迟疑了片刻,她马上关紧门,还不忘多检查几遍,这才从衣柜里翻出睡衣,朝着浴室走去。

她在温水中浸泡了一会儿,不断洗尽身上的痕迹,尤其是脖子那几颗草莓,就算是搓得皮肤发红,都无法洗掉它。

“该死的逸凡!你让我怎么见人啊……”芷瑶咬牙骂道萌。

被他种了一脖子草莓,害得她连门都不敢出,甚至连见父母都觉得尴尬。

霎时间,面颊红若樱花,猛然摇头势要甩掉那几段亲密的记忆。

不久后,她擦干了身子,清亮的水眸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了下,不由得轻叹一声,裹上睡衣出了浴室,然后直接爬上床。

将头埋在枕头上,放松独自享受个人的空间,期间安芷研的话不断徘徊在她脑间,她纠结地挠着头发,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一股空虚落寞之意油然而生。

他们这几天都同床共枕,心里很喜欢他赋予她的安全感,从而对他产生了依赖,难道是因为床边少了他的存在?

芷瑶轻拍了拍脸颊,瞬间恍回神来,静静凝视着桌上小木马看了半饷,唇角浑然不知晓勾起了一抹甜甜的笑意。

“他会当做珍宝……呵呵……”她拿起它,执起桌边的工具,认真雕刻好它的另一半。

直到夜深人静,兴许是太累了,人才渐渐沉睡过去……

这夜,她做了好梦,梦到那熟悉的安全感正包裹着她,温柔的呵护着,保护着。

这种感觉很幸福,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沉迷在梦中不醒来,就可以一直拥有它……

翌日清晨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室内,外面鸟语花香,处处生机勃勃,晨早的气息扑鼻而来。弥漫了整个房间。

芷瑶缓缓地睁开朦胧氤氲的眼睛,抬头看了眼壁钟,稍稍扭动了下身子,正想闭上眼睛在睡一会儿,却发现腰际上缠着一双铁臂。

她恍然,莫怪会做那样的梦,原来是因为这家伙睡在她旁边。但有一点很疑惑,她昨晚明明关紧了门……

意外的是,自己没有多大生气,而是动手想拿开他的手。岂料,他双手一缩,将她懒得更紧。

“老婆,你醒啦。”慵懒磁性的声线从身边传来。

“你怎么进来的?”芷瑶质问,算是明白安芷研留下的话了,就算是关紧门,也无法阻止他。

这次倒没多大反应,至少他只是抱着而已,并未做出其他暧昧的事来。

萧逸凡仍然闭着眼睛,将头埋于她的后背,如实道出:“我妈替我准备好钥匙了。”

“原来……连阿姨他们都坏了……”芷瑶抱怨了一句。罪魁祸首还是那些大人,他们是故意要他们独处的……

他呼着浑厚的气息,慵懒地伸出一手,拿起桌边的木马,淡淡呵斥住,“为了老公我,也不用那么拼命吧,雕小木马居然雕到睡着,要不是我进来了,你那刀子早就割到身体了,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懂了么?”

回想起昨晚,他和安诺南玩到了半夜才结束,为的是等芷瑶先睡着。

随后,他开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芷瑶躺靠在床边低头沉睡,一手拿着木马,另一手拿着刻刀,倘若她稍有不慎垂下头,直逼刀眼,那后果不堪设想。

又或者说,是自己进来得及时,才没有酿成悲剧。

“我不想欠你东西……”芷瑶怔住,她非但不能抱怨他进房,反倒得感谢他的帮忙,这会儿人情又多了一个。“谢谢你啊……”

萧逸凡更近一步揽紧了芷瑶,闻嗅着她全身散发的芳香,低沉道:“看来我以后得多多监督你,看着你刻,我才能放心!免得你又睡着了。”

“我不会再犯了……”芷瑶噗哧一笑,突然想起一件事,“逸凡,昨天梦娜……”

“嗯?怎么了?”萧逸凡怔然反问,等着她的下文。

闻言,芷瑶轻摇了摇头,始终讲不出口,“没事……”

“别担心了,乖!”萧逸凡松开她,迅速往她的脸蛋上偷香一记,伸手轻拉起她,“别赖床了。”

芷瑶哼了几声,即刻钻进了被里,“不要,你种了我一脖子草莓,不敢见人了!”

“老婆,你总不能躲一辈子吧,快点起来。”萧逸凡动手扯开她的被子,然而她却抓得死死的。

“不要!不想被人笑。”

“我帮你想想办法!”

“不要。”

“再不起来的话,我可要坏了……”

“哈哈哈……别痒我了……”

他们玩闹了一段时间,芷瑶仍然很不幸被他拉起,结果正如她所料,长辈都用怪异的目光看她,还时不时偷笑出声。使得她整天红着脸,却苦于逃脱不得!

一个星期后

他们几乎都形影不离,习以为常的过着每一天,甚至连长辈都经常聚在一块聊天,那段日子是快乐温馨的。

经过一段时间平静的相处,芷瑶渐渐对他有了些改变,虽然他有时故意坏坏的,但至少没有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只是夜夜习惯抱着她睡,早晚送个香吻,仅此而已。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姚梦娜,自那晚出现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凡妈家,可是依然有和逸凡联系,却没质问他那晚发生的事,只是说是公司有点事儿,孰真孰假就不得而知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凡妈,曾以为她被吓跑了,所以没有面子再来。其实,并非如此。

这天,明媚的阳光洒遍了大地,两家花园中间的树荫下,摆放着一个白色精致的圆桌,上面摆满了甜点和茗茶。他们几个年轻人围桌而坐,在自家园子里品茶畅聊.

安诺南随意瞥了眼铁门,拿起杯子饮了口茶,“老姐,那个欧少最近是咋了?都没看到他的踪影!”

萧逸凡爽朗笑了笑,心里不觉一乐,替芷瑶作答,“他得了感冒,被他的父母关在家里,插翅难飞了!呵呵……”

“活该,早听我劝,不就没事了!”安芷研轻叹一声,“就是他太固执了,势要等到姐不可!怎样说都不听。非得我每次去恐吓他,玩得我都腻了。”

话音刚落,一个清爽磁性的声线从前边传来。

“研美女,担心别人之前,还是先担心下自己吧!”

闻言,他们皆将目光投向前边的男人身上,身着休闲衣装,一个小行李包单手握住,懒懒地拿放于背后,好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他正是凡妈口中的小三儿,萧司辰。

精致的五官轮廓和逸凡有点相像,鼻子挺俏,狭长的眼睛邪魅淡敛,薄凉的唇瓣微扬,勾起一抹阳光般的笑意。

眼神淡扫了他们一圈,最后停留在安芷研身上。

安诺南眼前一亮,淡瞥了眼安芷研,狡黠笑道:“小三儿,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快点过来坐。”

萧司辰爽朗点头,迈起沉稳的步伐朝着他们走来,随意将行李放在了地上,极为自然地坐到安芷研,还故意将椅子凑近,狡侫的眉间微挑,一手揽住她的肩头。

这一举动,除了旁边的两个男人外,不仅仅是芷瑶惊讶,安芷研更为惊讶。

“你你你……”她欲言又止。

“我什么啊,我这不是回来了,是不是太想我了,所以见到我太过兴奋?嗯?”萧司辰凑近她的耳际嘶喃。一点也不畏惧安芷研接下来的举动。

“是啊,想你怎么不快点去死啊!”安芷研恶狠狠地回道,攥住他搭在她肩上的手,正想用力扳过去。

岂料,他依旧坐在原位,丝毫没有动的迹象,俊逸的面容上挂着一抹笑意,“唉,我看你的礼物我是收不到了!”

话落,被安芷研攥紧的手掌将她一扯,把她拉坐在自己腿上。

“研研,怎么才几年不见,光听电话,就知道你变得这么辣。见面更是,啧啧啧……不过也好,正好和我胃口!”他坦率直言。

“我去你的!滚!”安芷研骂道,唇角抽抽,狼狈从他身上站起。挑个离他远点的地方坐着。

萧司辰瞥了眼安芷研气急败坏的表情,揶揄着,“好,滚到你房间怎样?!”

好几年没回家,只感觉除了家没什么变化,就属他们的青梅竹马变得最大,尤其是安芷研,这性子多变。

时而认真严肃,时而凶得像只母老虎。不管是通过互联网联系,还是通过电话。虽然没见面,但两人什么都谈,也明显知道她变了,觉得她越来越有意思,后来又听萧逸凡讲了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才会动了回家的念头!

安芷研气结,伸手指向他放话,“你要是敢来,本小姐就要你好看!下场会跟你哥一样,被我姐揍得满头红包。”

“没事,反正你会负责!”萧司辰呲牙一乐,略带探究地眸光望向了芷瑶,细细盯了她半饷。“瑶美人?!认识我不?”

“嗯?!”芷瑶淡应。

萧司辰很绅士地执起她的手,凑近唇角浅啄一记,“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叫萧司辰。”

芷瑶一愣,没有抽回手,反倒对他的言行举止颇感有些疑惑,正常的话,他也算是青梅竹马,不是应该说好久不见,但是他却没有,而是直接自我介绍。

萧逸凡微微蹙眉,拉回芷瑶的手,握于自己的手中,“弟,绅士够了就放手!”

“哥,你真小气!”萧司辰故意抱怨,暧昧朝他们眨了眨桃花眼,“瑶瑶,我还没亲够呢!”

萧逸凡正想开口说话,谁料却没安芷研给抢先一步,“你还不快点进屋,阿姨等着你呢!”

“OK!”萧司辰回了口外国腔调,拿着行礼站起身来。

忽然,一阵门铃从萧家传来,“铃铃铃……”

萧司辰单手拿着行礼放于背后,向前边走了几步,待看清铁门外的人时,一丝复杂迅速略过眼底,“哥,这下你麻烦大了!”

~~~~~~最新章节,请登入红袖添香~~~~~~~~~~

言情赛第二季投票开始啦,请支持“暴王”的亲们,到投票页面投下票(作者的公告上有链接)每个IP可投十次。

请亲们多多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