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0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00[VIP]

“男人身体强壮,没事的!”萧逸凡夭唇轻挑,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芷瑶动手关掉了莲蓬头,倏然揪起了眉头,“我会心疼!”

微微眯上情韵的桃花眼,萧逸凡性感的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温温的字眼,暖透他的身心,就算让他再冲上一百次凉水。都是值,毕竟很难从芷瑶的口中,讲出这种话。

老实说,刚才的浓浓情.欲,早在她例假来时,就已经消失殆尽了,所以现在只是纯粹冲凉而已。

不过真的很可惜,亏他今早还特意问她例假来没?结果不偏不巧当晚就来,早知道就不问了,没准不会来,也好让他能顺理成章地吃了小绵羊脑。

“怎么,难道老婆想帮我解决生.理.需.求?”他饶有兴致地问着,起了一丝玩心。

稍怔,芷瑶只是欲言又止地撸了撸嘴,伸手转动了温水的开关,“我要你洗热水澡!”

“老婆,你想让老公烈.火.焚.身,死于非命啊?!”萧逸凡故意逗着她,俊逸帅气的脸上流露出些微痛苦的表情轶。

他喜欢看芷瑶紧张的模样,很期待她接下来的反应,是心疼,还是另有其他?

“真的这么严重呀?”芷瑶怔然反问,刚刚研研趁萧逸凡去姚梦娜家的时候,特意偷偷给她上了一节课,当然是讲解关于男女之间差别很大。什么什么之类的,简直比古代的妇人还要详细!甚至还教她得很全面……

起先,她并不知道男人的生.理.需.求竟是如此是旺盛,后来跟身边男人多日来的相处,学到了是不少,同时也被他带坏了不少!

“那是!”萧逸凡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虽说死于非命是有点夸张了,但被熊熊烈火折腾的感觉,的确很不舒服,或许,他以后得让小女人知道,想渴望满足,却满足不了的痛楚,是有多么的难受……

“老婆是女人,老公可是男人!你不懂的……”

“那我来帮你。我不想你死呀,也不想你每次都冲凉水澡……”芷瑶嚅嗫道,双颊绯红如樱花,羞得抬不起头来。

她一副柔媚羞羞的小模样,令萧逸凡看得心花怒放,心痒难耐!小东西,怎么会这样萌人,连小小的一眼神,都是如此勾人……

“老婆你例假来了,要怎么帮我?!”他邪魅地勾了勾唇角,期待她的下文。

岂料,芷瑶却做出了让他极为震惊的事来,从来没有过这般大胆过。除了上次的无知之外。

她深深吸了一气,娇小玲珑的小手一把握住了他身下的那抹昂长尺寸。霎时,耳根一阵热烫,娇羞的小脸蛋愈发红润。

经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再抹沉睡中的昂长正逐渐苏醒过来,一下子变得肿胀坚硬,不仅灼热,而且还很大……

“老婆,你想直接废了我,当太监啊?!”萧逸凡闷哼一声,的确很意外芷瑶会有这种举动,那么害羞,还敢这般碰他,实在有点儿问题,回想起上次的无知,她居然将他的兄弟,抓了又抓,还想帮他抹药膏消肿。世上怎会有这种可爱的人!

不过,身下的二弟被她小手包裹的滋味,还是蛮充实,蛮舒适的……

芷瑶只是撇了撇嘴,羞涩得难以启齿,下一秒,她握住了那灼热的昂然,开始缓慢地,初涩地上下滑动起来。

萧逸凡稍怔,一股燥热窜烧至全身,从没想到在小东西的小手上竟能获得如此大的快.感,动作虽然笨拙,但反观激起了隐藏在身体内的欲.望,渴望得到更多满足。

但有一点很奇怪,小东西怎会知道用手帮他?

侧耳倾听到身边男人发出的暧昧哼.吟声,芷瑶不禁屏住了呼吸,红扑扑的脸蛋微垂,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的娇态。只是生疏地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加快了抽.动的频率。

动作时轻时重,每一个触碰都足以令他疯狂,心跳“扑通”加速跳快,一***快感再度袭身而至,微微轻喘着气。渴望得到宣泄。

小女人真会折腾人,本已经降下的欲.火,轻而易举地被她挑起,还得经受她的摧残,不似于刚才的配合,现在居然把玩起他的兄弟来,由抽到捏,刚想踏上云端的感觉,一下子又落到了无底深渊,折腾得他暗中叫苦。

“这样行吗?”芷瑶很萌人的问了一句。

“呃……”萧逸凡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咬紧牙极力忍住,艰难地答话,“老婆,够了……我可不想把第一次用在你手上。”

虽说现在不想她停止下来,但又控制不住想需要她……

“人家不想你难受!”芷瑶鼓起勇气抬头,凝视着他饱含情韵的黑眸。一点儿也没停止手中的动作,而是继续抽.动包裹在手中的昂然。一看到他不舒服的样子,小心肝就揪揪直疼……

或许,就是因为爱他,才会想给他全部……

“你不用这么委屈,我冲冲澡没事的!”萧逸凡勉强笑了笑。

“不要!我就要帮你!”芷瑶压根不理会他的话,空闲的另一手倏然握住他的手掌,随后放到她的睡衣内,此时此刻,唯有全部豁了出去,因为她天真的认为,他真的会烈.火.焚.身而死!

难得芷瑶盛情邀请,话都说得如此直白,他又岂能辜负她的好意,他双眼迷离,步步紧逼,将她压倒了墙边,宽大的手掌抚着她的肌肤,濡湿的吻,落到了她的樱唇,辗转吮.吸……

那双弹琴的修长手指,仿佛带有魔力般,在他身上谱出了优美的旋律。被它紧致柔柔包裹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嗯……”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一股温热的燥流触不及防地喷.射出来,白色的精华释放到芷瑶的手中,些微粘液站到了她的睡衣上。

两人额头相抵,萧逸凡轻喘着浑厚的气息后,轻轻舔着自己的唇角,邪侫地望着芷瑶,薄唇勾起了一个满足的弧度。

“老婆,你的服务很到位,老公非常满意!”芷瑶疑惑打量着手中白色粘.稠物,天真无邪地问着,“啊哦……这是什么?”.

“生宝宝必不可少的小.蝌.蚪!”萧逸凡吮住她的耳珠,煽情地喃着。

“坏蛋!”芷瑶娇嗔骂道,忽然回想起一些事来,顿时恍然,“逸凡,跟电视上的一样耶!”

电视?萧逸凡耳尖地听到这两个字眼,小东西不可能会懂这么多,平时跟她亲热,都不曾有过这种行为,难道是今天破天荒,人品大爆发,懂得体恤老公了?

“老婆,你看了什么电视?谁教你这样帮老公解决的?”他皱了皱眉,绝对有必要问一下。

“研研今晚给我上课……”芷瑶一惊,抿了抿嘴唇如实道出,“她说这种现代人必须懂的性.教.育……所以要教我,然后就放片给我看……”

一想起那些令人耳根发红的大胆场面,她即刻羞得不敢抬头。

闻言,萧逸凡嘴角狠的抽蓄了一下,“这个臭研研,竟然教你看a.片。明天我一定要修理下她!”

难怪芷瑶会这样做,明显就是学上面的!这小东西彻底变坏了,说不定连自身的暴力,都是跟臭研研学的,要是在这样下去,知道的事多了,他这个老公还怎么能够继续玩老婆!逗老婆!

“逸凡,不准你找研研麻烦,就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她才会什么都教我的!”芷瑶辩驳道。

“小.色.女!快点如实招来,你趁我不再的时候,到底偷看了多少片子?”萧逸凡沉声质问,俊脸微沉,教她的事还有很多,干嘛非得教她性.教.育。这种事当然要他做老公的来,才能真正实践其中的乐趣!

面对他严肃的目光,芷瑶俨然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不得不坦然。“我没看多少……偷偷瞄着看……”

“以后不许再看!”萧逸凡邪侫扬了扬眉宇,拉着芷瑶的小手去清洗,微顿,淡淡吐出一口气,“往后的事,老公会教你!”

待清洗完身上的小.蝌.蚪后,芷瑶如逃离似的,马上冲了浴室,跑到**躲进被窝,不敢见人了……萧逸凡懒懒一笑,没有关上浴室门,而是淡淡瞥了眼躲在**不安分乱动的芷瑶,用热水冲洗身子。

一会儿之后,他随性裹上了睡衣,一躺入床中,就直接将芷瑶揽回怀中。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落在了她脸颊。

“别玩了,睡觉!”芷瑶娇憨瞪了他一眼,转身背对他,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萧逸凡将头埋于她的发间,深深闻嗅她的芳香,“老婆,你已经是现代人了,不能老像古代女人那样害羞。”

“别吵!”芷瑶嘀咕了声,昏昏欲睡的半闭着眼帘,“别打扰人家的美梦,我还要赶着去聚会呢!呵呵呵……”说着说着,她傻傻地笑出声来。

这时,萧逸凡很确定她已经睡着了,他缓了缓气,紧跟着闭上眼睛。

“枫哥哥,我们又见面了,呵呵呵……”她冷不防吐出了一句话。

听闻,萧逸凡不悦地皱起了眉宇,低骂,“又是枫哥哥,你这个笨蛋瑶!都不梦你老公的!”如果可以,他还真想当面骂骂那个枫哥哥,没事就不要跑进芷瑶的梦中。

“唉!”无奈之下,他依旧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紧随着芷瑶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是否是上天听到他的抱怨,结果出乎意料的是,令他走进了一片陌生的环境,不似于现代的建设,全是古代宫殿式的房屋,周围风景秀丽,绿树幽茂,百花绽放。远处还有一片池塘。

池边站着一位身着蓝衣轻纱的妙龄女子。

瑶儿?萧逸凡一怔,惊喜地朝着她快步走了过去。

忽然这时,他蓦然停住了脚步,看到了另一位容貌像极了姚梦娜的女人走向了芷瑶,两人面对面像似在说些什么。一个皱眉,一个得意。

她们谈了一会儿,那女人伸手抓住了芷瑶,做出了一个假动作,让自己跌进了湖中。芷瑶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谁料,一个身着绿色玄衣的男人踏轻功而来,一把救起湖中的女人后,将她呵护般揽住怀中。芷瑶慌忙靠近想看看女人是否安好。甚至苦苦解释并不是她所为时。结果却换了绿衣男人的一记耳光,她重重摔倒在地,嘴角渗出了细微血丝,但她仍泪眼婆娑地解释……

“该死的男人!竟然打瑶儿!”萧逸凡看得咬牙切齿,一切都是那般真实,望着倒地流泪的女子,他心疼地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