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4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4[VIP]??“当众打情骂俏,真有够讽刺人的!谁叫人家出名呢,学校挂了那么大幅的海报,想不拽下都难!”.?

“安芷瑶这个贱人!”?

闻言,芷瑶眼角狠狠抽蓄了几下,咬紧了嘴上的糖把,尽量压制住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随后蹑手蹑脚地靠近她们。?

以前受够了贱人的称呼,但今非昔比,她是现代的安芷瑶,自是不爽听到这句话,尤其是躲在别人后面偷骂,有本事当众指责她,那还有点骨气!偷鸡摸狗往往就是这三女人常做的事。?

有那么一刻,她差点冲上前去揍她们,后来深思熟虑了一番,决定按兵不动,准备侧耳倾听这些女人策划的诡计。然后在再突然出现吓死她们累!?

“梦娜很酸吧!早知道不带你来逛游园会了!”刘可馨转眼望了眼姚梦娜几欲发飙的表情,“逸凡也真是的,怎么和安芷瑶玩起了这种间接接吻的游戏!”?

林诗雅拂过额前的散发,有意无意的提起。“还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成,两人当众抢一只糖,还习以为常的同吃一根,都不介意对方的口水,他们肯定经常接吻,经常滚床单!”?

顿了顿,她泛笑地问着姚梦娜,“不知道梦娜你有什么感想?逸凡和你不曾这样亲热吧?!檬”?

一语正中她的心房,姚梦娜恨得咬牙切齿,不可置否,林诗雅说得一点也没错,这三年来最亲密的也仅是接吻拥抱,而且还是屈指可数,似乎萧逸凡不太喜欢做这种事,几乎每次都是她主动的。?

然而对安芷瑶,却是这般热情如火,宠爱有加,甚至跟她同居,两人不仅亲吻,还上.床了!霎时间,脑袋中不知不觉开始模拟他们两个缠绵的身影,越想越生气。?

“他是我的!安芷瑶是个卑鄙的小人,只会抢别人的男朋友,这口气我当然咽不下!我要报复她!”?

“人家婚戒都带上了,梦娜你难不成想打乱礼堂?!当心给人骂透了!”林诗雅饶有兴致的睨着姚梦娜,戏谑之意颇明,“你们刚刚没有看到安芷瑶那副活泼的模样,不就是逛逛游园会么,有必要高兴成那样子吗!?”?

“非常的奇怪啊,安芷瑶从来不屑参加这种活动,更不会随意接受别人的礼物,实在有点可疑!”刘可馨点了点头,道出了心中的疑惑,“还像个小孩一样四处乱窜,好像没有见过世面似的,对什么都感到好奇!”?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看错了,这种性格的芷瑶还是第一次见过!?

“装傻的女人!哼!”姚梦娜冷哼一声,嫌恶地开口,“为了博男人开心,故意装出来的!这女人隐藏得真好,每次会骂我装,她自己还不是一样,真不要脸!”?

“梦娜,我看你是嫉妒吧!我倒觉得反而是逸凡在博芷瑶开心!”林诗雅不以为然,摇头笑了笑,“上次拍海报,逸凡还把她保护得滴水不露,处处让着她!”?

“闭嘴!”姚梦娜呵斥住,漂亮的脸蛋苍白如纸,水灵灵的美眸瞬间变得犀利寒冽,“算小贱人走运了,我千算万算都算不到逸凡会同她拍海报,害她走.光不成,还让她红了一把!”?

望着学校四周围的大海报,姚梦娜忿忿地哼了几声。这是她失策了,万万没想到萧逸凡会掺上一脚,原定计划的走.光事件,却被变成两人暧昧的拍摄海报,连连上了好几天的杂志头条,都在八卦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人更怀疑他们秘密结婚……?

刘可馨无奈地望着姚梦娜,轻叹,“梦娜,诗雅说得也对!谁让他们是未婚夫妻呢!爱情的力量就是大,能让一个女人彻底改变!我觉得是逸凡宠坏安芷瑶了。才会变得那么嚣张。”?

“你瞧瞧她,长这么大了,还吃着棒棒糖逛街,真是有够幼稚的,又爱撒娇,脾气又臭,越来越拽,还喜欢捉弄我们,跟安芷研一样有得拼了!稍稍惹到她,一下子就不爽!”林诗雅接着迸言,不悦地抿紧了唇,“上次计划失败,现在快点想个办法整整她们,我要报上次的一掌之仇!”?

很显然,她们并没有受到教训,而且还一直铭记她们姐妹俩的那一巴掌,生性高傲的她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要不然我们制造机会,让她在盛会那天出丑,到时名人云集,还不愁没人笑么?比如说绊倒她,让她摔一跤!怎么样?“刘可馨兴兴地提议,光是幻想就足以令她大快人心。?

“幼稚的女人,我看她到时还怎么撒娇装可爱!”……?

殊不知,她们三人的秘密对话,皆被身后的芷瑶给一字不漏地听了个正着。?

幼稚?装可爱?芷瑶咬着糖棒,极度不悦地蹙高了眉头,不就是叼跟棒棒糖嘛!这样也碍着她们的眼了?有必要说她这么难听么?说她贪吃,勉强还可以接受。因为事实正是如此!?

她承认自己爱撒娇,脾气很臭!但装可爱这问题就大了,她本是古代人,这是她初见世面的反应,凡是都抱有好奇之心,自己都不觉得什么,怎么到了她们眼里竟成这样!?

被彻底她们诋毁成一个做作的女人。还想趁机耍诡计陷害她,芷瑶憋着一肚子火气,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幼稚的贱人!安芷瑶,我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凌迟处死!”姚梦娜忍不住暴吼,无一丝理智存在。?

此言一出,林诗雅和刘可馨赶忙捂住了姚梦娜的嘴,阻止她疯狂暴躁的行为。?

“你小声点,当心给安芷瑶给听见了!”?

“你不要命么,你太小看安芷瑶了,不知道学校是她的地盘么,要是让那些爱慕她的同学听到,当心被粉身碎骨了!”?

“要你们管,我就是要骂那小贱人才畅快!有种她现在就来听!”姚梦娜咒骂道。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

岂料,芷瑶更近一步靠近她们,悄然站在她们的后方。?

“你继续说啊!”她们闻言一怔,心虚地停止了说话,心惊慌地转过身来,从她冰冷的声音中,听得出那正是芷瑶,那么刚才的谈话,都被她听到了?.?

三个女人静立在原地,错愕不堪地打量着含着棒棒糖的芷瑶,刚说曹操,曹操就到。很怀疑她到底站了多久??

芷瑶步步紧逼,气势凛然地撅高红唇,“姚梦娜,原来你这么恨我啊!有本事你喊得在大声点!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继而望着旁边惊慌的两人,“还有你们,死性不改!还想耍计想害本小姐!”?

话音刚落,她俩微微垂低了头,不敢直视芷瑶的双眼,这才恍然她们的所有言辞,她都知道!?

芷瑶半眯起眼帘,双手高傲地环抱于胸,冷撇了她们一眼,“姚梦娜,你是孬种,只会躲在背后骂我。”她将那根糖棒准确地吐到了姚梦娜的身上。?

“你……安芷瑶你别太过分了!”姚梦娜忍无可忍,受不了她目中无人的态度。更受不了被她这样屈辱。“我就骂你贱人怎么着?”?

言毕,芷瑶当即煽了一巴掌给她,“啪”清脆的声线响应了安静的树林。?

“若你有胆量,就到我老公面前骂我,没准我还能对你刮目相看,如果不敢,就闭好你的嘴巴!”?

“你你你……”姚梦娜捂着脸,面色一青一白,显然气得不清。“我恨你,你打我的,我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除非你把逸凡让给我,否则我不会罢休的!”?

第二次当着别人的面被她,面子多少过不去。此时的她,有种想掐死人的冲动。?

“做梦!我才不会傻到将老公让给你!”芷瑶双手掐腰,丝毫不妥协,“逸凡是我安芷瑶的男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他只爱我!不会爱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退让的!”?

刘可馨握住姚梦娜的手臂,替她感到愤愤不平。“安芷瑶你有必要说得那么难听,那么伤人,梦娜不过是想挽回逸凡而已!”?

“就是,你也不见得好到哪去,就只会仗势欺人,嚣张自大!现在我们要是不教训你一下,难解心头之恨!”林诗雅咬牙,刻意扬高声调放言。再说安芷研他们也没在芷瑶身边,突然觉得只身一人的她很好欺负!?

结果,是她们想错了……?

“住口!”芷瑶冷喝一声,冰冷的目光就这么瞪着她们,作势拧起了拳头,“我还没找你们两个算账呢,识相的话,就给我滚远点,否则连你们也一起揍下去!”?

果不其然,她们被她的恐吓给震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逃跑的倾向,都担心被芷瑶给揍花了脸。?

姚梦娜气焰不灭,反而变本加厉要跟芷瑶拼个你死我活,“贱人,我要废了你!”说着,她攥起旁边树枝,朝着芷瑶扑了过来。“今天不给你个警告,我就不是姚梦娜,逸凡是我的,我不会让你们结婚的!本小姐就要搞破坏,你奈何得我么?”?

岂料,身穿高跟鞋的她,不幸被芷瑶伸出去的脚给绊倒过去,一下子狼狈地栽倒了地上。?

“就你这种程度,还想攻击我?真是自不量力!”芷瑶低骂道,嫌恶地瞥了眼姚梦娜,“你爱装就装个够啊,有种你大声哭喊,说是我安芷瑶打你的,看谁信你的话!”?

“可恶!”姚梦娜苍白的脸蛋,略显狰狞,猛然拿着树枝就朝芷瑶砸了过来,的确砸到了人,但不是芷瑶,而是林诗雅。?

“梦娜!”林诗雅气结,揉了揉发疼的肩膀。?

殊不知,这番打闹的这一幕却落入了不远处几个女生的眼底,她们迅速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安芷瑶么?啧啧啧……明目张胆地欺负弱小,你羞不羞啊!”声线十分的鄙夷。?

听闻,芷瑶蓦然转过身,疑惑地望着前方五六个来者不善的女生。淡淡地吐出了,“你们是谁啊?”?

言落,她们皆惊诧地望着她,以前曾和芷瑶交手过,但次次都被她这个主将给打趴,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我们是空手道部的成员,安芷瑶,你最好别给我装傻!”站在最前方的女人最先放话,每次跟她打都败北,对于芷瑶那种淡然的态度,早就不爽了!?

见对方来势凶猛,芷瑶明显感觉到她们的敌意,深感情况对她不利,如果是一个人,勉强还可以斗斗,但问题是一群人,她还从来没碰到这么多人,突然很害怕会被揍惨,只想快点溜走!?

似乎有察觉到芷瑶的恐慌,刘可馨眼前一亮,如看到救星般,开始煽风点火,“学妹,安芷瑶刚才还打我们,又拽又狠,幸亏你们来了,不然我们得吃亏了,你们可要替学姐讨回个公道啊!”?

“没错,反正你们也看她不爽,快点打她,最好打残!”林诗雅紧接着叫嚣。?

在场的每个人都露出了一副狡黠的笑容,似乎都很期待芷瑶狼狈倒地的模样。?

“我懒得理你们!”芷瑶微微拧眉,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稍有不慎,倒霉的会是她自己。?

“想溜,没这么容易!”她们快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于是,芷瑶撒腿就往森林内乱跑乱窜,企图甩开她们的追赶,她的确胆大了不少,但那也是逸凡给的,没有他们在,她哪有机会耍威风!?

她乱跑的滑稽模样,倒助长了她们的士气,姚梦娜得意地瞟了芷瑶,继而站起身来,“你们不是说她很厉害吗?连几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只会当缩头乌龟!到处闪躲,我看安芷瑶是大不如从前了!”?

“没有理由啊,我们明明亲眼所见的!她连十几个男人都打得倒,不可能会害怕这些女人!”刘可馨摸着小巴思考,随后将她们拉着一边,“不管了,我们只管看好戏!”?

“喂,我哪里惹到你们了!”芷瑶被她们围到刚才的树边。?

“怎么?安芷瑶,你终于知道害怕了?不过已经晚了,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欺负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女生拧起拳头,狠狠地朝着芷瑶砸了过来。?

不能躲,也逃不开,芷瑶唯有闭起眼睛,等待命运的决绝,三十秒,一分钟……拳头仍然没有光临她的脸颊。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女人用手扣住了那女生的手腕,才使她逃过了一劫!“小妹妹,不可以乱打人哦!”熟悉的声线飘然入耳.?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般,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神秘女人身上,皆被她贵雅的气质给吸引住。?

芷瑶凑上前去,仔细地打量着前方的女人,她有一头自然柔顺的秀发,穿着一身高贵的红色裙装,胸前戴着闪亮夺目的红宝石项链,清美漂亮的脸蛋上,微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真红!你怎么来啦!”芷瑶不断眨了眨眼睛,只一眼,便认出了她。?

“特地来看瑶瑶!”真红淡淡一笑,松开了那个女生的手。不再搭理周围惊愕的女生,便和芷瑶叙叙旧来。?

顿时,树林边纷声四起,都在讨论眼前的女人,连姚梦娜都惊愣得瞪大了眼睛,很好奇她的身份。?

那女生恍过神来,指着她们吼道。“喂喂……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啊,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打!”?

真红似笑非笑地瞥了眼她们,丝毫没有半点畏惧,反而跟芷瑶笑着谈起来,“瑶瑶,凡事都得坦然面对,好好想想你的那些动作,可不能忘了哦!”?

经她一提,芷瑶不好意思的挠着小脑袋,只得干笑地看着真红,待触及到她胸前那道光华耀目时,她不禁.看得痴迷。忽然间,她望向了那群野蛮的女生,渐渐地,慢慢地,脑中如被电流击中一般,好几幕熟悉的画面恍现在脑中。?

倏然,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身体有些蠢蠢欲动,不似于刚才的胆怯,而是淡定自若的走到她们面前。冷喝,“喂,你们是想单挑,还是一起上!”?

“你……”他们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发现芷瑶跟刚才仿佛判若两人。?

“瑶瑶,你下手可得轻点呀!”真红笑着提醒,优雅地靠在了树边。?

芷瑶回以淡笑,慢条斯理地卷起了袖子,狡黠自信的眼神飘向了她们,“不说话?那就由你开始!”她指着那个气焰嚣张的女生,一把扯过她的手臂,然后矮下身去,用力向后一扳,将她迅速撂倒在地。?

还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嘭嘭嘭……”一个个紧接着狼狈倒在地上。芷瑶的动作可谓是快准狠!?

“啊……痛死我了!”她们摸着后背呻.吟着。?

“老大,早说你不要逞能,现在害我们也遭殃了……”?

刘可馨赶紧拉着她们躲到了一边,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学妹,光看着就替她们感到痛。“梦娜,你看看,我没骗你吧!幸好她们替我们活受罪,否则遭殃的会是我们。”?

“该死,原来她深藏不露,这么厉害……”姚梦娜不禁咽了咽口水,这次她亲眼所见,不得不相信她的厉害之处。但同刚才比,简直是两个安芷瑶,果然,她很会装弱!?

“不堪一击。”芷瑶卷下了袖子,打得一身畅快!不予理会地上抱怨的女生,而是兴致优雅地缓了四周,搜寻那三个女人的影子,“啊哦,让她们给跑了!”?

“她们正躲在那棵大树后边呢!”真红走到芷瑶身旁,熠熠发亮的星眸凝望着不远处的大树。“瑶瑶,无须理会她们,因为她们承受不了你的暴力!?

“啊……你又取笑我了!”芷瑶嘟起了嘴,勾握住真红的手臂,朝着热闹的摊点走去。“她们好坏的!老是想着陷害我,尤其是姚梦娜,最该打!下次要是再让我碰到的话,就得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真红扬了扬美,唇角边的笑意轻扬,“呵呵呵……她们碰到你,只有吃亏的份了!你刚才不是还煽了一巴掌给她!”?

“说的也是!”芷瑶扑哧笑开,“对了真红,你是怎么来的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