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89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89

脖子一空,芷瑶显得有些不自在,“你又想干嘛了?!”.

“种草莓!”他的声音,慵懒而磁性,拉着长长的尾音,像醇香的美酒般,醉人心田,幽深的目光含情脉脉地盯着芷瑶,蛊惑般的邪魅。

酥酥麻麻的感觉在耳际边蔓延,芷瑶有了片刻的失神,愣愣地瞅着他……坏男人有迷惑人的本钱,一个帅气的笑容,一句甜言蜜语,或者是一个煽情动作,就足以使人沉迷。

若是超过了安全距离,无人能够幸免,她正是其中的一个。

“嗯?!”萧逸凡唇角撩起一抹魅惑的笑意,不回答就是默认了,他的指腹碰触着芷瑶脖子上的草莓吻痕,说是密密麻麻,一点儿也不夸张拿!

薄润性感的唇瓣缓缓靠近,带着一丝宠溺,一丝情.欲,重重吻上了她敏感的肌肤。

“啾”的一声,他故意扬高了声线,这才将小东西猛然拉回神来。

倘若被她这样看下去,接下去把持不住的会是他自己。更别说要魔鬼训练了……荇。

“啊……”芷瑶摸着脖子瞪了萧逸凡一眼,小脸微微泛红,深知身上的吻痕多得可怕,然而这家伙还这么坏,居然还不放过她可脸的脖子。

“不许再种了!”她嗔骂道。望着眼前的成熟男人,此时的他嘴角正擒着一抹得逞的笑。眼眸如一弯幽潭般摄人心魂,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似在打什么主意般。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萧逸凡慵懒地耸耸肩,看得出她十分在意草莓。于是,重新拿起纤细的铁棒,然后优雅坐于她旁边,“你要是不认真的话,老公就继续种你草莓……还会种得全身都是,让你穿不成裙子,被爸妈笑……你信不信?!”

说着,那只温热的毛毛手,畅通无阻地对她上下其手。小东西显然不知道,穿裙子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男人袭击……

“坏蛋!”芷瑶眼角狠狠抽了一下,迅速伸手打掉他蠢蠢欲动的手掌,气嘟嘟地瞪着萧逸凡,“你正经点儿,你这是在魔鬼训练,还是占我便宜啊?!”

“当然是……特别的魔鬼训练!只要你不乖,我就会这样惩罚你……”萧逸凡唇角撩起的笑容更加邪魅抖盛,微微眯上蕴含情韵的桃花眼,“我不介意在这么有情调的地方,吃了你……”

两人的脸孔,靠得非常的近,能清楚感知对方呼出的气息。暧昧的气氛蔓延至四周。

“大色狼,满脑子都是不纯洁思想!谁要让你吃了……”芷瑶惊愣得瞪大了眼睛。其实她并不排斥他的行为,只是心存顾虑,虽然心里早已认定了他,但她有身为处子的娇涩,期待却紧张!

萧逸凡不以为然地挑着眉宇,往她白皙的小脸蛋印上轻轻一吻,“哦,我知道老婆是想吃老公对吧!等你练习好琴,老公就洗白白躺在**任你吃!”

他没有否认她的话,再说了,世界上的男人有哪个人的脑袋是纯洁的?男人几乎都是夜行动物,白天假正经,晚上就邪恶!

“……”芷瑶唇角抽蓄了一下,决定闭紧嘴巴,不再跟他纠缠说话。

无论她说啥,他总能堵住她的嘴!说不定哪天被他给吃了,都不知道!

“老婆?!”萧逸凡轻喃,望着沉默不语的芷瑶,知晓自己的计划又奏效了。

然,芷瑶没有作答,只是象征性地瞪了眼他,十指依次放在了琴弦上,继续重复刚才的练习。

一晚下来,整栋房子已然熄灯,周围寂静一片,然而音乐房却灯火通明,室内萦绕徘徊着音乐,优美的琴声,人听了自然会一觉好梦,但是差的音就成了噪音,影响人入眠!幸好房间隔音效果好,否则非成罪人不可!

音乐房内,除了钢琴声外,还夹着细微的说话声。

“差了,重来一遍!”

“那这样呢?!”

“不对,比刚才还要差,看来我要惩罚你了!”

“啊……别嘛,好痒啊……”

直到练到凌晨三点多,芷瑶连打了几个吨,疲倦地趴在琴上睡了过去。

萧逸凡宠溺地抚着她的发丝,这种超乎极限的训练似乎累坏了小东西,他轻轻将她打横抱起,放躺在沙发上,疼惜地往她额上落下一吻,替她盖上被子,静静凝望着她清美的睡颜,修长的手指碰触她脸上的肌肤,情意绵绵地点点她挺俏的鼻尖。

“宝宝!”芷瑶懒懒地撸了撸红唇,双手握住了萧逸凡的手掌,安逸地用脸蹭蹭它,憨笑说出梦话,“呵呵呵……紫瑶你们好幸福,那几个小宝贝儿,好可爱啊……”

“小小月,小小瑶……姨姨抱抱,么么……”

“哎呦,你们这些小家伙太多了,姨都抱不动了……”

“呵呵呵……枫哥哥……”

从她那甜蜜的笑容看得出,她做了一个很好梦!而且是梦回古代。

萧逸凡不悦地扬高了眉宇,她竟然梦到了其他男人,也没有梦到他这个老公,心里自然不爽了。

“老婆,老公给你宝宝,要么?”

“要……”芷瑶撇了撇嘴,下意识地回了句。睡相不好的她,不知不觉扬起了一脚,踢到了萧逸凡的腿上。差那么一点点就中标了。

“坏蛋逸凡,我打你……”

“踢坏了我的二弟,你就没宝宝了!”萧逸凡扣住她的脚,重新放回沙发上。小女人的睡相,不是一般的糟糕,不是乱踢被子,就是乱踢人,还特别爱说梦话,几乎的秘密都是从她嘴里抖出来的。

这会儿,还不知做了几个梦了。

芷瑶仿佛有听见般,渐渐平静下来,嘴角挂在一抹满足的笑意,安稳的呼吸愈发有规则频率。继续做着她的美梦,在那风景秀丽的园林内,他们久违地聚在一起,欢声笑语,谈天说地,旁边孩童嬉戏,好不热闹!

见状,萧逸凡懒懒地躺靠在沙发上,头微微仰起,闭上疲惫的眼睛,良久,也跟紧着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芷瑶睁开了朦胧氤氲的双眼,望着旁边的睡美男,那慵懒的睡姿,男人味十足.

她坐起身,轻轻挪动身体靠近他,刚毅精致的脸部轮廓,变得柔美许多。挺直的鼻梁,俊美的脸庞,性感的薄唇……

芷瑶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朝他的脸蛋轻柔一吻,然后小心翼翼地扶按住他的肩膀,让他稳当睡躺在沙发上,正当转身想拿被子时,沙发上的睡美男薄润的唇瓣,倏然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地弧度。

长臂一伸,将芷瑶纤柔的身体给勾入怀中,缓缓睁开迷蒙的双眼,“老婆,早!”

“你醒啦!”芷瑶温顺地窝在他胸前。

“嗯!”萧逸凡轻应,从小妮子亲他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还残留着些许睡意,可能是晚睡的缘故。

芷瑶笑眯眯地看着他,昨晚做了一个好梦,此刻她越发神清气爽,朝气蓬勃,心情自是豁然开朗。

“逸凡,你昨晚太累了,再睡一会儿。”她恋恋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贴心替他盖上了被子,“你乖乖睡觉,老婆去练琴了!”说完,朝着钢琴走去,顺便吃了颗安芷研的记忆药丸。

萧逸凡微怔,痴迷地望着芷瑶柔美的背影,很喜欢她现在的状态,既体贴又温柔,柔柔媚媚的,令人赏心悦目,跟昨天的心情有点儿不同,难道是因为昨天做的好梦吗?

芷瑶微微侧首,望着玻璃窗外金灿灿的阳光,忽然回忆起昨晚那濒临真实的梦境,好憧憬那种幸福的生活,她闭眼沉思了片刻,深深吸了一气,继续重复练着昨天的曲子。

曲子,一遍又一遍的弹奏,虽然不及那时的感觉,但比昨天更顺手,更有旋律感。

萧逸凡蓦然坐起身,温柔的目光看着芷瑶的所有举动,原来小女人需要的是安静,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才能慢慢发挥水平。

正当他想叫上芷瑶的时候,一个优美的旋律冷不防钻入他的耳际,迷醉他的心……

她又来了……萧逸凡静悄悄地靠近她,尽量不出声吵到她,惊讶俯视她娴熟地弹着琴……

音乐再次在她脑中谱成,将自己的憧憬向往融入其中,手不知不觉地动了起来,仿佛带有神奇的魔力般,鬼斧神工地弹奏着。

芷瑶笑意轻扬,被带入自己的音律中,沉醉于与世隔绝的仙境里。爱煞了那种安逸的生活。

琴,弹者有心,听者更有意。萧逸凡勾起了一抹儒雅浅笑,小东西弹得很温馨,把自己所向往的事都诠释得淋漓尽致,妙不可言……

此曲只应天上有,他真有幸能够听到。

良久之后,她停止了弹奏,静默坐了半饷,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

“老婆,你弹得真好……”他性感磁性的言语流入芷瑶的耳际,芷瑶情不自禁的耳根一热,顿时回过神来。“逸凡,我刚才又弹了耶……”

她依旧清晰记得她在练习的时候,偶然想起了一些音符,然后就像昨天一样,不由自主地弹奏了。

萧逸凡用指腹托起芷瑶的小脸蛋,在她娇润的红唇上落下了奖励似的一吻,“嗯,老婆,我听见了!非常好听,和以前的程度一样。”

或许让她自由发挥会好点,过度练习,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增加压力。

“可是我又忘了……”芷瑶低垂下小脑袋。

“没事,总有一天你还是会想起来的!好好保持现在的状态!”萧逸凡温润笑了笑,随后握住她的手,往门外走,“下楼吃饭,再带你去兜风放松下,然后在回来练习!如何?”

“好。”芷瑶欣然同意,老实说,整天呆在家里都闷得发慌了。

之后,两人回房换了件衣服,迅速吃了早餐后,便开车出去兜风。

一连几天下来,生活还算是平静,兰雨涵经常往他们家跑,每次都弹奏不同的曲子给芷瑶听,芷瑶白天看着,晚上练习,成绩自然提高了点,空闲之际,萧逸凡就带她去透透气。这种日子过得充足的!

这天,兰雨涵一如往常,下课按例正准备去安家,结果到了校门口,却被等在那边的三个女人拦个正着。

“雨涵妹妹,借一步说话!”她们将她簇拥到安静的大树下。

“干嘛啊,你们!”兰雨涵皱了皱眉,对于她们的举动颇感不悦,本就不喜欢与她们打交道。在听到安诺南的叙述后,知道她们有意跟她的偶像作对,心里更是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