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9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99[VIP]??芷瑶噗哧一笑,随即撅起了红唇,“那你以后不准碰她,连摸一下都不行!”.?

“成,我以后只摸你,碰你……”萧逸凡揽住她的纤腰,凑近她的耳际嘶喃,“那老婆什么时候也学学人家主动一点儿,在老公面前穿得性感些,然后……”?

芷瑶闻言,小脸蛋羞得俏红,连瞪了几眼萧逸凡,“然后什么啊?”?

眼前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坏,平时打着未婚夫的头衔,抱一抱,亲一亲,摸一摸,夜夜粘着她睡觉,还几次差点把她给吃了。?

不知道占了她多少便宜,可怜第一次见面就已经被他看得精光,摸个透彻。之后的日子更不用提了,知她没见世面,还处处骗她玩着,真是令人又气又爱……累。?

“老公会更爱你些!”萧逸凡邪魅的够了勾唇,静静凝视她身上的美好风光。?

说实在的,小老婆的身材一点儿也不比别人的差,还占有极大优势,该有肉的地方,一块也没少。该纤细的地方,一块赘肉也没有,虽说近来很贪吃,但并没有影响她的身材。?

“嘁……你给我买的那些睡衣,好多都是透明蕾丝的,简直比小洋装还性感,我哪敢穿啊?”芷瑶冲他翻了几个白眼,嗔骂了一声。“你这只大色狼,满脑子都想着不纯洁的事儿。檬”?

“我的心都给你偷走了,所以才会对老婆想.入.非.非!”萧逸凡没有否认事实,确切的说,应该是无时不刻都在想,他爱这个小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宠她,给她最好的……?

“无赖!”芷瑶柔柔笑了笑,很喜欢他的甜言蜜语。?

她早已被他的柔情所蛊惑,本来,她还是有所准备的,因为每次看到他难受得去洗冷水澡,她都心存不忍,担心这样下去会很伤身体。那样她会心疼……?

萧逸凡扬了扬英挺的眉宇,将芷瑶拉入了他的怀中,用她的丰盈蹭着他健硕的胸膛,“我今天全程服务,还配合老婆拍海报,你是不是得犒劳一下老公?”?

意思很明显,赤.裸.裸向她索.欢,要是小妮子再不给的话,估计他要求当和尚了。?

然,芷瑶确实有了下一步举动,只是轻轻地,浅浅地,往他性感的薄唇上,落下轻柔一吻,作为奖赏。?

她不是傻瓜,又岂会不懂他的意思?从他炙热如火的黑眸内,看出了浓浓的情.欲。知道他现在很想要她!但此刻偏偏身体不太配合,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下次!”?

简单的一个轻吻,自然无法满足男人的欲.望,全身热血高涨,下身肿胀难受,叫嚣的欲.火正等着宣泄,然而小东西竟然拒绝。分明是在折磨他,或许他得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烈.火.焚.身!?

既然如此,他并不介意用坏坏的手段诱.惑她。?

“怎么?舍不得给老公?”萧逸凡蹙眉反问,尽量控制住欲爆发的情.欲。?

“不是,我的身体有点儿不舒服,我……”芷瑶解释着,话还未说完,便即刻他封住了唇。?

他修长的手臂压着她的后脑勺,霸道地吻着她,他的舌,灵活地探入她的檀口内,紧紧追逐她的嫩舌,灼热而浓情。?

“唔……”?

芷瑶脑中一片空白,丝毫不排斥他的行为,这一刻,她什么也没想,只是任由他索取她的甘甜。她情不自禁地迎合他,双手不知不觉环在他的腰上。?

四唇相贴,辗转反侧,嬉戏勾缠,这个吻始终都是火热的,充满着无限激.动,没有一点儿松懈。?

“我的瑶……”声线从唇齿间的缝隙传出,带着魅惑,带着柔情。?

芷瑶纤长浓眉的睫毛下,萌动的双眼半闭着,完全沉醉于他的温柔乡,直至无可自拔。下意识娇喃一声,以作回应,“嗯……”?

萧逸凡宠溺地凝望小脸俏红的芷瑶,吻着她翻身,将她压倒在沙发上,继续尝尽她的美味,他太了解她了,知晓小东西肯定招架不住他火辣的猛烈攻势……?

今晚,他一定要手到擒来,让她彻彻底底地变成他的女人!?

彼此唇分之后,他们的脸颊皆因缺氧而变红,两人不断地喘着气,周围还徘徊着刚才残余的激.情,气氛也随之变得暧昧。?

“逸凡……”芷瑶氤氲萌动的水眸,羞答答瞅着身上的男人看。?

淡淡地吐出一道浓厚的气息后,萧逸凡俊逸的鼻翼微微翁动,爱不释手地抚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嗯?”?

再次,他温热的薄唇,像羽毛般滑过她的脸颊,纷纷落在她的额头,耳际,俏鼻,脖颈,一路往下……?

他迫不及待地扯掉腰上的系带,褪去了彼此间的屏障,两具赤.裸的身体,坦诚相对,那抹灼热的昂长,僵硬肿胀的抵着她。?

“呀……”芷瑶一惊,待看清他身下的昂长尺寸时,急忙收拢住双腿。?

“别怕,宝贝儿……”萧逸凡磁性魅惑的声线在她耳际边响起,芷瑶耳根一热,这才晓得衣服被脱得浑然不知,脸愈发红润,红得像一个西红柿般,此刻,她有点紧张……?

“逸凡,别种我草莓……”身体的这些私.密地方,毫无遮掩地袒露在大男人眼前,她的身体有些紧绷。?

他炙热的吻带着浓情,就像燃烧中的火焰,吻到哪,哪就窜烧出一道小火苗,热度不断加深,因他的带动,隐藏在身体内的某种燥热,正在跃跃欲试,截然攀升……?

“我尽量!”他的吻停留在她白皙脖颈。似乎察觉小东西的紧张,他宽大灵活的手掌在她的身体上,轻轻柔柔,细细密密,一寸寸温润拂过她的肌肤,试图她放轻松……?

**本是一件快乐的事,然而小女子却慌张得紧。但却没有因此减低他的兴趣。?

“逸凡,你知道姚梦娜做了坏事,怎么还不跟她分手啊……”芷瑶冷不防吐出了一句话,迷蒙的双眼凝视身上的俊美男人,他有一副完美的身材,健硕挺拔的小麦色胸膛,遒劲有力的脊背,按在她肩头的双臂,肌肉紧实漂亮,腰部纤细劲感,性感十足,修长的双腿强势地压着她的下身。?

“三个月的约定!”萧逸凡微勾起唇角,痴迷地望着身下的美景,唇直捣而下,圈咬住那一侧丰盈上的嫣红,含入口中吮.吸浅咬。“嗯啊……”芷瑶曼声轻吟,不自觉勾起了身子,洁白无暇的肌肤在柔光的照耀下,闪动着诱.人的光泽,她很羞涩,竟会发出那般暧昧的呻.吟声.?

萧逸凡半眯起眼,邪气凛然地勾起一抹邪侫的笑意,经常吃她豆腐的他,早已发现她的敏感兴奋点。于是,他变本加厉轻咬啃.噬,引得她娇声颤颤。?

芷瑶咬牙隐忍住,半推半就咕哝道:“逸凡,你该不会又想偏袒姚梦娜吧?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三个月后啊……现在离开她不行么?”?

“怎么?又酸上了?”萧逸凡懒懒一笑,无奈地挑了挑眉头,“三个月,很快就会过去,为我撑下去……到那时,我们马上结婚!”?

“嘁……谁说我要嫁给你了?我才不撑呢,你可以找女人,我照样可以找男人。”芷瑶赌气回道。?

“你敢?!”萧逸凡愠怒扬言。?

“敢!”芷瑶撇了撇唇。?

简单的一个字,彻底激怒了萧逸凡,他强势拉高了她的双腿,勾环在自己的腰际上,姿势火辣且暧昧。那抹灼热的昂扬如火紧紧地抵着她隐匿的入口,蹭着她羞涩的花蕊,正准备一个挺.身.进.入。?

“我马上就在你的肚子里种上一个宝宝,看你还敢不敢耍赖!”极致霸道的宣言。?

“逸凡,现在不要……我的身体有点怪怪的……”芷瑶惊恐,并不是被他的话给吓到,而是隐约间感觉到腹部的胀感颇明,微微泛着一丝悠悠痛,下身仿佛有某种**流了出来。?

萧逸凡脸色顿沉,不悦地皱了皱眉,“小东西,跟老公做.爱,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现在,还想骗你老公啊?!”?

“我骗你干嘛啊……”芷瑶欲哭无泪,握住他的肩膀不断地摇了摇,十分火急,“人家那个要来了……快点起来啦,要来不及了!”?

此言一出,萧逸凡黑沉的脸色,有了一丝舒缓,他停止了所有动作,拉下开她的腿,待他看到了腿边流淌的鲜艳血液时,他的唇角狠得抽蓄,抽蓄,再抽蓄。突然有种挫败的感觉。?

今天诸事不顺,外面大雨滂沱,早上亲热被打断,下午又发生割衣事件,连晚上想吃小绵羊,大.姨.妈都突然来报道。真TM有够衰的!?

“咳咳咳……已经来不及了,它流出来了。”萧逸凡轻咳几声,无奈之下,唯有克制住自身的情.欲起身。?

如重获自由般,芷瑶随意地裹进了睡袍,就直接冲向了浴室,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萧逸凡皱眉,闷哼出一口浑浊的气息,穿好衣服后,慵懒地依靠在窗边,烦躁点了根烟,静望着窗外的雨景。?

良久之后,芷瑶依旧蹲在浴室内,没有出来。?

萧逸凡眸色一敛,几步走了过去,担忧的敲了敲门,温柔问道:“老婆,是不是肚子痛了?快点开门让我进去看看。”?

“有一点……”芷瑶淡应一声,稍稍打开了门,探出了一个小脑袋,笑眯眯地盯着萧逸凡看,之所以一直呆在浴室,那是因为这里没有卫生巾,只能蹲着,无法出去。?

“你别进来呀!”她制止了他的举动,坚决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糗样。?

萧逸凡蕴含情韵的黑眸,染上一丝邪魅,帅气地扬起一抹温柔笑意,“刚才都亲密过了,你全身上下我也都看过,害什么羞啊!”?

芷瑶蓦然睁大水盈盈的眸子,迷人地望着他,“逸凡,麻烦你件事儿,能不能帮我下楼拿衣服,顺便拿下面包呀?”?

“面包?”萧逸凡一怔。?

“研研告诉我的,例假用的东西。”芷瑶难为情地说着。?

听闻,萧逸凡眉角狠得一抽,淡淡启言:“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深深叹气一声,颀长的身姿转身离开。?

面包?卫生巾就卫生巾嘛,这个臭研研居然教她说“面包”!害他差点误会,要面包来做什么?想他大男人一个,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帮女人拿例假用品,但为了小老婆,他什么都得做。?

其实吧,他可以直接将她抱下楼去解决,只是芷瑶死活不出来,他没辙!在后者,天气冷,就这么抱她下去,未免会着凉到。说到底,还是得自己动身。?

萧逸凡快速下了楼梯,直接奔往卧室,替芷瑶拿了几件衣服,然后走进浴室正想拿她所谓的面包时,却怎样都找不到。不得已,他敲响了安芷研的房间。“怦怦”?

安芷研打开门,疑惑地盯着萧逸凡,狡黠地打量他手中的衣服。“逸凡老兄,这么晚了找我干嘛?我姐呢?”?

“哥,是不是被啊瑶赶出门啊?不然进来跟我们玩下棋吧!”里面传来了萧司辰的声线。?

“喂,姓萧的,你可别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吃步啊,否则本公主会宰了你!”安芷研恐吓道,继续望着萧逸凡,“老兄,有什么话,你快点说吧!”?

“研研,去拿几个面包给我!”萧逸凡沉沉启言。尴尬笑了笑。?

谁料,还未等安芷研答复,萧司辰便抢先迸言了,“哥,你就为了这种小事麻烦研老婆啊?想吃面包,自己下楼去拿,厨房里面多得是!要上来的时候,顺便帮我拿一块,我也饿了。”?

“闭嘴,我要的是女人专用的面包!”萧逸凡低骂道,轻轻蠕动了下唇角。“成,你想要的话,叫你家研研给你几块!”?

“女人专用的面包?”萧司辰疑惑不解。但直觉告诉他,那不是吃的东西,“不用了!”?

“哈哈哈……你等着!”安芷研笑得不可抑止,折回房间内的浴室,拿着一包东西,就往他身上一塞,“老兄啊,好好疼疼你老婆,别让她着凉了,有什么事就找我!”?

说完,赶紧跑到**,继续跟着萧司辰下棋。?

“哈哈哈,原来那个就是面包啊!这下我哥吃不成咯。”“你们男人思想真不纯洁,根本不能体会女人例假来时的难受!”.?

“……”?

两人边下棋边讨论,然而萧逸凡则快速上楼,将那些衣服了和卫生巾全部塞给了芷瑶。?

“谢谢老公!”芷瑶心头一乐,往萧逸凡的脸颊上印了一个香吻,随后关紧了门。?

过了一会儿之后,芷瑶依旧没有出来。?

“老婆,你是不是不会用面包啊?要不要我叫研研来帮你?”萧逸凡敲了下门,绝对有必要问一下,小女人初见世面,不可能什么东西就会用!?

“不用不用,研研教过我了!”芷瑶骤然打开门,露出舒心一笑,“真是方便,比我以前的还要好!”?

萧逸凡朗朗一笑,伸指宠溺地点着她的小脑袋,“那还不是你幸运!来到了繁荣的现代!不然啊,你就不能逛商场购物,看电影,吃冰淇凌了,也不会碰到了我这么好的老公!”?

“也对!”芷瑶撒娇地抱住他的手臂,对于现在的生活,的确很知足。“不过,紫瑶不是倒大霉了!”?

“你才知道啊?!”萧逸凡凝视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轻捏住她的下巴,“笨蛋,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吧!”?

“别再玩人家了!”芷瑶娇憨瞪了他一眼,“不许再乱来了,我今天灰常的不爽!”?

“看你底下流血的份上,这次老公就放过你吧!”萧逸凡无奈地耸耸肩,揽住她的腰肢,慢慢下了楼梯。“老婆,说实话,老公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差么?不然怎么每次都给你逃过!是我不够温柔,还是你很不想跟我做.爱?”?

“去死!”芷瑶羞红了脸颊,亏这家伙还说得这么脸不红气不喘。三更半夜,也不怕被研研他们听到。“你们男人都是禽.兽!整天只想着做坏事!”?

“形容得很贴切,欧大少就是典型的代表,频繁换女友,经常上杂志头条,所以你要离他远点!”萧逸凡笑得深不可测,凝眸望着旁边的芷瑶,“我们今天拍了海报,估计明天也是头条,到时人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看谁还想打你的主意!”?

光想到前些天围绕在大门的那群人,就有够让他头疼的,一直热情邀请她回学校,参加什么游园会,还每人准备花想送她,本以为小东西不会接受,没想到居然兴致勃勃地给捧了过来,他赶走了一波,明天又接着来,简直比小强还要难缠。?

芷瑶拼命忍住到嘴的笑意,心里泛起了一阵甜蜜的涟漪,“这么晚了,该睡觉了!”?

萧逸凡微微扬眉,只笑不语,懒腰将芷瑶抱起,迅速赶往房间,用背推紧了门,便将芷瑶抱躺在**,体贴地替她盖好被子,往他的额头印上了一个晚安吻,“乖乖睡吧,老公去冲个澡!很快就来。”?

芷瑶愣愣的目送他走进浴室,傻傻地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全身暖意十足,丝毫没因例假来临,而感到不适,待她回过神来,这才想到,她的男人该不会又去冲凉水澡了吧??

想到这,她赶紧下床,直接就往浴室冲了进去,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正在冲着凉水澡。?

身材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棒,连洗个澡都是那样帅气。?

芷瑶看得眼睛发直,羞得小脸泛红,轻喃,“逸凡……”?

“睡不着?”萧逸凡淡定自若,没有因芷瑶的突然闯入而被吓着,他悠闲地继续冲着凉澡。?

“别洗了,会着凉的!”芷瑶屏息一气,走上前去。?

“男人身体强壮,没事的!”萧逸凡夭唇轻挑,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芷瑶动手关掉了莲蓬头,倏然揪起了眉头,“我会心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