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8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98[VIP]

双手更是环上他的脖颈,娇润诱.人的红唇朝他帅气的脸颊,渐渐靠近.

这是她眷恋无比的薄唇,他全身散发着迷人的男性气息,微微敞开的衣领,性感且带着一丝野性。窝在温热怀中的感觉是充实的,令她无可自拔,只想永远呆在他身边,完完全全地占有他,每个日日夜夜,她何尝不是这样想过?

自己太过爱他,太过想要他,结果连做梦都和他缠绵在一起,他健硕的身材,那般霸道有力的占有她,男女融合一体的感觉,实在妙不可言!

但梦毕竟是虚幻的,无法满足她的欲.望,就因为另一个女人的存在,彻底打乱了他们的生活。如果不是她的出现,这会儿他们已经在外国谈婚论嫁了!也不用每天让她饱受相思之苦,费劲心思去对付安芷瑶,甚至还因计划落空而挫败……

如今心里掺杂着各种复杂的情绪,他的到来无疑是她救命的良药,难得一次主动来找她,自己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如果能怀上他的孩子,说不定他们还有转机的余地……累。

思念已久的唇近在咫尺,她缓缓地靠近他,慢慢地,就在那一厘米之时,猛然让萧逸凡给无情推开了。简单的一个动作,没有一丝怜惜,没有一丝温情。

“梦娜,你冷静点!”

突然的举动,着实令姚梦娜惊愕不已,她不顾自己的狼狈,不顾睡衣半敞,春.光.大.泄,水灵灵的美眸蓦然睁大,楚楚可怜地看着萧逸凡,示图用她的柔情去融化他冷硬的心檬。

她有着漂亮艳丽的脸蛋,傲然的魔鬼身材,该丰满的地方,一块肉也没少,妩媚风情的外表,外加甜甜的声音,有本钱蛊惑任何一个男人,却独独不入他的眼睛。

难道就因为那个女人?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或许她得下点功夫,方可手到擒来!试问世界上的男人,现在有哪个能够坐怀不乱的?

“我很冷静……”姚梦娜抿了抿柔嫩的唇瓣,痴迷的目光一直盯着男人的侧脸看,精致刚毅的五官轮廓,不但帅气,还很有男人味。“逸凡,我们很久没有亲热了……我好想你。”

娇柔坦然的语气带着一点儿暧昧,一点儿浓***.望,似在向他做出邀请,又似在索.欢……

他们交往三年,除了接吻拥抱,从未发展到**,这似乎有点奇怪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得到他。

“抱歉,我没有兴趣!”萧逸凡玄寒的目光,清冽地瞥了眼姚梦娜。

他有事来找她,并不是来找她调.情.上.床的!以姚梦娜的大小姐个性,没准等下会主动实行,霸女硬上弓!

可惜他的心里只有那个叫安芷瑶小妮子,已经没有位置容纳其他女人。他的身心只能给那小未婚妻,这是对她的承诺。一想到小女人还在家里空等他,这颗小心肝都揪疼得要命……恨不得马上赶回去,抱抱她。

姚梦娜闻言一怔,僵硬的脸色略显苍白,刚刚凝结好的气氛,被他的一句话,而打得烟消云散……

“我们以前经常做的,难道你忘了么?”她不死心地缠紧他。

“今非昔比,我有未婚妻了,梦娜!”萧逸凡清冷的说,语气无一丝温度存在。

他的目很简单,同芷瑶一样,要她死心,别在爱上他,更别在陷害芷瑶!他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他的女人,尽管是曾经,帮过她,陪过他的姚梦娜。其实,他真的很不愿意去相信,温柔大方的她,也有这种狠辣的一面……

“可是你答应过我的,这三个月内,我们还是男女朋友,会像往常一样,情侣之间做些亲密的举动都是正常的!”姚梦娜轻摇了摇头,全身软柔柔地靠近她,“逸凡,我爱你,我也要你……今晚,留下了陪我好么?”

她故意将另一边的衣服也抖了下来,衣裳向肩膀两边敞开,袒露出那对丰满雪白的美.乳。企图用女人引以为傲的身体去征服他!

“穿好你的衣服!”萧逸凡幽寒无光的黑眸,淡淡扫了眼衣裳不整的姚梦娜,丝毫不为所动,如果换成是小妮子主动向他索.欢,他的确是求之不得!

“我不要!我就是要给你看!”她撒娇般的反对,非但没有穿好自己的衣服。反而更变本加厉,直接靠近他,甚至还用自己的丰盈去蹭蹭他的手臂,似要诱.发挑起他隐藏在身体内的男***.望。

“你可以跟芷瑶亲密,为什么就不能和我?我都不介意你们在一起……为什么?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

萧逸凡英挺地俊眉微微蹙起,稍稍沉思了下,谈吐出冷漠无情的话。“我爱她,就算你不介意,我也会介意!因为我根本不爱你!”

虽然很伤她的心,但也是情非得已……他答应她三个月内不分手,像以往一样,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得亲密无间。若是这样,不仅是他不想,还会委屈了小未婚妻。

“我知道……”姚梦娜僵硬的脸上硬挤出一抹笑意,极力隐藏那丝低落的情绪,显然被萧逸凡的言辞,给伤到支离破碎。这般冷漠的话出自心爱男人的口中,教她怎么能不伤心?她非常不甘心……

她水眸盈盈,轻抬望着他央求,“是我情不自禁……因为你对我越来越冷淡,每天只陪着芷瑶,我们好几天不见面,好几天没说话,我可以忍受被芷瑶误会欺负,但我不能忍受你把我忘掉……逸凡,就让我任性一回吧!”

“够了!”萧逸凡淡斥道,声音有些微怒,目光又玄寒了几分。

生气的原因是:芷瑶天真无邪,根本不会乱欺负人!他有那一瞬间冲动,想这样反驳她,但顾忌到她的感受,唯有闭口不提。

经他一喝,姚梦娜当即震惊在原地,除了惊愕地看着他,没有多余的话可言。

霎时间,房间内如死寂般沉静,周围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凝重。

忽然这时,一个手机铃声大声响起,打破了这片宁静。萧逸凡深深吸了一气,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望了眼上面的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倏然,唇角勾起了一抹暖暖的弧度.

“喂,宝贝儿。”他接通了电话。

“逸凡,那个姓姚的女人有在你旁边没?”芷瑶机警地问。

“嗯!”他淡应,没有否认,如果所料不错,小妮子又要开始展开攻势。

“老公,你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呀?人家好想你……”声线要多甜有多甜,还故意讲得很大声。

“我也很想你,再过一会儿就回去,你要是累了,就先睡觉,乖!”萧逸凡温柔回言,俨然一个好老公的语气。

“不要,人家要你陪我,你不哄我,我睡不着。”……

两人浓情蜜语的对话,直接激怒了旁边的姚梦娜,睁大的美眸窜烧出两道火苗,隐约泛着一丝妒意。蓦然,一记点子油然而生,她媚笑,大胆的岔.开修长美腿,直接跨坐在萧逸凡身上,双手环上了他的脖颈,身体紧紧地贴着他,用自己的丰盈蹭着着他温热的胸膛。

“逸凡……”她娇媚轻喃,意在电话那边挑衅,最重要的是,自己趁势抱住了这个男人。

“梦娜,你玩够了没有?!穿好你的衣服。”萧逸凡愠怒扬言,空出一手推开她。

“我没有玩,我只想好好陪你,我的身心都是你的……”她说得很煽情,娇润红唇轻勾起一丝柔美的笑意,趁着他讲电话的时机,握住他的手掌,然后一寸一寸触碰她的肌肤,男人的手仿佛带有神秘的力量般,被他碰到的地方,皆燃起了一道道小火苗,她满足地发出娇媚声。

“梦娜!”萧逸凡怒斥道,毫不留情地抽回自己的手。

芷瑶那头听出了些究竟,微微拧眉,“老公,你要是敢碰别的女人,我就不理你了!”

“你老公像是那种人么?别胡思乱想了,乖,我回去在向你解释!”他的语气皆是肯定。

“好,你早点回来!我先挂了!”依旧是甜甜的声音。

萧逸凡面无表情将手机放入口袋中,暗淡无光的眸子,冷冷扫了一眼身上的姚梦娜。她跟芷瑶玩的是哪招?他岂会不清楚?以牙还牙,为的就是挑拨他和芷瑶的感情,只是很遗憾,小妮子虽然很介意,但还是相信他!

“逸凡……是我不好,是我太想要你了,才会……”姚梦娜解释着,一脸无辜样,仍然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一点儿也不想从他身上退下!纤柔白皙的手,正想帮他褪去外衣。

“梦娜,你别太过分了!”萧逸凡不悦地蹙高眉宇,对于她不规矩的行为,感到非常生气,一记用力,将她从身上扯离,拉到在沙发上。随后,站起身俯视她。

“逸凡,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难道爱你,想给你也有错吗?”姚梦娜泪眼婆娑,委屈地瞅着萧逸凡。

“我问你,今天的那些衣服,是不是你故意割破,想害芷瑶的!”萧逸凡答非所问,用力攥住了她的手腕,挑明,“你不觉得做的太过火了?就算是妒忌,也不用这么狠吧?”

“我没有……”姚梦娜摇头否认。

“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萧逸凡冷冷回驳。“梦娜,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逸凡,你误会我了……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发誓啊!”姚梦娜咬紧了下唇,计划是她提的,但做的人却是林诗雅和刘可馨。“是林诗雅她们做的,她们看不惯芷瑶欺负我,才会自作主张,当时我也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是么?!”萧逸凡冷笑反问,“不管是谁做的,一定和你脱不了关系!”

姚梦娜哭红了双眼,苦苦央求,“逸凡,我知道是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最好别再招惹她!否则后果你清楚的。”萧逸凡冷漠松开她的手腕,轻轻一叹,“梦娜,我不希望你变成一个善于用心的女人,你好好想想自己是对是错!”

姚梦娜顿生错愕,抽泣了几声,“逸凡,我承认我做得不够好,可是你真的误会我了……就算我对芷瑶有偏见,也不会做出那样卑鄙的事来……”

还未等她说完,萧逸凡骤然转身,正想离开是非之地,“你好自为之,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不准你再做出伤害芷瑶的事,还有,三个月后,我和瑶就要结婚了,请帖我会送上的!记得来参加。”

“逸凡,我们真的不能回到以前么?”姚梦娜惊慌下了沙发,狼狈地跑了过来。

“不能!”萧逸凡答得很干脆。

姚梦娜苦涩笑了笑,极力按捺住欲爆发的怒气,“呵呵……我知道了,那请你要遵守这三个月内的约定。”她现在不能纠缠他,不然会让他更厌恶。到时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我没有忘记。同时也请你记住,三个月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说完,萧逸凡毫不犹豫地离开。偌大的房间,顿时空荡得只剩下姚梦娜一人。

她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隐忍已久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崩溃,她失声痛哭起来,心内满是不甘。她抬头望着窗外的大雨,伸手轻拭脸上的泪水,咬牙切齿,“逸凡你好狠心。呵呵……安芷瑶我不会放过你的,想结婚没那么简单!”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萧逸凡将车开进车库熄火,随后冒着雨跑进家里。

屋内漆黑一片,他没有开灯,而是摸黑上楼,经过安芷研的房间,耳闻到里面的玩闹声。他懒懒一笑,开进了芷瑶的房内。意外发现她不在,小妮子还算自觉,懂得上楼弹琴。

他没有马上就去找她,而是冲了个澡,在下楼喝了点酒解渴,才迈步上楼。音乐房内灯火通明,门没关紧,隐约间有些许琴声传来出来,他静悄悄地开门进去,看见了身穿睡袍,正在认真弹琴的芷瑶,在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坐到她的旁边,宽大的手掌迅速揽住了她的纤腰。

“老婆,有进步哦!”他吮住了她敏感的耳珠。“你回来啦……”芷瑶心头一喜,微微侧首望着他,自然看到了他随性裹上睡袍,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了令人无限遐想的小麦色胸肌,她屏息一口气后,深深闻嗅到一股酒香,“这么晚了,还喝酒!”.

“做坏事才来劲……”萧逸凡拉长了声音,慵懒地说着。

“你头发湿了,我去那块毛巾给你擦,外面雨下得很大,天气冷,容易着凉的!”芷瑶朝音乐房的浴室走去。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毛巾,帮她轻轻地擦拭着。

然,萧逸凡也没闲着,享受她的温柔之时,不规矩的手灵活地伸进了芷瑶的睡袍内,畅通无阻地肆意揉.抚。

“别动!”芷瑶嗔骂一声,缩了缩身子,躲避他的攻击。

岂料,他长臂一身,将她抱在怀中,几步走到了沙发,将她抱坐到自己的腿上。

“干什么呀,我还没练好琴呢!”芷瑶不满地嘀咕。

“你都累了一天了,就让老公好好伺候你下。”萧逸凡扳过芷瑶的小脸,然后往她的红唇上,偷了一记香吻。

“不要啦!”芷瑶断然拒绝,其实并不排斥他接下来所做的事,只是腹部有些奇怪。这种感觉非常不爽,哪有兴致跟他亲密!

“你今天为什么要去姚梦娜家里?”她怔然问道,心里很想知道,尤其是当时姚梦娜说的话。

“我告诉她,别再找你麻烦了!”萧逸凡如实坦然,无一丝隐瞒,“你该不会以为我和她旧情复燃,跟她滚床单了吧?!那是她故意要气你的!”

“我想歪了又怎样?那你有没有跟她怎样,她是不是脱衣服色.诱你?”芷瑶酸溜溜地说着,猜想了许多可能。

“呃……是这样的!”萧逸凡朝她眨着魅惑的眼波,邪魅的勾了勾唇,拉起她的身体,坏坏的让她跨坐到自己身上,开始模拟当时的情况,只是主角不同,换成了他的小老婆。两人感觉自是不用,还是小妮子迷人,勾得他心痒难耐。

他佞笑,动作娴熟地扯开她的睡袍。目光炙热地盯着她光滑白皙的肌肤,丰盈柔软的雪.乳。

意外的,芷瑶并没有反抗,似乎没有察觉一般,只是揪紧他的衣服质问:“哼……你还当真让她坐啊?怎么不推开她?!”

“谁叫老婆那时打来挑衅,我才会被人趁虚而入!”萧逸凡俨然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顶,然后细细抚摸她的诱.人的肌肤,“她就是握着我的手。这样……”

“哼哼哼!”芷瑶咬牙,怒哼了好几声。

萧逸凡宠溺地笑了笑,衣裳大敞的她,性感妩媚,胸前的一片美好,看得他是热血高涨,他伸手轻扯开自己的睡衣,然后将芷瑶拉入怀中,与她紧密相贴,身体内有一股蠢蠢欲动的热量,霎时节节攀升。

两人的亲密举动,暧昧得让芷瑶的小脸蕴上了一抹俏红,“别玩了,该睡觉了!”

听闻,萧逸凡并没有因此停下手头上的动作,从她的言行举动中看得出,小妮子今天不是一般的乖,被他坏坏的侵犯,还不发飚,说不定慢慢适应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一抹狡黠的笑意忽闪过眼底,温热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她的一方丰盈,轻轻揉.捏着。

“那个……有没有比她……”芷瑶羞羞地瞪了他一眼,赶紧别头去。

“果然还是老婆的手.感好……”萧逸凡轻勾起唇角,似读懂她眼底的那似含义,“你的身材一点儿也不输给她,放心吧!你老公抵抗得起别人色.诱,就唯独对你免疫不了……”

芷瑶噗哧一笑,随即撅起了红唇,“那你以后不准碰她,连摸一下都不行!”

“成,我以后只摸你,碰你……”萧逸凡揽住她的纤腰,凑近她的耳际嘶喃,“那老婆什么时候也学学人家主动一点儿,在老公面前穿得性感些,然后……”

新坑《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简介上有链接)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