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2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 命中注定我爱你112[VIP]

萧逸凡蕴含幽深情韵的黑眸,凝视着芷瑶娇美的小脸庞,“老婆,谁说我嫌你胖了!还是胖点好,以后好替我生宝宝!”.

芷瑶撅起小红唇,心里溢满了甜蜜,可嘴上却不满地抱怨着,“嘁……原来你把我当母猪了,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身材好的女人吗?特别是胸大的那种!”

萧逸凡邪气一笑,宠溺地往她挺俏的小PP上轻捏了一把,“谁说的,我就喜欢你现在这样的!特别是昨晚……”

“讨厌!”芷瑶嗔骂了一声,小脸微微俏红,握起了萧逸凡的手掌,惩罚似的拍打了几下。嘀咕道:“我是不想你憋出病来,所以才会大发善心,帮助你……”

“我身体健康哪会有什么疾病!?”萧逸凡兴致优雅的反问脑。

芷瑶撇了撇嘴,稍稍沉思了片刻,偷偷瞄了眼萧逸凡,“研研说了,你这几天太安分了,一定是哪里哪里出了问题……”

萧逸凡闻言,嘴角狠地抽蓄了一下,明白安芷研故意教坏芷瑶。果然,娇憨的芷瑶上当了,不过化身为性感野猫时,妩媚动人,主动向他索欢,那时的小妮子不知有多么的养眼!

再说了,他这几天的确没有碰她,为的是要等到他们登记后,再等个良辰吉日庆祝。所以一直在忍耐,不然早就将小女人给吃掉了轶!

“那你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问题!”萧逸凡笑着逗她,握住她的小手,缓缓覆在了他身下的那抹昂长上。

“我又不是医生,不然晚上叫研研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吧,我不想你生病呀……”芷瑶面容一烫,任他摆弄自己手,尽量不去看那个令她害羞的地方。

此言一出,萧逸凡差点吐血,她竟然要妹妹替他全身检查,笨丫头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更何况自己没有病!

“你替我检查就行了……”他贴近了她的耳际边嘶喃,似在蛊惑她行动。

清晰地感觉到身下毫无规则地滑动,就知道芷瑶又开始把玩他的兄弟,说实在的被她包裹的滋味是满足的,但她乱来的举动不是很舒服,有时还用大力,有点儿疼……

经她一碰,那道跃跃欲试的火苗逐渐燃烧起来,那抹灼烫的昂长变得肿大坚.挺,涨得连她的小手都包裹不住了。

芷瑶萌人地望着萧逸凡,依旧没有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啊哦……它肿了……”

“嗯……男人的正常反应,这表示老公很健康。”萧逸凡闷哼一声,赶紧握起了芷瑶的手,阻止了芷瑶玩他的行为。“老婆饶命,回家再让你玩个够!”

芷瑶惊愣得眨了眨眼睛,赶紧转身背对他,“不玩了!”

萧逸凡邪魅地纵了纵肩,故意凑近她的耳边吹风。“那我就不勉强你了,不知道是某某人常在说梦话:我想要宝宝。更疯狂的是说,逸凡,我要你的小.蝌.蚪。我要给你生对龙凤胎!”

当然,他说的是事实,小女人那股萌劲可爱得紧,上次做春.梦,这次干脆做宝宝梦,每次他听到,都不禁想笑上一番。

芷瑶听得愈发脸红,转身捶打萧逸凡的胸膛,自己的糗事老是被他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根本无任何秘密可言,“臭流氓,就知道取笑我,闭嘴啦!”

“呵呵,如果老公不播种,你哪来宝宝?还是说老婆不想要了?”萧逸凡作势无奈地轻叹。

“谁说的!我要我要!”芷瑶急了,抱住了他的手臂撒娇。

萧逸凡宠溺地吻了吻芷瑶的额头,“两个么?看来我们得努力了!”

时间不知不觉悄悄流过,五点了。

萧逸凡继续看着那些文件,然而芷瑶时而帮他泡咖啡,时而按按摩,还算蛮惬意的!面对桌上的那些甜点。芷瑶口头上虽说不吃,但仍抗拒不了诱.惑。结果……

萧逸凡每隔不久就看看小妮子的动静,见她一副乐得自在的样子,好不幸福。倏然唇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弧度。带老婆上班,果然是一个很好提议!既方便又不用愁着看不见她!

芷瑶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杂志,正当她看得入迷的时候,口袋中传来了手机铃声。

她拿起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随即到了角落边接通。

“喂,你说谁?”

“小贱人,你得意了吧!”声线很凌厉。

芷瑶忿忿地咬紧牙关,压低声道:“原来是臭八婆,本小姐没时间跟你磨蹭,还得陪老公呢,恕不奉陪!”

电话那头显然也不甘示弱,“臭丫头,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我们走着瞧!你知道么?逸凡下个星期六要跟我去约会逛街!你有没有兴趣来凑个热闹啊?”

芷瑶缓了缓气,咬字颇重。“姚梦娜你又想玩什么花招,最好别打我老公的主意,否则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好啊,我等着,有本事你就来,你就好好看看我怎样将逸凡手到擒来!”她笑得狡黠,立即挂断了电话。

“可恶。”芷瑶低骂,憋着一身的火气,逸凡铁定会告诉她同姚梦娜见面的时间,但肯定不会让她跟上!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叫家人陪她去?可是他们都在约会,不想破坏!忽然,脑中浮现了一个人影。

于是乎,她拨通了欧洛轩的电话,“喂,洛轩吗?”

“嗯,难得瑶瑶会打给我,我好开心啊!”电话那头的声线带着喜悦。

“有件事儿想找你帮忙!”芷瑶嘀嘀咕咕跟他说了一通,待得到他的答复之后。“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是我们的秘密哦!”

殊不知,某个敏感的男人此刻正缓缓走向了芷瑶。

萧逸凡瞥了眼芷瑶兴奋的表情,皱了皱眉。“跟谁在讲话?”

“没啦!”芷瑶蓦然心惊,手握着手机,转身朝着萧逸凡干笑了几声。

“是不是欧少那家伙!”萧逸凡沉沉启言,隐约听到了男人的声线,他眼疾手快地拿过芷瑶的手机,倾听电话里的男人声音。“果然是你,没事少打给我老婆!”

“要你管!二少,在公司你可别乱来,对瑶瑶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我们就在做.爱,你管得着么?!倒是你,少来***扰我老婆,我们过几天就去登记拍婚纱照了!你趁早死心吧!”萧逸凡冷哼,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逸凡,洛轩又不是坏人,你干嘛对他那么坏!”芷瑶抱怨了几句。

“还不是因为老婆你!背着老公偷偷跟他通电话。”萧逸凡没好气道,拉着芷瑶往办公桌走去,“不行,我等不及了,我们要快点去登记!”

说完,还不等芷瑶答复,便直接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几天后,天气晴朗。

上次听说他们要去登记结婚,倒把那些大人乐得心花怒放,成天聚到一起商讨婚纱,比如说要在哪结婚,蛋糕要几层啊,还有度蜜月等等。甚至还全家总动员,一起跟他们出来。他们走到哪,就跟到哪,虽然很热闹。但让他们这几个年轻人,觉得很是无奈!

十点多,他们登记完后,便赶往婚纱社,进行为期几天的拍摄。

芷瑶穿着洁白奢华的长婚纱,闪亮动人,纯洁美丽,她轻轻撩起了梦寐以求的婚纱裙,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幸运的一天。她甜蜜地照着镜中的自己,略扫脂粉的小脸蛋上溢满了幸福的笑意。

整装完毕的萧逸凡从身后环住了芷瑶的腰际,望着镜中的她,眼底闪过一丝惊艳,“我的老婆,你好漂亮!”

“逸凡,我现在算是你真的老婆么?”芷瑶羞涩地问了句。

“嗯!我们登记了,就是合法夫妻!”萧逸凡吻了吻她的白皙的脖颈,“现在谁也不能干涉我们,你得改口叫老公了!小笨蛋!”

芷瑶缩了缩脖子,躲避他的挠痒痒,娇娇地唤了一声。“老公!”

“过不了多久,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萧逸凡向她作保证,黑眸内闪动着坚定的莹光。

芷瑶静静依偎在他怀中,同他一起享受这种幸福的时刻。微微勾起了一抹月亮般的微笑,“我好高兴,也很期待……”

这几天,他们换场景拍摄,一家子游览了好多地方。一路上,热闹非凡。

一直到星期六那天。

萧逸凡早前也有跟她提过,所以芷瑶并非没有多大惊讶,反倒鬼鬼祟祟地联系了欧洛轩。然后在特地打扮整装。

虽然他们已经登记结婚,但芷瑶依旧住在了瑶家,萧逸凡也没勉强,因为两家住得实在太近了,住哪都没问题!

目送萧逸凡开车出去后,芷瑶赶紧钻进了欧洛轩的车内,尾随其后。

“瑶瑶……你今天打扮真是另类!”欧洛轩边开车,边看着旁边的芷瑶。起先见到她的时候,差点被她的装扮给吓到。

头带顶鸭舌帽,大框眼睛遮眼,更夸张的是嘴上还蒙在一个口罩,胸前还带着一个迷你型的望远镜!不似于以前的纯美,倒有点像侦探,明星之类的!

芷瑶紧紧盯着前面的跑车,含糊道:“电视上都是这样穿的呀,不然等下都被逸凡认出来了!”

当时,欧洛轩还真想回她一句:你穿这样才更引人注意!但看着天真无邪的她,又是那般迷人可爱。无所谓了!

她眼尖地看见一个穿着艳丽的女人上了他的车,想起了那天的电话,她咬了咬牙,“姚梦娜……尽管耍你的花招吧!哼!”

欧洛轩极不情愿地跟紧他们,深深叹息一声,“瑶瑶,我真的搞不懂,二少光明正大地藏了个女朋友,你干嘛还要死心塌地跟着他,不委屈么!”

这是芷瑶的请求,他不忍心拒绝她!其实,他真的很不想追情敌的跑车!

芷瑶认真地摇了摇头,“你不懂他,逸凡对我真的很好!他不过是跟姚梦娜说清某些事,再说姚梦娜也不是逸凡的女朋友!”

“是么,也许我真的不懂!不过,瑶瑶你很特别,居然能够容忍二少找姚梦娜……”欧洛轩说得风轻云淡,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因为我相信逸凡!”芷瑶笃定道。

不久后,萧逸凡将车开到停车场,随后便走到了街上,芷瑶快速下车,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后面。然而欧洛轩也跟到了芷瑶后面。

前边的两人走得很近,但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如牵手之类的情侣行为。又好似萧逸凡故意保持了距离,这点令芷瑶很满意。

本来芷瑶想亲自跟踪,可欧洛轩怕她走丢,唯有担起了护花使者的工作,尽管芷瑶打扮怪异,多少引来了周围特别的目光……

姚梦娜朝萧逸凡靠近了下,想亲密抱着他的手臂,“逸凡,上次公司的事解决了么?芷瑶有没有怎样?”

萧逸凡轻睨了眼姚梦娜,似笑非笑的黑眸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怎么,你很关心她?我记得你上次不是很想打她吗?!”

姚梦娜怔住,随想了下,便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柔柔笑容,“公司被她搞得一团糟,那时我一气之下,所以有了那种糊涂的举动,其实,我真的没有恶意,是我太心急你了……才会动手打她!我知道她一定会怪我,这是在所难免的!”

“她的确怪你,如果换做是我,也同样会怪你!”萧逸凡沉沉回道。

“逸凡,连你也觉得我太过分了!?”姚梦娜心惊,停住了脚步。

萧逸凡没有立即答复,而是淡淡地望了眼蓝天后,继续朝人稀少的地方走去,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安静,且自由的地方。

姚梦娜急不可耐地跟上他,非要问出个究竟来。“逸凡!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冷淡的对我,却对芷瑶百般宠。我不懂……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因为我爱她!尽管她做错事了,我还是会包容她,宠爱她!”萧逸凡笑了笑,眼前不禁浮现了小女人幸福的笑容,心里暖暖了不少,“梦娜你不要在固执了,我的心里只有瑶,不会爱上你的!而你也别再做出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来!否则,这样的你会让我觉得很卑鄙!”

姚梦娜惊慌地抱住了他的手臂,楚楚可怜地望着萧逸凡,颤声道:“逸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有……”萧逸凡冷漠拉下了她的双手,语气生冷地回她,“你敢说没有?那段录音我听到了,还有公司的那些文件也是你故意破坏的吧!”.

从她翻开文件夹指着里面的奶油时,他就已经对她起了疑心,后来他又问了底楼的接待处。得知姚梦娜早在他开会的时候来,而不是开会后。

她并不知道芷瑶的能力,结果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删除了电脑上的重要信息,目的要让公司亏损,也好嫁祸给芷瑶!她这是在赌,亦是报复嫉妒!

姚梦娜心虚得脸色发白,面对萧逸凡的冷淡,唯有故作一副平静。“那段录音是安诺南逼我就范的……我也不想这样!至于那公司,我事后才来的,怎么可能会破坏你的文件,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芷瑶会去找你……”

原来,他真的什么事都知道……

“梦娜,说谎有意思么?你以前不会这样的?这个游戏不好玩,你还是收手吧!”萧逸凡淡淡言道。

姚梦娜死不承认,眼眶泛红直瞅着萧逸凡,极力为自己辩解,“逸凡,一定是芷瑶污蔑我的,对不对?是她一直看不顺眼,才会陷害我的……”

“瑶从来都没有错过,如果不是你们咄咄逼人,她绝对不会打你们!”萧逸凡冷瞥了眼姚梦娜,目光依旧清冷。“我承认,她的脾气是我惯出来的,但她诚实善良,不会随便与人为敌,她有自己的想法和分寸!”

“你只会偏袒她……完全没有顾虑我的感受,我心里很委屈,很难受,你不曾知道。”姚梦娜弱声回了句。

“你错了,要是我不顾及你的感受的话,早就当面拆穿你做的事,就不会忍你让你这么久了!”萧逸凡攥住了姚梦娜的手腕,厉声扬言,“我最憎恶别人辱骂我的女人,你懂吗?尤其是你,梦娜你本该是温柔的……”

姚梦娜被他逼得泪眼婆娑,眼角的余光瞟向了某个角落跑车后,继而抽泣地望着萧逸凡,“对,我承认我嫉妒,骂了芷瑶,害了芷瑶,这都是因为我爱你啊!爱没有错……我只不过是想挽回你而已!”

萧逸凡松开了姚梦娜的手腕,轻迈稳健的步伐,朝着公园的方向走去。“晚了,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我很早就表明我的态度。而且你的做法令我心寒!”

“逸凡!”姚梦娜跟了上去,“你可以原谅我的,只要你跟我回到国外,我们一定可以重新开始的!像以前一样,你是喜欢我,才会跟我交往的!”

萧逸凡轻笑了笑,“没有用的!我会和你交往是因为你善解人意,又救了我,所以我很感激你!”

殊不知,是否是有意还是无意,停靠在远方角落处的跑车悄然无息地向他行驰而来。

“逸凡,小心!”姚梦娜赶紧上前推开了他,然自己的腿却被跑车擦破皮,从而失足倒在了地上。

跟着他们有一段距离的芷瑶见状,差点冲上去看看他们,结果被欧洛轩拉了个正着,确定他的老公没事后,她才放心下来!之后又对欧洛轩的一番话感到疑惑,他们两人就在后面跟着,那辆车完全可以好好的开着,可是怎么就干脆行驰开向了萧逸凡?!着实很奇怪!

“梦娜,你没事吧?”萧逸凡蹲下身子,脸色阴沉地看着逃跑的肇事司机。

几年前发生的事情,竟然再次上演一次……

姚梦娜三两下扑到了他的怀中,颤颤地哭泣起来,“逸凡,我没事,只是很害怕,以为你会……”

“我看看你的伤口吧。”萧逸凡稍稍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这部车?他仔细替姚梦娜检查着脚上的伤,一如当初,只是细微地擦伤皮,流了一点点血。

“逸凡,别离开我,好不好?”她娇弱地央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