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1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1[VIP]??“该死的男人!竟然敢打瑶儿!”萧逸凡看得咬牙切齿,一切都是那般真实,望着倒地流泪的女子,他心疼地跑了过去.?

芷瑶翻然坐起身了,捂着泛红的脸颊,哭着解释着,“枫哥哥,瑶儿没有推她下水……”?

“贱人,本王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云莫枫冰冷的眸光嫌恶地瞪着芷瑶,将怀中的依梦蝶护得滴水不漏,嗜血地说。??“本王早就厌恶你了,若在让本王看见你伤了蝶儿,就别怪我打断你的手脚!”?

“王爷,别生气……是蝶儿不小心掉下去的,不管三小姐的事!”依梦蝶紧紧抱住了云莫枫的腰际,可怜楚楚地说着。?

云莫枫怜惜地扶起依梦蝶,似在向她保证一般,“蝶儿别怕,有本王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两人独秀恩爱,丝毫不搭理地上嚎啕大哭的芷瑶脑。?

“脑残!”萧逸凡怒骂道,双眸喷火地瞪着亲密的两位男女,男的有眼无珠,仅凭一眼就认定是芷瑶做的,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的!?

他继而蹲下身,心疼地轻拭着芷瑶脸颊两旁的泪水。“瑶儿乖,你别理那个混蛋,我带你走!”?

“你是谁啊!”芷瑶抽泣着,惊吓地退后了几步轶。?

萧逸凡温柔笑了笑,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你老公!”?

芷瑶停止了哭泣,怔怔地盯着他,“老公?”?

“你是哪来的臭小子!居然怒骂本王!”云莫枫冷漠如霜地望着地上陌生男人,顿时火冒三丈,“你跟这个贱人是什么关系?!”?

“你骂我女人。姓云的,老子很早就想揍你了!”萧逸凡蓦然站起身子,三两步朝着他靠近,一把揪起了他的衣领,“是非不分,你的眼睛难道瞎了,只会污蔑瑶儿,相信这蠢女人的片面之词!你该死!”?

说完,他愤怒地拧起了拳头,朝着他的脸庞重重揍了下去。?

“嗷……你……”云莫枫咬牙,噬血的双眸中窜烧出两道火苗,仿佛要将眼前的男人燃烧殆尽般,“本王要怎样教训若紫瑶,用不着你多事,你有种打本王,难道就不怕本王杀了你?!”?

很显然,他的话并没有对萧逸凡起到做用,反而更进一步激怒于他,他一把扯开了姚梦娜,专门针对云莫枫,拧起拳头往他身上恶揍一番。?

“你真是欠揍,老子忍你很久了,根本就不是瑶儿做,一切都是那女人在搞鬼,她自己跳下去了!”?

“你胡说!蝶儿身体娇弱,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分明就是若紫瑶嫉妒成性,推人下水!”云莫枫怒声反驳。“丑陋恶心的女人,本王讨厌她!”?

萧逸凡怒哼一声,与他四目相接,“是你不识货,世界上少有的宝贝你都不看出来,她天真可爱,纯美无邪,温柔体贴,虽说爱撒娇,脾气臭了点……但哪里碍着你的眼了,怜香惜玉你一个堂堂王爷懂不懂啊,还敢打我的老婆!去死吧!”?

“你伤她多少下,我就如数讨回来!瞎眼无情的混蛋!”?

“想当初她这样迷恋你,你又是怎样对她的!”?

“该死的,都已经不要她了,没事就少跑我女人的梦中!听懂了没有?”……?

意外的是,无论萧逸凡怎样揍他,云莫枫都承受着,没有任何还手的举动,本是冰冷寒冽的眸光,忽闪过一丝愧疚与欣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打王爷,你让开……”依梦蝶紧紧握住萧逸凡的手臂,阻止他接下去的举动,“不许你伤王爷,再不住手,我可要叫人了!”?

“梦娜,你给我滚开!”萧逸凡用力甩开了她。?

“你别打了!”芷瑶颤颤地抱住来腰际,泪水吧嗒吧嗒地打湿了他的衣服,萧逸凡心口一疼,停止了所有举动,怜爱地安慰芷瑶,“跟我走!”?

他不予理会狼狈坐到地上的云莫枫和依梦蝶,拉着芷瑶正想逃离这个地方。?

谁料,眼前一片空白,场景随即切换了,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看到足以令他心疼的画面。?

他终能体会以前的她,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长大的?没有父爱,没有母爱,没有手足。?

还因为容貌丑陋,连不认识的人在嘲笑她,怒骂她,更不敢靠近她……?

被父亲冷落,被姐姐捉弄,弄得满头都是洗脚水……?

被顽劣的王爷欺负,弄得浑身是泥土。?

被依梦蝶设计,遭来了云莫枫冷言相对,甚是动手……?

无奈,落寞,伤心。哪种苦她没有尝过,漆黑的夜晚,她偷偷地流泪,独自窝在角落看夜空,是那般的凄楚。她又是如何度过来的??

萧逸凡眸色一敛,一缕缕哀伤荡过眼底,恨不得能够马上带她离开这种悲凉的地方,尔虞我诈,机关算计,她岂会是她们的对手??

就是因为看到她以前的一切,如身临其境一般,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排斥姚梦娜的那种心情……她会有那种反应是正常的,换做是他自己,亦是如此……?

正当他想接近芷瑶的时候,场景又瞬间切换,似乎有意在跟他作对,执意不让他带走她,又好象要让他看清芷瑶的过去。?

她将手中的小木马,小心翼翼地递给玄衣男子,“枫哥哥,这是瑶儿亲自雕刻的!送给你……”?

云莫枫伸手接过,嫌恶地瞥了一眼,然后重重地砸到了地上,“咔嚓”一声,小木马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道,悲惨地断裂成好几块。?

“这种垃圾,本王不稀罕!”他冷冷地回了句。?

“没关系……瑶儿可以在做新的,直到枫哥哥喜欢为止!”她蹲在地上,强作镇定地捡着地上的碎片,酸楚伤感的娇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安慰。?

“省省吧,就算你做一辈子,本王还是一样不接受,你送多少,本王就砸多少!”云莫枫冷嘲热讽,睨了蹲下身的芷瑶,“你的东西永远都是垃圾!”?

话音一出,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臭小子,你又想虐待我女人了?!”萧逸凡不可抑止地怒吼,发泄着全身怒气。“怎么又是你!”云莫枫双手抱胸,冷瞥了瞥萧逸凡,“上次你打本王的账还没跟你算呢!这会儿,还想来破坏我的好事!”.?

萧逸凡眼疾手快地拿过芷瑶手中的木马碎块,如获珍宝般紧紧地包裹在手中,咬紧了牙关,做工精致的小木马,每一到都用尽她的心力,竟然让他辱骂成垃圾。教人怎样能够容忍??

“瑶儿,不许在送小木马给他,他不要,我可要呢,不管你送多少只,我都会当成宝贝!”?

“好啊……”芷瑶甜甜地笑了下。就在那一瞬眼,如一阵轻烟,消失在他眼前。?

“瑶……”他惊呼,眼前一道光华耀目,他被带入了原先的那个池塘。?

芷瑶坠到池塘里,不断挣扎呼救,然而池塘边的男人却无动于衷,丝毫没有半点行动。?

萧逸凡不悦地蹙高了眉宇,跑向了那个池塘,“你可真有够无情的,人都落水了,你还见死不救!”?

“我在等你!”云莫枫风轻云淡地说着,俨然没有存在一丝怒气,转眼愧疚地望着水中的芷瑶,淡淡启言,“这次换你去救!”?

萧逸凡似乎读懂了他眼中的那丝含义,毫不犹豫地跳入水中,将芷瑶拦腰抱上了岸。?

“谢谢公子救我!”她娇柔地笑着。?

“不是公子,是老公!”萧逸凡纠正着,宠溺地捏着她的鼻尖。?

望着打情骂俏的两人,一袭红衣轻纱的女子骤然出现在云莫枫旁边,“我早就说,你无须担心,她过得很幸福!”?

“谢谢你,真红!不过,被这小子揍了几下,还蛮疼的!”云莫枫无奈地笑了笑。?

“没事没事,梦而已!”真红捂嘴掩笑。?

微顿,云莫枫他俯视地上的萧逸凡,“喂,好小子,你给我好好照顾瑶儿,决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今生无缘,是我辜负她,此生请你替我好好爱她,弥补以前我对她的亏欠,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替?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我是自愿将心送给她的!”萧逸凡将芷瑶搂抱在怀中,柔柔地呵护着她,“我可不像你那样冷血无情!你放心吧,她是我今生的至宝!”?

他们四眸相对,心领神会,皆会露一笑。?

“你是个不错的乖孩子,跟我们的瑶儿真是绝配,一路走来,难免会有些挫折!这是对你们的历练,不过,我知道瑶儿能够应对的!”真红神秘地挑了挑眉,修长的手中习惯性地抚着胸前的红宝石,“小心你身边的人!”?

“你不要走上我的路,否则到最后追悔莫及,才知道早已失去太多东西了,包括心中的挚爱……那种孤凉的感觉,很不好受……”云莫枫淡言,眼底闪过一丝哀凉,“如果你让她伤心的话,我就叫真红想办法把瑶儿带回来!”?

“你没有这个机会!别忘了,我不是你!跟你不同!”萧逸凡冷驳,眸子皆是肯定与认真。?

“这样最好!”云莫枫沉颜舒展,坦然笑着转身,“下次再见!”说完,便跟真红一同离开。?

“老婆,那个穿红衣的女人是谁啊?”萧逸凡蹙眉问道。?

“真红啊!这几天聚会常见面的!”芷瑶淡望了一眼她,继而看了眼萧逸凡,“逸凡,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落水,老公刚刚救了你,你还不快点以身相许!”萧逸凡揶揄道,扶着她起身,这才发现她不似于刚才的古装打扮,而是穿着他第一次送她的雪纺韩版裙。?

“啊……裙子都湿了,我记得我刚刚做啥来着?!我怎么会跑到湖边呢?”芷瑶苦思冥想了一番,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于是,拉着萧逸凡往园林的另一个方向跑出。“我差点忘了,我要去聚会!有紫瑶,研研……所有人都在哦!”?

绿幽的草地上,女子拉着男人快乐地奔腾着。?

然而现实却是……?

芷瑶很没形象地踢开被子,伸脚就压着男人的修长劲感的腿,不断地傻笑出声,“嘿嘿……逸凡,骑马好不好玩?”?

“臭老婆,裙子穿那么短,还敢学人耍威风骑马!闪一边去,让老公和你那个枫哥哥比试一番。”萧逸凡就这么回了一句。?

“呵呵呵……”?

两人睡得很香甜,好似同做了一个好梦。这夜,他们翻来覆去,唯独芷瑶的睡相极不雅致!?

直到早上十点多,萧逸凡才猛然惊醒过来。震惊地望着房间,四周的摆设,顺便望了眼挂钟。慌张地摸着旁边的人儿,是否还有没有在。?

“老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