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7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97[VIP]

“怎么办?无缘无故不可能会破的……”芷瑶欲哭无泪。??心里有些担心,“逸凡,我的样子是不是很糗啊,他们会不会拍到什么……”.

她也经看娱乐新闻,自然知道有些狗仔经常抓拍到明星的一些,然后公众于世,那样就丢脸丢大了!万一她刚才被拍到些什么,非被人爆料不可!

萧逸凡微微蹙眉,双手紧紧地揽住她的腰肢,一同侧身背对着他们。随即凑近芷瑶的耳际边淡斥:“有你老公在呢,况且你的裙子又没掉,哪能拍到什么!我刚才就反对你穿这么性感的露肩小洋裙,你看看,这下惹上麻烦了?”

这个小妮子大概不知道,凡是露肩的礼服,别看它穿起来紧致,掉下来的时候也很快,很容易被人拍到走光,再爆料!可有一点很疑惑,为什么给芷瑶拍摄用的服装,全都是露肩的?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我哪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芷瑶委屈地嚷嚷,低头望着身上的裙子,看看有没有再度撕裂的地方,“这么漂亮的衣服,质量怎么这么差啊?累”

萧逸凡微微垂下眼眸,略带探究的目光大量着芷瑶背后裙子的裂痕,稍稍沉思了片刻后,起了一丝疑心。

“老婆,你还记不记得他们刚才说过,这些都是法国设计师给你定做的,这些衣服的质量不可能那么差!这个裂痕似乎撕开得太大了,而且还破得很有规律,一条直线,设计师不可能会失误!”

闻言,芷瑶冷不防缩了缩身子,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啊……那就是有人故意划破?难怪我之前穿的那些衣服,都有发出这种声音,但是很小声……檬”

“笨蛋,你怎么不早说?!还穿得那么高兴,万一在中途掉下来,不就被人看.光.光了?!”萧逸凡沉沉启言,声线中带着一丝怒气。

虽然小东西很惹人疼爱,但有时候却很欠骂!明明都出来问题,还那么淡定,装作没有发生什么事……要是当时真的掉下,她会有什么情绪?崩溃?伤心?他连想都不敢想……

“你就别凶我了,人家知道错了……”芷瑶嘀咕了一句,俨然一个孩童做错事的小模样,毕竟当时没有发生什么事,所以也没有多大在意。

萧逸凡脸色阴沉,空出一手,往她的腿上轻捏一把做为惩罚,“回家再来教训你,不然你都不变聪明的!”

“呀……正经点儿,有人在呢!”芷瑶抓着他的手,环放于自己的腰际,这坏家伙由捏到摸,在人多的地方,还是一样使坏,丝毫不担心会不会被人给看到!

她转首往后面瞄了一眼,淡扫过诧异万分的工作人员,霎时羞红了小脸,然而不经意间却撞上了姚梦娜凌厉愤怒的目光。那眼神告诉她,此刻的姚梦娜很生气,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甚至还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逸凡,一定是那几个女人看我不顺眼,然后指使人干的!”她收回神,冲动之下,显然忘记了自己的裙子破了,骤然想站起身来,冷哼:“我要去找她们算账!赏几个拳头给她们。”

“老婆,你一起来,裙子马上就掉!”萧逸凡圈紧了芷瑶,抑制住她乱动的身子,“稍安勿躁,我们无凭无据,不能把她们怎么样!况且你这么暴力,没准还会把人打晕了。等下又有人会八卦,借题发挥!”

听闻,芷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当即安静下来,忿忿地瞪了一眼她们,“那我怎么办呀?!”她东张西望了下。

两人在那边亲密地讨论,倒被前面的工作人员给愣住,谁都很好奇,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都晓得,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研研!”萧逸凡唤道。

安芷研闻言,即刻跑向他们,待清楚发现了芷瑶裙子破的时候,赶忙折回去,支开工作人员的同时,还不忘找人要了一件宽大的衣服,盖住芷瑶的身上,随后将她包裹送入了更衣室,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然而安芷研和安诺南顺便一同检查了那些裙子。

过了一会儿之后

芷瑶重重地缓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胸口。“幸好幸好,没有出糗!”

忽然,一个柔柔焦急的女人声线从旁边传来。

“芷瑶,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姚梦娜蓦然握住了她的手。

“对啊,你刚才看到你的衣服破了,这是怎么回事?”林诗雅明知故问道。

“没错,还破得很大一个洞。”刘可馨接着迸言。

殊不知,她说露嘴,不打自招,将自己干的蠢事给直接抖了出来。让精明的他们给听了个正着。

芷瑶嫌恶地甩开姚梦娜的手,一点儿也不领情,“你们少假惺惺了!我没出糗,你们是不是很失望啊?!”

经她一甩,姚梦娜苍白的脸色有些错愕,楚楚可怜地瞅着他,“你这是什么话呀?我们都很担心你。”

“当真?那我就奇怪了,连我们都没看出老姐的衣服破了,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你有透视眼?可以洞察一切?”安诺南饶有兴致地提起。

话落,她们顿生错愕,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得干笑不语。

相反,姚梦娜依旧很冷静,漂亮白皙的脸蛋仍是保持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诺南,你先别误会,我们刚刚也是问过知情人才知道的!所以才会过来看看芷瑶的状况如何?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在别人面前,她隐藏得很有一套,无论从哪一个角落,都令人无法察觉。

“哦,那就谢谢了!”芷瑶极为客气地回了一句,转身直接窝进了萧逸凡的怀中,眼神挑衅地望了一眼姚梦娜。

秉承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如果不发飙,那还是安芷瑶么?就算不能把她怎么样,也要气死她,酸死她!有本事她就窝来了凑热闹!

“老公……”她轻柔唤道。

暖暖的字眼,暖的他心花怒放,萧逸凡很满意地伸指点点她的鼻尖,“嗯?老婆今天特别的乖!叫老公有什么事么?”

芷瑶故意伸出戴有钻戒的手,亮出了那颗闪亮奢华的戒指,“戒指有点儿松了,我可不可以拿下来?不然换别的手指戴,应该不会松了!”意思很明显,是在告诉她们,这男人已经向她求婚了,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

“不行!”萧逸凡包裹住她的小手,制止了她摘戒指的行为。不管是否是为了气梦娜,反正他就是不允许她戴别的手指,“给我戴中指,不会掉的!如果掉了,我再重新买一个,给你戴上!”

“老公你真好!”芷瑶温顺地朝着他的脸颊,得逞似的轻轻落下一吻。

这一举动,不仅让欧洛轩和姚梦娜都看得傻眼,惊愕横生。

“逸凡……”姚梦娜轻唤,语气酸溜溜。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他的女朋友,然而他却当面和安芷瑶亲密,这明摆不是在打击她么?

然,还未等萧逸凡答复,却给安芷研给抢先迸言了。

安芷研冷哼一声,将手中的裙子丢到了一边,“姓姚的,他们夫妻俩亲密下,你难道有意见啊!?”

见状,姚梦娜心虚地倒退了一步,而旁边的林诗雅和刘可馨更是惊愣得瞪大了眼睛。

安芷研淡淡地瞥了她们一眼,唇角微微勾起,“怎么?心虚了?”

“才没……没有呢!”她们急忙辩驳。不敢对上她的眼睛。

“姓方的策划人,你给我滚过来!”安芷研暴吼道,声线震耳欲聋。

听闻,方杰如十万火急般,风驰电骋地赶了过来。

“安小姐,叫我有什么事啊?”

“什么事?亏你还有脸问我?你给我看清楚了,为什么这些衣服都破了!”安芷研随意拿起一件,直接甩给了他。

“怎么可能?这可是法国设计师做的,质量不可能那么差!”方杰无奈地接过衣服,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对啊,这明明是被割破的,到底谁干的?”

“算你还不笨,不止这一件,其他的裙子全部被动了手脚,你是不是得向我们解释一下?”安芷研掐腰,气势凛然地质问,“你们还有没有安全保障,这点都做不好,以后哪有人敢跟你们拍广告啊?这些衣服差点让我姐走光,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么?”

“抱歉,抱歉,是我们疏忽了!”方杰低头道歉,被一个小丫头当面指责,心里自是不满,但确实有点奇怪,裙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破了,“可能是我们工作人员不小心割到的!我等下就是说说她们。”

“你不觉得这个解释太牵强了点?一件那不算什么,重点是全部都是,不可以一直犯错误?”安芷研冷笑出声,冷睨了眼旁边的三个女人,“我看是有人故意的!”

“哪会呢?谁敢啊?”方杰冷汗直流。其实他也想知道是谁所为。

安芷研一时按捺不住,毫无淑女形象地揪起了方杰的衣领。怒喝:“你还敢狡辩!快点如实招来,否则明天你们这所公司等着被我们并购,上报纸!”

此言一出,方杰吓得脸色苍白,“安小姐,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干的,这位法国服装设计师是林小姐她们推荐的,我哪知道质量这么差,那么容易割破……”

“真是巧啊!”安芷研这才松开了他,冰冷的目光转向了那两个女人,直寒透她们的心房。“策划人,你说说,会不会是她们几个动了手脚?!”

“我不知道呀……我都没有看见她们靠近更衣室……”方杰压低声道。

“安芷研,你别血口喷人了!”林诗雅心慌反驳。

听罢,芷瑶起身走到安芷研旁边,冷哼:“研研也只是说说而已,你干嘛那么激动啊!难不成真的是你干的?”

“你……”她们咬牙。

“姐,像她这种高傲的女人,就该得这样教训。”说完,安芷研眼疾手快地扬起一手,毫不留情地朝着她的脸颊。重重煽了下去。

“啪”清脆的一声,响应了周围。同时,林诗雅的脸上也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林诗雅气结一窒,抚着火辣的脸蛋,不由得通红了眼睛。“安芷研,你凭什么打我!”她一个大小姐,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父母未曾打她,今天给被她给揍了,怎能不气?

安芷研嫌恶地拍了拍手,“打你又怎样,不爽就来打我啊,本小姐从来不乱打人的,谁叫你没事推荐什么法国设计师给方策划人,害我姐差点出糗,就凭这点你就该打!”

刘可馨替她感到愤愤不平,受不惯姐妹俩的气焰,呵斥住:“你们姐妹俩别太过分了,没想到我们好心被你们当成驴肝肺了!”说完,便扬起一手,准备向安芷研煽来。

谁料,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芷瑶伸手迅速扣住了她的手腕,向后一扳。痛得她无力招架。随后,安芷研也轻而易举地往她脸上煽了一下。

平时躲在她们背后说坏事,派人监视她们,现在还设计陷害芷瑶,煽她们一人一巴掌,算是便宜她们了!

“啪”的一声,再次响起,使得他们皆看得惊呆,最错愕的莫过于方杰和姚梦娜。

“你你你……”刘可馨顿时泛红了眼眶,声线中有了一丝哭腔。

安芷研压根不理会她们的哭状,不断地拍打着双手。“哎呀,我手又贱了一下,整手都是粉,等下又得多洗洗几遍!”

芷瑶瞪了她们一眼,松开了刘可馨的手腕,转身窝回萧逸凡的怀中。

她们两个嘤嘤呜呜,想哭却没有直接大哭,唯有极力隐忍住心中的委屈。

“逸凡,我们先走了……芷瑶她们不太欢迎我们!”姚梦娜勉强笑了笑,心情低落到极点,拉着她们两人迅速离开了拍摄现场。

并不是因为林诗雅她们受委屈,而是一直呆下去的话,不仅要面对芷瑶姐妹俩的咄咄逼人,还会被他们发现些可疑的事,唯有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哈哈……心里是何其畅快!何其舒坦啊!”安芷研得意地挑了挑眉。

萧司辰凑到跟前,拉住了她的手臂,“研老婆,你刚才好恐怖啊……可别教坏瑶瑶打人啊!”“已经晚了,姐比我还要暴力,只是你没看到而已!”安芷研不满地撇了撇嘴。“那几个女人最好不要再让我看见,明摆着就是她们干的好事!这次用手,下去我可要脚了。”.

萧司辰深深叹息一声,“幸好没有跟那个男模特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好他们有自知之明,跟芷瑶一起来,不然肯定会出大事!

“其实你们可能是误会了她们,那个男模特还是多亏刘小姐好心帮我建议的!因为是情人节嘛!”方杰解释着。

话落,他们皆将目光投向他,了解了事情的一大真相。

“原来如此,你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安诺南冷扬一笑。“她们的计划多周密啊,还懂得叫个模特来相助。结果呢,派不上用场,还吃了败仗。”

“……”方杰自然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只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她们的恩怨。

突然,萧逸凡揽着芷瑶站起身来,不再搭理策划人,径直朝门口走去。

萧逸凡面无表情,没有多言,一路开车将他们送回家。

经一个下午的拍摄,阴暗的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

“你们进去,我要去个地方,等等在回来!”萧逸凡淡淡启言。

“逸凡,你是不是要去找那个女人?!”芷瑶赖着不下车。

“嗯!”萧逸凡没有否认,宽大的手掌轻轻抚摸她的秀发,“老婆,你别担心了,老公只吃你这只小绵羊,不会乱碰其他女人!”

芷瑶扑哧一笑,动手打开了车门,“记得早点回来!”言毕,关上门朝里边走去。

目送芷瑶进屋后,萧逸凡柔柔的目光瞬间冷沉下来,脚踩起了油门,狂奔似地飞驰在长道中。

姚家大宅

姚梦娜接到了萧逸凡的电话后,整理了下凌乱的心绪,迅速冲了下澡,裹好性感睡袍后,赶紧到下等待。

看见心爱的男人来找她,心里所有的不快,都会即刻烟消云散。她加快脚步冲上前。抱住他的手臂,赶紧拉着他进屋,上梯,直进入房门。将他带着沙发上坐下。

“逸凡,你的头发有些湿,我去拿块毛巾给你擦擦!”姚梦娜体贴地笑了笑,转身正想走入浴室。

“梦娜。不用了!”他的声线有些微怒,有些清冷。“我有事想问你!”

姚梦娜心虚地拧起了柳眉,深思熟虑了片刻,缓缓坐到他的旁边,亲密地挪近他,“我知道,是不是关于芷瑶的事!?她一向排斥我……我无话可说。”

“是么?!”萧逸凡目光玄寒且清冽。

“逸凡,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我都好高兴你能来找我!”她甜甜说着,倏然抱住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知道我们有多久没见面,多久没在一起说话了?”

然,萧逸凡没有作答,深沉地眸光睨了眼旁边的姚梦娜。浅浅叹息一声。

“逸凡,我想你都快要想疯了!”姚梦娜紧紧地抱着,深怕他转身就离开,“每次看到你和芷瑶亲密,虽然我常说不在意,但我的心会痛……试问哪个女人能够那么大方,一起分享同一个男人……或许我还做得不够好!”

“梦娜,你何必呢,我爱的人是安芷瑶!上次我不是说得很清楚吗?”萧逸凡再度强调。

“可是我也爱你啊……我没办法忘掉你!”姚梦娜不妥协的缠紧他,身上的性感透明睡袍,因她不安分的乱动,敞露了半个肩头,丰满的雪.乳若隐若现.

她不死心地将自己傲人的身材贴紧他。双手更是环上他的脖颈,娇润诱.人的红唇朝他帅气的脸颊,渐渐靠近……

新坑《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