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7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07 [VIP]

“逸凡,我没有,你误会我了……”姚梦娜猛地摇了摇头。身体隐隐颤抖.

“误不误会,只有你心里自己清楚!”他的目光有些玄寒,一直盯着姚梦娜纤弱的身姿看。

面对萧逸凡的冷漠,姚梦娜微微拘谨,将那丝心虚极力隐藏起来,“我和芷瑶之间的确是有点瓜葛,但我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来……”

然,虽然自己对芷瑶有过不轨的行为,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不仅如此,到最后反而是自己吃到苦头,给芷瑶煽了一巴掌。

“逸凡,梦娜说的是真的,刚才芷瑶还故意打了她一巴掌!”刘可馨赶忙替姚梦娜解释,伸手指着她微微的泛红的脸颊,“你看看,脸上还没退红呢!累”

林诗雅点头应喝,紧蹙的眉间袒露了她的不悦,“就是,安芷瑶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连我们都想一起打!”

芷瑶闻言,并没有被她们的告状而削弱气势,反倒更加高傲地掐腰,盛气凌人地瞪着她们,“本小姐就喜欢打她,怎样?”

或许是跟家人相处久了,自然跟他们学了起来,再加上老公的宠爱,自己着实是被惯坏了,连她也觉得自己的脾气是臭了点,但并非胡乱发脾气,而是有根有据檬!

因为她秉承一惯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紫瑶教她的话,让她受益良多!

“逸凡,你们该清楚了吧,她自己承认了!”林诗雅狡黠地指着芷瑶,以为得逞似的。甚至还暗自嘲笑了芷瑶一番,自己做的事居然不分场合地说露嘴,不是一般的笨!她倒很期待萧逸凡的反应,会把芷瑶怎么样?

然而,她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断然不可能因为这样而破裂。

芷瑶不以为然,寒凉的眸子冷扫了眼她们一眼,“本小姐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不像某某人总是偷鸡摸狗来着,有本事你们也承认你们做的坏事啊!”

让她们感到意外的是,萧逸凡不动声色且清冷的脸孔,又玄寒了几分,却没有任何作答,目光依旧紧锁着她们。就连旁边的安芷研他们都用异样嘲讽的眼神睨着她们。

“……”她们不由得心虚,无言以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怎么?默认就是承认!”安芷研柳眉轻挑,步步紧逼,三两步站到她们面前清冷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偷偷做了什么坏事,光明正大点,说不定我会对你们另眼相看!”

“安芷研!你何必咄咄逼人。”林诗雅冷哼,气得直跺脚。

“是你们倒霉碰见我了!上次我是用手的,现在我就用脚!”安芷研冷冷一笑,动作迅速地朝着她的脚毫不客气地踩了下去。

停留了数秒,侧耳倾听鬼哭狼嚎地叫声之后,方才收回自己的脚,“啧啧啧……人都长得这么大了,还得要我教你做人的道理!”

“研研,做得太好了!就该这样!”芷瑶拍手叫喝。

“你们无耻!你只会欺凌弱小!”林诗雅抽泣了几声,脚上传来阵阵刺疼,身穿高跟鞋的她,丝毫没有任何东西遮掩,所以被安芷研踩得相当严重。

“你弱小?我看你们是狡猾多端!”安芷研气势凛然地冷哼几声,手伸口袋中拿出了一瓶小药膏,随意丢给了她,“省了你的医药费!本小姐宽宏大量,你们好好学着点。”说着,转身走到了芷瑶的旁边。

安芷研的一席话,让她们脸色瞬间刷白,气得全身都在颤抖。各个缄默不语,谁也不敢惹上刁蛮的她。

姚梦娜水眸盈盈,楚楚可怜地瞅着萧逸凡看,试图用泪水博取他的怜惜,“逸凡,我不介意芷瑶对我做的任何事!但请你相信我,有些事并非你想的那样,而是被逼无奈……”

她当然指的是,安诺南录下的那段音频,倘若被萧逸凡听见,自己的处境会是如何?

萧逸凡很清楚地知道她所指之事,他仅仅只听一遍,就认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从那凌厉恶狠的女人声音中听出,有的只是恨意妒意,和赤.裸.裸的畅快,俨然没有一丝她所谓的被逼无奈!宛如一个恶妇般。

“是么?”萧逸凡淡淡反问,握在芷瑶肩上的手骤然加深了力道,“我老婆的为人,我最清楚。她不可能会是非不分,她会做,自有她的理由!”

他懂芷瑶,知道小女子的一切品行,定是她们惹到她,做出过分极致的事来,才会导致她出手。

但他也没有当面说穿姚梦娜,因为必须留给她台阶……

“逸凡,我……”姚梦娜弱弱地回了一句,萧逸凡虽然说得不直白,但话中有话,她又岂会听不懂他的意思呢?

女人的第六感强烈地告诉她,眼前的男人必定知道了很多事,包括那段音频……

萧逸凡微微蹙眉,幽远的黑眸如一弯寒潭似的清冷,随性瞥了她们一眼,最后停留在姚梦娜身上。“梦娜,叫你的朋友没事就少来招惹我老婆!当心引火自焚,她一点儿也不好欺负!”

言毕,他牵起芷瑶的小手,正想转身离开。

“逸凡,不要走……”姚梦娜心急地追了上来。

“还有什么事么?”萧逸凡用客气的语气问道,声线带着一丝生疏。

“没……我只是想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找我,我有些话想跟你讲。”姚梦娜弱弱地喃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望着萧逸凡,“就算只有一点点时间也没关系,只要你有空……”

或许,自己得跟他独处,场面就不会那么尴尬,没有旁人的干扰,她才能发挥好她的另一面。显然,她并没有因为上次萧逸凡的拒绝和告诫而挫败,相反,她越是得不到东西,越是想得到……就算是用卑鄙手段抢来的,也都无所谓了。

“那好!”萧逸凡风轻云淡道,带着芷瑶几步离开的是非之地。

待目送他们离开之后,姚梦娜这才如虚脱般,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脸色苍白如纸,略显几分狰狞之外,又看似悲伤。恨的芷瑶的嚣张,悲的是男朋友的冷漠对待。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女人了……“梦娜,我看你跟逸凡结束吧!那男人根本就不爱你,知道你被打了,还一心护在他的宝贝芷瑶!”林诗雅咬牙切齿道,刚才被他们教训了,心里非常的不爽.

她憋着一声怒气,缓缓蹲下身子,查看自己的脚上微微泛红的踩伤,从包包里掏出纸巾轻擦了几下,然后打开安芷研的药膏,轻轻涂抹按摩起来。“该死的安芷研……”

“不可能!我爱逸凡,绝对不会把他让给安芷瑶这个贱人!”姚梦娜固执地回道,鄙夷地睨着边抹药边骂人的林诗雅,“你很奇怪啊,既然那么讨厌她,干嘛还要用她的东西!”

“你有所不知,她的东西是极品,抹她的药很快就好了,不抹才是白痴!”林诗雅缓缓道出。即使有时会故意折腾她们,但效果确实很不错,比医生的还要好。

刘可馨扶去了姚梦娜,轻轻一叹,“梦娜,你光爱逸凡是没用的,他的心里满是芷瑶,只管宠他的老婆,压根没有你的位置,你被芷瑶欺负了,他都没来安慰你,连婚戒都给她带上了,这种男人不值得你爱了,我们还是识相点,别去惹他们了!”

“逸凡对你这么冷淡,该不会是听到那个音频吧?”林诗雅惊呼,凑近了姚梦娜。

“十有八.九,但那又如何?逸凡不会把我怎样的?!”姚梦娜失声大笑,伸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她打了我两巴掌,我不能饶她……”

听闻,刘可馨无奈地皱起眉头,望着冥顽不灵的姚梦娜,“我们每次想设计她,结果都适得其反……她们实在太难对付了,梦娜,你就另外找个男朋友吧,世界上的男人多得要命,放弃逸凡吧,我们不要惹她们了,要不然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没错,要是她们天天都来找茬,我们就惨了!”林诗雅点点头,继续抹着药膏。

姚梦娜睁大的美眸,瞬间变得凌厉无比,提醒道:“你们难道忘了那个屈辱的耳光么?就这样便宜放过她们么?我不会就此罢休的!”

她们被姚梦娜堵得一时语塞,如果不是她提醒,自己差点就放弃一掌之仇。

“可是我们总是拿她们没辙!打又打不过她,还怎样找她算账!”刘可馨怔然反问。

“谁说一定要用打的!”姚梦娜理了理情绪,动手整理下衣服,咬紧了下唇,“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三楼

他们没有直接下楼,既然来到了教学楼,于是就顺便参观了各个教室内的活动。

一路上,他们缄默不语,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默契的边走边逛。

萧逸凡俊脸阴沉,芷瑶更是臭着一张小脸蛋,两人虽然牵在一起,但谁也没有搭理谁。

一直到角落边的长椅上……

芷瑶晃动了下萧逸凡手掌,按捺不住地问道:“喂,逸凡,我只不过是打了姚梦娜,你干嘛那么生气呀。”

他生气,她更生气,倘若要是因为这样而责骂她,也许她会很伤心……

萧逸凡并不着急作答她,双手撑住了墙壁,将她固定在墙壁与他之间,让她无处可逃。

“谁叫她们在背后说我坏话,老是想着陷害我,被我全部听到,是她们先动手的。还纠集五六个女生要打我……真的不是人家的错嘛……”

坐在长椅上的萧司辰听闻,忍不住替芷瑶辩驳,“哥,啊瑶受委屈了,是梦娜她们做得太过分了!”

“逸凡老兄,息怒啊,不管我姐的事!”安芷研接着迸言。

“挨打,是她们活该造孽!”安诺南哼气出声。

萧逸凡微微蹙眉,黑眸黯淡无光,盯着芷瑶看,“说下去!”

芷瑶委屈地低着头,慢慢道出:“幸好真红出现,我才逃过一截,否则我早就被打成猪头了,然后我就突然想起一些记忆,就把她们揍了一顿……”

“哈哈哈……”安芷研他们笑得不可抑止,唯有萧逸凡仍是一脸冷沉。

“笨蛋!你以为我会跟你生这种气!”萧逸凡空出一手,宠溺地敲着芷瑶的小脑袋,“小东西,你居然敢关机,还有真红都跟说了些什么,害我担心得要死,以为红妹妹要带你回去!”

芷瑶顿时恍然,随即扑哧笑出声来,“原来是因为这跟我生气呀……其实真红是特地来看我的,我们只有聊聊天而已……”

“但你关机就是不对!说,你要怎样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萧逸凡扬声轻哼,为了找小女人,他心急如焚,跑了多少路,找了多少个地方,累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结果呢,小东西竟然悠闲地坐在教室里摸鱼!

“你小气!”芷瑶嗔骂了一声,心里却美滋滋地乐上了一番。眼前的男人变化莫测,刚才还对她宠溺有加,这会有板着脸生气。难道说,他也是故意在姚梦娜面前跟她亲密?主动让她放弃么?

萧逸凡有些气急败坏,修长的手指捏住了芷瑶的下巴,“谁让你每次都要让我担心!我那么爱你,就怕你哪天被人给拐走。”

“都爱我了,那你还答应姚梦娜,跟她继续见面。”芷瑶酸溜溜地咕哝道。

“有些话,我们单独讲会好点!“萧逸凡降低了语调,清晰地闻嗅到一股酸涩的味道,他怜爱地抚着芷瑶的脸蛋。温柔地问:“刚才有没有受伤。”

芷瑶轻轻摇了摇头,算是作答。其实,心里十分在意他们独处。那个女人说不定又想色.诱他!

“生气了!?”萧逸凡柔情地拥住她。

芷瑶频频颌首,还是没有说话。

似读懂她眼底的那丝不快,萧逸凡揶揄逗道:“老婆,你最近是不是醋吃太多了?好酸啊……”

“……”芷瑶缄默,不悦地撅高了红唇,以表情动作代替说话。

这样耍脾气的芷瑶,他还真拿她没辙,萧逸凡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芷瑶,安抚式地吻了吻她的发际,“我什么都知道,也听到了那段音频了,老婆,你老公像是那种三心二意,不分是非的人么?”

芷瑶抬眸凝望他,亦不言不语,因为她知道他没当场揭穿她,是为了那个所谓的人情债,她懂……“我的这里只有你!”萧逸凡笑了,笑得邪魅。握住了芷瑶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心房,让她感受到那有频率的心跳声.

“讨厌!”芷瑶终于被他给逗乐,撒娇地窝近他的怀中蹭蹭,“什么时候要去,要告诉我下!”

“都依你!”萧逸凡温润的薄唇轻贴着她的额头,不予理会旁边投来的惊诧目光,跟芷瑶玩起来暧昧的游戏。

“老婆,想去哪玩?”

“我要这里,这里,还有那里……”

“行,那先给你老公点动力吧,好有力气陪你逛!”

“啾啾……”

两人亲密无间,倒让旁边的人看得一阵无奈。

“咳咳咳……”安芷研作势轻咳几声,在这样下去,肯定会引来围观!

萧司辰有些羡慕地望着亲昵靠在一起的他们,不知不觉喃出声,“研老婆,他们都这样好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得选个时间领个证,做些光荣点儿的事来着?”

“去死,谁说本小姐要和你一起过了?!”安芷研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说老姐,你这么暴力,小三儿不要的话,估计没人敢娶你!”安诺南用手肘撞了下安芷研,狡黠的眸子却盯着萧逸凡看,“我啥时才能像老兄那样,更有内涵一点呢?”

兰雨涵拉了拉他的衣角,羞涩地回道:“诺南,你已经很有内涵了!连那女教师都搞得定!”

安诺南自信满满笑了笑,双手捧着脸蛋,“是么?我也知道自己很帅!就是有点儿不足,我想要变得坏坏点!嗯,就这么就决定了!”

安芷研扁了扁嘴,眉角狠得一抽,“自恋,还装得跟个纯男似的!都不知道泡了多少女生了?没不准已经不是童子鸡了!”

听此,安诺南瞬间涨红了脸,拍拍胸口保证,“喂,老姐,你要告你诽谤,我堂堂一个大男人,货真价实的处.男。虽然以前花心了点,但我从来不乱来。老子非常保守的!最近才刚刚把初吻卖个小兰!”

话落,兰雨涵不禁羞得抬不起头来,头一次听到他们谈论到这么敏感的话题。

祸从口出,待他们反应过来之后,才知道停留在不远处的同学,皆在讨论纷纷。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尴尬的干笑了几下,拉着芷瑶他们往别处走去。避免碰到刚才围观的人。一群人玩了好几个地方,有刺激的,有游戏,更有美食。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芷瑶。

他们玩到将近傍晚,才疲累地坐上车,准备回家。

安芷研凝望着车窗外的天空和那一片片形状各异的火烧云,有些怀念,“姐,真红是怎样来的?”

“飞过来的!真红好厉害,还自己烫了个美美的卷发!”芷瑶撸了撸唇,嘴馋地吃着刚刚买的蛋糕。

“研老婆,怎么你们都梦回古代啊?改日带上我吧,我好想看看啊!我以前的青梅竹马到底变成什么样?”萧司辰兴致勃勃地问着,却发现安芷研出神地盯着窗外看,且流入出一丝淡雅满足的笑容来,这样呆呆的她颇有几分可爱,难以想象她也有这样一面。

“研老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一个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他了!”安芷研轻喃一声,璀璨星眸闪动着晶莹的亮光。“好怀念啊,今天的云特别的漂亮。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皇兄,我的哥哥……以前他都是背着我,然后一陪我看火烧云,一直都是如此……”

“哦,原来是这样……”萧司辰淡淡应道,倏然勾了勾唇角,“没事,那如果你想看的话,我以后背着你看,怎么样?”

殊不知,是不是安芷研感动了,还是太过想念了,非常意外的,“哗啦”一声,她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