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08vip

错嫁 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08[VIP]

殊不知,是不是安芷研感动了,还是太过想念了,非常意外的,“哗啦”一声,她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

声音中融合着错综复杂的感情,喜怒哀乐皆化作滚烫的泪水发泄出来,有悲亦有喜,有想念亦有期待,但更多却是他们读不出的快乐和幸运。

不可置否,萧司辰的话让她感动了。

在现代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过得非常的好,但有时仍会有点小失落,这是她压抑已久的心情,她一向都隐藏住自己弱弱的一面,在别人面前她是要强的安芷研,一直都是……

第一次看见安芷研哭得泪眼婆娑,伤感极致,泪,不间断了连续滚落,着实令他们惊愣地睁大了眼睛,从来没有见过安芷研这副伤心的模样累。

不得已,萧逸凡顿时将车停靠在一边,而芷瑶下车坐在后座上,准备安慰安芷研。

“研研,乖乖别哭了!”安芷瑶安抚式地拍拍她的肩膀。

萧司辰不知所措,无奈地抓抓脑袋,最害怕女人哭了,而且还是身旁的安芷研,这教他如何不动容?其实他很想直接抱住她,然后温声细语地安抚她,但重点是,他一次也没有安慰女人过……檬。

这下,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哭了,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研老婆,你是漂亮的女孩,又聪明又乖巧,一点儿也不泼辣……不要哭了好不好?”

安芷研闻言稍怔,随即哭得更为厉害,霎时,车内不断萦绕着她浓浓伤感的哭声。一滴滴泪水都揪紧了他们的心。

“你笨蛋,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她含糊道。

现在,她只想好好发泄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彻底任性一回。把堆积已久的不快,全部从身体内代谢出去。

她要做一个快乐的安芷研,不想被以往的情感所牵绊。

芷瑶怔住,清澈如水的水眸内,闪过一丝复杂,望着安芷研泪流满面的脸颊,眼睛不由得微微泛红,心里好像有点明白她哭的原因了。

以前她跟自己的处境不同,她是高贵的公主,还有许多留恋的地方,不像她,现在已无任何牵挂……

伤心在所难免,她能体会安芷研藏匿已久的情绪,那种滋味不是一般的难受,因为她也曾经受过,直到遇到了萧逸凡!其实从安芷研嘤嘤呜呜的声线中,听到出她并非真的很伤心,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庆幸,来到了这里,遇到了他们……

“就让研研哭个够。”芷瑶心领神会道,望着满天的火烧云……

“弟,就听你嫂子的话,让她哭出来会好受点。”萧逸凡淡淡启言,凝视着抬头看天的芷瑶,刚才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眼角边那滴晶莹的泪光,宛如一副天使流泪的画面,不不禁让人产生怜爱之心。

他知道萧司辰在面对安芷研时,一定也有这种感觉,倏然,唇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

“可是……”萧司辰惊慌失措,安芷研哭得如此伤心,身为青梅竹马的他,不可能坐视不理,“研研,你是不是想家了?”

然,安芷研依旧呜呜哭泣,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不要伤心了,我帮你想办法好么?”萧司辰随意搪塞了句,声线满是忧虑。

“白痴,我才不会破坏别人的幸福!”安芷研边哭边骂,有点怀疑这男人说话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的。

但心里还是蛮欣慰了,甚至还蔓延着一丝丝甜蜜,因为这个男人着急了……

萧司辰揽住她的肩头,低头望着她的泪脸,心蓦然吨吨直疼,诚挚的向她保证,“对不起,是我口无遮拦,要不,我每天都背着你看火烧云,怎样?”

安芷研微顿,紧接着抽泣了好几声,泪眼朦胧地望着眼前的俊美脸庞,萌发已久的情韵跃跃欲试,心“噗通”跳快,每一个频率都强烈有力,小脸颊瞬间绯红如樱花,可爱之态尽显无疑。

“万一是阴天呢?而且你又不是我哥哥……”

萧司辰扬了扬眉宇,薄唇微微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伸手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动作极致柔和,像是对待珍爱的至宝般。“我比你哥哥还亲,是你未来的老公,准备与你共度一生男人,能够背你,陪你一辈子……”

安芷研有了片刻的失神,不知不觉地沉醉于萧司辰的温柔乡中,没想到平时常与她开玩笑的男人,也有这样迷人的一面,为何她以前没有发现?

他眼里有着肯定和诚挚,让她不得不心动,他那温和的言辞,犹如一阵清风,拂过她的心田,暖暖的,柔柔的,甜甜的……

“呵呵……傻瓜!”安芷瑶扑哧一声,破涕为笑了。

男人的怀抱是温柔的港湾,给予她疗伤动力的地方,情动之下,安芷研将头埋于他温热的胸膛,如一只撒娇的小猫,在他怀中不断蹭着。

此刻的她,褪去了往常的泼辣,俨然是一个初涩的小女人,还主动投怀送抱。萧司辰有些心花怒放,呵护般地抱紧了她,果然,他很喜欢这样的安芷研……

“随便你怎么骂都行,只要你不哭就好!”

安芷研纤长浓眉的睫毛眨动了几下,深深吸了口气,将残留在脸上泪水都满萧司辰的衣服上抹,然而唇角却无声淡笑开来。

“以后你要温柔点!”她很喜欢被他现在疼着,宠着的感觉。

每当看到芷瑶和逸凡那样相亲相爱,诺南出去约会。她总觉得很失落,渴望也能像他们一样,可是身旁的呆木瓜,总是跟她说些玩笑话,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当然!”萧司辰爽快答应。

话落,安芷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我要你像逸凡老兄那样,更男人些,像疼姐那样疼我。”

萧司辰微微蹙眉,为自己辩驳,“研老婆,我哪里不疼你了?是你一直没发现而已!况且我一点儿也不比我哥差!”

安芷研骤然推开他,一下子来了脾气,“哼,是你做得不够,我才会感觉不到!”

“这样也能惹到你!研老婆,你的脾气该改改了!难怪除了我,没有人会要你!”萧司辰淡回,声线带着一丝愠怒。“去死,追本小姐的男人多得要命,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自己嫁出去!”安芷研不甘示弱地反驳.

前一刻,两人还你侬我侬,下一刻,马上变成了冤家,由哭到吵,这变化太大了。不禁让芷瑶和萧逸凡看得既惊讶又想笑。

“你敢?!”萧司辰愠怒地攥住了安芷研的手腕。心里非常的不爽。

“我要嫁给谁,管你什么事?”安芷研咬牙,冲着他大声怒吼,声线震耳欲聋。

“我可是你的青梅竹马兼未婚夫,谁敢娶你,我就灭了谁!”萧司辰不可抑止地吼道,紧揪的眉宇袒露了他此刻的不悦,双手强劲有力地按住她的肩膀,“好,这是你逼我的!那就别怪我用强的了!”

下一秒,不顾车内两人的目光,温润的薄唇狠狠地吻住了安芷研,动作是霸道的,没有一丝温柔,似在警告她,不允许她有这种念头。

“唔……”安芷研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着,僵硬的全身不能动弹。

初次尝到接吻滋味儿的她,有些意乱情迷,四唇相贴的触感,有着一种她说不出美好,然而这种甜蜜是眼前男人给予的,让她眷恋,让她沉迷,直到不可自拔……

萧司辰清晰地感觉到安芷研的配合,于是,更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他要让她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渴望她。是有多么的想念!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男人,我不介意陪你玩车震!”

“唔……放开!”安芷研猛然瞪大眼睛,开始推拒他,以他这种情况下去,说不定还真会。

“不放,我就喜欢你这只小野猫!”萧司辰邪邪一笑,火热的舌探入她的檀口中。

“咳咳咳……”萧逸凡作势轻咳了几声,平时在比别人面前亲芷瑶,倒没觉得什么。现在看别人接吻反倒有些奇怪。

安芷研心惊,感觉到他的毛毛手悄然地抚着了她身上的某个部位时,一丝莫名的火苗突然窜烧起来,小脸蛋顿时红得跟个西红柿似的,羞涩地咬住了他的舌尖,痛得他不得不暂时离开她。

萧司辰气急败坏地舔着唇角,对安芷研的行为颇感不悦,“对你男人下手这么狠,难道是我的技巧不过关?”

“谁叫你**我!谁要跟你玩车震了!,还一点儿也不温柔!”安芷研揪起了他的衣领。摸她就算了,还是当着别人的面,就算逸凡他们再大胆,也是关着房门来的。

他不脸红,她可丢脸死了!

萧司辰望着脸蛋红扑扑的安芷研,察觉到她的娇羞之时,目光却顺着她的脸庞缓缓下移,停留在那张被他侵犯得红润微肿的唇瓣上。他看得痴迷,突然有股冲动正蛊惑他,想再次一亲芳泽!

于是乎,他情不自禁地靠近她,岂料,一下子被眼尖的安芷研给迅速打开。

萧司辰抚着火辣的脸颊,不满地抱怨着。“嘶……研老婆,亲下又不会死,你太小气了!”

“哼!闭嘴……”安芷研双手环抱于胸。

芷瑶无奈地挑起眉头,望着正发着火气的安芷研,忽然,一幕熟悉地场景浮现在眼前,两个五岁大的小女孩,正安静地坐在一起荡秋千。那时的安芷研也是这副生气的表情。

芷瑶看得出神,目光逐渐变得愈发柔和,伸手轻轻地抚上安芷研的发际,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淡淡吐出了一句话,“研研不要生气,姐姐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姐?”安芷研转眼望着芷瑶,舒缓了下脾气,待撞上那道温和的柔光时,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般,随即重重点了点头,将头靠在了姐姐的肩膀上。“姐,很熟悉……”

“嗯,以前研研不高兴时,姐姐都会唱歌哄你开心,以前是,现在也是……”芷瑶淡淡启言,纯美的小脸上洋溢是丝丝暖暖的笑。轻轻抿动下双唇,唱起歌来……

“啊瑶,你什么时候会唱歌了?”萧司辰怔然问道。

“弟,先别打扰她!”萧逸凡提醒道,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后面的姐妹俩,感情相当好,画面也很温馨。

夕阳的余晖洒进了车内,萧逸凡望着渐渐褪去的火烧云,踩起了油门,开车朝家里的方向开去。

期间,他们没有再开口说话,每个人则是静静地聆听着芷瑶美妙的歌音,宛如催眠曲般,蛊惑了每个人。

良久,直到打瞌睡的安芷研从她肩上滑落,芷瑶才停止了唱歌。眼疾手快地接住她,让她安逸睡在自己的腿上。

萧司辰恍过神来,赞美道:“啊瑶,唱得不赖啊,不愧是音乐天才!以前你都只演奏,没想到连歌喉也这么极品。”

“因为我想起了一些事,呵呵!”芷瑶笑了笑,继续吃着剩下的蛋糕。

过了一会儿之后

车在大门外辗停,萧司辰抱着安芷研朝着家门走去。兴许是意识到萧逸凡有出去的动像,所以芷瑶就干脆不下车。

“老婆,你怎么还不进去呀?”萧逸凡明知故问道。

“逸凡,你要去哪,我可不可以跟上!?”芷瑶柔柔回了一句,下车换到了前座上。

“小东西,我要去趟公司办点事!”萧逸凡宠溺地点点她的小脑袋,“你该不会以为我会跟梦娜幽会?对我有信心点,像你公老这种杰出青年,绝对不会背着老婆乱来的!”

由于这段时间一直陪在他小老婆的身边,是得空点时间去公司看看,虽然他也不想跟小妮子分开,但这是避免不了的!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芷瑶甜甜笑道,心情大好。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轻挑了下,宽大的手抚摸她的秀发,“不确定,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如果你累了就早点睡,不用等我了。”

“好。”芷瑶转身打开车门,正想走出去。

“老婆,等等!”萧逸凡突然叫住她,手指扳过她的脸,有点好笑的看着芷瑶略微沾着奶油的樱桃小嘴,“小馋猫。”他伸手欲要抽出车上的纸巾帮她擦拭,倏地,眼前一亮,勾了勾邪魅的唇角,吻住娇润欲滴的红唇时,顺便舔光边上奶油.

“这下干净了!”他笑得邪气凛然,刮了刮她挺俏的鼻子,帮她将零食都拿进去后,这才开车去公司。

一个小时之后,芷瑶畅快地洗了个热水澡,裹上了睡袍,便懒懒地躺到了**,闭眼回想起今天的事来。她想直接睡觉,但那双眼睛总是明亮地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看,突然想让时间过得快些。

她翻来覆去,无论用尽任何方式都无法安心睡觉,想打电话跟他聊天,可是十五分钟前已经打过了。

纠结了几分钟,她决定下看电视打发时间。当她经过安芷研的房门时,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从里面传来。出于好奇心太重,她毫不犹豫地推开门看看。

“研研,你醒啦!”

话落,芷瑶顿时敛住了脸上的笑意,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呆呆地望着里面拥吻在一起的两人,不似于车上那般强烈,而是柔情似水。

“呵呵呵……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芷瑶尴尬地笑了笑,不断地晃了晃手。

被芷瑶当场撞见,他们即刻停下了一切举动,安芷研狠狠地瞪了萧司辰一眼,不再搭理他,便拉着芷瑶朝着上的研究室走去。

“研研,不好意思破坏你们的好事了!”芷瑶抱歉地说。

安芷研摇了摇头,打开了实验室的门,牵着芷瑶坐到了沙发上。“没事!是那男人太坏了,我睡得正香,他居然趁机偷袭我。”

芷瑶轻轻蠕动了唇角,替他辩驳,“司辰人挺不错的,研研还有什么不满意啊?他对你那么好,又关心你,讨好你。跟逸凡一样,如果换成是我,早就接受他了!”

安芷研懊恼地挠着脑袋,不断地咕哝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老实说,我还真当他是在开玩笑……”

“研研要是不喜欢他的话,就不会跟他亲亲了!”芷瑶揶揄着道,偷笑了好几声。

安芷研脸色微微泛红,“姐你就别取笑我了,你们还不是怎天在我们面前搂抱亲吻,我还没笑你们呢!”

芷瑶收敛住笑意,一本正经地看着安芷研,“好了,不过研研会哭,倒是让我吓了一跳,我能理解你的情绪,因为姐姐也是过来人!”

安芷研无奈地皱起了眉头,仰头懒懒地靠在沙发上,“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姐,你可以学我暴力,但是不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大哭,那是非常孬种的行为,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除了伤心的时候……”

“我最近泪腺不发达,手痒得特别想揍姚梦娜她们。”芷瑶萌萌地回了句。

“哈哈哈……姐你学坏了!”安芷研呲牙一乐,“你的逸凡老公呢?”

“去公司了!”芷瑶扁了扁嘴。

“咳咳,那我继续教课!”安芷研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按东按西。还不忘瞥了眼芷瑶的反应。“你就别在意逸凡老兄了,这是现代人必须学的!”

“我没有在意,只是……”芷瑶嚅嗫道,目光盯着手机看,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

安芷研打量着芷瑶纠结到极致的神色,明明按一下键就拨通,她还得谨慎考虑。“姐,这么快就想你老公了?想打就打过去嘛,干嘛那么拖拖拉拉!”

“我刚刚打过了……还是别打扰逸凡了。”芷瑶轻叹一声,将手机放回口袋中。

“热恋中的女人最熬不过寂寞!”安芷研笑眯眯地盯着芷瑶,然后继续推动着鼠标。“姐,这次给你看点新鲜的!”

“研研,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怎样才能生出一对宝宝啊?”

新坑《错嫁:王爷,单挑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