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2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2[VIP]??直到早上十点多,萧逸凡才猛然惊醒过来。震惊地望着房间,四周的摆设,顺便望了眼挂钟。慌张地摸着旁边的人儿,是否还有没有在.?

“老婆!”?

望着身旁熟睡的小女人,萧逸凡方才悬浮的心,稍稍舒缓下来,这夜他做了几个奇怪的梦,一切都是那般真实,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依旧能够体会到芷瑶当时的感受。她凄楚,他心疼。?

忽然间,他只想好好的爱她,宠她,呵护她!来弥补以前所发生的不快,要她给予她最好的快乐,最好的幸福!?

“瑶,有老公在,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他凑近她的耳边嘶喃,狭长的眼睛皆是肯定与认真,无一丝玩意存在脑。?

蕴含幽深情韵的黑眸瞥了眼睡相极不雅致的芷瑶,薄唇勾起了一抹满足的温润笑意,修长的手臂一伸环住了芷瑶的腰际,如获珍宝般,将牢牢圈在怀中,深怕她逃跑似的。?

爱溺的吻,轻轻的吻住了她的额间。?

“我的瑶,我的妻!轶”?

“嗯。”芷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缩了缩身体,来躲避他爱的攻击,喃喃地吐出几个字,“月……你好坏啊!”?

月?那不是紫瑶的老公么?萧逸凡愣怔了一下,昨晚打跑了那个枫哥哥,这小妮子怎么又梦见了其他男人。还叫得如此亲密,着实有点奇怪!?

他帅气的俊脸瞬间冷沉下来,非常的不爽,极度的不爽。?

亏他还想准备对她说点煽情暧昧的甜言蜜语来哄她开心。?

瑶,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你是我一生中的挚爱!?

瑶,我会疼你,怜你,惜你,宠你,爱你,有你的存在,我的心才能够完整!……?

怎料,刚刚凝结好的气氛,又被她打乱了……?

“月……别痒我了,宝宝们看着呢,呵呵呵……”?

“萱萱,凌凌……在捣蛋,妈咪就不疼你们了!”?

萧逸凡闻言一怔,对她说的话深感莫名其妙,他仔细回想起昨晚的那个梦,依稀记得遇到云莫枫之后,便被芷瑶拉去聚会。他看到了许多陌生且熟悉的人,还有一群捣蛋的小鬼。?

不对,这两个孩子明明就是紫瑶老大的宝宝,怎么会变成小东西的宝宝呢?实在太奇怪了……?

该不会?……他真希望自己是错觉!?

“老婆!”萧逸凡不得已唯有打断芷瑶的美梦,将她晃醒过来。?

“月,你别闹了!”芷瑶缓缓地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继而盯着眼前的男人,起先没什么反应,微顿之后,她怔了怔,淡淡吐出了一句话,“青梅竹马老兄,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面啊?”?

“老婆,你是不是发烧了?!”萧逸凡惊愕,不敢置信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如此生疏的称呼,落入他的耳中,是那么的刺耳,眼神不似于从前,少了一丝萌人可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这般正经,这该会不会是个梦??

他双唇紧抿成一条线,拍拍自己的脸蛋,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谁是你老婆啊。我家月月呢?!”芷瑶东张西望了下,略带慌张地搜寻另一男人,“我的宝宝呢?我怎么会在这里?”?

萧逸凡英挺的俊美倏然皱起,心里闷得快要窒息,怔然问道:“瑶老大?你回来了?”?

芷瑶跑下了床,清美的小脸蛋溢满了纠结之色,似乎无法平静下来,“老兄,你快点帮我找找月月吧!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宝宝啊……”?

前后差距太大,简直令人无法相信,仅仅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为何今早醒来竟是这种情况。昨晚,他的小女人还那样娇羞的替他解决生.理.需.求,现在看来,从她的脸上根本不能看到那种羞涩。?

此刻情绪凌乱的他,脑袋一片空白,不能思考任何事。那颗纠结的小心肝,被浓浓的忧伤包裹着,彻底凉透了。?

“我的瑶瑶哪去了,你快点告诉我,是不是回去了?!”萧逸凡猛然攥住了芷瑶的肩膀,毫无理智地摇晃了几下。丝毫没有察觉芷瑶嘴角中,那抹极力隐忍着的笑意。?

“对,她走了!”芷瑶淡淡回言。?

“瑶老大,我要你们换回来,我要她!”萧逸凡玄寒的声线带着一丝祈求,心里害怕的事,终究发生了。?

一想到萌人的小老婆,那娇憨的小模样,那甜美的笑容,还能傻傻地被他骗,一梦醒来竟是竹篮大水一场空,又仿佛掉入了无底深渊,撕心裂肺般的疼着。?

这段日子的相处,他早已将自己的身心交给了她,这教他怎能舍得让她离开??

“没机会了!”芷瑶说得风轻云淡,像是认命一般,“我们没有办法换回来!”?

“你在那边有你的丈夫,你的孩子,总有办法回去的!”萧逸凡蹙眉回道,他不想他的小女人跟别的男人亲热,在一起。她已经爱上他了,就算只有一线生机,他都要想办法给她们换回来。?

“认命吧。或许我们真的无缘……”芷瑶淡淡一笑,转身面对心急如焚的萧逸凡,“老兄,我们是青梅竹马,还是未婚夫妻,就凑合着过吧!”?

“不要!”萧逸凡果断拒绝。?

听闻,芷瑶兴致优雅地问:“你都睡了我的床,不打算对我负责啊?”?

萧逸凡一脸严肃,冷淡瞥了她一眼,“啊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每夜跟他同床共枕的是小妮子,而不是瑶老大。?

根本不爱她,又岂能凑在一起!??

芷瑶挑了挑眉,浅浅笑道:“我没有开玩笑,这身体本来就是我的,就算是她走了,躯体是不走的,谁在里面都是一样,都是安芷瑶!你把我当成是她,不就得了!”?

萧逸凡摇了摇头,深深叹息一声,“你跟她不同!我爱的人是她,不是你!身体虽相同,但心却是不同!她天真无邪,你学不来的!”?

“是么?!”芷瑶故作惊讶,窝进了他的怀中,“我的青梅竹马,那这样有没有什么感觉?”?

谁料,萧逸凡毫不犹豫推开她,然后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本书,递给了芷瑶,“不管你翻到第几页,马上给我回去,瑶老大,你不能抛夫弃子!快点把我的宝贝老婆换回来吧!”“没反应。”芷瑶动手翻开了古书。柔柔地笑着,“看来命中注定,我们要在一起了!”.?

“可恶,我找研研想办法!”萧逸凡不悦地抿紧唇,大步朝房门走去。?

倏地,房门突然被人给打开了。?

“逸凡,你在我姐房里干嘛?”安芷研冷不防地冒出了一句话,声线清冷平淡。?

“研研!你姐跑了!”萧逸凡就这么回了句。拉住了她的手臂。?

安芷研平静地望了芷瑶,随后挣开了萧逸凡的钳制,“逸凡,你开什么玩笑?她不是好好呆在房里吗?”?

“研研公主,你泼辣的性子哪里去了?”萧逸凡怔住。?

“我一向都是这种性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安芷研无奈地笑了笑。?

疯了,疯了,萧逸凡几欲抓狂,一夜之间,这些人怎么都变了……?

这时,安诺南朝他们走来。“老姐,老妈叫你们下楼吃饭了!”?

“好,南南!”安芷研感情极好地应了声,“我去趟研究室,马上就下楼!”?

“等等……阿南,你昨晚是不是通宵玩游戏机?”萧逸凡不死心再问。?

“游戏机?我没有兴趣!”安诺南双手环抱于胸,诧异地盯着萧逸凡,“对了,你怎么出现在我姐的房间?”?

此言一出,萧逸凡油生了一股想揍人的冲动,压抑已久的怒气,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都跑回来了,一个抛妻弃子,两个抛夫弃子!”?

“那也没办法,就当是做了一场美梦!梦醒了,什么都恢复正常了。”安诺南轻叹,无所谓地纵了纵肩,“往后的日子还是得过,请多指教了!”?

安芷研点了点头,赞同安诺南的想法,“没错,你就跟我姐好好相处吧!反正两个都是瑶瑶!没差!”?

“差多了!”萧逸凡嘴角狠狠地抽蓄了一下,“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全部都给我回去!”?

芷瑶淡定自若地抱住他的手臂,抬眼望着萧逸凡。“亲爱的!我安芷瑶真的有这么差么?我好歹也是个天才耶!哪里配不上你了,我记得你以前听崇拜我的!”?

“我只爱我的宝贝!她才是我的妻……”萧逸凡沉沉启言,拿开了芷瑶的手,用力拧紧了双拳,尽量按捺住身体内的火气,谁也无法体会他现在的复杂情绪,有惊慌,有痛心,有害怕,有无奈……?

他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过这种错综复杂心理。这次皆是因为芷瑶。那种失去的痛楚,是有多么的难受。?

“既然你们不行,那我自己去想办法!”他怒言,欲想离开。?

“不要走嘛,逸凡!”芷瑶赶紧从后面跳到了他的身上,双手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脖颈。“好不?”?

见萧逸凡沉默不语,静立在原地,芷瑶撒娇般地凑倒他的耳边,“人家真的走不了,你就忍心将我赶回去呀?”?

“老婆?!”萧逸凡逐渐冷静下来,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芷瑶甩到**,幸好没有这样做,否则非得心疼死。?

“嗯!”芷瑶轻喃一声,随即大笑出声。?

见状,连站到房门边上的安芷研和安诺南也紧跟着大笑。?

“哈哈哈哈……”?

“我们演技,还算是不错吧!”?

“老姐,你们假正经的时候,还真是有一套,连老兄都被骗得团团转!”……?

“好啊你们,居然联合起来骗我,害我担心得要命!”萧逸凡低骂道,这才恍然自己上当受骗了。都怪刚才太心急,没有心思思考问题。到头来却是虚惊一场。?

不过也好,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好,或许,会让他更加珍惜与她相处的每一天!?

微顿,他往芷瑶挺俏的小PP上习惯性地捏了一把,呵斥住,“连你老公也敢骗,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

“啊哦,你别生气嘛,我们只不过要试探下你,到底爱不爱我啊!”芷瑶委屈地咕哝,缓缓从他身上下来。?

萧逸凡不满地拧紧了眉头,凝眸瞪着芷瑶,“我爱你的心!你的灵魂!而不是美丽的躯体!你个小东西,竟然怀疑你老公的感情!我当真有这么花心啊?”?

“诶,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是姐那个枫哥哥叫我们这样做的!”安芷研索性坦然了,不可置否,他们这些人都在梦中赶着聚会,本来不是很相信,后来发现原来他们几个都做了同样的梦,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紫瑶薰研他们都很同意我们的做法,大家参与计划的!呵呵呵……”安诺南接着迸言。伸手撞了下萧逸凡,“哥们,你昨晚玩得挺开心的,骑马骑得真是拉风啊!非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哈哈哈……”?

他一怔,原来连他们都梦到了同一个场景,的确很不可思议。梦中的聚会,畅快闲聊,欢乐不断,天上人间,是个美丽的国度……?

“老婆,我昨晚梦回古代,看到了你的过去,还有你那冷血无情的枫哥哥,像极了梦娜的狡猾女人……他为了她打你,我全都看见了。”萧逸凡半眯着黑眸,心疼将芷瑶揽入了怀中,“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已经替你教训了姓云的家伙,又打又骂,帮你讨了回来。”?

“啊……你打他……那枫哥哥有没有生气?有没有说什么?”芷瑶惊呼,只记得聚会时的场景,对于其他一概不记得了。?

“他悔过了,叮嘱我要好好爱你!不能让你受到半点伤害。他说这是他一生的请求!”萧逸凡宠溺地捏捏芷瑶的鼻尖,“其实他是一个伤心人,孤凉一生……不过!他还放言恐吓我,如果老公对你不好,就要带你回去!”?

芷瑶侧耳倾听,微微泛红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她缄默不语地看着萧逸凡。?

“怎么?就这样感动了?!你只能为老公流泪,不准为其他男人!”萧逸凡酸溜溜地说着,紧紧地抱住她,“我不会让你回去的!就算他要强行带你走,我也会把你抢回来的!”又臭又硬的脾气,非比一般的霸道.?

“凶什么凶啊,人家只是替枫哥哥伤感一下而已!”芷瑶愤愤不平地撅起了红唇,红扑扑的小脸蛋尽显可爱之色。?

俨然跟刚才判若两人,这才是他的小老婆!他今生宠爱的至宝……?

“不许离开我,懂么?萧逸凡降低声调,用商量的口吻问道。虽然她现在还在,但心里仍无法平静,依旧彷徨不安,非常害怕某天她会离他而去。到那时,他会痛不欲生的……?

芷瑶心头一暖,甜蜜得直冒泡泡,随即撇了撇嘴开始无赖要求。“你这么爱我疼我,我哪里舍得回去,但是你不能老是对人家发脾气,要经常带我出去玩,我还要逛街,我还要吃美食,我还要冰淇凌,蛋糕……等等,你都得给我!”?

她说了一大串要求,其中的最多的却是美食,不得不承认,她最近很贪吃!看见什么新奇就想试试!?

“好好,都依你,你个小馋猫!”萧逸凡抵着她的额头,带着浓浓情韵地蹭蹭她的鼻尖,性感的薄唇微勾起一抹笑意后,即刻封住了她的红唇,芷瑶也毫不矫情地勾住了他的脖颈,情不自禁地回吻他。?

两人你侬我侬,亲密无间。直接无视了站在门边的安芷研和安诺南。?

“咳咳咳……一大早你们就开始亲亲亲……”安芷研双手抱胸,视线就一直地盯着他们看。?

“老姐,你羡慕啊?你完全可以找小三儿亲个够,反正他就睡在你**,要不要我帮你叫醒啊!”安诺南挑眉揶揄着,摸着下巴思考,“怎么才能像他们一样,亲得这么有情调!我得好好学学!”?

“神经!”安芷研白了安诺南一眼,眼尖地睨了眼他拿在手中情书,很多,而且还比平常翻倍,“哪一些是我的?”?

她随意抽出了一封,看着上面的署名是萧逸凡!她好奇地读着内容。?

“海报上的大帅哥,逸凡仅是第一眼,我就被你那绅士勾人的眼神给俘虏了!”?

“如果你是天上的雷神,那我就是地下的避雷针,如果你是罗密欧,那我愿做你的朱丽叶!……”?

“呕,恶心……”安诺南做出了一个呕吐的姿势。?

不说还好,一说就天下大乱,萧逸凡眉间狠得一抽,热吻中的他差点撞上芷瑶的齿贝,唯有恋恋不舍地离开它,“该死的,这么肉麻……”?

话音一落,安诺南把两大叠情书分别塞到了他们手中,“海报都还没有刊登出来,不过杂志已经是头条了!喏!”他将手中的杂志递了过来。上面的封面是萧逸凡亲吻芷瑶额头的那张照片,“没想到哥们的人气这么旺,迷倒了一大票女人,那些人现在还挤在你家门口呢!”?

萧逸凡无奈地耸了耸肩,翻开杂志看着是上面的八卦,里面啥的啥的都有,当然也有他喜欢的听得话,比如说:男才女貌,公子爱才女,送钻戒求婚!?

他合起书,也不再理会其他,便带着芷瑶走进了浴室。?

一个星期之后?

大规模的海报到处挂在了繁荣的地带,陆陆续续经过的人,自然能一睹他们的风采。?

本以为帮芷瑶度过难关之后,往后的日子会平静些,结果出其意料,情书堆积如山,连耳根都不能清净!这几天光听楼下的那些尖叫声,他就已经头疼不止,使得他们每次出门,都得走后门。才能避免撞到那些女人。?

这天,他们在音乐房内练习。?

“啊啊……逸凡,出来见见我们呀!”?

“我的公主,我的天使……”……?

萧逸凡闷哼一声,关紧了窗户,油生了一股想砸人的冲动,“尖叫了那么多小时,还不嫌累!有这等声喉,不去唱高音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