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暴王,本宫已跳槽!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3vip

甜蜜番外进行时:命中注定我爱你113[VIP]??“逸凡,别离开我,好不好?”她娇弱地央求着.?

泪“哗啦”流下来,娇柔的身姿隐隐颤抖,可怜之态尽显无疑,双手更是不死心地抱着萧逸凡的手臂,企图博得他的怜爱与同情,为了就是让他回到自己的身边。?

萧逸凡皱眉,碍于她有伤在身,不能无情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梦娜,我带你去医院清理下伤口吧。”?

见他没有答复,反而扯开了话题,姚梦娜微微拧眉,更进一步缠紧他,“不要,我要你陪我,我要你永远呆在我身边,行吗?逸凡,我真的很爱你……”?

她懂得抓紧时机,在为他而受伤的基础上,让他欠人情,让他愧疚!然后在央求他回到自己的身边,或许他会答应脑??

一切如同三年前,他同意跟她交往的时候。他们一定会重新来过的!?

萧逸凡轻轻叹了一声,任由姚梦娜粘紧撒娇,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妥协,答应她的提议。?

他爱的是芷瑶,爱她的天真无邪,爱她的萌动善良,爱她全部。想与她相伴一生,绝对不会因为人情债而放弃掉小女人,更何况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谁也不能拆散他们……轶。?

对于姚梦娜,他仅仅只是感激,他无法承受她那用尽心机的爱,很辛苦,很心寒。?

他眸色复杂,缄默不语,每一个纠结的表情全部落入了姚梦娜的眼底,结果让她误认以为他会答应她的请求!用人情债来束缚他,果然很有效果!?

“逸凡,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离开我的!你会跟我回去的,是不是?”她凄楚哀怜地说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后面的一抹熟悉的人影,倏然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萧逸凡轻摇了摇头,敛眸认真地看着姚梦娜,“梦娜,别在任性了,你爱我,可我不爱你,如果勉强在一起,又有何用!”?

姚梦娜错愕一愣,抬起朦胧氤氲的双眼,柔柔地凝望眼前喜欢的男人,近距离打量他精致的五官,想着自己多久没有和他亲近过??

有了芷瑶的存在,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这次,只要有一线生机,她就不会放过!?

“我爱你就够了,只要我们回到了国外,我有时间有把握让你爱上我!”她哽咽了几声。?

“单方面的爱,不会得到幸福。我的心意永远不会改变,不会辜负瑶的!梦娜,你这又何必如此固执!”萧逸凡轻轻拉下姚梦娜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扶了起来。“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懂我么?”?

“我是不懂,芷瑶有什么好的,她脾气又臭又坏,做什么事都糊涂,老是惹是生非。我不懂你为什么会爱她,而芷瑶呢?我看她倒不见得会深爱你!还不是一样背着你跟别人往来!姚梦娜暗自咬紧了牙关,瞟了眼躲在后面的芷瑶和欧洛轩,“我对你的爱,一点也不比芷瑶少,我可以为你豁出命,那她呢?”?

她气不过,为什么运气好,人缘好的总是芷瑶,那么多人喜欢她,爱护她。甚至可以死心塌地的为她做任何事,就好比她后面的花花公子。?

她还很嫉妒,觉得很不公平,自认为完美的她,到底哪点比她差了??

“她确实有很多缺点,但她真实可爱,这是她的优点!”萧逸凡柔柔地说着,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幕,唇角不知不觉勾起了一个满足的笑容,“你没有真正认识瑶的好,当然她也很爱我,有很多事你是不清楚的!”?

小女人的爱,他感觉得到!有时憨憨的,每次还以为他会烈.火.焚.身而死,结果着急得要命。还豁出去,脸红替他解决生.理.需.求。?

后来,还决心想替他生宝宝,孕育他们爱情的结晶。这是因为她爱他,想与他相伴走下去。?

谁爱得多,爱得少?并不重要了。真正重要的是,他们相爱了,这样就足够了!?

姚梦娜望着萧逸凡那抹暖暖的笑意,有了片刻的失神,她很希望这是属于她的,可惜并非如此。他的笑容只给与一个叫安芷瑶的女人!而不是她……?

她深深闻嗅了一口气,视线转移到不远处的公园,稍显思量了一下,故意挪动下脚,发出“嘶”的疼痛声。?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吧!”萧逸凡皱眉。?

她揉了揉膝盖,拉住了萧逸凡的手臂。用了央求的语气道:“逸凡,不用了,我的伤没那么严重,你抱我到对面的公园里休息下,我想跟你聊聊天,好吗?就让我任性一回。”?

萧逸凡缄默不语,只是以行动作答她的请求,拦腰抱起了姚梦娜,朝着公园的方向走去。?

这一举动,倒让芷瑶不悦地哼了几声,旁人不知道,只有她最了解,因为在刚才姚梦娜转头的时候,她清楚地察觉到她眼里的挑衅,知晓她是故意的!?

欧洛轩打量着芷瑶忿忿的小脸庞,不解问道:“瑶瑶,二少抱了那女人,你很生气啊?”?

其实吧,有这种举动也很正常,毕竟那女人救了他,于情于理都得帮她,总不能弃她于不顾吧??

芷瑶重重地点着头,拿出了迷你望眼镜,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这女人耍阴的!说不定连刚才的那辆车都是她安排的!”?

欧洛轩边听边琢磨,确实颇有几分道理,“你说得也没错,那辆车本来开得好好的,怎么就直接冲上了二少,而要到撞到她之时,却能轻而易举的避开,显然那人开车有一定技巧!不过瑶瑶你怎么知道那是姚梦娜的诡计?”?

“女人的直觉!”芷瑶带着一声怒火,悄然地跟了上去。盯着时不时回头的姚梦娜,“你看到没有,还向我示威呢!”?

欧洛轩一头雾脑,自是不清楚女人的内心想法,但他知道女人的第六感很强烈,而且生气发飙的时候,还有点儿恐怖……?

公园内,喷水池边?

应姚梦娜的要求,将她抱坐到了池边上。?

两人静默,姚梦娜坐着,萧逸凡则是用纸巾帮她擦着腿上的伤,然后接过她随身携带的药膏,替她轻抹伤口,以免被感染到。?

姚梦娜很是享受萧逸凡温柔的揉.擦,尽管他仅仅是纯粹帮她处理伤口而已!老实说,擦破皮的伤不是很疼。他们隔着十厘米的距离,在水池边坐了一会儿。不久,萧逸凡便起身朝着公园外走去.?

藏匿在树边的芷瑶目送萧逸凡走远后,再也按捺不住想跑向姚梦娜,结果却给欧洛轩给拉了个正着。?

“瑶瑶,你冷静点!想找她算账,以后有的是时间!”?

“我们女人的事,你不要管!”芷瑶不悦地挣扎着,“洛轩,不许阻止我,老实站在原地,不然我跟你绝交!”?

欧洛轩心蓦惊慌,不得已松开了芷瑶,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瑶瑶,算我败给你了!”?

芷瑶重新获得了自由,恨恨地卷起袖子,怒气冲冲地跑到姚梦娜面前,动手摘掉了口罩,正准备破口大骂。?

姚梦娜懒懒地鄙了眼打扮另类的芷瑶,嫌恶地泛笑出声,“呦,我当着这是哪个狗仔呢,原来是全副武装的安芷瑶小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此刻的她,俨然没有刚才受伤时的娇态,全然一副大小姐的气焰。?

“逸凡是我老公,我当然会来!”芷瑶也不遮掩,双手气势凛然地环抱于胸,怒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诡计,你好卑鄙啊!竟然敢叫人开车想撞逸凡,再上演苦肉计!”?

光想到,那车差点撞到她的老公,她就心惊肉跳,如果他出了事,她要怎么办??

姚梦娜微怔,略带惊讶地瞟了眼芷瑶,便迅速恍过神来,不断拍掌赞悦,实则讥讽,“啧啧啧……不简单哦!这你也看出来了!就算是我谋划的,你又能怎么着?”?

芷瑶会来,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是故意的,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所以打电话引.诱她。她多少了解芷瑶的性子,知道她沉不住气,铁定会偷偷跟着逸凡。?

撞车只是前奏,好戏还在后头!?

“无耻!”芷瑶咬咬牙,紧紧拧了拳头,颇有爆发的趋势。?

“你想打我就打吧,当心给逸凡看到!”姚梦娜无所谓地冷笑,动作优雅地站起身来,“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难道还会怕你不成?”?

她有意将萧逸凡支开,就是等待芷瑶的出现,这一切,都在她都计划着。?

芷瑶半眯起眼帘,精锐地大量着姚梦娜腿上的伤口,见她来回走动自然的脚步,根本不像一个受伤的女人。可想而知,她方才什么都是装的,连眼泪都是……?

“姚梦娜,你这个狡猾的女人,就知道耍些把戏!我告诉你,逸凡不会相信你的!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死心吧!”?

姚梦娜不以为然,面对面直视芷瑶郁愤的双眸,嘲讽道:“你真蠢,哪有人会叫别人开车撞自己!谁会拿性命开玩笑!你以为逸凡会相信你这些幼稚的傻话?再说了,我救他,这是不容改变的是事实!”?

她是在实行苦肉计,那辆车的确是她安排的,里面坐着车技极高的人员,开车既惊险又不会伤到人!重蹈三年前的一幕!?

芷瑶蹙高了柳眉,怒不可遏地指着姚梦娜,“姓姚的,本小姐可没有欠你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逸凡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打到脸蛋开花!”?

姚梦娜毫不畏惧,反而刻意激怒芷瑶,达成自己的目的,“好吧,你够胆的话就试试,有本事把我推进水池里啊?”?

“你……”芷瑶微喘,尽量抑制住自己的脾气。想动她,又觉得不妥,因为她又看到了姚梦娜眼中的那抹诡异。?

两人四眸相对,如迸射出火花般,相互对峙着。?

芷瑶恍悟,如今的场面就仿佛回到了当初,她和那个女人也曾这般过,那女人还算计陷害她,制造假象,自己栽到了湖里面,害得她被人误会……?

难不成姚梦娜也想来这招??

正当她冥想之时,萧逸凡正巧从公园门口走来。?

见状,姚梦娜赶紧拉着芷瑶的手臂,故作一副争执的模样。央求,“芷瑶,你别这样……”?

听闻,芷瑶从她睁大的水眸中看到了远处逸凡的倒影。倏然,唇角扬起了一抹冷笑,“姚梦娜,你这样做有意思么?你从刚才就一直刺激我对你出手,为的就是想让逸凡误会我!”?

这下,换姚梦娜愣怔了,“你又知道?”安芷瑶比她想象的还要更聪明,竟然读懂她的想法。?

是低估她的能力了。?

“既然你那么希望,我就如你所愿。我去你的!”芷瑶恨恨瞪了她一眼,动作利落地将处于沉思状态的姚梦娜推进了水池中,随即补上了一句话,“我以前是蠢,弱得让人捉弄,但我已经改了,我是安芷瑶,不是好欺负的料!”?

她嫌恶地瞥了瞥水里挣扎的姚梦娜,心里是何其畅快,反正水位低,就算坐着她也淹不死,顶多让她感感冒!?

“安芷瑶,算你狠……”姚梦娜低骂,冷不防打了好几个寒颤,全身湿漉漉的不说,还被从天而降的水,喷得极为狼狈。望着渐来的萧逸凡,唯有收敛住自己的怒火。“逸凡……”?

她的本意是让萧逸凡看到芷瑶欺凌她,而不是真的想落到水中,哪知……?

“你们在做什么?!”他的声线有些玄寒。?

“她的脑袋不太纯洁,所以我就将她送到水池中洗涤净化咯!”芷瑶冷哼一声,转身看向了萧逸凡。?

“胡闹!”萧逸凡稍稍拧眉,打量了眼穿着特别的芷瑶,继而走到了池边,将姚梦娜捞了出来。“你没事吧?”?

经过凉水的浸泡,姚梦娜缩了缩身子,颤抖地窝进了萧逸凡的怀中,嘤嘤呜呜道:“逸凡,我好冷啊……”?

“老婆,为什么要把梦娜推进水里?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萧逸凡淡斥,略带着明显的怒气,气芷瑶偷偷跑出来,一路跟着他!那一刻,他很想问,到底是谁带她出来的?但话到嘴,随即又咽了下去。?

“谁叫她卑鄙无耻,叫人开车上演苦肉计!我就是要将她推倒水里,她活该!哼!”芷瑶气势高傲地嚷嚷,目光愤怒地瞪着黏在逸凡的姚梦娜,觉得很刺眼,“姓姚的臭八婆,你要是再装?我不介意将你再扔进水里!”?

萧逸凡英挺的眉宇皱了几下,对芷瑶的话深思熟虑的一番,他懂芷瑶,没事她不会发飙!而且他早已察觉姚梦娜有点奇怪,但她故意把姚梦娜将推进水中,这是事实。撇开这些不说,他确实把芷瑶给惯坏了,短短的日子里,这性子差不多可以跟安芷研匹敌了,连粗话都当面爆出来了.?

“够了,老婆别再惹事了,梦娜腿上还有伤呢!”萧逸凡呵斥住,适当对她凶点。?

芷瑶闻言,不满地撅起了红唇,受不了萧逸凡责骂,“嘁……她根本不痛,刚才还向我耍威风呢!”?

姚梦娜眼眶泛红,硬硬挤出了几滴眼泪,抽泣了几声,“我没有,芷瑶你就算看不惯我,也不用污蔑我吧!哈气……”?

“你闭嘴!”芷瑶大声怒骂。“你一开始就设计好的!逸凡不会上当的!”?

姚梦娜脸色苍白,唇齿不断地颤动着,迸言:“不,芷瑶做人不可以这么缺德,你推我下水,我可以不追究。但我爱逸凡,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所以请你不要血口喷人好不好?”?

两人一言一语的反驳,让夹杂中间的萧逸凡头疼不止。?

“好了,你们不要再闹了!”?

姚梦娜是闭嘴了,然而芷瑶则是不服地别过头,“不要!”?

萧逸凡眸色一敛,将姚梦娜安置到一边,便朝着芷瑶走来,“我在家里跟你说过些什么?你忘记了?有些事情我们单独说清楚,会比较好!你怎么那么不听话,跟踪老公呢?”?

赌气之下,芷瑶脱口而出,“我没有跟踪,出来约会也不行啊?”?

“不管是谁?现在马上给我回家!”萧逸凡几欲暴吼,着实被芷瑶给气着。?

芷瑶委屈地扁了扁嘴,同样回以吼言,“我还没玩够呢!才不要!”?

“你没得选择!”萧逸凡强势地拉着芷瑶正朝着公园外的车子走,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想跟我生气,回家在让你闹个够!今天你做得有点过火了!你这臭脾气得改改了!”?

“臭流氓,你又想偏袒姚梦娜了,你要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回家!”芷瑶挣开他的钳制,发泄着一身怒气。“我要出轨,我要出去找男人!给你戴绿帽!”?

“你是有夫之妇,谁敢找你,我就吃了他!”萧逸凡不可抑止地恐吓,“回家去,不然我不要你了!”?

芷瑶轻轻蠕动了唇瓣,淡淡吐出了几个字,“不要就不要,你就跟姚梦娜凑成对吧!我会回去,让你找不到我!”?

萧逸凡听罢,心蓦顿疼,再度攥住了芷瑶的手腕,“你敢?!”?

芷瑶心口闷得发慌,不想作答萧逸凡的话……?

“放开瑶瑶吧!”欧洛轩渐渐靠近他们。?

芷瑶眼前一亮,如看到了救星般。“洛轩!”?

“又是你!我们夫妻间的事,用不着你来管!”萧逸凡冷漠回绝。?

“喂,二少,明明就是那姚梦娜的诡计,我多少也知道了点!”欧洛轩扬了扬眉宇,与萧逸凡四目相接,“而且我是瑶瑶的朋友,你都可以跟女朋友约会,我怎么就不能约瑶瑶呢?”?

他睨着脸色极度阴沉的萧逸凡,接着迸言:“咳咳,刚才我也看得一清二楚,那姚女人不晓得有多么活泼!还跟瑶瑶玩口水游戏呢,啧啧啧……”说着,还特意望了眼前方的姚梦娜。?

萧逸凡微眯起黑眸,瞪着芷瑶旁边的男人。“有些事,你不懂!也不需要你多事。我自己会解决!”?

这时,芷瑶叛逆地攥住萧逸凡的手掌,欲要挣开他的钳制,“洛轩,我去你家玩吧!”?