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79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79

“瑶瑶,跟你很搭配啊,但真的是逸凡送的吗?”瑶妈宠溺一笑,触碰她中指上的钻戒。

芷瑶猛然点了点头,忆起了萧逸凡的提醒,“真的,他亲自给我戴上的!”

“逸凡这孩子真是贴心啊……妈妈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婿了!”瑶妈掩住唇边的笑意,莫怪萧逸凡刚才会叫她妈来着,就是因为确立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换称呼这是肯定的。

更何况还亲自为她女儿的中指戴上钻戒,这不是很明显的订婚吗?!

芷瑶回过头,正巧撞上萧逸凡意味深长的目光,即刻嗔瞪了一眼,“妈妈,他根本就是一个坏蛋,只会想着欺负我!”

瑶妈笑着摇了摇头,压根不太相信芷瑶说的话,因为逸凡在他们长辈看来,不管是从哪个方面,都是好老公的典范。处处迁就芷瑶,哪有欺负她的地方?反倒觉得芷瑶会折腾他……

“妈妈不信,像他那么宠老婆的男人可不好找,瑶瑶你不能再闹脾气了!小心被姚小姐给抢走了!其实她温柔有礼,长得也很漂亮,确实很不错。”

经瑶妈提起,芷瑶脸色霎时一变,不可置否,她依旧无法忘记姚梦娜的嘴脸。还有她那不为人知的丑恶一面,善于隐藏的她,有多少人受骗,瑶妈就是其中的一个,被她漂亮的外表所蒙骗。还时不时夸奖了几句,着实令她很不悦……

“妈妈,你被那女人骗了,她不是个好东西!你都不知道昨天她有多可恶!”芷瑶不满地抱怨,气得拧起了拳头,“以后她要是再来,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她,让她有进无出,哼!”

见芷瑶反应太过强烈,瑶妈很是诧异地看着她,昨天只看见逸凡扶着姚梦娜出去,她的脸色苍白有哭的迹象,虽然她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一定和芷瑶有关。

“你很讨厌情敌,这很正常啊!所以要抓紧逸凡,别让她给拐走了!”

“不会的!”芷瑶很肯定的回答,自信满满地保证,“那个女人没这本事,而且逸凡他昨天还……呵呵呵……”

一想到他故意整姚梦娜,心是何其畅快,唇角不知不觉微微上扬,乐呵呵笑出声来。

瑶妈看得一头雾脑,情绪变化极快的女儿,一会儿臭着一张脸,一会儿又笑嘻嘻,还是大快人心,没心没肺的那种,究竟又遇到什么好事了?

不过,她对老公的信任令她感到欣慰。

“好好对待逸凡,不许老是折腾人家,当心他不要你了!”瑶妈故意恐吓她,盯着芷瑶的中指笑了笑,“不过啊,似乎不太可能了,那孩子把戒指都给了你,我一定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啊婉!实在是太好了……我想你婆婆会高兴到睡不着觉!”

“他要是不要我,那我就不理他!”芷瑶惊愣地眨了眨眼睛,很不理解瑶妈为何那么兴奋,以前逸凡送他东西的时候,都没有这般高兴,如今只不过是一枚钻戒而已,竟惊喜得要通知凡妈,这好像夸张了点……

这时,从后面传来一个磁性的声线。

“谁说我不要你了!”萧逸凡修长的手臂一伸,圈住了她的腰际。

与此同时,楼上的人也紧接着下楼,这一幕自然而然地落入他们的眼底。

“不想理你!”芷瑶嗔骂了一声,任由他抱着,反正在长辈面前,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不理我,那你打算理谁啊?”萧逸凡懒懒一笑,迅速往她白皙的脸蛋上偷了一个香吻。

“讨厌,别玩了!”芷瑶红着脸挣扎,因为她发现瑶妈正笑意盈盈地盯着他们两个看,还有背后传来的那几道视线,她能清楚地感觉到。

萧逸凡察觉到小东西的娇羞,于是便松手放开了她,继而望向了瑶妈,“妈,我帮你把菜端到桌上。”

“好啊。”瑶妈频频颌首。唇角掩不住笑出声来,显然很喜欢这个称呼。

妈?芷瑶伸手撞了撞萧逸凡的手臂,疑惑问道:“我妈妈又不是你妈妈,你干嘛这样叫啊?”

“因为我是你老公!”萧逸凡答得理所当然,接过瑶妈手中的盘子,深深闻嗅了一下,“妈,你煮的菜越来越香了!”说完,便朝着餐桌走去。

“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夫妻!”芷瑶嘀咕道,撒娇似的看向瑶妈,“妈妈,你瞧瞧,他又拿你女儿寻开心了,你等下得教训下他!”

结果,瑶妈被萧逸凡捧得飘飘然,就这么回了一句,“逸凡这孩子做得太对了,既善解人意,又讨人喜欢,瑶瑶你有福了,这种好老公,打着灯笼往也找不到啊!”

“……”被瑶妈这样一说,芷瑶只得无语地愣站在原地。

餐桌上

每个人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除了欧洛轩双手抱胸,一双眼睛瞪着走来的萧逸凡。

安诺南慵懒地哈了口气,嚷了一句。“昨晚还没亲热够啊?大清早就这样恩爱……真是的,根本就是在打击我们这种单身贵族嘛!”

“可不是嘛!二少,你又想玩什么花招来整我?我警告你啊,别再捉弄瑶瑶了。”欧洛轩愤愤不平地回道。

“我有这么阴险么?她是我老婆,我亲她,摸她,爱她,管你p事啊?”萧逸凡将菜放到了桌上,得逞似的挑了挑眉。“昨晚和那小东西在浴室戏水,做太多运动了,身体差点虚脱!折腾到两点多才睡觉。”

他发现,原来气死人也是一件乐趣。

“你……”欧洛轩顿时傻眼。

“不是吧……你们昨晚那么疯狂啊?今天还神清气爽,真厉害!”萧司辰淡淡启言,跟安诺南通宵pk游戏,困得直趴到桌上。

话落,芷瑶和瑶妈一起将都端到了桌上。他们自是闭口不提。然后开始吃饭。

瑶妈笑意不改,与其在吃饭,不如说一直狡黠地盯着小两口,还时不时与瑶爸交头接耳,讨论关于他们的事。

萧逸凡伸手搭上了芷瑶的肩头,轻睨了眼脸色阴沉的欧洛轩,另一手拿起筷子夹着菜体贴的递到芷瑶的嘴前,“老婆,你爱吃的!来,张口!”

芷瑶张开直接含住,细细咀嚼,完全忽略到旁边投来的视线。“嗯,好吃。”

“你们好肉麻……”安诺南喃喃吐出了几个字。

“你这孩子口无遮拦,他们是未婚夫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吃你的饭!”瑶妈淡斥道。

“老妈,我这是在羡慕!”安诺南不满地抱怨,精锐的目光瞥到了芷瑶中指上的戒指,“呃,老姐,你什么时候戴了个钻戒,我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啊?”

闻言,他们皆将视线望向了芷瑶,随即有了一刻的愣怔。

安芷研倏然握住了芷瑶的手,近距离观察它,“不错啊,挺漂亮的!”

芷瑶被她这样一夸,心中不由得一乐,“逸凡送给我的,还亲自给我带上呢!戴中指最好看了!你觉得呢,研研。”

“嗯,那你知道为什么要带中指吗?”安芷研兴致优雅地问道,从芷瑶的言辞当中,感觉她好像又被他男人给蒙了。说不定又被他灌输了什么不良思想。

“我知道啊!”芷瑶重重点着头。

其实戴中指的意思是指名花有主,然而萧逸凡却逗芷瑶说,只有戴中指才不会掉下来!结果,她相信了!

欧洛轩放下碗筷,按捺不住脱口而出,“瑶瑶你干嘛要戴二少的戒指啊?!就不能再考虑考虑吗?”

“怎么了,这是逸凡的心意,我好喜欢这个戒指,干嘛不能戴啊?”芷瑶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戒指。

欧洛轩皱了皱眉,双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来,“那你也别戴中指啊,戴其他的手指也好看的,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我就要中指!”芷瑶断然拒绝,戴中指大小正好合适,要是戴其他手指,她深怕会掉出来,还是乖乖听萧逸凡的话。

萧逸凡邪气地扬高了眉宇,握住了芷瑶戴戒指的手,“欧少,我老婆又不是你老婆,你那么激动干嘛啊?不就是戴个婚戒么?”

当然,他是在清楚地提醒他,安芷瑶已经注定是他的女人,要他主动放弃,不要老是缠着想追求她!

“行啊,算你狠!”欧洛轩一时拿他没辙,碍于旁人在场,唯有收敛自己的情绪。

“彼此彼此。”萧逸凡无所谓地吃着饭,直接无视他的存在。

芷瑶听得一阵莫名,不解为何他们都用怪异的眼神看她的戒指,于是凑到了安芷研的耳边问个究竟。顺便将昨晚上的话,都告诉给她听。

安芷研闻言,不禁连连笑出声来,也不好在捉弄她,就对她讲出了答案。

“什么?!”芷瑶惊愕,猛地地眨了眨眼睛,俯首望着手中戒指,羞涩地红了双颊。虽然有点惊喜,但一想到自己又笨到被他骗了一次,害她出了糗,这颗小心肝多少有点不爽!

正当她想发飙的时候,瑶妈又冷不防的冒出了一句。“逸凡,那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

“三个月后!”萧逸凡平静回道。“妈,越快越好,你们去选个好日子吧!不然我老婆急得要死。”

此言一出,瑶妈连饭都顾不得吃,就拉着瑶爸跑去了隔壁。

目送父母离开后,芷瑶这才揪起了萧逸凡的衣领,忿忿道:“大坏蛋,谁说我急了,每次都只会骗我,我还没想过要嫁给你呢!哼!”

“二少,我就知道你卑鄙。看准瑶瑶失忆,骗上瘾了吧!”欧洛轩霎时恍然,因芷瑶的话,使得情绪舒缓了些,“瑶瑶,他怎么骗你,我如数帮你讨回来,既然不嫁给他,那就把钻戒还给他,否则被别人看见了,会误会的!”

“不要!这是我的东西,才不还给他呢!”芷瑶微微拧眉,丝毫没有摘下戒指的意思,毕竟这是萧逸凡亲自戴上的,意义重大!

“省省吧,我老婆喜欢得紧!”萧逸凡俊容平静,很满意芷瑶的回答。蕴含邪俛的黑眸,睨着错愕不堪的欧洛轩,性感的薄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随后,他们缄默了半饷,除了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多余的话。

忽然间,一阵手机铃声响遍了室内。打破了这片沉寂。

萧逸凡拿出身上的手机,望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轻迈起稳健的步伐,朝着客厅走去。

殊不知,芷瑶已经轻声跟在了后面,因为刚才不经意间瞄到了手机上的名片。是姚梦娜!

其一,很好奇她想说什么,其二,她很介意自己的男人跟那女人通电话。既然如此,她就搞恶作剧!

“喂,梦娜,找我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