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6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6[VIP]??“老师,不介意的话,我替芷瑶献丑了!”柔柔的声线很甜美,很熟悉.?

芷瑶循声望去,正巧望到了门外的兰雨涵和安诺南,清澈如水的眸子熠熠发亮,不由得松缓了一口气。?

“雨涵,南南!”她惊喜唤道。?

安诺南出其精锐瞥了眼角落边那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继而在门外拨通了电话,而兰雨涵则是直接走向了教师。?

见状,芷瑶蓦然站起身来,如释重负地握住兰雨涵的手,凑近了她的耳边正想说点什么,“雨涵我……累”?

“姐姐我懂,什么都不用说了!”兰雨涵心领神会地笑了笑,抬眼望向了正一脸诧异的女教师,“老师,可以吗?”?

女教师一怔,似想了想才道:“你是上次钢琴比赛获得第一名的兰雨涵同学,对吧!”?

谁料,还未等兰雨涵作答,班上的同学再起哄,显然一副听不到芷瑶弹琴,就誓不罢休的样子檬。?

“老师,我们想听公主弹琴!”?

“雨涵妹妹哪比得上瑶瑶!”……?

他们讲得非常热烈,皆将芷瑶和兰雨涵当面对比,然而现实的真相,初学的芷瑶和兰雨涵简直差了一大截,倘若被人知道,说不定会令人跌掉眼镜。?

殊不知,尽管是在温柔的女生也是有脾气的,兰雨涵淡扫了眼教室一圈,“那就非常抱歉了,芷瑶现在是我的老师,所以请多指教了!”?

“什么?!”一室内满是惊呼声。?

“老师,其实是这样的,雨涵最近都跟我姐学习了一段时间,她说您是学校里教得最好,也是最漂亮的女老师,所以一定要您听她弹琴,看看有没有进步!”安诺南冲她露出了一个无比迷人的笑容,非常抱歉地说,“我姐最近人不太舒服,所以还请您多多见谅!”?

“没事没事!诺南,别光站着呀,快点坐下!”女教师被安诺南一席话捧得飘飘然,笑意盈盈忙叫他坐下,然后将兰雨涵安置到钢琴前。?

她年长三十几岁,还未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是学校公认的老.处.女。如今被那么帅气的男生夸赞,心里自是美滋滋的,想不高兴都很难!?

“雨涵,你就替芷瑶给我演奏一曲吧,就你获得第一名的那首,老师觉得非常不错哦!”?

话音刚落,室内有开始一阵抗议声,“老师,我们要听瑶瑶的!”?

“全部给我安静!不想听课就给我出去罚站!”女教师展现了彪悍的一面,转眼凌厉地瞪向了四周的学生,仅一记眼神,周围即刻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出声。唯有各个袒露出一副失落且不甘的表情。?

此时的教室很静,静得如死寂一般。?

兰雨涵深深吸了一口气,自信满满地按起了琴键,慢慢谱出了一首优美的旋律来……?

本是抗议的同学听此,也静静聆听享受起来,因为弹得的确很不错。?

这一举动,着实令外面角落的姚梦娜错愕不堪,“怎么会这样?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这下试探不出安芷瑶是不是徒有虚名……可恶!”?

“总觉得很可疑!感觉安芷瑶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你刚刚有没有发现,她连人都不认识了!”林诗雅摸着下巴思考。?

刘可馨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芷瑶,“我倒觉得她是深藏不漏,老是挖个陷阱等我们跳,梦娜,她比以前还要狡诈,我们还是小心点,别太低估她的实力了!刚才还不是这、一样装弱。结果我们差点吃亏。”?

“这肯定跟那红衣女人脱不了关系,怎么她来了就变得这么厉害!”姚梦娜咬紧牙,紧紧地拧起拳头。“等下我得叫人调查她的身份,到底是安芷瑶的谁?她们之间又有什么阴谋!”?

“看来她们两个好像感情很好,可是以前我不曾看到安芷瑶有过这种另类的朋友,大白天那么显眼穿得一身红,还想吓唬谁啊!该不会是鬼吧?否则进了这个教学楼,都找不到人影。”林诗雅讥讽道,语气戏谑颇明。“安芷瑶她自己都说不会弹琴。”?

“你白痴啊,楼这么高,这么多人,当然会跟丢啦,我倒觉得那红衣女人好神秘,而且穿得很有气质。人又漂亮……”刘可馨说得有些陶醉。?

姚梦娜冷哼一声,愤愤不平地瞪着芷瑶,咬牙切齿道:“不管她是谁,反正跟安芷瑶有关的,除了逸凡之外,全部都是我的敌人!”?

稍稍缓了下怒气,她睁大的美眸闪过一丝凌厉,“就算红衣女人神秘也好,另类也好,总也是个人吧,倘若被我查到是谁,我非得叫人扒了她的皮不可!既然动不了安芷瑶,我就动她身边的人,我要让她知道,得罪我姚梦娜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此时情绪激动的她,又被安诺南淡淡瞟到了一眼。相较音乐,他更有兴趣观察外面的贼人!?

“姐,外面有只狐狸精盯上你了!”他凑到了芷瑶的耳边说着悄悄话。?

芷瑶起先一怔,斜着眼睛瞟了一眼窗外面的角落,果真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影。这才恍然自己被她们跟踪了。突然,她很想直接冲上去骂她,但碍于现在在旁听课,唯有隐忍住了自己欲爆发的脾气了。?

“老姐,无须生气!看我的!”安诺南邪邪地挑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然后站起身朝着女教师的耳边说了不少话,听得她是心花怒放,更甚沾沾自喜。?

待安诺南重新坐回到座位后,女教师就兴致盎然地朝门口走去,在她们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她们全部推进了教室,并安排到了芷瑶的后座位上。?

“老师我们……”林诗雅惊愕,想临阵脱逃。最讨厌上这种无聊的课。?

女教师笑意难掩,“老师通情达理,你们想听老师讲课,用不着一直躲在外面吧?!要不是诺南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们一直傻站在外面这么久,放心吧,等下老师一定给你们表现的机会!”?

她们被女教师堵得一阵语塞,碍于多数学生在场,不得不维持各自的形象,气愤地留下来听课。安诺南转头看着她们,故作无奈地挑着眉,“我觉得很纳闷,原来你们喜欢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啊!”“你……”她们气结,无言以对.?

芷瑶双手高傲地环抱于胸,轻睨了姚梦娜一眼,“姚梦娜,刚刚我才放过你们三个,这会倒直接送上门来了,你真是自找死路!”?

“安芷瑶,你别太得意,有本事你上去弹琴啊!”姚梦娜故意刺激她。?

安诺南轻轻蠕动了唇角,眼眸内忽闪过一丝精光,“激将法啊,你以为我姐会轻易弹给你听?她那双手有千金重,你是请不动的!”?

“我看是不会吧!”姚梦娜试探性问道。?

芷瑶闻言稍怔,但又随即恢复了淡定自若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莫非一路跟踪我的?!”然,心里却是发慌得要命,有点懊恼自己说话太大声,结果被她们听出了个究竟!?

姚梦娜不以为难,保持她惯有的招牌式笑容,“我猜的!既然你那么厉害,何不上去大展身手,好让我见识一番,没准我还会知难而退,心服口服,不再跟你抢逸凡!”?

显然这是她刺激芷瑶的幌子,她当然不会拿男人当筹码!?

“你不够格!”芷瑶冷哼,回头不再搭理她!?

“胆小鬼,安芷瑶你这个贱人,只会当缩头乌龟!”姚梦娜幸灾乐祸地说着,目光一直凌厉地盯着安芷瑶看。因为她发现折腾她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哪知……?

“胆小鬼,安芷瑶你这个贱人,只会当缩头乌龟!”安诺南恶作剧地拿起手机,早从刚刚就偷偷录下姚梦娜的声音,现在不断地重复这句话,还故意按了发送键。霎时间,室内出其意料的安静。?

不仅仅在场的人惊愣,最错愕的莫过于姚梦娜本人,惊慌失措的她唯有装作不知。本想挑衅芷瑶,结果未遂,反倒掉进了他们的陷阱中,还因此被抓住了把柄。?

“到底是哪个可恶的女人这样骂瑶瑶?”?

“诺南你快点告诉我们,我们去找她算账!骂瑶瑶就等于是骂我们!”?

“不能容忍,那女人一定在教室,我刚刚还听到钢琴声,不信你们叫阿南在放一遍!”……?

周围纷声四起,天.怒人怨,都在指责这个声音的主人。?

令姚梦娜震惊的是,万万没想到芷瑶的崇拜者是如此之多,果然学校是她的地盘,稍有不慎说句她的坏话,被人揍上一顿都有可能。是她按捺不住脾气,大意了!?

安诺南似笑非笑地睨着姚梦娜,意在折腾她,“各位同学,我有个提议,叫在场的女人全部发下音,就知道是谁干的了!”?

“有道理!”他们举手赞同。反应相当激愤。?

梦娜心蓦一惊,咬紧牙关低声,“安诺南,你到底想怎样?”?

安诺南冷冷地瞪着姚梦娜,哼道:“你傻啊,这你都猜不出来,当然是让你主动露出狐狸尾巴!谁叫你没事老针对我姐!想跟我姐斗?你还太嫩了点,先通过我这关吧!”?

姚梦娜小心翼翼地盯着安诺南的桌上的手机,见他没有任何举动,方才放心回他,“哼……就凭你,奈何得了我吗?难道你不知道女人的声音也可以装的么?只要稍微改变一下,这些同学哪认得出是我所为。”?

话音刚落,即刻传来了一个手机“噔”的声音。?

“老姐,我也帮你录了一段,等下你给你老公听听,看看他听了会有什么反应!你说逸凡认不认得这是他交往三年的女朋友!”安诺南答非所问,如变戏法般,拿出了芷瑶的手机在她们眼前炫上了一番。?

“可恶,算你狠!”姚梦娜气得嘴唇直哆嗦。别人肯定认不出是她,但逸凡一定听得出来。?

“彼此彼此!这叫兵不厌诈!”安诺南得逞似的朝她做了个鬼脸,玩玩她就好,给她个小警告,他并没有做得太绝,将她直接供了出来,如果不是萧逸凡欠她人情,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他转首不再搭理脸色铁青的姚梦娜,如果不出意外,他揣摩的好戏就要上场了。?

“全部给我安静下来,现在是上课时间,不管是什么私人恩怨,都给我留到下课再说!”女教师突然发威了。?

正巧这时,萧逸凡他们接到安诺南的电话之后,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赶到了教学六楼,看到小女人安然无事地坐在位置上,才适当缓了口气,他望了眼芷瑶后排的姚梦娜时,没有多大惊讶,但眸子却瞬间黯淡下来。?

“打扰了!”萧逸凡扬了扬邪魅的唇角,颇有几分礼貌地望着女教师。?

女教师看得两眼发痴,完全被眼前的成熟男人蛊惑似的,痴笑,“没……没关系……你们里面坐呀!”有点怀疑今天是不是走运了,把学校最受欢迎的重量级人物引来,而且还吸引了那么多帅哥。?

“哇,是海报上的帅哥啊。连研研也来了。”?

“好帅,我等会要跟他要签名!”……?

萧逸凡坐于芷瑶的旁边,幽远的目光凝视着芷瑶的一举一动,似乎在等她先行开口。其实他并不排斥在人多的地方抱小女人,但顾及到女教师在上课,只好作罢!?

有男人在身边的感觉,令芷瑶觉得很踏实,萌动氤氲的明眸偷偷瞄着萧逸凡的表情,唇角淡扬起一抹小小的弧度。?

“逸凡……”她和姚梦娜同时唤道。?

待反应过来之后,芷瑶恶狠狠地瞪了姚梦娜一眼,轻声挪动了下身子,更进一步靠近了萧逸凡,玲珑小手握住了他宽大的手掌。纯美的小脸溢满了委屈之色,“老公,我好想你!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找我!我刚才差点给人欺负了……”?

就算不能对姚梦娜怎样,她安芷瑶也要气死她,酸死她!?

“老婆乖,谁欺负你,老公就帮你欺负回来!”萧逸凡温柔笑了笑,眉角却狠地抽蓄了好几下,心里很清楚芷瑶又开始玩了,本来很想骂小东西,自己关机不让他找她,害他担心得到处奔波,但一触及到她那惹人怜爱的表情,心又马上软了下来!到嘴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说着,他从身边的礼品袋中拿出了一束糖果花,递到了芷瑶面前,“知道你嘴馋!特地犒劳老婆的!”“哇……谢谢老公!”芷瑶欣然自喜,娇美的脸蛋上洋溢着丝丝甜美的笑,毫不犹豫地接过那束糖果花,爱不释手的捧在怀中,“等下我在奖励你!”.?

萧逸凡狭长的眼睛望着芷瑶的一颦一笑,一时间看得有些痴迷,他随意地抽出了一个糖果,动手拨开包装,然后体贴地递到芷瑶嘴前。“糖果一天不能吃太多,当心会蛀牙!“?

“人家知道了!”芷瑶张口就含住,抽出另一支糖递给了萧逸凡,“老公也尝一支!”?

“我只吃老婆舔.过的!”萧逸凡煽情地回了句,虽然声线很小,但足以让后面的姚梦娜听到。?

“好!”芷瑶很大方的将嘴里的糖果塞到了萧逸凡的口中,两人之间的互动无一丝尴尬,有的只是自然默契。?

“好吃么?要不要再来?”?

“还是老婆的美味!”?

他们行为大胆,在姚梦娜面前表演间接接吻,着实让她气得怒火直冲脑门,酸味呛鼻。就连后面的同学也是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女教师下课走出教室……?

萧逸凡英挺的俊眉轻挑了几下,强势地揽住芷瑶的肩膀,自然而然的与她亲热起来。?

“喂,瑶瑶说过不准男生碰她的肩膀,不然会被她揍的!”后面的某些同学扬高音提醒,很期待芷瑶的反应。?

“很可惜我不是男生,而是她老公!”萧逸凡瞪视了后面的所有男生,不仅揽住芷瑶,还迅速往她白皙的脸上啄吻一记,似在宣布自己的立场。?

此言一出,那些男生当即傻眼,无话可说。光看芷瑶那副不排斥的模样,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很亲密,看来杂志上的那些八卦或多或少是真的。能亲昵叫她老婆,白痴也知道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芷瑶小脸羞得俏红,温顺地窝进了萧逸凡的怀中,不知不觉中,可能是那些同学有自知之明,接二连三离开了教室,转眼间,只剩下她们。?

姚梦娜憋着一肚子怒气,气得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好心存不甘地盯着他们。?

似乎察觉到同学已经走光后,芷瑶这才甜甜地抬起头凝视着萧逸凡,情不自禁地吻住他温润的薄唇,十秒,三十秒,正当萧逸凡准备要回吻她时,即刻离开了那张眷恋无比的唇。?

“老婆,你这不是在敷衍老公么?哪有亲得这样草率的?不行,再来一次!”萧逸凡欲.求不满地圈住芷瑶的腰际,当着姚梦娜的面,渐渐靠近了芷瑶。?

芷瑶无奈一笑,修长完美的手指轻遮住萧逸凡的润唇,柔声道:“别嘛,回家在补偿你,好不好?”说着,好不忘睨着姚梦娜一眼。?

萧逸凡宠溺地抚着她的头发,用温润似水的笑作答她,稍顿,他揽住芷瑶起身,带着芷瑶朝门外走去。?

从刚才到现在,萧逸凡的漠视足以击垮姚梦娜脆弱的心,情急之下,她忍不住脱口而出,“逸凡,你们要去哪里?”?

萧逸凡幽远深沉的黑眸中,是不动声色的清冷,淡淡反问她,“你说呢?我们去哪,还得向你交代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姚梦娜慌忙解释。不甘心他对自己如此冷淡。?

“梦娜,希望你谨记我上次说过的话,别在犯这种错误了!”他的声线依旧很清冷,同时也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早从刚才,他已经听到了安诺南传过来的音频,相处三年,又怎么不认得她的声音!他最容忍不了别人骂她的女人,尤其是姚梦娜,这不禁让他回想起梦里发生的那幕场景……?

“逸凡,我没有,你误会我了……”姚梦娜猛地摇了摇头。身体隐隐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