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65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65

此言一出,同样是久经风霜的芷瑶压根不吃那套,冷哼一声,“你给我闭嘴!”.

她们闻言,被芷瑶如火的气焰给震慑到,皆将目光投向了她,僵硬的脸上露出了惊愕之色,没想到她会当面指责姚梦娜,丝毫不留一点颜面。

像她们这种千金小姐,哪能承受这种低三下四的委屈,但对方都是不好惹的角色,唯独对他们束手无策,无奈只能忍气吞声。

姚梦娜缓了缓气,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神色,似带着几分歉意凝望着芷瑶,“芷瑶,对不起!”

“晚了!”芷瑶断然拒绝,俨然没有半点接受的意思累。

林诗雅听着就是不爽,紧紧地攥住了礼品袋,低声提醒道:“芷瑶,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下点脾气!”

刘可馨点头同意,讥讽的意味颇明,“就是,梦娜温柔大方,都不介意你跟她男朋友走得近呢,你大人有大量,是不是得学学人家?!”

芷瑶笑了笑,没有半点生气,反而刻意强调。“她男朋友是我的未婚夫!檬”

“什么?!”她们惊讶一怔,不敢置信地来回望着她们俩。

她们的关系太过复杂,一个青梅竹马兼未婚妻,一个是女朋友!情况着实对姚梦娜不利。

但令她们震惊的是,和安芷瑶同校的她们,对于她所有的传闻都略知一二。她有青梅竹马,这是众所皆知的事,然而却不知道她还藏了一个未婚妻的头衔。

这可谓是一条大新闻,倘若让校内的男生知道,曾经追捧的公主已经名花有主,说不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直至放弃她。

想到这,她们相视一眼,不禁沾沾自喜。

芷瑶轻睨了眼得意洋洋的两个女人,经安芷研提醒,深知她们不怀好意的本性,肯定又抓到什么把柄想爆料。

难道是想把她的未婚妻身份公众于世?其实她并不感到担心,无论他们怎样亲密,都是天经地义,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情人,何必惧怕?

姚梦娜暗自咬紧了,纵使有在大的难堪,也在极力隐忍,“芷瑶,你不接受我的道歉,何必挖苦我呢?!”

芷瑶面容平静无波,兴致优雅地反问:“道歉?试问你又有几分诚意?!”

如果她有诚意的话,就不会带着两个女人来挑衅,再或者,道歉只是她的幌子,想单独找她才是重点!

“……”姚梦娜顿时缄默,没有正面回答芷瑶的问题,正如她所言,她的确不是冲着诚意来着。

昨天她是故意的,断然不会跟她道歉,只是趁着萧逸凡离开之际,费劲心思想来找她,然后实行自己的计划。

安诺南淡淡瞥了她们一眼,邪邪笑出声来,“我们才懒得与你们计较,刚才不过是稍微试探你们一下,没想到你们反应那么大,结果表明你们诚意不够,与其说是来道歉,还不如说是来闹事的!”

安芷研冷冷挑了挑眉,挑衅的眼神故意盯着姚梦娜看,“要怪就怪你们意志不坚,稍有风吹草动,连忍耐都做不到,这态度不改改,还怎么跟人道歉,别以为越贵的东西就越有诚意!”

他们一袭话,当场令她们无言以对,顿生错愕,虽说是有意针对她们,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话的确颇有几分道理。

明摆着是当面指责,骂人的言辞不带一个脏字,讥讽得头头是道,让人无法反驳。

这一家子,着实不简单呐!

“你们无话可说了吧。以后还是学着点!特别是你,姚梦娜!”芷瑶冷淡回道。望着一脸呆怔的女人们,突然油生了一股自豪感。

姚梦娜抬眼对上芷瑶晶亮的双眸,略微沉思了片刻,优雅起身朝着他们走来,伸手拿过林诗雅手中的礼品袋,双手礼貌地递到芷瑶面前。

“谢谢你们的提醒,我以后会多多注意的。”她柔和笑着,只是那笑很僵,“芷瑶,这下你应该可以接受我的道歉?”

芷瑶静默不语,清澈如水的萌眸内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优雅的坐姿丝毫不动,没有接过姚梦娜手中的礼物。而是一直让她保持这个姿势。

一报还一报,并非她爱记仇,若不是有意,她大不会计较!但姚梦娜是故意的,这点她明显清楚,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眼神……

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

芷瑶仍然没有想接受的动向,而姚梦娜也咬牙拿着不动,仿佛要与她较劲,看得谁沉得住气!

客厅内如死寂般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讲话,所有人几乎连动作都静止下来。

“勉强还算有那么丁点儿诚意。”安芷研无所谓地哈了几口气。

听闻,姚梦娜即刻扯出来一抹笑意来,“芷瑶那你是不是……”

“晚了!”芷瑶轻摇了下头,红唇一抹笑意淡化开来。

安芷研轻叹一声,似笑非笑地提醒,“刚刚也不过是教你如何道歉,你还得感谢我们呢!”

“你……”姚梦娜惊愕地眨着眼睛,脸色霎时苍白,这才知道自己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亏自己还忍耐站了半小时,正想跟安芷瑶较量,更气的是自己傻到上当,结果却换来了莫大的耻辱。

“我明白,你是想跟我单独谈谈吧!”芷瑶蓦然起身,与她面对面站着,“跟我来吧!”说完,便朝着楼梯走去。

姚梦娜愣怔了一刻,待恍过神来,马上咬牙跟上芷瑶的步伐。

安芷研瞥了正处于发愣状态的两个,故意扬高了音调。“我说你们两个,不请自来,是不是要找我安芷研啊?好巧,我刚刚研制了一种新药,正愁着没人来试验……”

话还未说完,她们已经冷不防打了几个寒颤,惊慌地朝门口快步走去。安芷研的手段让人不敢恭维。上次被她骗着,吃下了特制的药丸,之后就全身抖擞抽蓄,害她当众出丑,未免遭到毒手,逃命要紧……

“芷研,我们突然想起还有事,先走了……要试验,你就找梦娜吧!她比较大胆!拜拜……”

“胆小!”安芷研低骂道,与安诺南默契地击了下掌,“耶!作战成功!”乐器房内.

安静典雅的环境,最适合聊天谈事。周围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乐器,除了弹奏之外,还可以用来观赏。

芷瑶和姚梦娜坐到玻璃门前边的沙发上,两人缄默了一阵,似乎都在等谁先开口。

姚梦娜不可思议地盯着满室内的乐器,惊愣得睁大了双眼,只要是她有见过的,都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些她不认识的。

她出身名门,从小最主要的就是练钢琴,没想到眼前的女人竟是如此厉害,光看那双修长的手,不仅仅只是弹钢琴的料,连小提琴,竖琴,古筝……等等之类,直觉告诉她,这女人样样精通!

“芷瑶,你的乐器真多,你全部会弹奏吗?”姚梦娜依旧忍不住问道。

“那是当然!”芷瑶点头应喝,清美的面容洋溢着一缕缕笑意,让她看不出任何破绽。

她对它们确实感到很熟悉,也十分喜欢。但是自己什么都不会……毕竟脑子里还没有存在旋律乐谱。

姚梦娜一怔,似想了想问道:“逸凡很崇拜你的钢琴演奏。我是否也有荣幸请你弹奏一曲呢?不瞒你说,我也会弹琴,还请芷瑶你指教一二!”

芷瑶半敛起眼帘,压根不搭理她的请求,倘若自己弹琴了,不就被她察觉如今的音乐天才,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往后还会对她照成不利!

就算她会弹,也不会弹给图谋不轨的女人听,尤其是姚梦娜!

“请教倒不敢,我现在不想弹琴,因为你请不动!”她笑了笑,“言归正传,赶快给我说重点!”

姚梦娜也不再那话题上多做纠缠,索性直接坦然了。“芷瑶,其实你知道的,我很喜欢逸凡……我不能没有他!所以请你成全我们,解除婚约吧!算我求你了!”

“不.可.能!”芷瑶果断拒绝,一字一顿地回道,向她表明了身为未婚妻的立场,“姚梦娜,这里除了我,又没有外人,何必装得如此可怜!给谁看呢!”

姚梦娜委屈地拧拧眉,低声道:“芷瑶,你干嘛老是伤害我……”

芷瑶冷睨着她,哼其出声,“我告诉,逸凡是我的未婚夫,他并不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上你的当!”

“不会的,逸凡是喜欢我的,不然不会跟我交往!”姚梦娜双手紧紧攥住,善于攻心的她,刻意颠倒看了是非,“三年来,我们还曾经拥抱接吻,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逸凡原本只把你当做青梅竹马的小妹妹,芷瑶你为什么要介入,你又曾为他做过什么?”

果真,芷瑶听到刺耳的字眼,心里自然有些不悦,忽然间想起了萧逸凡的话,又迅速冷静下来,再怎样不爽,那些都是过去式,千万不要掉进姚梦娜设的圈套内。

整天跟安芷研和安诺南混在一起,多多少少跟他们学着,好的坏的皆有,想不变聪明都很难……

“我不介意你们曾经做过什么!而我有没有为他做过什么,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他!这就够了!逸凡是安芷瑶的男人,我不许你再纠缠他!”

姚梦娜抿紧了唇瓣,眼前的女人无论她怎样搬弄是非,她都坚信自己的立场,不肯放掉逸凡,比她想象的还要难缠,完全不再她的计划之内。

“你以为我会答应你?我为了逸凡付出那么多,一路追随他,在国外陪伴他三年的是我,而不是你安芷瑶,我能为他做任何事,我为救他给车撞伤,如果没有我姚梦娜,逸凡怎么还能出现在你面前!”

话音刚落,芷瑶适才恍然萧逸凡欠她的那个人情,她低头冥想了片刻,渐渐了解他的思想,这个关于命的人情的确欠大了,难怪他暂时不能离她远点,不想伤害她,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也没有揭穿她……如果换成是自己,肯定也会这样做。

可是,他要怎样还她这个人情?!她想不通……

见芷瑶皱眉沉思,缄默不语,姚梦娜轻声问道:“芷瑶,我知道自己是自私了点。但我很爱逸凡,只想跟他结婚,希望你能放手……”

芷瑶抬眸迎上她如水哀求的瞳眼,深深叹息一声。“你对逸凡做的,我替他谢谢你……是你帮助了我的未婚夫!可这是两回事,我不会拱手相让,因为逸凡喜欢的是我,他并不爱你啊,你苦苦哀求,这是何必呢?没有建立爱情的婚姻,你们会幸福吗?”

诺诺开了个新坑占着~~~求收藏!暂命名为《错嫁:王爷,单体敢不敢?》

“小.杂.种,你有没有一种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感觉?!”少年男子们讥讽的声线萦绕徘徊在耳际。

她,何璎珞,本是流落街头的小孤女,一次命运的翻转,摇身成为郡主,安分守己的她,却换来了王爷们的肆意欺辱。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替她沦为了王爷们的玩物……

风格依旧,女强无敌,美男众多,啥的货色应有尽有,结局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