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5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05[VIP]

真红扬了扬眉,唇角边的笑意轻扬,“呵呵呵……她们碰到你,只有吃亏的份了!你刚才不是还煽了一巴掌给她!”.

“说的也是!”芷瑶扑哧笑开,“对了真红,你是怎么来的呀?”

虽说她们只在梦中见过面,但在现实生活中真实相遇依旧是那般的熟悉,两个之间无一丝陌生存在。

在她眼中,真红是个神秘的红衣女子,仿佛能够洞彻世界上任何事,比如说他们这些人的相遇。是他们有幸认识她,她既温柔又善解人意,优雅而高贵,最喜欢小孩子!似乎见过她的人,皆被她与生俱来的气质所吸引,大概没有人不喜欢她!

真红笑得深不可测,温声揶揄道:“我是飞来的!累”

此时的芷瑶,心里憋着一个很大的疑问,想尽快得到答案,“飞来?真红,你是像我们一样?还是人就直接这样过来的?”

“瑶瑶你猜!”真红说得风轻云淡,知晓芷瑶的好奇心仅次于紫瑶,所以故意吊她胃口。

微顿,她淡淡瞥了眼冥思苦想,又似纠结的芷瑶后,继而瞟了眼偷偷跟在她们后面的三个女人,红唇倏然勾起了一抹淡然的轻笑,没有直接揪出她们,索性就让跟个够檬!

她又岂会不知,那个叫姚梦娜的女人意在想弄清她的身份!

芷瑶欲言又止地撸了撸嘴,带着几分探究打量着真红的穿着打扮,“真红,你总是那么神秘,依我看你是不是用了什么宝贝过来的?这是你的本体对不对!”

研研曾经告诉过她,穿越分为两种,一种是魂穿,另一种是本体直接穿,有人回到了过去,有人却到了将来,那本世界未解之谜也有讲到有关记载!

再说,真红的身份很特殊,神奇又怪异宝贝也很多,依稀记得上次梦中紫瑶说过,曾用真红的姻缘镜看过她在现代的近况如何?过得好不好!

真红淡淡颌首,颇有兴致地问道:“真聪明!你是怎样知道的!”

“根本就长得一模一样,你总是喜欢穿红色,实在太显眼了!”芷瑶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红色似乎跟真红永远脱不了关系,人如其名,真红!不过,这正是她特别的地方,不是那种妖娆的红色,而是贵雅的玫瑰红。仅一眼,就让人看得很舒服,让人很想靠近的那种。

“事隔三日,理应刮目相看。瑶瑶,你有长进哦!”真红笑了笑。

芷瑶凝眸看她,停顿了数秒,她随即凑近真红的耳际旁低喃,“这头大波浪是不是紫瑶给你弄的?”

真红半敛起眼帘,眼底闪过一丝莹光,淡笑撩起了那头优雅的长卷发,“不是!姐姐我自己动手烫的,自我感觉还不错,还算出得了场面!”望了眼惊讶无比的芷瑶,唇微微勾起,“你家老公呢?是不是又和他闹别扭了!”

经她一提,芷瑶这才恍然和萧逸凡他们走散,她本想一个人尝着糖逛街,却没想到会遇到那几个女人,要不是真红出现得及时,自己肯定免不了一阵挨揍!

此时,他们一定是天下大乱在找她了!

“他抢我糖吃,暂时不想理他!反正现在有真红你陪我,不会有事的!就要让他着急下,不然他都不知道老婆是不好惹的!”芷瑶轻轻撇了撇嘴,撒娇般地抱握住真红的手臂,从后面看来,她们犹如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般。

这一举动,不禁让后面的三个女人看得更是疑惑不解了。

“呵呵呵,你就不怕有人会打你老公的主意?!”真红浅笑反问,睨了眼蹑手蹑脚跟在她们后面的姚梦娜。

“我相信逸凡!”芷瑶甜甜一笑,但一想到那种女人的面孔,脸色即刻黯淡下来,“但是那个姓姚的,总是死缠烂打,刚才还放言恐吓我说,不会让我们结婚的!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鬼!”

真红抬眼看着芷瑶,淡淡启言:“懂得信任彼此,很不错!可想而知,瑶瑶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是当然!”芷瑶胸有成竹地拍拍胸口,再度凑近真红的耳边,“过几天逸凡要和我去领证,顺便拍婚纱照,真红你要不要来呀?!我要穿婚纱了耶!”

每次想到那一袭梦寐以求的白色纯洁婚纱穿到了自己的身上,她就得美美的傻笑一番。结果老被萧逸凡取笑成做春.梦了。

岂料,还未等真红答复,口袋中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芷瑶不慌不忙地拿起电话,甜蜜地望着上边的来电显示,直接接通了电话。

“喂,要干嘛?”她明知故问。

“老婆,我打了你好几十个电话,为什么不接?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电话那头传来焦急万分的声线。

由于她们刚才聊得太热烈了,在加上周围的嘈杂声,结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机响了!

“在跟人逛街呀!没事我可要挂咯!”

“跟谁?老婆别闹脾气了,你是不是存心要跟老公过不去?乖乖给我站到原地别动,我这就来找你!否则被人诱.拐了,看你怎么办?”他很担心,很在意她身边的人。

“才不要呢,你想太多了!我跟真红在一起!她特地来看我的。”芷瑶如实道出。

“什么?!那位红妹妹是不是要把你带走?”声线相当惊讶。“你最好等着老公,听懂了没有,要是不乖惹祸,当心我惩罚你!”

“老是凶人家,不跟你好了,臭流氓!”芷瑶当即挂断了电话。并且关机塞到了口袋中。然而纯美的小脸蛋却洋溢着缕缕笑意,温温的,甜甜的,美美的。

真红宠溺地抚了抚她的脸颊,“你老公那么紧张,看来相当爱你呀,瑶瑶你很幸福哦!我想你那枫哥哥会更高兴!”

“逸凡,是个表里不一的大无赖,每次只会欺负我玩!”芷瑶抿了抿唇,心中略过一似甜意,不知不觉傻笑,“但是他很疼我,很关心我,有时很体贴又温柔,还有点坏坏的……”

“所以瑶瑶就抛掉枫哥哥,不由自主地爱上你的逸凡老公了!”真红索性替她答出。闻言,芷瑶羞得小脸俏红,红得像个熟透的西红柿般,不禁微微垂下了头,立即扯开了话题,“我们好几天没见面了,紫瑶他们近来怎样?那些宝宝呢?听不听话?”.

“瑶儿呀,最近跟月月也吵架了,我给月月算过了,这几天他常走桃花,夫妻嘛,吵吵架感情才深厚呀!”真红微微沉思了下,跟她闲话家常起来,“研儿和小阳生活挺好的,可南和兰熙也吵架,就是因为宝宝太调皮了!一个夸赞他们,一个要打他们,结果就闹了起来。

“哦,对了对了,前天那些臭宝宝到处捣蛋,还那么小,就懂得放火,全都爬到屋顶玩烟花,还差点把皇后的寝宫给烧了!幸好没事!”

“这些捣蛋鬼!那我姨娘当时有什么反应,有没有吓到?”芷瑶饶有兴致地问道。

真红捂嘴掩笑,细细道出:“疼他们还来不及,还夸赞了一番,甚至还跟他们起哄,教唆他们把皇上的御书房给炸掉!”

“哈哈哈……笑死我了,姨娘真可爱!”芷瑶不可抑止地大笑出声。

真红点头轻笑,“我教的宝宝感情很好,小小年纪,就各有各的绝技,有一次啊,他们玩在一块,后来被人给绑架了,竟然没有哭,还把那人折腾得要死!”

芷瑶眼睛发亮,不断闪烁着晶光,很羡慕地吐出一句话,“那些小宝宝好厉害呀!我也想要宝宝!”

真红挑了挑眉,纤长的手指点了点芷瑶的额头,“你会有的,跟你老公要,不就有了,小傻瓜!”

芷瑶羞羞地望了眼真红,喃喃回道:“可是我也想跟紫瑶他们一样,能有两个那样聪明的宝宝……真红帮我算一算!好不好?”

“瑶瑶总是很幸运!”真红语重心长地说着。唇角勾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令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好吧!”芷瑶欣然一喜,真红的话还是令她放心的,但生孩子还是得看看几率的,或许她得问问安芷研关于这方面的知识。

但关键是,他们两个还没有洞房,没有小.蝌.蚪,她就没有宝宝!

“真红,你难得来一趟,就在我家住几日吧!”

真红眯起了眸子,冲她露出了一抹和悦的笑意,“我还有事要办呢!而且我随时都可以来这里看你,放心吧,我也会参加你的盛会,到时瑶瑶你得好好表现呀!”

话落,芷瑶这才恍然自己身上还存在一件很重要的大事,大声惊呼,“啊……我学得太慢了,还不怎么会弹琴!”殊不知,这就话,却给后面的几个人听了个正着。

她捉摸良久,纠结的挠着小脑袋,“研研他们说过,只要梦见真红就会恢复记忆,可是我都梦见和你们在一起好几回了,都没有恢复,有时还若有若无,是不是我太笨了?”

“绝对没有这回事,况且你刚刚不是想起了一些么,慢慢来,别着急!”真红淡抿起红唇,眸光一扫了下后面惊诧的人影,“我很期待你,到时你一定会闪闪发亮的,不用太过担心!”

“那好吧!”芷瑶无奈地轻叹,一切只能顺其自然了。

但正如真红所言,凡是都得坦然面对,不能退缩,该来的始终会来,怎样逃都逃不掉的!再说,她的确有恢复一点记忆,不过却是在暴力方面。但至少再也不会害怕别人的恶意***扰了!

“好了,我该回去了!宝宝们还等着我上课呢!”真红跟芷瑶挥手道别之后,便朝着学校内的大楼跑去。

“真红,等等我呀,我送你!”芷瑶追逐那抹红色身影跑了过去,心里十分好奇她是怎样回去的?

目送她们两人跑开,姚梦娜再度起了一丝疑心。“她们到底在讲什么?你们有没有听到安芷瑶说她,不会弹琴?”

“有啊!”她们重重地点着头,“这会不会是她和那红衣美女玩的把戏?她们跑去大学部干嘛?”

“故意装弱,还是空有虚名?安芷瑶到底是怎么回事?”姚梦娜捏了捏鼻梁,对于变化莫测的芷瑶,斟酌不出个究竟,“不管了,我们追上去看看!”

岂料,刚踏出一步,便给后面的男人给叫住了。

“梦娜!”

姚梦娜闻言,惊喜地转过身来,跑到萧逸凡面前,柔柔一笑,“逸凡,你怎么也来啦?”

“你有没有碰见我老婆!”萧逸凡蹙眉问道。光看鬼鬼祟祟的她们,就油生了一股怀疑的心理。深怕芷瑶会吃亏。

“没有呢,要不我跟你去找找!”姚梦娜作势抱住了他的手臂,近距离地亲近他。

“不用了,不需要!”萧逸凡的声线有些清冷,继而毫不怜惜地推开她,焦急地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他的小女人居然干脆关机,真是令人又气又急,其实他想用海报那边的麦克风叫她,但一想到等下学校会暴乱,他唯有放弃了!

“哼!我们走,去试探安芷瑶!”姚梦娜气得直跺脚,无法接受萧逸凡的冷落,于是,带着浑身怒气,拉着她们俩朝着教学楼快速跑去。

教学楼上

“真红!”芷瑶大声呼唤,不知是真红跑得太快,还是自己跑得太慢,一转眼间,就跟丢了。枉费她一路追了六层楼高。结果一无所获。

她轻轻喘着起,闭眼享受着微风轻拂,冰冰凉凉,爽朗舒服。蓦然,她睁开眼睛往下望,不由得张开了大口,操场与六楼的距离差距好远。偌大的学校熙熙攘攘,有大学部和高中部,到处都是学生摆的摊点,连教学楼都很热闹,回想起那一路跑来,楼上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还有人把教室搞成了鬼屋,什么新奇的东西,应有尽有,不愧是游园会。

正当她望得出神的时候,一阵优雅的钢琴声吸引了她,她顿时恍过神来,如果音蛊惑一般,顺着它的方向慢步走去。却被后面的三人跟得浑然不知。

她站到了门口,不予理会室内的一道道男女目光,而是诧异地打量着那位正在弹着钢琴的女人。她之所以被引来,不是因为音乐弹得很好听,而是弹得美中不足。“节奏有点偏差!”她突然吐出了一句,不仅让室内的人怔住,同时也让外面的姚梦娜更错愕。连她自己都没啥感觉,而她竟然光凭听就知道她的缺点,着实不简单呐.

“到底是谁敢批评我!?”那女的不悦地骂了一声。

“老师,你落伍了!哈哈……”室内的人皆大笑出声,下一秒,全部簇拥到芷瑶面前。将她团团包围起来。

“哇,是瑶瑶耶,好可爱啊……”周围传来了男女的声线,尤其是男生反应最兴奋。

“瑶瑶,你怎么来了?我是你亲戚耶。”

“我是诺思呢,我们以前经常玩在一块的!你有没有印象?”……

被他们这样一问,芷瑶只得不断干笑,“我不认识你们……”良久,兴许是包得闷闷的,她咽了口水,“你们可以让开点么?”

“不是吧?你不认得我们?”他们一脸沮丧,但依旧没有离开她,反而更进一步靠近她。有人向她提出了约会,有的人则是大胆的搭上她的肩。

见状,芷瑶忿忿地打掉他,皱眉冷喝:“不准乱碰女生的肩膀!否则别怪我揍你们。”

“瑶瑶,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他们没有生怒,反倒眼睛发亮地盯着芷瑶。似乎都很想被她揍。

突然,一个母老虎发飙的声线迅速传入他们的耳膜。

“你们还想不想毕业啊!还不快点给我全部回到座位!”

顿时间,围绕在她四周围的男女学生以最快的速度,赶紧冲回到座位上。只剩芷瑶孤零零地站到原地。

那名女教师渐渐走近了芷瑶,伸手挑了下鼻梁上的眼睛,上下严肃地打量了芷瑶一番,“安芷瑶对么?”

“嗯……”芷瑶重重地点着头,感觉眼前的女人有些可怕,“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们上课!”

哪知,那女教师一把握住了芷瑶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她,“没关系,没关系!难得芷瑶会来听我教课!”

“呃……不是不是,你误会了!”芷瑶忙解释着,她还想逛游园会呢!哪有时间跟他们蘑菇!而且还是钢琴呢,万一等等被叫上去,不就穿帮了?!

“没事的!”那女教师笑意轻盈盈,转眼瞪向了坐在前排的几个人,似在提醒他们:笨啊,还不快点让出座位,坐到后面去!

他们接到情报,相当听话的空出了好几个位置,而芷瑶也悲剧的被女教师安置到了前排。

果不其然,芷瑶跟他们同处一室,那些同学即刻变得非常活跃。接二连三的起哄。

“老师,今天是游园会,我们都没有参加,只想听瑶瑶弹琴。”

“我正有此意!”那女教师同意地点着头,笑望着芷瑶,亲昵地唤了一声,霎时让芷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瑶瑶!老师很喜欢你弹那首,贝多芬悲怆奏鸣曲,来替我们演奏一下吧!”说完,班内即刻想起了一阵鼓掌声。

“老师……我人不太舒服,可不可以不弹呀!”芷瑶慌忙拒绝,猛然摇了摇头。兰雨涵都还没教过她这首,现在哪里生得出乐谱来。

躲在角落处的姚梦娜瞥见芷瑶慌张的神色,唇不禁扬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正合我意,我倒想看看安芷瑶如何解决!是否如她所言,不是弹琴。”

“我想,应该是装的吧!”刘可馨低声道。目光紧紧盯着芷瑶。

“瑶瑶别谦虚了!快点来吧!”女教师起身将钢琴让给了芷瑶。

“瑶瑶快点上!”室内掌声不断,令芷瑶感到很羞愧,如果会早就直接上了,可惜她根本不会,这不是为难她么?此刻,她欲哭无泪,暗暗祈祷能有人来解救她。

“老师,不介意的话,我替芷瑶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