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60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60

安芷研睨着萧司辰,浅浅笑开,“三少,你有够白痴的,我姐是故意无理取闹的,这都看不出来!姐,我说得对吧?”.

“还是研研了解我,我要是不故意,怎么能会气着那女人?逸凡怎么会当面担心我?!”芷瑶重重地点着头。“再说是那女人先故意的……”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当面要男人关心她,对姚梦娜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

那女人明明已经快受不了了,还要强颜欢笑,的确很不容易。也许是想保住自己温柔的形象吧。

萧司辰无奈一笑,转动着方向盘,“啊瑶,其实我看梦娜毕竟在国外陪了我哥三年,难得相处是很不容易的,我哥刚才的话是说重了点,但你也别介意啊!累”

“假惺惺,我第一次见她就看出来,既挑衅又高傲,跟那些千金小姐一样庸俗!”安芷瑶道出了自己的见解。“姐,我赞同你的做法,虽然有些男人眼睛是瞎了,会相信那女人话,可是我们不吃那套,等到某某一天他们发现她丑陋的一面,才来追悔莫及,晚了!”

“研研,你是在指我和我哥?!我们有那么肤浅么?”萧司辰微微侧首,盯着言辞犀利的安芷研看了半饷,有一瞬间,觉得她们姐妹俩还真相像,闹起来都让人头疼不止!

安芷研无所谓地瞥了眼他,讥讽的意思颇明,“我可没说,是你自己承认的!一见人家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就心软,被迷住,想替她说话了是吧?!”

“我真搞不懂你们女人!”萧司辰气结,对她嘲讽的言辞感到不悦。

“没人要你懂!我们女人的事,你少来掺和,免得到时又色.迷.迷地看着姚梦娜!”安芷研不甘示弱,接着讽言。

此言一出,萧司辰即刻刹车停了下来檬。

他不满地反驳,“研老大,罪名可不能给我乱加,我哪里色.迷.迷地看她了!”

安芷研一下子来火,指着芷瑶和安诺南,气势庞大地回道:“我们亲眼看到的,抵赖无效!”

“嘁……莫名其妙!我只会色.迷.迷地看着你,那种太温柔的女人不对我胃口!”萧司辰低喝道。

他的直言不讳,令安芷研顿时脸红,她别过头去,不让看出她的尴尬,“晚了!”

“懒得理你!”萧司辰抿了抿唇,不再搭理安芷研,继而望着后座上的芷瑶,问:“啊瑶,你跟我哥闹脾气,让他们有独处的机会,你就不怕梦娜趁虚而入,将我哥骗回家?!然后两人滚上床……”

芷瑶自信满满地摇着头,肯定道:“他不敢!”

如果他敢的话,就不会当面叫她老婆。就不会那么紧张担心她,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当得知她被流氓欺负时,那样帅气的保证,至今还徘徊在她脑中。所以无论如何,她很相信他!

她承认自己是闹过头了,但也是因为不想他们太靠近!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她先行挑衅。

倘若自己不反驳,岂不是枉做安芷瑶了?!

听闻,萧司辰兴致优雅地再问:“我说如果,他们当真那个了,你会怎样做?”

“大卸八块!”芷瑶咬字回道,随即笑出声来,“不过没有如果,他不敢的!”

“呵呵……我哥有你这种好老婆,真是太有福气了,不然这样吧,我回家跟阿姨换货!把凶巴巴的研老大送去给哥!让她和梦娜去恶斗,怎样?”萧司辰打趣着,狡黠地眼神投向了安芷研。

安芷研听得刺耳,一把拧过他的耳朵,暴吼:“除了退货,一概不换货,你少来折腾我姐,存心想找死是不?”

萧司辰痛得皱了皱眉,倒抽一气,“不敢!我看我还是倒霉点,勉为其难收下你这货吧。”

“滚,今天就饶过你,还不快点开车上电影院!”安芷研松开他。

萧司辰望着芷瑶发红的手腕,有点犹豫,“那瑶瑶的手咋办,不用先处理下吗?”

蓦地,安芷研从包里拿出了一瓶药膏,用了几分钟给她涂了上去,“我的药堪称极品,世界上独一无二!尤其是针对被恶毒女人抓伤的地方,特别有效!”

给人上药,还不忘讥讽对方,世上除了安芷研一人,恐怕没有人有曾这般!

贵族餐厅

两人的独处时间,姚梦娜自然而然会极力把握。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委屈得垂下头的她,不禁连连咬牙切齿,她好歹是千金小姐,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受到别人肆意屈辱,而且那人还是萧逸凡的青梅竹马。还当面坦诚是他的未婚妻。

更令她震惊的是,她的男人还叫她老婆,这让她很不能接受。

姚梦娜抬起头,水眸盈盈地望着萧逸凡,带着些许哭腔,“逸凡,我不知道芷瑶那么讨厌我,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惹到她生气了。如果是我刚才弄伤她,那我也道歉了,她不会这么小心眼吧。还是说因为我是你女朋友?才会妒忌吗?……”

萧逸凡懒懒一笑,为芷瑶辩解,“不,你错了,瑶儿不是你说的那样,她并不是这种肤浅的小女人!”

姚梦娜闪动珠光的眼睛内,迅速闪过一丝错愕,“那她怎么这样对我?”

“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吧!”萧逸凡淡淡回言。似笑非笑地望着姚梦娜,“她不会无缘无故耍脾气,除非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