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85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85

萧逸凡从浴室走出来,瞥了眼芷瑶的怪异打扮,笑了笑,“老婆,你确定要戴那个围巾?就不怕引人注目啊?”.

芷瑶睁大眼睛,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都是你害的,我没脸见人了!”她照着镜子整理围巾,看是否有没有露出半个草莓印。

反正又不是出去外面,还怕人看见她怪异的装扮么?

“给老公爱,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不用那么害羞!别人看了只会羡慕。”萧逸凡邪邪笑道,站到芷瑶的身后。

其实那些草莓印,不仅会让人羡慕,还会让人妒忌……拿。

瞥见她一身轻盈的雪纺韩版裙,清爽十足,可一看系在她脖子上的那条围巾时,他不禁扑哧笑出声来。这是哪门子搭配?其实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那条围巾缠了脖子好几圈,包得没有任何空隙,从她额上冒出的细汗看来,她非常的热。

“有什么好笑的!哼……”芷瑶冷冷哼声,转身面对他。“又不是你有草莓……当然不觉得什么,可是我被妈妈笑耶……”

“行,要不然你也在我脖子上种几颗,如何?”萧逸凡修长的手臂一伸,迅速将她兜入怀中。“做为惩罚,就现在!就让老公被他们笑个够吧!荇”

话虽是这样说,但实际并不是这样认为,因为他又想邪恶了……

“好!”芷瑶频频颌首,想让他尝尝被人嘲笑的滋味儿。殊不知,一山还比一山高,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掉进了坏男人的陷阱内。

面对一百八十几公分的颀长身材,芷瑶双手放置于他健硕的肩膀上,稍稍拈起脚尖,朝着他的脖颈亲吻了几下。如柔柔的羽毛划过他的肌肤,痒得他闷哼一声。

“老婆,照你这样种下去,估计连一颗草莓都没有!”性感沙哑的声线徘徊在芷瑶的耳际,他缓缓凑近芷瑶,帮她拉开了围巾,“要用吮.吸的。”

说罢,往她的脖子在种一颗草莓,以作为示范。还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懂了么?!”

芷瑶似乎也没有察觉,心里只想着如何给他草莓,要给他几颗?自然不会注意他唇角边上的笑意。

“现在可有你好受的了!”她再次朝着萧逸凡的脖子进攻,不似于刚才的轻柔,而是重重地吸着,如狼吞虎咽般,一颗,两颗……

直到她满意,才肯放过他。

“老婆,你慢点,老公都是你的人了,别那么猴急!”萧逸凡揶揄道,爱溺地抚着芷瑶的发丝。脖子上的肌肤被她吸了又吸,能清楚感觉她那两瓣红唇柔嫩地贴紧他,这种被小东西爱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骗老婆,玩老婆,逗老婆,果然是人生的一大乐事!他就喜欢她疯狂主动的小模样,不知有多么迷人。

良久,芷瑶满意地打量着他脖子上的草莓,再次照了照镜子,整理身上的围巾,这才拉着萧逸凡的手,朝楼梯的方向走去。“我们下楼去。”

萧逸凡俊容平静,一点儿没不担心被别人笑,相反,他倒是认为,芷瑶的装扮会引人注意!

客厅

坐于沙发中的人,一见楼梯有动静,连忙将目光都投向了他们。

“你们两个真爱磨蹭!”安诺南喃了一声,淡瞥了萧逸凡一眼,没觉得有啥反应,待触及到芷瑶的脖子时,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

受到安诺南感染,旁边的人都接二连三的笑出声,皆是因为芷瑶脖子上的那条围巾。唯有欧洛轩那双如火的眸子,忿忿地瞪着萧逸凡身上的草莓印看,想也知道是芷瑶给的,突然间,有股想抹掉它的冲动。

萧逸凡慵懒地耸耸肩,似笑非笑的黑眸回视他,似在告诫他:羡慕了,嫉妒了吧?想泡我老婆,没门!

“看到没有,被人笑的滋味儿不很爽吧!”芷瑶得逞地笑了笑,突然有种错觉,总感觉那些目光是在看她……

“还行!老公觉得还不赖!”萧逸凡答非所问,被人笑的滋味儿自是不爽,但被人妒忌的滋味儿就不同了,他高兴得紧!

“无赖!”芷瑶嗔骂道,琢磨不懂男人的心思,难道是因为她太笨吗?

“阿南,你们笑什么,这么开心啊?”萧逸凡明知故问,揽住芷瑶站到沙发旁边。

“老姐,这种大热天,咳咳咳……戴围巾是不是有点夸张了?跟你的衣服不搭啊!”

“啊瑶,你都热得流汗了,快点脱下来吧。”……

他们当然芷瑶干嘛戴条围巾,聪明人都知道她脖子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系列的迸言,听得芷瑶错愕不堪,双颊瞬间绯红,羞得微微垂低了头,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得逞,却没想到是自己反被他们笑,不过就只是一条围巾嘛?有那么好笑吗?这是什么歪理,为什么都不糗这男人?太奇怪了……

安芷研收敛住笑意,见芷瑶尴尬不止,于是替她解围,“我姐昨天肯定是被一直特大号的蚊子给叮了,所以才会围住脖子,不过没事,姐,等等我拿药给你。我安芷研专门为你特制消痕药膏,以备不时之需!”

“好啊!”芷瑶点了点头,然后凑到安芷研的耳边问:“研研,为什么他们都不笑这坏蛋!”

“他是男人嘛,很正常的……只不过姐,你居然给了他那么多草莓,是人也知道你太疯狂了……”安芷研轻声回道,浅浅一笑,“不过说实话……姐今天的打扮,的确很好笑……呵呵呵!”

“好啊,连研研你也取笑我!”芷瑶不满地嚷嚷,两个姐妹随即打闹起来。

突然间,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女从沙发站起身来,手捧着一束花,朝着她们走来。

“芷瑶学姐!我觉得你的打扮很好看,我好崇拜你哦。”她将手中的花递给了芷瑶,心中的偶像就在眼前,岂能教她不激动,不紧张呢?

“你是我学习的目标,我就因为太崇拜你了,所以才会去学弹琴的!”她好兴奋的说。

“谢谢!”芷瑶笑着接过花,对于少女的夸赞,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你就是阿南把过来的美眉,对吗?”此言一出,周围即刻传来了许多作咳声,“咳咳咳……”.

她听得一阵莫名,红着脸回道:“我叫兰雨涵,应诺南的邀请而来,想请芷瑶学姐指点一二。”

“啊……我不会那个……”芷瑶惊慌,压根不明白他们在卖什么关子,她哪里懂得指点?

蓦然,安诺南站到她旁边,笑眯眯地盯着兰雨涵,“你不用再叫学姐了,多生疏啊,干脆就叫姐姐吧!等下请多多指教了!”

闻言,兰雨涵猛然点了点头,膜拜的水眸依旧不敢置信地看着芷瑶,“那太好了!芷瑶姐姐!真像做梦一样,你快点传授我点技巧,怎样才能像你一样弹得好听!”

“呵呵……”芷瑶只笑不语,百般琢磨萧逸凡的魔鬼训练,“我们到音乐房。”

不久,他们一行人踏上了四楼的房间。

兰雨涵惊喜地盯着房内的乐器,如看到神奇的宝贝般,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乐器种类繁多,应有尽有,一室弥漫着醇香,有着一股艺术优雅的气息。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架典雅的钢琴,在它旁边还立着一台摄像机。它的镜头对着琴键!屋内满是乐器,突然间多了一样不相干的东西,自然觉得有点奇怪。

“谁放的,要干嘛啊?”芷瑶疑惑问道。

安芷研听闻,把芷瑶拉到一边,小声提醒,“你老公安排的,所以老姐等下要仔细看好!如果没有印象,那就只好学了,要是忘记了,也不要紧,反正我们将那女孩的弹法给录下来供你练习!”

说着,便从口袋中拿起一个药瓶,打开瓶盖倒出了一颗糖果似的药,塞到了芷瑶嘴里,“这也是你老公拜托我的,能快速刺激脑部,帮你增强记忆能力!”

“哦。”芷瑶淡淡颌首,这才知道他们打得如意算盘。

这时,兰雨涵坐到长椅上,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盖,伸手拍拍胸口安抚情绪,深深屏息了一口气后,略带紧张地望着旁边的芷瑶,“姐姐,如果弹得不好,你可别见笑啊……”

岂料,还未等芷瑶答复,安诺南丝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她旁边,挑了挑眉,“小兰,你在同年级的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赢过了多少女生,怎么可能弹不好?!我很看好你的,人又漂亮,又有气质,又会弹琴。不然也不会将你邀请到我家!”

“真真……的么?”兰雨涵嚅嗫道,娇美的小脸颊浮现出了两抹可疑的红晕。

“当然!”安诺南伸指点了点鼻尖,唇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开始吧!”言毕,抬眼回了芷瑶一记眼神,似在提醒她注意。

兰雨涵微微俯低头,凝神望着白色琴键,伸出双手依次放了上去,轻轻动起琴键,优美的钢琴声渐渐萦绕着乐器房,传入他们的耳朵中。

芷瑶如被琴蛊惑般,那琴键就像蕴藏着神秘的魔力般,致使她移不开眼神,静静痴迷地望着她上下起伏的手指,不禁感叹钢琴的神奇之处,光靠几只手指就能弹出好听的曲子,出乎意料的厉害。令人忍不住想碰触一下。

霎时间,不知道是身体本能的影响,还是安芷研的药物作用,一阵熟悉的音律徘徊在她脑间,本就对乐器抱有熟悉感的她,就在那一瞬间,变得更加熟悉。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她曾经弹过这首曲子,但和兰雨涵有点不同……

这女孩弹得钢琴虽然好听,但有点美中不足。这是她的见解!

良久,兰雨涵停止了演奏,舒缓了口气后,继而抬头望着似出神,又似认真的芷瑶,笑问:“姐姐?你觉得怎样?!这是我获奖时弹得曲子。”

此言一出,安诺南轻咳一声,正想帮芷瑶扯开话题,然而,待撞上芷瑶的眼神时,倒给愣住了。

“咳咳……我觉得嘛,小兰弹得还可以啊。”安芷研替她回答。

“第一名果然不是盖的,确实不错!”萧司辰配合着她。

兰雨涵抿了抿唇,倏然皱起了眉头,“老师也这样说,但我认为好像哪里不太对劲!还不够好,就是一直找不出问题在哪。而且就我这种程度,还不及姐姐的十分之一。”

“你的问题就在,还没弹出它的精髓,按键力道略有偏差,出来的音自然不同!你带感情下去弹,会有更意境些,不过你既然能自己感觉出缺陷,着足以证明你的功底并不差,只是那音乐教师无法指出缺点,似乎差了点。”

芷瑶半敛起眼帘,一丝精锐的光芒忽闪而过,唇角不知不觉洋溢着一抹自信的笑意。

新文占坑《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