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63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63

闻言,萧逸凡有了一刻的愣怔,自始至终都对她提不起气来,纵使生气也只是暂时的,他兴致优雅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在她那儿?”

“女人的直觉!”芷瑶不悦地撅起红唇,目光盯着对方漆黑的瞳眸看,“而且我还听到了她的呼吸声!这就是铁证,你还有什么话说!”累

萧逸凡再次怔了下,随即笑出声来,“老婆,你真是厉害啊,女人的呼吸你都听得出来,你也太敏感了吧!”

“没准人家还想色.诱你,留在她家滚滚床单呢!”芷瑶低声嘀咕。当然所有的想法他们都猜过,甚至在俱乐部的时候也有讨论。

“你怎么又知道?难不成你有千里眼?还是你那所谓的女人直觉?!”萧逸凡兴致打趣道,将温热的胸膛更近一步靠近芷瑶。

芷瑶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前,同样回以揶揄的语气,“说不定你还真跟她滚了!”

然,心里很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坚信他绝对不会和那种女人交缠在一起。

“可惜你老公还是处男呢!还等着被你破呢……”萧逸凡暧昧地凑近她的耳际嘶喃,轻喘着浑厚的呼吸声,“你什么时候也学学人家,在房里穿得性感点,老公准能被你诱.惑到,其实啊……我觉老婆的身材一点儿也不比她差。特别是这里……”闷

说着,不规矩的手掌,往她身上四处游移着。

身上酥痒难耐,芷瑶气得打掉他不安分的贼手,即刻耍起了脾气,回忆起今天的那幕场景,还要自己亲自提醒,这男人才会改口叫她老婆,不然都是直接喊名,说到底是为了顾忌姚梦娜!

“滚!大色狼,谁是你的老婆了……在姚梦娜面前,你怎么不叫啊?所以不许在叫了!”

“你还生气啊?那么为了补偿你,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叫你老婆,成不?”萧逸凡讨好问道。

“晚了!再说,我们也不是夫妻,我又没想过要嫁给你。研研说得对,好的男人还有一大把的,不差你这只大色狼!”芷瑶冷哼一声,丝毫不接受的好意。赌气说道:“你还是去找那位姚梦娜吧,人家想嫁给你,想得快要发疯了……那种爱装可怜的女人,正好配上你!!”

“你说够了没有!?”萧逸凡沉沉启言,声线有些清冷。

听闻,芷瑶气焰不改,瞬间通红了双颊,以为他是因为她诋毁姚梦娜而凶她,她轻轻蠕动了唇角,索性直接跟他坦明了。

“没呢,我敢肯定那姚梦娜不喜欢我,而且还非常非常的讨厌我,以后还会挑衅找我茬!你们男人就是太笨,眼睛太瞎,一见到美丽的女人就以为她温柔善良。其实这些都装出来的!她知道我和你关系好,没准还筹谋设计陷害我呢。然后你就……”

“然后我就误会你,对吗?”萧逸凡接着微弱的光下,轻柔抚上她柔顺的秀发,“傻瓜,不会的!”

芷瑶一怔,未料想被他猜中了心思,这足以证明他懂她,欣喜之余,又接着提醒,“逸凡,我要你离梦娜远点!”

“这个……暂时不能答应你!”萧逸凡断然拒绝,眼底闪过一丝复杂,脑中不断徘徊者他跟梦娜的约定。

“……”芷瑶顿时无言以对,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渐渐感受到他的情意,他喜欢她,这点无疑。然而她不懂,通过电话,可以读出他对姚梦娜的感情并不是那种单纯的男女之情,反倒有点像普通朋友之类的,至今还没有听过他说出过甜言蜜语,只是简单问问在干吗?过得怎样?……不像姚梦娜,开口就是:亲爱的!

既然他不是很喜欢她,为何当初又在一起?又或者,他明明已经有女朋友了,为何还来招惹她……

见芷瑶沉默不语,萧逸凡深深叹息一声,伸手打开了灯,霎时间,漆黑的房间变得明亮刺目,他们不禁揉了揉眼睛,慢慢适应下光线。

“老婆,不管我以后怎样,你都得相信我。不许胡思乱想,而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大事,所以你也是一样……我已经跟梦娜挑明关系了,在过不久,什么都会变的,你为我撑一撑,很快就会过去的。”

芷瑶微微拧眉,听他之言,就仿佛还会跟姚梦娜处在一块,于是,她不悦地别过头去,“你只是我的青梅竹马,我干嘛要听你的话!”

“今天不知是某某人,站到梦娜面前大言不惭,说是我的未婚妻,敢问那个人是不是名叫,安芷瑶!嗯?”

此言一出,芷瑶清美的面容愈发绯色,想也知道那是冲动之下才脱口而出的,其实心里也只有这么一点点点心动而已。

“我故意的,你别误会啊……我还没喜欢上你呢!”她咬牙反驳。

萧逸凡不以为然,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腰肢,将头靠在她的肩头低喃,“口是心非,你明明有在吃醋。还死不承认,害羞是吧?不过你放心,老公明白的。”

她的言行举止,还有那股冲劲,那酸溜溜的语气,早已袒露她的情意,多日来的相处,对她又搂抱亲吻,甚至差点滚上床,她都不排斥,又岂会不知她动情了?

芷瑶没有直接否认,也没有承认,后背懒懒地靠在他温热的胸膛上,反问:“那你有没有喜欢我?”

“有!”萧逸凡毫不犹豫地回答。

芷瑶闻言,就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娇润的樱唇微微勾起一丝甜美的笑意,“那如果我说姚梦娜今天是故意扯我的,那你相不相信我说的话?!”

“相信。”萧逸凡毫不犹豫地回答。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肯定。

“既然如此,那你还帮她,不揭穿她。甚至当面凶我……”芷瑶委屈地咕哝,实在想不通他做法。“离她远点,有这么难吗?……”

“这是她千金小姐的性子,我不想伤害她。毕竟我还欠她一个人情,总不能不还吧?……”萧逸凡倏然皱起了眉头,温情地含住了芷瑶的耳珠,轻轻吮.吸了下,“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无论你见到什么,你都要相信我。不要轻易听信别人的话,而动摇我们的感情。”

芷瑶酥麻地缩了缩头,躲过他煽情地挑.逗,“这个人情太重要,那你干脆娶她得了!”

“我不会娶一个不爱的女人,算是我对不起梦哪了。”萧逸凡淡淡回答,眸子暗淡无光,一丝内疚划过眼底。抱着芷瑶坐到**,宠溺地点着她的鼻尖。笑得邪侫,“谁叫我的心都给你勾来了,所以你得为我负责!老婆,不如现在就以身相许吧。”

芷瑶瞪大氤氲萌动的水眸,一直恶狠狠地瞪着他。“去你的,我不喜欢姚梦娜!”

“是因为梦娜长得像你欺负你的仇人么?才会对她如此敏感。”萧逸凡道出了自己猜想,从他观察芷瑶细微的眼神变化时,全然不似于陌生,而是带点熟悉憎恶的。

那一刻,他便更加认定了。

“嗯。”芷瑶重重地点着头,抬眸对上萧逸凡温情的目光。不禁说露了嘴,“不仅长得像,连性格都差不多,她叫做梦蝶。是枫哥哥先前喜欢的女人……”

“原来啊。”萧逸凡含笑轻应。终于明白了大概,“我可不像你那位枫哥哥。”

芷瑶淡瞥了眼他,轻嘟起的嘴唇,颇显几分可爱之意。“嘁……在我看来,情况像得很,有我也有梦娜……”

萧逸凡霸道扳过她的身子,蕴含情韵的黑眸熠熠发亮,诚挚地保证,“不同,不同!我萧逸凡只喜欢你这个萌人的小东西……”

芷瑶终于被他逗乐笑开,日子久了,才慢慢发现跟他单独聊天说话,是一件快乐的事,即使在怎样坏的心情,都会雨过天晴。

“大色狼只会花言巧语,蒙骗小女子!”

“错了,大色狼只会吃了小绵羊,尤其是……”话等不及说完,便直接吻上她那娇润动人的红唇,以实际行动证明他的话。

带着情.欲的热吻,隐透着这几天内的渴望,多少个日夜,他只简单的送个轻吻,一直都是如此。

为曾想到,事隔几天,重新品尝,还是一如当初的甜美芳香,令他着迷,直至沉溺其中。

更意外的是,小妮子竟然主动初涩地伸出嫩舌回吻他,浅浅的,柔情似水的与他勾缠,吮.吸彼此间的甘甜。

他爱煞了萌人的尤物,双手将她抱得更紧,染上情.欲的黑眸炙热如火,颀长的身子向后倾,双双向后倒在了**。

萧逸凡大掌覆在她的秀发上,指缝作梳,细细地呵护着她,下一秒,不由得加深了这个热吻。

“老婆……你只能是我的!”沙哑的声线从齿缝间传来。

他强势地将她按压在身下,贪她朦胧氤氲的萌眼,一丝暖意流淌在心间,凝眸迷恋深情地望着她。小东西无论怎样看,都无法看腻。甚至有一股冲动,想一直保持这样望着她……

蓦然,芷瑶瞪大清丽的瞳眸,意乱情迷的她,只感觉胸腔一阵窒息胀痛,有极度缺氧的趋势,可是苦于嘴被萧逸凡封上,更加难以呼吸。

“唔……逸凡,我要呼吸……”她有些挣扎。

萧逸凡吻得火热,却又不得已得松开她,不满地抱怨,“老婆,你的技巧有待改进,怎么还那么差啊?……”

“你吻住我,我怎么呼吸啊!”芷瑶嚷了一句。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挑了几下,邪邪笑道:“拜托,瑶大小姐,嘴是用来亲的,鼻子才是用来呼吸的!”他性感的薄唇向上游移,蜻蜓点水似的轻吻,落在了她的额间,“我们每天多练练,就不会了。”

“你无赖!”芷瑶抿紧了唇瓣,红扑扑的脸蛋无处躲藏,但又觉得他的话颇有几分道理。“起来,我去洗澡了!”

“老公就勉为其难跟你一起洗吧!”

“不要,不准你在占我便宜。”

“我们亲密,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摸过!?”

“妈呀……采花贼啊啊啊……”

芷瑶与他打闹了一番,结果只是玩着,什么事都没发生。于是,他们各做各的事后,这才一起入眠。

隔天

明媚的阳光照射进屋,玻璃窗外呈现了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萧逸凡按时起床,然而没有吵醒芷瑶,只是轻轻送了个早安吻,宠溺地点点她的小脸蛋,再度痴迷地望着“小妻子”憨睡的可人模样,连早饭都顾不得吃,就直接开车去公司里办点事。

沉睡中的芷瑶稍稍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朝着她的房间走来。

忽然间,瑶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瑶瑶,别贪睡了,快点醒醒。下面有几个的女生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