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67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67

姚梦娜双手攥住小提琴,狠辣用力地朝着芷瑶的方向砸去,“既然打不过你,那我就毁掉!”.

为了夺回属于她的男人,即使是在芷瑶的地盘,她的家人正在楼下,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心狠手辣!纵使打不过她,也要用她的工具毁掉!

“姚梦娜,你疯了!”

芷瑶怒喝一声,清澈如水的明眸瞬间变得凝重,一丝丝愤怒的火苗窜烧起来,紧锁着眼前欲来的小提琴,身体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丝毫没有离开的动向!

“哈哈哈哈……你完了!我就是要砸死你!”姚梦娜笑得阴霾,眼见小弹琴就快砸向了芷瑶时,却被她的一把给夺了过去累。

那动作简直是快.准.狠!同时也看得出来,她很宝贝那些乐器。

“你在敢乱碰一下,就别怪我动手打你!”芷瑶冷然放言。沉凝的目光瞪着错愕不堪的姚梦娜。

她轻轻抚摸手中的小提琴,如对待珍宝般细细呵护着,虽然只是一把没有生命的乐器,但对她来说有着浓浓的感情檬。

不仅仅是它,满屋的乐器都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在她的心里它们是至高无上的活物,能奏出优美绝伦的音乐,能充分表达自己的任何情感。无论是悲欢离合,还是幸福甜蜜……

更重要的是,它是安芷瑶留给她最宝贵的珍宝,她都要好好珍惜,好好保护,即使现在她还不会弹奏……

“哈哈哈,这种垃圾乐器,也只有你安芷瑶才会宝贝!”姚梦娜讥讽道。唇角边上的笑意愈发抖盛。

差点就命中她的头部,哪知道她的动作竟是如此神速,虽说觉得有点可惜,但她发现了另一个有趣的东西,那就是她屋内的乐器。不难察觉她真的很在乎喜欢它们。

砸了她的东西,对于安芷瑶这个音乐天才来讲,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芷瑶将小提琴放回了原位,怒火十足的眸光瞪着咄咄逼人的女人看。“姚梦娜,你别太过分了!你难道还不清楚你现在的处境吗?”

“安芷瑶说你蠢吧,你的恐吓完全对我没用,你别忘了我对逸凡有恩,你不能把我怎样!否则后果你清楚的!”姚梦娜无所谓地撩起秀长的大卷发,妩媚的姿势倒显几分闲逸,无一丝怯意存在。

在她认为,只要有逸凡这个强力盾牌,芷瑶就别想着动她,所以她才能为所欲为!

当然,她们会冲突到打架,这并不在计划之内!而是她实在太难缠挑衅,才会激起她所有的怒气!

“而且现在是在你家,我那爱装的性子,你们姐妹俩是有目共睹的,既然我敢做,就早已考虑到后路,别人可不像你安芷瑶这么敏锐,看出我的真面目……哈哈哈!会相信谁都不一定呢!”

姚梦娜目光讥讽地睨着芷瑶,当面嘲笑出声,殊不知,芷瑶接下来的话,却令她错愕傻眼。

“疯女人,就算逸凡有在这,我一样照打不误,他有欠你姚梦娜人情,我安芷瑶可没有,这点你给我认清楚!”她冷哼一声,同样回以挑衅的话。

姚梦娜咬紧牙关,迅速恍过神来,带着几分疑惑怒喝:“你敢!?有种你试试!”

她在跟她较劲,赌芷瑶是恐言,还是当真会打她?!

话音刚落,芷瑶迅速扬高了一手,朝着姚梦娜的脸蛋重重煽了下去。“啪!”清脆的声音响应了音乐房。

姚梦娜惊愕得瞪大了眼睛,白皙的脸蛋霎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五指手印,火辣的灼痛感渐渐淡化开来,屈辱愤怒在这一刻油然而生。

“你……竟然……”她嘶吼道。

她双眼通红,从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受过此等侮辱,连父母都没打过她,既然却给情敌给揍了。着实可恨!

是在她太低估安芷瑶的能耐,以为她会因为逸凡而不动她,结果表明,看似无理取闹的外表,的确真的如资料上的那般冷漠无情!

她抿唇轻叹:不可置否,安芷瑶,你隐藏得很好,比我还要会装!

芷瑶淡瞥了眼姚梦娜,不以为然的冷冷一笑,“你什么你啊,打你又怎样了?更何况是你叫我试试的!我安芷瑶可不是孬种!哼……”

“可恶!”姚梦娜气急败坏,羞愤得紧紧拧起了拳头,对于芷瑶的行为手段,自己不敢恭维,无法与她正面较量。

堆积在身的怒火苦于不能发泄,唯有将目标转移到旁边的乐器上。

见她盯紧了旁边的吉他,芷瑶微微拧起了眉头,知晓她正在打它们的主意,冥想了片刻,动作迅速地挡在她的面前,不允许姚梦娜靠近它们一步。

“我不准你碰它们,最好管好你的脏手!”

姚梦娜轻轻地抚着脸蛋,与芷瑶四目相接,嗤之以鼻,“着急了是吧?安芷瑶,要怪就怪你蠢到把我带到你的音乐房,一屋子的垃圾乐器,可以让我为所欲为!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不想你的宝贝被我砸烂,就答应我的要求!”

“做梦!就凭你这种烂把戏,还妄想威胁我!”芷瑶厉声反驳。的确是她太过大意了,她本想找个最安静的空间谈话,根本没想到这女人会发飙大闹。失策!

此言一出,姚梦娜俨然没有半点生气,将目标转移到旁边的长笛上,伸手拿过它,正想利用她敲破其他东西。

“哈哈哈……那你等着瞧!”

“你给我住手!滚出去!”芷瑶气结一窒,双眸燃烧着熊熊烈火,伸手用力攥住她那笛子的手腕,跟她抢了起来。期间还不忘将她往门的方向硬拽着出去。

姚梦娜握着笛子的力道很大,仿佛带着诸多怨恨,竭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时让芷瑶无法拔出。自己也曾想过要踢她一脚,可心存有顾忌,单看这女人身体娇贵,铁定禁受不住!二来她帮过逸凡,未免生出事端,她放弃了这个念头。

“你放开……”

“你给我滚……”

两个女人争执的声线隐约传到了下面,正好给刚进门的萧逸凡给听了个正着。他深知声音的主人,于是便不再犹豫,朝着楼梯跑去。安芷瑶和安诺南给紧跟在后。想上去看个究竟!

忽然,姚梦娜警觉地皱了皱眉,侧耳倾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朝她们接近中,眼前一亮,瞬间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芷瑶妹妹,我都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妹你个头啊,你刚刚的恶毒样子哪去了?你真会看准时机装可怜啊!别以为人人都会上当!”

“不要……芷瑶,不要对我这样,是我错了好不好?!”

“不好,叫你滚,你偏不滚,今天我要不亲自把你赶出去,我就不叫安芷瑶!哼!”

芷瑶自然也有听到脚步声,心里很清楚姚梦娜的诡计又来了。但这并不能动摇她的行为举动,她不像这女人偷鸡摸狗,而是光明正大来着。就算被萧逸凡看见也无所谓了!

刚走上四楼的几人正巧清晰地听见了她们之间的对话,便加快脚步朝音乐房跑去。

见状,姚梦娜作势松开了手,如抽光了全身的力气般,呈现一副软弱到欲倒的模样,让别人误以为是芷瑶动手打她的状态。

就在他们出现在眼前,她顺势借着芷瑶的推力,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芷瑶……你别打我了……”

“装够了没有!”芷瑶怒吼道。伸手擦着笛子,似要将她抓过的地方给抹掉。

“你们在干什么吗?”萧逸凡呵斥道,声线清冷无温度。

他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她们闹得竟是这般凶。梦娜也不听劝,趁他不在的时候来找芷瑶。看着两个女人对峙的眼神,他颇感有些头疼。

“逸凡……”姚梦娜眼前一亮,如同看到就救星一般,水眸颤颤地望着萧逸凡,娇弱通红的脸蛋溢满了委屈之色,“芷瑶她……煽了我一个耳光……”

萧逸凡俯看了眼姚梦娜,继而凝眸望了眼气势凌然的芷瑶,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将倒在地上的姚梦娜给扶了起来。

“没事吧。”

姚梦娜眼角闪动着晶莹的泪珠,喜欢的男人就在身边,情动之下,她颤动不止地抱住他的腰际,将头埋首于温热的胸前上,深深闻嗅属于男性的迷人香味,倏然唇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却哽咽了几声,“有点痛……”

萧逸凡并没有推开姚梦娜,稍显沉思了一下,深深凝望着芷瑶,“老婆……告诉我,你们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何打起来?!”

芷瑶凛然指着姚梦娜,冷笑:“你自己问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萧逸凡并没有冲动误会她,甚至没有冷脸质问,还当面叫她老婆,这点让她感到很欣慰,因为他做到了自己承诺过的事。

“逸凡……是我错了,早知道就听你的话,不来找芷瑶道歉了……”姚梦娜楚楚可怜地说道。“都怪我……我事先不清楚芷瑶的个性,被她打了耳光,还被她打倒在地。甚至还出言恐吓我!我不知道她那么会记仇,你看看我的手,都红了……”说完,姚梦娜伸出了通红的手腕给他看,上面还留有很深手印,可想而知,力道不是一般的大。

芷瑶饶有兴致地倾听她的说辞,方才发生的一幕被她颠倒过来,再装出哀怨的神色,真是配合得淋漓尽致,令人很难看出是假的。

“姚梦娜,你这疯女人,反应倒挺快的!刚才不知道是谁苦苦哀求我,要我让出未婚夫,还不惜恼羞成怒,拿乐器想毁掉我,结果不敌我,就想以砸烂乐器为条件来威胁我,你真是厉害啊,颠倒是非,装可怜博同情,你是样样都会!”

闻言,萧逸凡英挺的俊眉倏然皱了起来,如果他们在晚一步到,是否会酿出什么后果?他不敢想象!

“啧啧啧……老姐,看来我们错过好戏了!”安诺南故作无奈叹息一声,讥讽道:“那么会演戏,不做演员可惜了!”

安芷研笑眯眯地点点头,很是赞同他的想法。“没错,我正好认识一个导演,姚小姐有没有兴趣啊?”

“你们……”姚梦娜错愕不止,被他们三人攻击得一无是处,却无法反比,唯有缩在了男人的怀中,哭出声来,“逸凡,我到底是哪点做错了,为什么他们都排斥我……”

“假惺惺,你在不承认,我可要揍你了!”芷瑶顿时拧起了拳头恐吓她。

“老婆,够了!”

诺诺开了个新坑占着~~~求收藏!暂命名为《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替她沦为了王爷们的玩物……

风格依旧,女强无敌,翻身做主!美男众多,啥的货色都有,结局一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