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1

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她站于原地,目送她们离开之后,连忙拨通了电话,“诺南,快点到学校来接我,我刚刚碰到那只狐狸精了!”

兰雨涵简约地说了句,便挂上电话,机警地扫了眼四周,然后朝着校门跑去,等待安诺南的到来。

五分钟之后,一辆跑车辗停到她面前。

“上车!”

兰雨涵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直接钻了进去。“诺南,你的速度真快!”

“我飚的!”安诺南半眯着狐狸般的眼睛,精锐地朝着校门口望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便踩起油门,“刚才那三个八婆找你干嘛?!是不是想从你口中套点话?”

“你猜对了,她们都在打芷瑶的主意!这是我刚刚得到的情报!”兰雨涵重重地点着头。

安诺南熟稔地转着方向盘,淡淡问道:“你都怎么跟她们说?”

兰雨涵凑到了安诺南旁边,回想起刚才三人的反应,“她们被我给耍了,那脸色不知道有多臭!但有一点很奇怪,她们好像很希望芷瑶不会弹琴,刚才我故意说,去你家教人弹琴,结果她们就兴奋了。”

她将方才发生过的事,都一字不漏地将给安诺南听,只见他神色愈发凝重,仿佛事情真的很严重似的。

“狡诈的女人,原来是想玩这种把戏!”安诺南冷冷一笑,玄寒的目光盯着前方的路,稍稍陷入了沉思。

姚梦娜是如何得知芷瑶大不如从前?是她第六感很强,还是就是因为芷瑶的变化,才会这样认为?

女人都是善妒的动物,更何况芷瑶从她手中夺走了男人,肯定不会罢休,现在就是想抓到把柄,她们就是料定芷瑶会参加,才会出此下策!然后趁机打倒芷瑶,抢走属于她的殊荣,以作报复!

如今,芷瑶的问题大了,记忆似乎比他们恢复得还要慢些,虽说距离那天还有一段时间,但没人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会发生什么事,着实令人担忧不已。

见安诺南一脸沉闷,好像被什么事困扰着,兰雨涵侧首凝望他,难得从他脸上看到这种罕见的表情,难道是担心那些女人会对芷瑶照成不利?

“芷瑶那么厉害,赢她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诺南,你不要担心了!”她体贴地安慰他。

“那是当然!”安诺南迅速恢复了神色,唇角撩起了一抹抖盛的笑意,光担心是没用的,关键要拿点实际行动防着她!要不是芷瑶记忆若有若无,这狐狸精根本就不会那么嚣张!还派人妄想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欲想抓到致命的把柄!

“那你怎么还……”兰雨涵惊讶一怔,很不理解他为何会露出那种复杂神色。

“忧郁的我,看起来是不是更帅气,更内涵些?!”安诺南幽默地回了句。

兰雨涵红着脸,羞涩启言:“你本来就很帅了!”

“有眼光!”安诺南自恋地轻挑了挑眉,然后停下了车,“我现在在想,怎样宰掉那些三八女人!”

两人一起下车,兰雨涵跟上了安诺南的脚步,双手娇气地抱住他的手臂,一种属于情侣间正常的亲密举动,笑道:“我帮你一起想!其实啊,那个梦娜外表长得很漂亮,又温柔大方,林诗雅说芷瑶坏话,她都帮她开脱,说是误会而已。如果不是你们提醒,我还真看不出来她有多坏!”

“那你怎么没被她迷住啊!还那样耍她们,哈哈哈……”安诺南瞥了眼身边的女生,爽朗一笑,“要是让她们知道你通风报信,不知道要有多气!”

兰雨涵抬眼望着男生精致的五官轮廓,撒娇般地咕哝,“我都跟你混在一起了,不变得聪明点怎么行啊?再说是她们太笨,光看我的样子就是纯洁乖乖女一个,当然会以为我好骗咯!”

几天下来的相处,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发亲密些。不似于当初,少了一分羞涩,多了一分矫情。

安诺南邪气凛然地盯着她看,伸出两指捏起她的下巴,“乖乖女,你还不是一样被我给骗来了!”

虽然身处现代,但多少有残留些,当初做太子时的玩世不恭!大概没人不知道,他泡了很多女生。她正是其中的一个。

兰雨涵笑脸羞答俏红,小心翼翼地立起脚尖,初涩地往他脸上印下轻轻一吻,“我自愿被你骗的!”

吻,柔柔的,软软的,酥酥麻麻的,安诺南如被电流击中一般,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两片唇瓣,正暖暖地贴紧他的肌肤。

心,噗通直跳,从来没有对女生有这种感觉过,她是第一个!

“这么主动啊!”他红了双颊,急忙别过头去,不让她看到自己的失态。霎时间,气氛变得愈发尴尬。待她的双唇离开,又该死地觉得,结束得太早。

他深深吸了口气,转首凝望着娇气的小女生,目光顺着她的眼睛下移,锁定了她的樱桃小嘴,他强迫自己别开眼睛,却无济于事,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甚至油生了一股想亲她的冲动。

见他盯着自己,目光炙热而情韵,兰雨涵不禁羞红了小脸,低垂下小脑袋,不敢跟他对视,“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我想亲你!”安诺南轻舔了下唇角,按捺不住俯身,就朝着她的嘴唇,来势凶猛地吻了上去,结果亲是亲到了,却碰撞到各自的牙齿,痛得忙松开对方。

“呀……诺南!你脸红了……”兰雨涵捂住了嘴唇,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

“我初吻给了你,你可要对我负责!”安诺南倏然皱起了眉头,吃痛地揉着唇,有点懊恼自己太猴急!稍缓,他牵着兰雨涵的小手,朝家门走去,“弹琴给我姐看吧!

微顿,他随后补上了一句,“完事后,我们在来研究,怎么样亲吻才更有情调!”

“啊……”兰雨涵惊呼,娇美的脸颊皆溢满了羞色。

音乐房

兰雨涵弹琴,芷瑶听琴看琴,而萧逸凡也站到她身边陪她。

期间,安诺南和兰雨涵还向他们讲出了今天发生了,这才得知,她们打的的确是芷瑶的主意。

他们讨论了良久,直到安诺南带着兰雨涵走出音乐房之后。室内才如死寂般安静,各个陷入了沉思。

芷瑶微怒,不满地嘟嘴嚷嚷,“怎么办?我已经很收敛了,那女人老是跟我作对!”

她所担心,所烦闷的正是这件事,姚梦娜和她并未深交,为何会怀疑到她的弱点?

萧逸凡微眯着黑眸,眼底闪过一丝复杂,“老婆,我还在国外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找你的切磋,想赢过你,看来梦娜这次不会轻易放弃的。”

安芷研双手环抱于胸,冷哼一声,“她这是妒忌,想报复我姐!”她转首看向了芷瑶,替她感到忿忿不平,“姐,这女人一肚子坏水,你上次应该得多煽她几巴掌的!然后在踹上几脚,打残她,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咳咳,研老婆,你太暴力了……”萧司辰倒抽一气,眼前的女人似乎泼辣了点,幸好自己没有得罪她,不然后顾不堪设想……

“你就没有啥刺激性的丸子能帮啊瑶恢复记忆啊?”他问。

“你以为我是神仙啊?这种事要看机缘的,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药只有辅助作用。”安芷瑶没好气道,不悦地撅起红唇,“要是我能马上让姐恢复记忆的话,还用得着怕那只狐狸精吗?!”

闻言,萧司辰无奈轻叹一声,“那倒也是,多亏了雨涵,暂时蒙过了梦娜!”

安芷研微微蹙眉,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笨蛋,她是半信半疑!狡猾的女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不会死心的!说不定,正躲在某处抓把柄呢!要不就是等待什么机会制造陷阱,等着姐跳呢!”

“你又知道?!”萧司辰兴致优雅地问,注视着安芷研脸上的每个表情。虽然脾气臭了点,但仔细一看,还蛮可爱的。

“本公主的第六感!”安芷研自信满满扬指点点小脑袋,认真地望着芷瑶,“距离音乐盛会还有一段时间,拍海报的时候,有我们陪着应该不会有事,至于姐嘛,这几天的记忆断断续续,若有若无,也不全是坏事!”

她捏着下巴,琢磨了片刻,“凭我这几日的观察研究,据我猜想,这是前兆,应该不久就会完全恢复记忆!我等等再去改良下新药,加强刺激脑部,这样会快点!”

“嗯。希望能赶上那天……”芷瑶点点头。

几日后,阴天

天灰蒙蒙一片,乌云密布,吹起了阵阵凉风,这无疑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虽说现在是早上十点多,但天色却阴沉得像夜幕降临。

阴郁的天,心情也跟着低落,这天她没有继续练琴。

芷瑶侧躺在**看杂志,然而萧逸凡环住了她的腰际,躺着陪同她一起看,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这种亲密看书的姿势,不知不觉保持了一个小时。

“嘭!”玻璃窗碰撞的声线,可想而知,风有多大。

“快要下雨了!”芷瑶望了眼窗户外的阴天。正想下床去关窗。

谁料,萧逸凡重新将她捞回怀中,压根不让她离开半步,“不用管它,我们继续看书!”

芷瑶无奈,萌萌水眸瞪了眼萧逸凡,拿起了床头下的古书,就像直接打开它。

殊不知,某男人又不爽了,赶忙制止了她翻书的举动。“另外换一本!”

“不要!这本书哪里惹到你了!”芷瑶撅起唇嘀咕。不就是一本古书嘛,他也要生气?

萧逸凡轻轻蹙起眉宇,对于古书仍心存顾忌,好害怕小妮子一转身,又不见了,“万一你被吸进去了,怎么办?又或者,老公也被吸进去了,不让你哭死才怪!”

听闻,芷瑶噗嗤一笑,原来这男人是担心她会突然离开,才会有这般反应,想到这,暖暖的心泛起了阵阵甜蜜的涟漪。

“你就放心吧,我都看过了!没事的……再说了,就算我想回去,也不行了!”

“小东西,你还想扔下老公就跑啊?!”萧逸凡淡斥,温热的手掌更进一步揽住她的纤腰,“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回去!除非我不爱你了!”

“我有的是人爱!”芷瑶赌气回道。

萧逸凡凑近她的耳际,霸道宣言:“你只准爱我!”丝毫不给她有任何考虑的余地。“快点说你爱我!”

“我不爱你,我不爱你!”芷瑶故意唱反调,气死他。

然,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粗重,没有着急作答什么,而是抬起她的笑脸,凝眸瞪她……

他太了解她了,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小东西会比他还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