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77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77

闻言,萧逸凡不满地皱了皱眉,自己的女人此刻正帮着其他男人说话,教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老婆,是他跟我作对,好不好?谁叫他死皮赖脸地缠上你,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我还是你老公么?!”

好吧,他承认自己的占有欲太强,就连她跟欧洛轩说句话,露个笑容,他都非常介意!

芷瑶深深吸了一口气,侧首望着他,解释着,“我们是朋友啊,聚在一起很正常。”

“笨蛋,你当人家是朋友,那大少爷可不这样认为。没准是趁机找时间泡你而已!”萧逸凡凝眸看向芷瑶,性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这次一定要听老公的话,离他远点!”

“不要。”芷瑶摇了摇头,“我好不容易交到一个真心朋友。他不是坏人,还救过我呢!”

其实心里很清楚,身后的这个男人是因为她所以排斥他的死党?她的心意很清楚,一直都只喜欢萧逸凡,他还在担心什么呀?

就算是吃醋,也不用限制她的自由吧?

萧逸凡霸道宣言,更进一步揽紧了芷瑶,“你是我的!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你们靠得太近!”

芷瑶无奈地叹气一声,转首瞪了眼他,“我们又不是单独相处,研研他们都在啊……逸凡,你真是霸道!”

“有哪个老公愿意看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亲密在一起?!”萧逸凡酸溜溜反问。

小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距离感,心思单纯的她,实在太小看男人了。虽说欧洛轩尊重她的选择,但他敢肯定。

这男人一定是在等机会!毕竟芷瑶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我们还没有结婚!我哪是你的老婆啊?!”芷瑶没好气道。隐约察觉到他语气中的酸意。心不由得一乐。

此言一出,萧逸凡恼火地扳过芷瑶的身体,温热的手掌紧紧按住她的肩头,对她的言辞感到极度不悦,“我们都如此亲密了,你还想跟我撇清关系啊?!”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又没有真的那个……”芷瑶小声嘀咕。似在抱怨,“况且你跟姚梦娜还不是一样亲密……你都没离她远点。”

“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萧逸凡蹙眉问道。

芷瑶抬眼望着他,将姚梦娜说过的话,全盘托出,“你们拥抱亲吻……还说你跟她滚床单……下次,说不定还会说,我有了你的宝宝呢……”

话音刚落,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一丝复杂迅速掠过,从小妮子的表现看来,并没有轻信别人的话,这点令他感到欣慰!

否则要是大哭大闹,他可真受不了!

见萧逸凡沉默不语,芷瑶更加不悦地撅起红唇,“我讨厌那个女人,自以为是,还想恐吓我,甚至拿乐器打我……到最后却装可怜博同情,什么嘛,也只有你们男人会被她的姿态俘虏。”

“错了,老公的心只在你身上!”萧逸凡笑得很温柔,很清楚芷瑶心中的委屈,忙问:“她打你,有没有受伤?”

“怎么可能!别太小看我了!”芷瑶咕哝一声。心中泛起了一丝丝甜蜜的涟漪。

“没事就好!”萧逸凡轻点了下她挺俏的鼻尖,然后将她重新压倒在**,“我发誓我只和你一个人滚过床单。我的种子只留给你,也只洒给你。”

“什么种子?”芷瑶很萌人地问了一句。

她记得有听过萧司辰对安芷研提过。她虽然很疑惑,但也不敢直接当面问,只好憋住自己的好奇心。

“咳咳……有种子才能长出宝宝啊。不然光靠你一个人,肚子里哪会蹦出宝宝?”萧逸凡邪气笑了笑,往她的红唇上偷香一记。

逗她,是一件乐趣!他爱煞了她的无知,她的可爱。

“啊……你真坏啊!”芷瑶气鼓鼓地嘟起嘴,不断地往他身上乱动。“你老是玩我,不跟你好了!你去跟姚梦娜凑成对吧!”

“不许胡说,你不跟我好,那我直接去当和尚算了!”萧逸凡强势按住了她的身体,抑制了她的举动。

芷瑶听闻,噗哧一笑,“你现在就去,我懒得管你。”

萧逸凡微微拧眉,修长的手指轻捏住她的下巴,“别跟我生气了,我喜欢逗老婆开心,这也有错啊?!至于梦娜,你别把我们扯到一块,她今天是做过火了,但我已经惩罚她了!研研的药有问题,我不是一样给她涂上了么!”

芷瑶蓦然一怔,真没想到萧逸凡竟然知道安芷研的计划,甚至没有拆穿她的诡计,还故意将药涂在了那女人的手腕上,的确出乎她的意料。突然间,恍然这个坏人男人果然不是好惹的料。

她稍稍冥思了片刻,只感一阵大快人心,倘若那女人知道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捉弄,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要怪就怪她做人太坏!连男朋友都不帮她!

想到这,唇角不知不觉勾起一抹笑意来。“呵呵呵……活该!”

萧逸凡静静凝望身下笑得幸灾乐祸的小东西,被她甜美的笑容所蛊惑,不禁看得一阵痴迷,“老婆,你好美……我好想要你……”顿了顿,凑近她的耳际,煽情地含住她的耳珠吮。吸,“有没有感觉我的兄弟正在蠢蠢欲动……”

她的笑容甜美萌动,不仅很迷人,而且还能引人犯罪!

话落,芷瑶当即止住了笑声,瞪大氤氲清亮的水眸,直瞪着萧逸凡看。

“我不想!你再乱动的话,我可要拿剪刀剪断它!哼……”她故意伸脚做出一副想踢他的举动。

“呃……就算你舍得废我,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萧逸凡邪气凛然地挑了挑眉,不慌不忙地攥住她欲来的双脚,然后将它勾缠到他的腰际上。温热的身躯紧紧地贴着她,真想快点与她融为一体。

“大灰狼现在只想吃了小绵羊……”^网

好怪异的姿势,跟在阳台上的时候,不一样……一种浓浓的情。欲席卷而来。他的某个灼热的部位正坚硬地抵着他,热得她有点儿不自在,芷瑶惊讶地推推他的肩膀,看到他眼底闪烁着强烈的欲。望,“逸凡,我开玩笑的……快点起来好不好,我透不过气了!”

“没事,我帮你人工呼吸!”萧逸凡蕴含邪魅的眸子,染上情韵的莹光,下一秒,不等待芷瑶挣扎,便直接吻住了她的红唇。想以实际行动彻底征服她。

“唔……”芷瑶不由自主地环住他的脖颈,由排斥到接受,逐渐掉进他的柔情陷阱中。

一股久违的热量袭身而至,直捣她的理智思维。脑子一片空白,令她无法思考任何事,然而身体却主动地迎合身上的男人。

他火热的手掌仿佛带有魔力似的,经他触碰过的肌肤,都燃起了跃跃欲试的小火苗。

她的唇带着淡淡的芳香,萧逸凡尝尽她如泉水般的甘甜,火舌直直入侵美味的檀口,与之缠绕共舞。

灵活的手掌在她身体肆意抚摸,悄然拉开链子,熟稔地探入衣内,解开了内衣扣子,满足地握住一侧丰盈,指尖挑。逗着嫣红的蓓蕾揉。捏住。

“嗯……”芷瑶嘤咛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小东西!”萧逸凡嘶喃着,稍稍离开被他侵犯得发红得润唇。

吻,再度落到了她白皙的脸颊上,情。欲撩然,他吻遍了每个角落。

气息浑厚,一波波燥热不断地堆积在体内,隐忍难受到极致,颇有爆发的倾向。

此刻,他好想好想要她!有一个强大意念正鼓舞他的行动!萧逸凡迫不及待地扯下她裙子,上半身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动作无一丝温柔,反而愈发霸道。

芷瑶猛然睁开眼睛,努力抽回一丝理智,“逸凡,别……不要撕碎我的裙子。”

“老公在买新的给你!”萧逸凡沙哑回道,似干渴的枯枝般。吻顺着脖子一直往下,圈咬住胸前的那颗嫣红。“你现在只要放轻松,看着老公做就行……”

听此,芷瑶脸色绯红一片,身体愈发紧绷,一时承受不住他的热情。有点期待且紧张接下来发生的事。

“嗯啊……”她惊愕,不敢置信自己会发出这种暧昧的声线来,低头一望,发现男人正在吻她的……羞得她耳根发红。

上次还好,睡觉察觉不到,还有一次在车上,没有开灯,自然也看不到她的糗态。

可问题是现在灯火明亮,能清楚看到他在做什么事……

“逸凡,不要玩了……”芷瑶不安分地挣扎着,她承认自己对他也存有渴。望。

话落,萧逸凡不得已按捺住自己的欲。念,停下了所有举动,恋恋不舍地离开她那诱。人的肌肤,“我是认真的!难道老婆不想给我?还是说……老婆想反过来吃我?”

说罢,他慵懒地扯开自己衬衣,继而抱着她翻然转身,呈现一副女上男下的姿势。

“不想给你!”芷瑶坐起身瞪着他,感觉他炙热如火的目光此刻正盯着她胸前的美好风光看,羞得她赶忙用双手遮住。“大色狼,不准在亲我了!”

“你分明是在折磨我,简直想要我的命嘛?而且不给我,那你还想给谁?”萧逸凡跟着起身,极力克制住体内燃烧的火焰,环抱住她的腰肢,“你不满意老公吗?”

芷瑶重重地点着头,“除非你跟姚梦娜的事先解决了!”

“那还要三个月,老公难受得要死,哪还经得住你的摧残啊?”萧逸凡皱了皱眉,趁着她走神之际,再度碰触她的敏感地带。

芷瑶似没察觉任何异样,怔然问道:“三个月,你要还她什么人情?”

“不能说的秘密!这是我和她的约定,所以这三个月你一定要相信我!懂吗?”萧逸凡笑着靠在她的肩头,“三个月后,老公就完全是你的男人了!”

听他这样说,芷瑶显然很好奇,但也不做多问,深思熟虑了一番,琢磨他所说的三个月。这意味着那女人暂时还不会离开。说不定还会玩什么把戏来夺取这个男人。

“不要再乱动了!”

忽然间,她发觉某人又在坏坏地侵袭她,于是便用力打掉他的手掌,继续陷入沉思。

萧逸凡无奈地耸耸肩,松开环在她腰上的手,随后往床边的小桌子移去,伸手拿过上面的精致的小礼盒,取出里面的东西。重新坐回芷瑶旁边。迅速拉过她修长完美的手,直接套了下去,大小正好吻合。

芷瑶被他的徒然拉回神来,她微微俯首打量手指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触摸着,“哇……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