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69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69

然而现在,他心目中的公主正敞开大门迎接他,怎能叫他不激动?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瑶瑶,你确定要让我进去吗?”欧洛轩再次确认。

芷瑶笑眯眯地点点头,“当然,我们是朋友嘛!”

闻言,欧洛轩顿时心花怒放,极度绅士地朝她走来。能从她口中听出“朋友”两字,着实很不容易。

虽然关系很普通,但他相信总有一天,美丽优雅的女神会被他的真情所感动,从而来到他身边累。

“嗯,我们以后的关系会更好。”他肯定地回道,眼底闪过一丝莹光。

随后,芷瑶按照安芷研的想法,将他带到了自家的花园中。四周繁花绽放,风景美丽,空气更为清新,最重要的是,隔壁的萧家,不管是在几楼。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这里的一切,要的正是这种效果!

他们几人闲逸畅聊,品尝茗茶,甚至笑意连连,气氛营造得非常良好檬。

芷瑶笑了笑,向欧洛轩诚挚地道歉,“洛轩,以前真的很抱歉,我不该叫你种马!”

脑中忽然忆起了他救她的那一幕,明知对方人多,还无条件地帮助她解围,这份恩情她不会忘记的。

如今他焕然一新出现在她眼前,不似于眼前的花花公子哥,而是绅士有礼的男人,近距离看他,本就俊逸迷人的脸蛋,又多了几分帅气。

从帮她的那一刻起,她已经将他当做朋友了,就算不用安芷研提醒,她也会主动开门请他进来,毕竟这是待客之道,她没有理由拒人于千里之外!

“其实不管你怎么叫,我都蛮喜欢的!谁叫你是我的公主呢!”欧洛轩索性坦然,熠熠发亮的眸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意。

从来没有近坐在她的旁边,此刻他们只有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能清楚看清她的每一个表情,还有那缕缕醉人的笑意。

心砰然“噗通”跳快,头一次面对女人时,竟是如此紧张……

他玩遍了诸多女人,主动爬上他床的也不计其数,那勤换女人的风流帐,时常登上了某杂志的头条。

女人在他的认知里,通常只是以三围来评判,因为都是同种动物,逢场作戏的角色罢了,除了他喜欢的女人。

芷瑶被他逗乐了,清美的脸蛋洋溢着缕缕笑意,怔然问道:“以前我都不让你进门,也不见你,甚至还骂你,你难道一点也不生气啊?还这样帮我……”

欧洛轩轻轻摇头,依旧很坦率,“瑶瑶,这哪会啊?!我心甘情愿的,想追到你,太不容易了!”

芷瑶闻言一怔,红唇上的笑意渐渐敛尽,忽然油生了一丝罪恶感,只感觉对他有点不公,或许在以前她不会这样认为,反而会觉得他难缠,只是今非昔比,因为欠了他一个人情!

“你可以不用这样做,因为我……”她暂时不敢说出,她喜欢萧逸凡……

欧洛轩似察觉到她眼底的那丝愧疚,想了想才道出,“我知道了,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嘛,你别太紧张了!只是以后我来找你,别把我关在门外就好。”

此言一出,芷瑶瞬间恍过神来,向他保证着,“放心吧,不会的!”顿了顿,她眯眼望着他,“你相亲得怎样了,你爸妈有为难你吗?”

欧洛轩轻轻一叹,“幸亏我逃得快啊!我可不想被他们囚禁在家,然后坐以待毙!我连我家的别墅都没去,先出来避避风头,谅他们也不敢怎样?”

“啊……那你都不回家的?”芷瑶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没事,我住酒店VIP套房!”欧洛轩无所谓地耸耸肩,他一个大少爷,哪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话音刚落,安芷研眼前一亮,目光狡黠地盯着他,“我家房间多得是,不然让你在我家住上几天怎样?!就当我姐还你人情!”

芷瑶点头赞同安芷研的提议,人情终得还,一直压在心里还真有点难受。

“求之不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请多多指教!”欧洛轩欣然自喜,同居一屋可比约会来得更赚!至少可以一连几天都看到她!沉思之际,满脸洋溢着灿烂无比的笑意。还不忘瞥视了周围一圈,正搜索某个人的身影。正准备示威一番。

“瑶瑶,怎么没有看见二少?”

“在他家陪女朋友呢!”芷瑶酸溜溜地答复。

欧洛轩亲昵地朝她凑近,拍拍她的肩头安慰着,“真够花心的,不过没事,我来陪你……”

这一幕,让对面的安芷研和安诺南看得频频点头,沾沾自喜。眼睛不定时偷睨着玻璃窗上男人。

然而他们很正常的互动,落入了萧逸凡的眼里,却是别样刺眼。脸色顿时阴沉,暗淡无光的黑眸紧锁着楼下的那群人。最后定格在芷瑶和欧洛轩身上。

情绪错综复杂,如翻酿着过五味杂陈,闷窒得不能呼吸。一股股酸意油然而生,直达脑门,既难受又不是滋味儿。

没想到他只离开一会儿,这花心男人竟然趁机杀进门来,还同他女人这么亲密,连肩都搭上了!更可恶的,小东西还笑得如此开心。

难道她就没有一点距离感吗?还是说故意气他?如果是的话,那么她成功了!

苦于现在不能离开,唯有极力忍住不悦的心情,不然他非得立刻冲下去将她揪起来,然后在好好训上一顿。

姚梦娜坐到了**,抬眼望着脸色铁青的萧逸凡,疑惑问道:“逸凡,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我现在就帮你上药。”萧逸凡淡淡启言,迅速恢复平静后,即刻拉上了窗帘,眼不见为净,对他来说看一眼都是折磨!

“好……人家等你!”姚梦娜甜甜一笑。坐在**的姿势撩人妩媚,一双水灵的美眸打量着萧逸凡的房间。这是第一次带她进他的房间,四周围的空气都弥漫着他的专属气息,迷人性感,男人味十足!

萧逸凡稍稍沉思了片刻,顿时打开房门,把隔壁正睡得香甜的萧司辰给叫了起来。

萧司辰伸手哈了口气,不满地抱怨,“老哥,你干嘛啊?谁惹你生气了?”

“你快点起床,下去帮我教训教训欧少!”萧逸凡冷然坦然,“梦娜在这,我不能下去。”.

“嘁……要去你自己去,管什么梦娜啊,我又跟他没仇!”萧司辰嚷了一句,转身正要窝进被窝。

见状,萧逸凡倏然皱起了眉头,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我刚才看到研老大有泡他的意思,你在不动作快点,当心老婆给人抢了!”

言毕,萧司辰果真反应极大,蓦然睁大了忿忿的双眼,方才的睡意淡然无存,咬紧牙关,“岂有此理,竟有这等事!”他徒然下床,朝着浴室跑去,“老哥,给我几分钟,我马上就去抢老婆!”

“记得连你嫂子也一块抢来啊!别让他们靠得太近!”萧逸凡蹙眉吩咐,酸溜溜的语气颇明。

吩咐完,这才走回房间,正准备给姚梦娜上药。

“嘶……”姚梦娜微微拧眉,发出娇柔的声线。

萧逸凡停住了按摩的动作,沉声低问:“会疼吗?!”

“有点……逸凡,你要对我温柔些。”姚梦娜轻喃一声,伸手抚着他俊逸的脸庞。其实说痛也不是很痛,而且那药膏冰冰凉凉,抹在皮肤上还蛮舒服的!

“梦娜别玩了!”萧逸凡淡斥,连想也没想就拉下她的手。继续帮她上药。

姚梦娜怔住,轻轻蠕动了唇角,美眸依旧痴迷地盯着萧逸凡看,虽然被他拒绝有些难堪,但只要有一点独处的时间,她都不会放弃。

很突然的,手腕处传来一阵莫名的灼痛。“痛……没想到芷瑶下手那么重。逸凡,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都不知道被芷瑶打成什么样了……”

“那些过去事不要再提了!”萧逸凡面无表情,瞥了眼脸色苍白的姚梦娜,“忍忍吧,研研的药比别人来得奇怪,但功效确实很好,我用过很多了。良药苦口利于病,更何况这种药膏。等下就能恢复了。”

他心里很明白,安芷研并没有那么好心给梦娜药膏,但也不可能会害她!顶多就让她吃点苦头!其实他很早就发现了她的诡异,只是故意不拆穿而已。

再说,梦娜做得的确过火了,连小东西都敢得罪,甚至想拿乐器砸她,是多么让人揪心啊。没想到梦娜也会有失控的一面。是得惩罚一下她!

等过完了这三个月,他们便在无瓜葛了,但是这期间,绝对不能让她受伤。否则不知又会惹出什么事来……

“我明白……逸凡,你得替我好好谢谢芷研。”姚梦娜咬着下唇,眼底一丝惊愕略过,本就料定安芷研不安好心,可经萧逸凡辩驳,也不好在说些什么。

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逸凡好像知道些什么,不然也不会包庇她们,还是说相信芷瑶的话胜过于她?她刻意造成芷瑶打她,推倒她的假象,他都没有误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逸凡没有作答,颀长俊挺的身姿徒然站起,迈起沉稳的步伐走到窗边,稍稍撩开窗帘望着楼下的男女。

“逸凡……”姚梦娜轻唤一声。正想向前抱住他的腰际。

岂料,才刚刚踏出一步时,不似于先前的冰凉舒爽,手腕上的火辣的灼痛感越发强烈,就如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有严重抽蓄的现象,疼得她重新坐回床边。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失态。

她想叫出声,却又极力按捺住,因为逸凡也已经挑明,安芷研的药很特别……如果自己在这时抱怨她,会让他觉得心眼太小。

蓦地,她伸手紧紧攥住了被子,以便于她发泄痛苦。

似乎有听到细微的声音,萧逸凡缓缓转身望着姚梦娜,见她面色苍白,僵硬紧绷的表情像在隐忍什么。受伤的手碗有颤抖的迹象。

“是不是手很痛,要不要再帮你抹点药?”

姚梦娜猛然摇了摇头,勉强扯出了一抹笑意来。“不用不用!已经好很多了……”

她就一直坐在**不动,独自承受这种烈火焚烧的痛楚,想靠近萧逸凡,却又无可奈何。

花园中

萧司辰仅用了几分中穿戴搭理,就一路狂奔到楼下。朝着他们聊天的方向跑去。

正如萧逸凡所言,安芷研跟他聊得投缘,着实有泡男人的嫌疑,但和他最亲昵的却是芷瑶,再怎么说,她才是他的目标。

莫怪老哥会再三提醒他,抢老婆,抢嫂子!

于是,萧司辰也不在犹豫,快步冲到他们面前,不管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小,随意抓起旁边椅子,硬是给塞了下去,然后大大咧咧地坐在他们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