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83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83

她们冷言冷语闹得不可开交,着实令旁边的刘可馨不知所措.

“够了,你们两个别在内乱了!”她大声制止,“你们难道不觉得安芷瑶有点奇怪吗?!”

其实,早先就知道安芷瑶昏睡了一个星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没人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

依稀记得上次在游乐园的时候,看到她和萧逸凡之间的互动,总感觉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少了一分冷淡,多了一分温顺。甚至还有一点点撒娇,这才是真实的她吗?

不仅仅是她,连安芷瑶和安诺南都一样。以前的他们冷静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压根不会理会她们这些人拿。

然而现在,不是变得太泼辣,就是太爱玩,还故意折腾她们。就如昨天,芷瑶居然也跟着他们一起整人,比从前来得更狡诈!

但该认真的时候,竟然比谁都来得严肃!是不是太聪明,所以会有双重性格?

姚梦娜和林诗雅听此,一直保持着欲打的动作不变,视线皆游移到刘可馨身上,纷纷斟酌她的话荇。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难道是安芷瑶深藏不露!”刘可馨摸了摸下巴思考。

林诗雅松开了姚梦娜的手,没好气道:“废话,他们做天才的,哪个不是装深沉!不过听你这样讲,的确有点变化,就是眼神跟当初有点不同,至少没那么阴森,感觉温柔多了!可那脾气是越来越不好惹!”

姚梦娜揉了揉发红的手腕,恶狠狠地瞪了林诗雅一眼,经她刚才一闹,突然有股掐死她的冲动。

“你真是笨啊!再怎么要强冷漠的女人,一碰到喜欢的男人,在冰冷的心还不是一样会融化。向男人撒娇,变得温顺可人,这些纯属正常,安芷瑶就是一个例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刘可馨抿了抿唇,斜着眼睛望着脸色铁青的姚梦娜,觉得她的话颇有几分道理,但随即又感到很奇怪。

“那安芷研和安诺南呢?他们也是一样呢!”

“安芷研的未婚夫回来了,至于安诺南我哪知道啊!”姚梦娜冷冷回道。虽然对他们存有气焰,但真正针对的是安芷瑶!

闻言,她们两个相视一望,皆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果然,各个都存有秘密……

“安芷研也有未婚夫啊,这又是一条大新闻了,但是……她怎么不像芷瑶一样,反倒好嚣张啊……”刘可馨道出心中的疑惑。“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什么?!姚梦娜惊诧一怔,忙问:“那她是怎样的!?”

她不曾调查过安芷研的资料,自然不了解她的事情,如今听她们这样说,着实有点诡异了。

林诗雅撇了撇嘴,缓缓道出,“比芷瑶还要冷漠,懒得跟人说一句,被学校称之冰山女王,要在以前不许男生接近,可是今非昔比了,简直判若两人。那些男生像跟屁虫似的,每天围着她转。她都不介意,可恶啊……”

“照你们看来,他们那一家子都有点问题咯?那到底哪个才是安芷瑶的本性?”姚梦娜怔然反问。

刘可馨稍稍沉思了片刻,提醒道:“我听说啊,安芷研和安诺南也是昏睡一星期后,就变了一个人,外面是这样传的!最后连芷瑶也这样,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睡醒后,性格前后有差异,如果不是生病,那就是吃了什么药!”姚梦娜抿唇分析,饶有兴致地问,“先说说安芷研他们两个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比如说功课之类的……”

“这怎么可能!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认真的时候跟以前没两样……玩得时候可有你受的了,因为安芷研总是特制些恶作剧的药来捉弄我们,实在太厉害了,所以没事少惹她……”林诗雅冷不防打了个哆嗦。

“原来如此。”姚梦娜咬紧了牙关,忽然想起安芷研给的那瓶药膏,抹下去灼痛难忍,的确有折腾人的本事,但果真如逸凡所说,见效快,待不痛的时候就好了!虚则打着好心帮她的旗帜,实则是在教训她,是她太小看她的能力了……

“那安芷瑶呢,你们觉得她会怎样?”

林诗雅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还能怎样?你别太轻敌了,虽然看起来是温顺了点,发飙后啧啧……昨天你不是已经领教过她的厉害?被她耍了,我敢打赌,她会变得愈来愈厉害!”

“有胆耍本小姐,就要有胆承受应有的代价!”姚梦娜忿忿回道,脸色愈发苍白冰冷。霎时油生了一股很强烈的感觉,从芷瑶的言行举止看来,似乎有点大不如从前了!

“我决定,我要挑战安芷瑶!”声线带着凌厉与肯定。

“不自量力!”林诗雅泛笑出声,语气中含带一丝嘲讽,“现在无人敢去挑战她,男生除外,因为他们的目的不良,只为接近芷瑶而已!如果你冒然前去,必会受到关注,你一个千金小姐输了可就难堪了,甚至还会上报纸杂志头条,你父母的公司铁定受到影响,要是去参见某个宴会,说不定会被人说,你的女儿不就是输给天才的那位么?这脸可丢不起!”

刘可馨重重地点点头,同意林诗雅的见解,“不过啊,要是能打败她,你就成名了,但你一定要想清楚,如果没有胜算,就不要自取其辱了!”

话音刚落,当即让一向好强的姚梦娜震惊一怔,她万万没想到万一输了,竟会是这种后果。她断然不敢轻易冒险。

萧逸凡也曾肯定地提醒她,千万别盲目找芷瑶,否则……这下是她失策了,她根本动不了她,因为得付出代价!

“那你们快点帮我想想办法。有什么取胜之法?”姚梦娜不死心在言,依旧不甘心就这么便宜她。

如此出色的女人,还夺走了她的男人,她说过,不管是谁,她都会亲手毁掉她!

林诗雅恍然,眼底闪过一丝诡异。“有了,除非让她受伤!然后发挥失常,你不就赢了!”

大概嫉妒她的女人,多数都有这种思想,只要她不完美了,她还能这样自大么?!姚梦娜咬紧了下唇,皱了皱眉,“说得倒轻松!她要嘛跟逸凡黏在一块,要嘛就整天呆在家里,我们又不能进去,也不能靠近她,哪里能实行计划!再说就算成功了,她也有十足理由拒绝!”.

林诗雅轻睨了眼姚梦娜,向她提出了鬼点。“那她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家里吧,梦娜,你大概不知道吧,过段时间是音乐盛会,安芷瑶可是重量级的嘉宾,她每年都有参加的!那个举办方,肯定会找她拍海报!到时不就出来了?”

听闻,刘可馨顿时拍手赞同,“那天正好是情人节,我们再去举荐个男模特跟她拍。然后故意折腾她……哈哈哈,你觉得怎么样?”

反正是拍海报,他们那些家伙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她旁边影响别人工作,在后者,尽管出了什么事,只能说,是纯属意外,别人自然不会追究到她们身上,又使得芷瑶受伤,这岂不是一举两得!

姚梦娜侧耳倾听两人的点子,觉得颇有几分道理,自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有道理,就这么办,我倒要看看安芷瑶输的惨样,哈哈哈……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你气也气够了,快点去换衣服了,晚上准备参加生日会了!”刘可馨顿时拉着姚梦娜起身,将她推到了衣柜边。

翌日清晨

明媚的阳光金灿灿地照满大地,缕缕柔光透过窗边的缝隙照进屋内。洒在男人五官精致的俊脸上。睡衣微微敞开,露出健硕的小麦色肌肤,慵懒熟睡的方式,懒得性感,懒得帅气!

“嘭嘭嘭……”急速的步伐声渐渐传来。

芷瑶来势凶猛地冲进房间,恶狠狠地瞪着**的萧逸凡,随即暴力地扯下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伸手往他的手臂上狠重一捏,将他从美梦中拉了出去!

“姓萧的,你个大色狼,大混蛋,给我快点起来……”声线中带着一丝怒火。

“嗷……老婆,这么早就疼我,有什么事?”萧逸凡吃痛一记,缓缓睁开朦胧邪魅的双眼,凝视着火冒三丈的芷瑶。

“我就是要疼你!你怎么可以欺负!”芷瑶咬牙,故意往他的手臂上多捏了好几下,以作为惩罚。

萧逸凡依旧懒懒地躺在**,对于芷瑶的言行举动则是认为,多打就多疼他,统称为爱的表现嘛!

“一大早就想谋杀亲夫啊?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他邪侫地挑了挑眉,有那么一点痛,但不是很痛。他抬眼淡瞥了眼芷瑶的脖子,上面围着一条薄围巾。倏然,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来。

“就是你惹我生气了!每次都捉弄我,哼!”芷瑶不满地嚷嚷,直接跨坐到他身上,近距离对他又捶又打,却浑然不知他们此刻的动作是多么暧昧煽情。

萧逸凡故作一副很无辜不知的样子,宽大温热的手掌自然地抚上她诱.人的美腿,邪邪笑道:“老婆,你很冷吗?现在的天气挺热的,你戴着围巾不是很奇怪么?”

“你少跟我装傻,还不是拜你所赐!”芷瑶气嘟嘟地瞪着他,拿掉了环在脖子上的围巾,顿时间,脖子上露出了密密麻麻的草莓吻痕,“说,你是不是晚上又偷亲我了!”

“错了,我每天晚上都亲。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干坏事!”萧逸凡并不否认,“只是昨天晚上疯狂了点,一不小心就给你种了几颗草莓。你就为了这事打我,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了。这是夫妻间的正常行为!”

“都怪你……害我被妈妈笑了一早上!”芷瑶冷哼出声,臭着一张脸。对于萧逸凡的碰触,置之不理。

“老婆?”他轻唤。

“哼!”她别头。

萧逸凡无奈一笑,抬眼直视小东西生气的怒颜,“那大不了,我以后尽量收敛,不然亲别的地方得了。”

“你无赖!”芷瑶嗔骂道。羞得撅起了唇角。“坏男人!”

果然,跟这个家伙睡到一块虽然很有安全感,不会做恶梦。因为几乎夜夜都有梦见他!但是,有时起来不是多了几个草莓,就是睡衣突然敞开了,可是每次这家伙都说,原因是她自己的睡相不好,才会睡到扯开衣服的,然,她信了……

“嗯,你喜欢我坏!”萧逸凡懒懒一笑,灵活的手顺着修长光滑腿探入了她的雪纺韩版裙内,往内肆意摸索,津津有味地尝尽属于她的美味,霎时,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题似的,“我不是说这几天不要穿短裙吗?怎么又不听话了?!

新文占坑《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