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57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57[VIP]

萧逸凡一眼就看到芷瑶的身影,他朝她靠近几步,问:“去哪?要我陪你吗?”.

见状,姚梦娜随即一怔,蕴含妒意的眼神睨了眼芷瑶,刚刚凝结好的气氛,却被她突然打散了,这教她怎能不气?

“不用啦,只是去洗手间而已。”芷瑶摇了摇头。

一个大男人陪着她去上趟洗手间,还要独占在外面等她,或多或少会惹人说点闲话,上次她就领教过了,所以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他。

萧逸凡闻言,宠溺地点着她的鼻尖,仍是有点不放心,“嗯,要不要叫研研陪你?!累”

“不用!我知道路!”芷瑶红着脸拒绝,埋头往前方走去。

姚梦娜微微垂首,美丽的眸子瞬间变得阴霾,盯着桌上的咖啡望了半饷。依旧一言不发,其实心里很想问逸凡,为何要将那女人保护得滴水不露,不就是上趟洗手间么?还问要不要让人陪?这似乎太夸张了。她是天才,不是三岁小孩!用得着会走丢吗?!

还有逸凡,为何当着女朋友的面,对芷瑶宠溺有加,就仿佛只要是她的要求,就会尽力做到。在他的心里是否还有女朋友的地位存在萌?

这不,芷瑶显然对她也充满了敌意,正常的约会她都得跟上,就连他们之间的话也想知道,在这样下去,中间夹着个难缠的电灯泡,他们之间根本无秘密可言,就连能单独相处,都很难……

芷瑶出了洗手间,在门外洗了下手,顺便整理下头发,还不忘将手凑近小机器下面烘干手。

兴致勃勃把玩了几下,这才迈步走到长廊上。不愧是有钱人来的地方,就连地毯,吊灯,都陈设奢华,高贵典雅!

长廊两边都有好几个包厢,她放慢脚步,好奇地打量着看。

这时,一个喝得烂醉的男人从包厢内走出。东倒西歪地走着,正好色.迷.迷瞟了眼单身的芷瑶。于是,挪着步伐向她靠近中。

芷瑶察觉到对方的不轨之意,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赶忙加快脚步开溜。虽说她现在是胆大了点,但毕竟那是萧逸凡给的,有男人壮胆,就算是要揍他,她安芷瑶也敢,但问题是现在只身一人,反倒有些害怕……

倘若被抓到,她就玩完了!所以趁他酒醉跑不快,赶紧回到座位。

然,事情并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谁知后面的人加速用力攥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硬硬拽了过去。

“小妹妹,看你还往那跑,走,跟哥哥去喝一杯。”

“滚,放开我。”芷瑶挣扎道,因为男女力道悬殊,无论怎样摆脱都无济于事。

男人借着酒劲拽着她,往包厢的方向走去。“来嘛,小美人,陪哥哥喝酒去!”

“逸凡……逸凡……”芷瑶不断地呼喊道。

泛红的眼眶差点崩出泪来,惊慌的心里皆是恐惧。第一次遇到这种措手不及的事来,她到底该怎么办?逸凡会不会听到她的求救?

“小妹妹没用的,你在怎么叫,餐厅的那些人都听不到的!”男人流氓地贪看芷瑶,她越是抗拒,他就越兴奋。

芷瑶听闻,用尽全身的力道欲要甩开他,张嘴就往他的手臂上咬去。“不,你放我!”

“嗷……”醉酒男人闷哼一声,没有松手放开芷瑶,反而更加攥紧她,“小野猫,真有性格,再咬啊……老子爽着呢。哈哈哈哈!”

不久,芷瑶被他拖到了包厢门前。蓦然,有几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哇,老大从哪里把了正妹,这么标致!等等给我们轮流玩玩……哈哈哈。”

“混蛋……快点放了我!”芷瑶咬牙咆哮,身体忍不住冷冷颤抖,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面对突如其来的人,各个如狼似虎,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看,像是要直接扑倒她一般。看得她毛骨悚然。

那一刻,就仿佛世界末日,恐惧之心再度油然而生……

“咦,那不是美人安芷瑶吗。我认识她,兄弟,你是怎样弄得手的啊?”其中一个男人笑得狡黠。

“我厉害吧!半路抓回来的!哈哈哈。”醉酒男人执起芷瑶的手,细细抚摸她的手指,“细皮嫩肉,摸着真舒服,原来是那个小美人。我捡到宝了。”

他猥.琐之言飘然入耳,芷瑶害怕之余,更多的却是气愤,不知从身体哪冒出了一股勇气,霎时一个闪电般的画面显现在她脑中,下意识的,她仿若习以为常,伸脚用力踹开了醉酒男人。

“嗷……”醉酒男人顿时捂着肚子痛叫呻.吟,不曾料想柔弱的女人,用脚力道竟是如此之大。“快上啊。”

芷瑶愣住了片刻,惊讶地眨了眨眼,不敢置信地盯着地方的男人,这真的是她的杰作?

忽然的,另一个熟悉的动作再次恍现在眼前。于是,身体本能的反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攥住来人的手,娴熟用力地往后一扯,一个完美的过肩摔,轻而易举将他重重地撩倒在地。

“嗷……哎呦……兄弟,我们差点忘了,她是学空手道的……”

他们惊呼,这才恍然她光荣事迹,望着倒在地上呻吟的兄弟,谁也不敢轻易再靠近她。深怕遭受同样的命运,那一摔有多痛,他们看得出来……

芷瑶再次愣住,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自己的手,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己还有这种过人的能力。恶瞪着倒在地上的两人,自信满满兼喜悦之色即刻取代害怕的心理,“耶!”

她得逞笑了笑,冷冷放言:“谁再敢碰我,我就揍谁!”

谁料,正当她想离开之际,从她后面冷不防冒出一个男人,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着酒瓶往她嘴里不断灌酒。

“咳咳咳……”芷瑶被呛得难受。毫无力气挣扎之下,愤怒望着伸来欲摸她的贼手。

眼见便要被他们拉进包厢时,被刚刚经过的欧洛轩给撞了个正着。

“拿开你的脏手!”男性的声线极度愤怒。

“他.妈的,哪里跑来的混小子,你是想英雄救美是吧!?”男子暴吼,狡黠的眼神盯着芷瑶看,“这小宝贝将我兄弟打成那样,老子还没找她算账了!”说完,伸手就想摸芷瑶的脸蛋。

“咳咳。”芷瑶被酒灌得满脸通红,转眼间,看到了那种熟悉的俊脸时,求救的目光瞅着他,“种马,帮我……”欧洛轩凝视着衣裳湿漉漉的芷瑶,心疼地蹙起眉头,阴寒地望向那些人,顿时拧紧了拳头,发出了咯吱的做响声.

“该死的,谁灌她喝酒?!”语气愤怒且阴霾。

“是我!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哈哈哈。”其中的一个男人讪笑晃了晃酒瓶。

“找打!”欧洛轩脸色铁青,暴戾的眸子紧锁着他们,拧紧拳头打向他的脸,接二连三地将他揍到在地,另一手迅速将芷瑶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柔声呵护着,“别怕,没事了!”

刚跟上来的男人见状,问道:“少爷,怎么回事?”

“你去处理下那几个人!竟敢欺负我的公主!”欧洛轩沉声放言,将颤抖不止的芷瑶抱得更紧,试图用体温温暖她,柔和之言不断徘徊在她耳边。

他心爱的公主此刻就在怀中,他紧张地捏了下脸,痛感霎时蔓延开来,这是多么真实……

从来没有与她亲密接触,这是第一次,不同于其他女人,抱她的感觉是如此幸福充实的,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但事与愿违!

倘若他没有遇到她,那后果不堪设想。他很懊恼,或许他应该出现得更快些。

欧洛轩凝视她发愣的红脸,清丽的瞳眸闪着动人的光泽,他既痴迷又甚担忧了片刻,轻轻执起芷瑶的手细细检查。她那弹琴的手无比珍贵,是她迷人的本钱,“瑶瑶,你的手又没有受伤?”

“没……”芷瑶抬眼盯着他看,他俊逸帅气的脸上皆是惊慌担忧之色,实在难以想象那是以前的花花公子,要不是他出现及时,恐怕自己早被欺负了,一时间对他的印象大大改观了。

“还说没有,你看你的手腕都发红了!”欧洛轩皱眉低语,阴冷的眸子望向了前方正打斗的男人,“给我打趴他们!”

安慰芷瑶的他没有分身,要不然以他的下手力道,会打死人都说不定!

芷瑶冲他感激笑了下,“我没事,谢谢你……种马!”

“瑶瑶,饶命啊……你还是叫我洛轩吧,这样好听点儿,行不?!”欧洛轩勾唇一笑。

“洛轩。”芷瑶轻喃一声,发觉自己被他紧紧地抱着,她尴尬地挣扎下,“你能先放开我吗?”

话音刚落,一个沉冷的声线从他们后边床来。

“你们在干吗?!”萧逸凡绕过旁边的人,冰冷的视线寒透人心,酸溜溜地盯着拥抱住两人看。

因为芷瑶去了足足几分钟还没有回来,他担心小妮子会迷路,结果过来看看,怎料会撞见他们……

“二少啊,我抱下小公主,难道也不行吗?你真是小气耶!”欧洛轩不满地抱怨,索性将芷瑶抱得更紧,“况且刚才在她身边的是我,你来得太晚了!”

芷瑶惊讶地离开欧洛轩,可怜兮兮地瞅着萧逸凡,憋在心里的委屈想跟他倾诉,“逸凡,他们刚才欺负我……是洛轩救了我……”

“放心,老公通通给你讨回来!”萧逸凡极其愤怒于一身,双眸窜烧出两道火苗,暴戾地瞪着地上的人,二话不说,便拧起一个狠狠地揍了下去,几乎每个人都经过他的手。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讨饶。

“逸凡……”芷瑶揉了揉眼睛,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控生气的样子,还是因为她……他保证的言语时不时徘徊在她耳际,如温润的暖流滋润她的心田,不禁令她的心砰然跳快,甚是感动……

蓦地,餐厅的经理赶紧走上来劝解,深知对方的身份不是好惹之辈,从而满口皆是讨好的语气。

“二少,欧少,十分抱歉,这是我们疏忽了!”

“我缴了十几万申请的VIP,竟是享受这等服务?!动了我老婆,你们是不是得解释下?”萧逸凡沉声质问道。

“抱歉,抱歉!请您别动怒。我们马上替您处理下这些人!并把他们列入黑名单,永不让他们在跨入贵族餐厅一步!”经理陪笑着。动作迅速叫人清理躺倒在地上呻.吟的醉人。

萧逸凡不再理会,继而朝芷瑶靠近,呵斥住,“还说不要让人陪,你看看你,差点被人给绑了!”

“我哪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硬拽着我走,我叫你那么多声,你又没听见……”芷瑶咕哝道,泛红的脸颊满是委屈,轻抚了抚拽得发疼的手腕。

萧逸凡拧紧了眉宇,凝眸看着芷瑶发红的手腕,心倏然钝钝直疼,降低了语调,“会不会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